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上帝的叹息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折流苏 书名:识宝
    ps:强烈求月票,订阅,推荐,打赏,收藏,评价票

    杨老居住的宅院距离车站并不算太远,很给面子的路况并没有让刘胜在沉闷的空气中待上太长的时间,使劲了帽儿胡同,直接将大都市的喧嚣遮挡住了,难得的闹市中的平静,每次来刘胜总是感觉自己的心很祥和。

    赵哥将车停在门口没有进去,一般的况下,只有杨老出门的时候他才会出现,要不然只能跟车呆在一起,而张哥则跟刘胜走进了小院。

    刘胜进门看到依旧沉睡着的葡萄架下正下着围棋的二老,感觉眼眶的,在北方清明前后乍暖还寒,正是整个冬天最冷的时候,料峭的寒风经常席卷北方,没想到二老居然没在屋里,就是想着第一时间看到刘胜。

    “导师,老爷子让您二老担心了。”刘胜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近前,低垂着脑袋,呐呐的说道,一种气闷的感觉盘桓在膛,眼泪几乎要掉下来了。

    “呵呵,回来就好,没什么担心不担心的,小胜你要记住,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不管别人说什么,傻也好,有功利心也好,最重要的是问心无愧,如果一个能力超绝的人没有责任心他离入魔已经不远了。”杨老微笑着看着刘胜,一钟长者的光辉瞬间光耀万丈,刘胜看着内心的孺慕之喷薄而出。

    “是。”刘胜点了点头,“老爷子,咱们还是回屋吧,外边还是冷的。”

    “好吧,咱们就听小胜的,顺便到屋里看看小胜带来的那几颗永恒之心,老孔怎么样?”杨老看了眼在旁边不苟言笑地孔教授,从藤椅上站了起来。

    “走吧。”孔教授也站了起来,少有没跟杨老抬杠。

    孔教授可是在京大有孔颖达第二的称谓。历史学院无论师生见了他先矮上三分,也只有老朋友知道根本不是那个子,虽然平时里沉默寡言,但时不时的冷幽默让人忍俊不,跟相差十几岁的杨老在一起更是吵吵闹闹,两个人一直唱反调。

    刘胜乖乖地跟在两人的后,无论是杨老还是未来岳父兼导师的孔教授一直都是倔强得很。能自理的事绝对不会依靠他人,有点儿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意思。

    三人进了杨老的书房,早就有佣人将香茶准备好了。

    “小胜,把东西拿出来吧。”杨老有些迫不及待地说道。

    刘胜看了眼自己的未来岳父,有些无奈地说道“:好吧。”

    慢吞吞地打开行礼包。刘胜脑子里却不住地想着各种对策,七颗钻石分赃不均啊,搞不好两个人又得打起来。

    杨老看着刘胜的样子,皱着眉头说道“:你小子搞什么鬼,快点儿。”

    得,这还催上了,刘胜只好加快了速度。在一堆衣服里找到了盛放钻饰的牛皮袋子,直接拿出来,交给杨老。

    “不错啊,虚虚实实,谁能想得到一个普通的行李包里有着价值连城的钻石。”杨老看着刘胜递过来的牛皮袋子,眼前忽然一亮,还不忘挑衅地看了眼孔教授。

    “哼。”孔教授脸色一沉,看着杨老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打击道“:小人得志,你以为小胜会给你这个老家伙保存,还不是要给我家那丫头。”

    “额。”杨老忽然意识到这永恒之心虽然是所罗门王的瑰宝,但人家还有恒久的象征,到时候刘也不会给自己这个糟老头子保存,钻石还是送给女孩子比较现实。想到这里杨老还是打开袋子将七颗钻石怏怏地拿了出来。

    从窗子斜进来的明媚阳光毫不吝啬地自己的光芒洒到了七颗钻石之上,灼灼其华。夭夭其芒,缤纷五色,一下子就将还在怏怏不乐的杨老唤醒了,瑞彩纷扬。他不知道如何的形容自己的绪,迫不及待地从孔教授手里将放大镜抢了过来。

    “好啊,好啊,门罗切工果然名不虚传啊,这是史诗的绝唱,绝对可以跟孙寿的技艺相媲美。”杨老每拿起一颗钻石都会发出由衷的赞叹。

    “孙寿?杨老您的赞叹有些过了吧。”刘胜承认门罗切工比之丘比特切工更加的完美,但和两大琢玉宗师之一的孙寿相提并论,是不是有些夸张了。

    “对他就是少见多怪。”孔教授也在一旁附和道,眼睛却不住地盯着被杨老跟母鸡护小鸡一样护起来的钻石不放。

    “老孔咱们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这七颗永恒之心具体的况你会不知道?门罗切工之所以被称之为上帝的咏叹调,宗师级技法,根本原因难道你还揣着明白装糊涂?”听了孔教授的话,杨老立马不干了,站直了子,直接跟孔教授对峙起来。

