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 算你走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折流苏 书名:识宝
    ps:二更求月票,打赏,订阅。

    刘易斯实在想不明白平常一副小受表的吕留良今天只怎么了?难道吃了兴奋剂不成,完全一副嗜血的野兽的样子。不过小受就是小受,即使在怎么反抗也无济于事,刘易斯决定教训教训他,让他的无知付出沉重的代价。

    他喜欢拳拳到的感觉,在来圣西尔学习之前,他在驻非洲科特迪瓦的独角兽营服过役,亲临过战场的血腥与残酷,后来因为猥亵科特迪瓦少女,不得不被遣送回国躲避风头,来到圣西尔给他的军官生涯铺平了道路。

    眼看着自己钵大的拳头就要落在吕留良的头上,刘易斯露出了得意的笑声,他似乎看到了吕留良被ko的场景,可是让他惊恐的画面出现了,在拳头距离吕留良头顶5厘米的时候,只看到吕留良子一矮,直直的撞入了他的怀里。

    还没来得及反应,刘易斯就感到几乎窒息的痛楚充满全,十亿八千万个细胞都在痛苦的哀鸣,酸麻胀痛袭遍了全,他感觉自己就要死了,飘忽忽的眼前是一片模糊糊的黑暗,自己笨重的子慢慢地沉入地底深渊,成为撒旦麾下的子民。

    实在想不明白有些瘦削的吕留良居然拥有着庞大的力量,他有些后悔了自己干什么没事欺负人家干什么,现在遭报应了,等到撒旦那里一定好好忏悔下辈子当个好人。

    他哪里知道人家吕留良可是正宗家传武学,通背拳和八极拳专jīng,只不过他答应了自己的老爷子要学到真本事回国。这才在圣西尔一直忍辱负重。刘胜这次突然的到访。才让吕留良重新硬气起来。

    “这就是平时欺负你的傻大个?”刘胜有些鄙视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刘易斯,实在想不明白一个小霸王级别的人居然让这么个蠢货欺负。

    “那个三哥我错了还不行?”吕留良摸着脑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尤其刘胜那种鄙视地眼光更让他浑不自在。

    “哼,这次就不跟你计较了,如果还有下次你自己掂量着办。”刘胜脸sè稍霁,依旧训斥道“:下次你如果还是这么怂蛋,我就亲自找老爷子把你提溜回去,以后你是当兵的。就应该有点儿血xìng,不然的话依旧是个怂货,带的兵还打个的胜仗,兵怂怂一个,将怂怂一窝。”

    “是,是,三哥教训的是。”吕留良点头哈腰地说道,他知道刘胜说到做到,如果真叫老爷子提溜回去,那么以后就别出门了。

    “嗯?我还没死?”躺在地上的刘易斯忽然听到边有人说话。其中还有比较熟悉的吕留良,可怜的脑细胞有点儿转不过来弯了。呆愣愣的看着天花板,眼睛早就没了焦距。

    “废话,老子才懒得跟你同归于尽,快说唐纳德那家伙在哪里?”吕留良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呵斥道。

    “啊,哦...”刘易斯痛苦得一阵呻吟,感觉自己的子就像被人敲碎了所有的骨头一样,稍稍动一下,都要挑战着自己忍受的极限。

    “他妈的,别装死,快说。”吕留良有些不耐烦地踢了他一脚,真不知道自已以前犯还是怎么得居然让这种蠢货欺负。

    “在,在佳士得拍卖会,今天他们老大托马斯来了。”刘易斯小心翼翼地问道,还不时地瞄向吕留良的脚,生怕再被踢一脚。

    “不对你在说谎,老子刚从佳士得回来,托马斯边根本没有别人。”刘胜双目shè出两道寒光,有些不怀好意地盯着刘易斯,“你是想让我们去招惹蝰蛇佣兵团,好算计,看来不给你加加料你是不老实了。”

    说完刘胜俯下子有些不怀好意地在他的四肢上扫了几眼,然后在刘易斯惊恐的表下,在他的四肢山捏了几下。

    “啊,疼死我了,你对我做了什么,你这个魔鬼。”刘易斯忽然感觉四肢上一**剧痛袭遍了他的全,刚才吕留良带给他的痛苦不过是小儿科罢了,现在简直比原来更痛苦十倍,仿佛cháo汐一般上下起伏。

