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 薛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折流苏 书名:识宝
    ps:子不过了,更两张,强烈求月票,订阅,收藏等等

    “薛仿,竟然是薛仿。”刘胜毫无形象地扑了上去,围着粉彩婴戏图梅瓶转了几遭,掏出随携带的放大镜上上下下仔细地打量了一番。

    “小胜,怎么样?这可是我在古玩市场淘来的,你秋叔说这是正宗的乾隆官窑,价值好几百万呢?”老叔并没有意识到刘胜脸色大变地原因,在那里洋洋得意地夸赞着,还拿出有力的证据。

    他说的秋叔在改革开放初期到2000年初做过一阵子铲地皮的,鉴定虽然都是野路子,但还是有一的,不过看样子他应该不知道什么‘薛仿’,不然的话就不会说这是真的了。

    “你花了多少钱?”刘胜皱着眉头,低沉着声音问道,心里有些不痛快,虽然老叔有些势力,不过是人之常罢了,人还是不错的,再怎么说他也是自己的亲人不是。

    “呃,小胜你是什么意思?”老叔在社会上也是油滑得很,听听刘胜没有评价这只梅瓶反而问价钱,让他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下意识有了不好的感觉。

    “老叔,你究竟花了多少钱?”刘胜再次问道,如果只是一两万的话,自己完全可以买下来,如果是十万左右,自己再帮他想想办法,损失一些花钱买个教训,也不至于伤筋动骨。

    “十、十万。”老叔小心翼翼地看着刘胜有些忐忑地说道。

    “唉,老叔你要信得过我,一万块卖给我吧。我可以负责任的对你说这件瓷器是假的。至于为什么假。这涉及到一些隐秘我不能告诉你。”刘胜点点头,虽然价值抽了十分之一,这也是看在老叔的面子上才出的,如果让杨老他们出马顶多就是几百块钱的样子,还得下封口令。

    “什么,什么是假的,小胜你可别片你老叔。”老叔听刘胜说脸色立马大变,十万块啊。不是个小数目,虽然不至于伤筋动骨,可是疼啊,“可是,可是你秋叔说这是真的啊。”老叔抱着侥幸的心理,小声地反驳道,临了还看了眼刘胜的表

    “秋叔没鉴定对有可原,这件梅瓶是一件高仿品,全国鉴定出来的不过一掌之数,我也是看多了才鉴定出来的。在我老师的收藏室里这样的瓷器,没有一百件也有八十件。”刘胜点点头解释道。

    “一掌之数?那...”老叔的眼睛瞬间一亮。将损失转嫁给别人,他心里马上有了计较,带着狡黠的笑意浮现在脸上。

    “老叔,你可别害我,如果让我老师知道了,他们还不得扒了我的皮啊,弄不好就得逐出师门。”看着老叔的表,哪还不知道他打得什么注意,赶紧阻止道。

    “我...”

    “算了,算了,老叔算是我怕您老人家了行不,十万块我包了您老人家的损失行不。”刘胜哭丧着脸一副被打败了的样子。

    他可知道自己这位老叔可是转嫁损失这种事真做得出来,反正死道友不死贫道,轻松加愉快,一点儿压力也没有,不过刘胜可不敢看着老叔走上这条路,宁可花钱买他的平安。

    亲戚是什么,在他的落难的时候,不能帮一把,最起码也不能落井下石,他完全可以告诉杨老,绝对会不花一分钱将这件梅瓶弄到手,但他不能这么做,老叔是自己父亲的亲兄弟,在一定程度上跟父亲差不多,坑谁也不能坑爹吧。

    “这真是假的?”老叔看着刘胜,眼神里带着怀疑,完全没了刚才的忐忑。

    “怎么老叔你不相信我?我是什么人您难道不清楚吗?”刘胜吃惊地看着自己的老叔,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

    金钱啊,有时候就是亲的隔膜,刘胜感觉心里哇凉哇凉的,强忍着掉头就走的冲动,但他不能,如果是别的赝品,他完完全全可以掉头就走就当没发生一样,可这是‘薛仿’啊,让无数人倾家产的‘薛仿’。

    “不是,不是,只是...”老叔不敢跟刘胜灼灼的目光对视,心里竟没由来的一阵慌乱,急忙矢口否认道。

    “唉,算了,老叔我告诉你吧,但你千万别告诉别人至少在短时间内将这件事烂在肚子里,不然的话出了什么事我可不负责任。”刘胜表严肃地说道。

    “放心,我对你老婶子也不说。”老叔早就被那件青白玉的蟾蜍桐叶笔洗勾起了对古玩界的憧憬,即使他是菜鸟也不妨碍他对古玩圈里的隐秘的好奇心,刘胜一提立马忙不迭地答应道。