    “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呢,老家伙你还是给小胜解释一下吧,我先欣赏欣赏。”说着孔教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杨老挤开了,重新拾起杨老的放大镜开始欣赏起来。

    “你...”杨老差点儿把鼻子气歪了,原来这老家伙使诈,不过每一颗永恒之心都价值连城,如果争抢起来将永恒之心伤了分毫,两个人都是罪人。

    得,又把我搭进去了,刘胜赶紧岔开话题劝慰道“:老爷子,老爷子,您先让导师欣赏一下吧,等我从家里回来,再拿走还不行吗?您就给我讲讲关于门罗切工的事吧,好让我开开眼界。”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可别反悔。”杨老眼睛一亮,高兴地说道,他对什么无暇级钻石根本不感兴趣,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什么宝贝没见过,早就有了极强的免疫力,听刘胜那么说马上熄了跟孔教授争个高下的念头。

    刘胜无奈地点点头,看着跟孩子似的杨老,刘胜有些哭笑不得,刚才还一副长者的风范,现在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看来还是不能让他们两个在一起啊,不然的话自己整个就是一妈的形象。

    似乎杨老也知道自己的形象有点儿那啥,马上收敛了许多,最起码有了自己作为长辈的威严,“:说起来这门罗切工,即使是大多数切割大师级的人物都不清楚,只有少数人通过一些野史、纪传可以看出一些蛛丝马迹,历史的真相早就淹没在尘埃之中,我也是通过一个老朋友偶尔知道的。”

    抿了一口桌上的香茶,杨老组织了下语言“:说起来这门罗切工还是跟智慧之王所罗门王有些关系的,当时他得到这七颗永恒之心,当下欣喜若狂,命令全国征召工匠对这七颗永恒之心进行切割,甚至还邀请了周边国家的著名工匠,以及不远万里前往印度这个钻石的出产地,邀请切工。”

    “无数的人云集耶路撒冷,当然不会真的直接切割永恒之心,所罗门王富有四海,当时的钻石虽然珍惜,他还是有海量的钻石供那些工匠们挥霍的,可是三年时间过去了,无数能工巧匠都没有让所罗门王满意,即使是完美的八心八箭摆在他面前也是摇头。”

    刘胜点点头,确实这七颗钻石绝对的无暇级的最顶级钻石,即使全世界的著名的钻石全部聚集起来,在这七颗永恒之心面前也要黯然失色,八心八箭的手艺的确有些配不上永恒之心的光辉。

    “最后所罗门王忍无可忍决定如果在逾越节前无人能切割出令他满意的钻石,他将杀光所有的工匠,立刻引起了所有工匠的恐慌,要知道逾越节只有三天时间了。就在这时候一个游历古希腊的希伯来学者门罗从希腊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有成竹的对所罗门王说自己有办法切割永恒之心,但他的条件就是直接切割永恒之心和放了所有的工匠。”

    “所罗门王不愧是智慧的化,一个伟大的君主,考虑再三之后将所有的工匠全部释放,但是如果在太阳下山之前将七颗永恒之心切割完成,他将成为所罗门王供奉的七十二魔神的祭品,灵魂永世沉沦在地狱中。”

    “门罗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拿出一只银白色的小刀子,盘坐在耶路撒冷的圣前,沉浸于切割的美妙之中,随着时间的推移,太阳留下千万里血色残阳,沉浸在西方无边的海洋之中,同时门罗也完成了最后一刀,就在这个时候圣忽然光芒大作,白色的光晕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一声浓重的叹息从圣里传出来,扣动了所有人的心弦。七颗永恒之心借着夕阳的余晖放肆地释放着自己的美丽,折服了所有的人,也包括所罗门王。”讲到这里杨老顿了顿,轻轻地抿起了桌前馥郁浓香的茶水。

    “额。”刘胜一阵愕然,这也太扯了吧,如果真的有上帝,在耶路撒冷的圣里频频出现神迹,以色列人用得着颠沛流离地在人类的整个文明史上流浪吗?不过说起来这永恒之心太美了,任何华丽的辞藻用在它上都显得苍白无力。

    “呵呵,怎么不信?其实我也不信,淹没在历史的真相里的东西真真假假,不用计较太多,我在你行礼箱里看到了一个盒子,想必也是你的收获吧。”杨老笑眯眯地说道,他最喜欢教授学生的方法就是讲故事。

    刘胜点点头,将百宝嵌的小盒子拿了出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9

重要声明:小说《识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