    “三哥,他这是怎么了?”吕留良看着早就被痛苦折磨的变了颜sè的刘易斯,不由得缩了缩脖子,看向刘胜的眼光也变了,但还是压抑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没什么,就是用了点儿加了料的分筋错骨手。”刘胜轻松地说道,在他手里都有几条人命了,更何况施展这种分筋错骨手了,简直就是毫无压力,轻松加愉快。

    “分筋错骨手?”吕留良脖子又缩了缩看着刘胜的眼神也变了。

    分筋错骨手是什么,那可是大名鼎鼎的供手法啊,只是到了现在已经很少人知道怎么使用了,如果不是他吕家也算是半个武林人的话,还以为分筋错骨手和电视里演的一样,是了不起的功夫了。

    “你小子什么眼神,要不要我在你上试验一下?”刘胜被吕留良异样的眼神看得浑不自在忍不住笑骂道。

    “别、别我可受不了。”吕留良不退了几步,听着刘易斯的惨嚎,摆出一副小生怕怕的表

    “小子,别装死,告诉我唐纳德在哪里?”刘胜踢了几脚兀自在那里翻滚的刘易斯,yīn沉着脸sè问道。

    “在、在军事博物馆。”刘易斯不敢撒谎了,天知道刘胜还有什么花样来折磨他,直接说了出来,至于唐纳德要受到什么样的痛苦那可就不是他能关心的了。

    “你、你能不能放了我?我说的可都是实话啊。”看着刘胜带着吕留良准备出去,刘易斯急了,顾不得上巨大的痛苦,哽咽着对着刘胜哀求道。

    “放了你?放心两个小时之后你上的痛苦就会解除的,这样会让你印象深刻一点儿,欺负我兄弟哪能不付出点代价?”刘胜看了眼跟死狗一样的刘易斯,淡淡地说道,然后到军事博物馆找唐纳德算账。

    ......

    经过两个小时的煎熬,上的痛苦果然跟cháo水一样退去,可是浑软塌塌的根本提不上来力气,不过他还是第一时间给唐纳德打了电话,谁让人家是自己的老大啊,以后的仕途顺不顺利就看人家的了。

    “唐纳德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刘易斯急切地问道,心中不断地祷告着千万不要让吕留良找到啊。

    “哈哈,刘易斯你是不是昨天被那个火辣小妞给榨干了,怎么说话有气无力地,看你以后还在我面前吹牛不。”唐纳德搂着边的一个金发小妞,放肆地笑着,但很快就被嘈杂的音乐声给掩盖了。

    “呼。”刘易斯可算松了口气,也是像唐纳德那种纨绔子弟怎么会长久的逗留在军事博物馆呢,早就找地方寻欢作乐了。

    “唐纳德你听我说,你现在马上离开,随便去什么地方,越快越好。”刘易斯冷静了一下,知道唐纳德暂时没有危险,郑重地jǐng告道。

    “嗯?刘易斯出了什么事?”唐纳德虽然有些纨绔但他不是傻子,听得出来刘易斯声音有些异样。

    “吕留良带着人正在四处寻找你,准备报复,现在我就是被吕留良打伤了,在宿舍里不能动弹,他带的人是个高手,以我的经验来看枪支奈何不了他。”刘易斯将今天的事简单的说了一遍。

    “什么?”唐纳德顿时大吃一惊,他可知道刘易斯原先是独角兽部队的jīng英,经受过战争的洗礼,对危险有着与众不同的解读,既然他这么说就有一定的道理,心里有些害怕了。

    “刘易斯你放心我会为你报仇的,我现在就去召集我父亲的手下。”唐纳德强忍着心里的惊惧,安慰刘易斯说道。

    “别,千万别,你知道的那个吕留良不简单,咱们不能把事闹大了,不然的话会涉及到外交纠纷的,你还是到外地躲一阵子,我估计吕留良的那个朋友不会长久的,到时候学院里的事,都是我们这些学员自己解决。”刘易斯制止了唐纳德的鲁莽,冷静的分析道。

    “fack,算你小子走运,咱们走着瞧。”唐纳德恨恨的说道,放了一句狠话,也顾不得边的火辣小妞了,匆匆地直奔停车场。。)

重要声明:小说《识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