166 青铜剑我看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折流苏 书名:识宝
    ps:二更了,求月票

    “是吗,艾斯肯纳兹,可是我不想见到你啊,你一个电话把我从法国直接叫道了英国,你知道的我在和我的好兄弟聚会。”刘胜佯装恼怒地说道。

    “哦,那真是太遗憾了,亲的刘,你知道的有些事比较急。”艾斯肯纳兹有些尴尬地说道。

    “艾斯肯纳兹先生我希望能马上见到百里剑,你知道的这对我来说很重要。”刘胜没有上当,对于艾斯肯纳兹的事,他才没有兴趣知道。

    “这个,这个...”艾斯肯纳兹顿时傻了眼,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说些什么?

    “刘先生是,给您带来的不便我在这里先向你道歉,其实艾斯肯纳兹不说说了一个美丽的谎言罢了。”这时在艾斯肯纳兹旁穿着燕尾服的老者说话了,虽然是道歉,但一点儿诚意都欠奉,充满了英国人深入骨髓的傲慢。

    “美丽的谎言,道歉?”刘胜有些yīn沉地看着艾斯肯纳兹,“艾斯肯纳兹先生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尼玛,该死的英国佬,一句轻飘飘的道歉就这么完了?刘胜眼中闪烁着冷芒,在佳士得他之所以拆穿,不是为了在座的托马斯而是为了自己,打乱那些盗墓贼的节奏,让他们不敢轻易下手,第一次在他们手里栽了,刘胜不希望出现第二次,没想到这个该死的艾斯肯纳兹居然出来拖自己的后腿。

    “这个,这个...”艾斯肯纳兹太尴尬了。没想到这个若顿伯爵居然直接揭穿了自己的谎言,一点儿回旋的余地都没有留下,唉谁让自己有求于人呢,看着怒气冲天的刘胜,艾斯肯纳兹急的直跺脚。

    “怎么艾斯肯纳兹先生没话说了,那好我这就回去了,恕不奉陪。”刘胜冷冷一笑,对着艾斯肯纳兹抱了抱拳头,转就要走。

    如果艾斯肯纳兹直接说明况自己未必不帮他的忙,毕竟拍卖会上能坐在一起也算是缘分。而且在拍卖会上艾斯肯纳兹还帮了自己一个小忙。不然的话那件中世纪的骑士剑也不会落到自己的手上。

    “怎么刘先生不再坐坐了。”若顿伯爵yīnyīn地说道,在英国还没有人敢拒绝自己,即使英国女王都要让自己几分,没想到眼前这个该死的黄皮猴子居然敢拒绝自己。不给的教训以后传出去。谁还相信自己。

    “你这里庙太大。我是小门小户,高攀不起。”刘胜嘴角噙着一丝冷笑,yīn阳怪气地瞅着若顿伯爵说道。

    “我如果强留呢?”若顿伯爵带着几分怒意。咄咄人地看着刘胜。

    “你大可以试试。”刘胜也不走了,抱着肩膀轻蔑的看着若顿伯爵,等着一出即将登临荧幕的好戏。

    刘胜知道他这里隐藏着许多护卫,手里头也有着枪支,但绝对的武力面前不过是土鸡瓦狗罢了,更何况近在咫尺的若顿伯爵是他擒贼擒王的绝佳对象,至于忽悠自己来的艾斯肯纳兹早就让他忽略不计了。

    “别啊,若顿伯爵您先消消火,刘先生年轻气盛容易冲动,您别和他一般见识。”艾斯肯纳兹急忙劝道,拉着若顿伯爵陪着笑脸。

    不过艾斯肯纳兹心里早就把这位若顿伯爵骂了个半死,你怎么也得等自己想明白了说辞啊,该死的英国佬,你们上那点儿狗骄傲就那么金贵?气得艾斯肯纳兹有些口不择言了。

    “那个刘先生,这次是我的不对,能不能给我一个薄面,一个薄面好不。”艾斯肯纳兹看着刘胜一副可怜兮兮的表

    “这个...”刘胜皱了皱眉头,刚想说话就被若顿伯爵一阵抢白。

    “艾斯肯纳兹不要求他,我就不信偌大的中国就没有一个相剑师了,我就不信没人能鉴定那把青铜剑了。”若顿伯爵一脸的怒气,指着刘胜说道,“刘先生,我这里可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你以为你还能走得了吗?”