    “你这件梅瓶是一件‘薛仿’是九十年代初席卷中国,乃至世界古玩界浩劫的罪魁祸首之一,他与‘朱仿’一起不知道让多少老前辈黯然地离开古玩圈,甚至郁郁而终,如今资深的玩主,依旧对两种仿制品谈虎色变,一经出现绝对会遭受暴风骤雨般的打击,它们早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地步。”刘胜虽然没有经历九十年代初瓷器,乃至古玩界的大萧条,但不妨碍他对那时候的了解,尤其是杨老对那个时候的失态。

    刘胜说这些根本没有指望老叔这个大嘴巴能保守秘密,而且世界上也没有不透风的墙,古玩界一般有个风吹草动就会传遍整个业内人士,他不过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打破金钱带来的信任危机。

    “老叔你知道当年因为这个‘薛仿’进去多少人吗,多少人又为了‘薛仿’自杀吗?多少老前辈因为‘薛仿’黯然离开吗?有三千人因为‘薛仿’进了局子,三百人因为‘薛仿’自杀;四五十位业内的鉴定大师黯然地金盆洗手,从此不踏入古玩圈一步。而且现在对‘薛仿’‘朱仿’依旧是高压态势,一经发现必须上交,如果有人胆敢冒着天下之大不韪贩卖‘薛仿’和‘朱仿’,一经发现面临的将是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的牢狱之灾。”刘胜看着老叔一副对故事感兴趣的样子,有些激动地自问自答道。

    刘胜不得不给自己的老叔敲响警钟,他是一个菜鸟,根本不知道什么‘薛仿’‘朱仿’危害程度,到时候一但触摸到红线即使自己想保也保不住。每一个资深专家都是不差钱的主,都惜自己的羽毛,谁想自己好不容易积累下来的声誉,被一件不知所谓的瓷器给破坏,所以在这方面的事上给政府的压力不是一般的大。

    “那个真不能卖?”老叔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能。”刘胜斩钉截铁地说道。

    得,看来刚才的话白讲了,老叔还是不死心啊,难道钱真的那么重要?

    “那个老叔,您要是缺钱的话,我可以支援你百八十万的绝对没问题,到时候你不用还都行,千万别打这件梅瓶的主意。”刘胜绝对的严防死守,决不能让老叔打着转嫁损失或者赚大钱的心思将它处理掉。

    “钱的事以后再说,以后再说,你能不能说说‘薛仿’‘薛仿’的到底是什么啊。”老叔有些掩耳盗铃地岔开了话题。

    “唉。”尽人事听天命吧,只有多关注点儿老叔了,千万别让他走到那个道路上,要知道能买得起乾隆粉彩的都是大财主,如果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之后,报复起来岂是一个小老百姓能承受得了的。

    ‘薛仿’其实不单单是一个人,据刘胜了解它是一个组织,一个极其隐秘,即使到现在也摸不清的脉门组织,分工合作,目的明确,配合得十分默契,制瓷,填彩,烧制,都有专人负责,甚至销售环节他们都有专门的人负责。

    它似乎从康熙年间就开始活跃起来,开始是专门制作仿古瓷器,资助一些反清复明的组织,后来他们中间出现了一个叫做薛立人的年轻学徒,无论是制瓷还是填彩都都表现出了极高的天赋,仿造的仿古瓷惟妙惟肖,让一些大家都打了眼。

    薛立人看着有利可图,开始制作大量的赝品,卖给那些附庸风雅的达官贵人,迅速攫取了大量的钱财,让什么天地会,红花会,小刀会,白莲教的组织迅速发展起来,他也成了反清复明中一个炙手可的人物。

    有人说‘薛仿’有着朱三太子,或者郑克爽,甚至吴三桂的影,其实‘薛仿’的第一任门主出自果园中的一个匠师,后来随着清政府的统治进一步巩固,他们也和那些为了一己之私的反清复明的组织分道扬镳,隐匿在浮华的世界背后,用自己的方法去影响世界。

    “再后来呢?”老叔见刘胜闭口不言顿时急了,赶紧问道。

    “后来?老叔您还是考虑一下这件梅瓶吧,说实话我必须上报的,我给您一天的考虑时间。”刘胜摇了摇头,心思复杂地走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识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