    说完若顿伯爵在空中摆了几个手势,无数的彪形大汉仿佛突然间冒出来一样,个个黑超特jǐng的打扮,手里拿着m16对准了刘胜,只要若顿伯爵一下令,下一秒钟刘胜马上就会变成筛子眼儿。

    “老家伙你以为这些蠢货拿着根烧火棍就能奈何得了我吗?”刘胜一点儿看了眼周围的彪形大汉,一股血腥的杀气在空气中弥漫开来,好整以暇地说道。

    十几名彪形大汉顿时脸sè一变,杀气,作为上过战场他的他们对杀气特别的敏感,第一时间拿着m16不自觉地朝着若顿伯爵靠拢,眼睛一眨不眨地紧盯着刘胜,生怕刘胜做出威胁若顿伯爵的事

    “哼,只要我一声令下,你下一秒就会变成一堆烂,刘先生你最好还是老实点儿,要明白这是是谁的地盘。”对于艾斯肯纳兹的求,若顿伯爵视而不见,反倒要自己的保镖不断地加快速度。

    “你说得没错,但我觉得咱们同归于尽的可能xìng最大。”说完了不知在什么时候,刘胜的手里多了一把飞刀,在刘胜的手里不断地朝着上面抛着。

    “嗯?”看着刘胜手里的飞刀,感受着上面辐shè而出的森森寒意,似乎刘胜的凌厉仿佛西北风一样炽烈,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看着这些停下步子的黑超特jǐng,刘胜顿时松了口气,太刺激了,剑拔弩张的气氛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大战,刘胜自己人单势孤也不好的太紧。

    “若顿伯爵,你这是干什么,刘先生是我请过来的客人你这样难道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吗,我发誓我这是最后一次踏入你的城堡。”艾斯肯纳兹稍稍犹豫了一下,用自己有些瘦小的躯将shè击路线挡住了。

    刘胜是他带来的,他一定要把人安全地从城堡里离开,这是做人的原则,也是他们做生意成功的秘诀。

    “怎么,艾斯肯纳兹你也想跟我做对吗?”若顿伯爵铁青着脸sè,看着在自己包围圈里的人两个人,一个想靠着个人的武力将所有人征服,一个居然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乡巴佬跟自己恩断义绝。

    “呵呵,若顿伯爵是你一直在我做出这样的选择。”艾斯肯纳兹苦笑一声看着两个跟斗鸡似的两人,颇有些无奈地说道。

    “好啊,很好,艾斯肯纳自兹你走,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若顿伯爵眼睛微合有些痛苦地说道。

    毕竟两个人是好朋友,若顿伯爵不会做出什么出格儿的事,而且艾斯肯纳兹的名声在欧洲乃至世界上太响亮了,根本不是他说杀就杀了的,最好还是放他离开。

    “那我的朋友呢?”艾斯肯纳兹指着刘胜问道。

    “他必须向我道歉。”若顿伯爵稍稍让了一步,既然同意将艾斯肯纳兹放了,他心里也有点儿后悔了,自己做事太冲动了,如今已经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可惜他那该死的英国佬特有的傲慢让他马上就吃到了苦头。

    “是吗,若顿伯爵阁下,我认为你的人最好放下武器,你说呢这个建议怎么样?”忽然在艾斯肯纳兹后的刘胜消失了,在所有人的目光下消失了,下一刻一把冰凉的小刀横在了他的脖子上。

    “啊,你不可以这么做?”若顿伯爵顿时大惊失sè,脖子上的一丝冰凉,让他感受到了死亡的临近。

    “为什么不呢?”刘胜好整以暇地说道,让后话锋一转,“你们说的青铜剑我想看看。”。)

重要声明:小说《识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