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群体事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折流苏 书名:识宝
    p:求订阅,月票,评价票,收藏,推荐,打赏。

    早上刘胜被初生的阳光吵醒,熙熙攘攘的街道也开始闹起来,昨天的疲惫早已消失在了美好的梦想之中。

    金陵楚王埋金之地,石头城虎踞之势,如今的南凇依旧洗不去的铅华,随着秦淮河飘的浓重的脂粉之气,带着千百年的沧桑,东西方文化碰撞出的现代化,给这座城市带来了无尽的魅力。

    刘胜懒懒的躺在上,忽然对这座城市产生了眷恋,秦淮繁华之地,尽烟花脂粉之香,可他却想不到如何的对这座城市眷恋,不是倦鸟归巢,仅仅的站在过客的角度上的发自内心的欣赏。

    孙权墓事件到现在为止要告一段落了,孙权墓莫名其妙的被盗,让参加这次抓捕行动的头头脑脑们大为光火,发誓一定要抓住盗墓贼,不过在刘胜看来雷声大雨点小,值得关注的应该是那些隐秘的地下黑市和国外的大大小小的拍卖行,而不是对着远走高飞的盗墓贼喊口号。

    “嗯?”

    刘胜带着行李谢绝了欧阳冰的送行自己孤去了南凇禄口机场,准备搭乘前往京城的飞机,而欧阳冰要和这里的警察处理一些收尾工作,要迟些天才能回去。到了禄口机场忽然发现机场的出入口处已经被密密麻麻的人群给堵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刘胜有些梦不着头脑了。

    在中国飞机晚点,突然停飞的事发生的很多、很和谐,只有赶着飞机的人急得团团转。退票、大闹候机大厅,林林总总的事件早就稀松平常,无论是乘客还是机场工作人员早已程式化的练得炉火纯青。

    不是想象的乱糟糟的样子,而且井然有序地在机场的进出口处,大有示威游行的架势,将进出口堵得水泄不通。

    “大爷这是怎么回事啊。”眼看就要上飞机了,现在居然被一群闲的蛋疼的败类给堵在了家门口,刘胜只好向着卖地图的老头请教。

    “你买地图吗?”看着卖地图的大爷一副‘你不买我就不告诉你的嘴脸’。刘胜恨不得给他来个满脸开花。

    “买。”刘胜咬着后槽牙说道。

    中国的道德底线就是让这些人败坏的,问个路打听个事都要利益交易,所有人的关系都是金钱关系,道德的沦丧都是从这里开始的,诸如红老太太的之流,给下一代的年轻人、孩子带了个好头,救人还需要金钱的赎渎。

    “小伙子。你看这些南凇的旅游地图,绝对是整个南凇最全的,你看这张两苏省的地理图,绝对让你在两苏省畅行无阻不求人,你看着这...”老头闻言一张老脸笑得跟菊花绽放似的,不遗余力地向着刘胜推荐。

    “一样给我来一张。”刘胜发狠了,人在矮檐下啊。

    “好。小伙子你早说啊,放心吧,大爷这么大年纪绝对不会骗你的,我这地图绝对都是正版行货,绝无假冒...”老头信誓旦旦的指天指地地说着,大有不展现一下自己的口才不罢休的架势。

    “那个大爷,你介绍这里的况呗。”刘胜有些无力地说道。

    “啊,这事呀,我老头子怎么知道,你看一下今天的新闻就知道了。我这有最新的报纸。”老头停止了自己的演讲,老脸一红,讪讪地说道。

    “不用了。”刘胜大手一挥阻止了老头的继续推荐。

    “真是的现在的年轻人都这样过河拆桥。”老头有些幽怨的剜了一眼刘胜,小声嘀咕道。

    得,刘胜好悬没气乐了,看来今天还是他的不是,不过对于眼前这个老头他也懒得计较,掏出手机浏览相关的新闻。

    “据前方记者报到昨天由于不明原因在秦淮河畔发生了一次集体排的**。具体原因相关部门还在调查之中,涉案的小野株式会社的中国区总裁小野一郎以危害公共安全罪已经被依法刑拘。任何人都不能践踏中国的法律。”一条新闻马上引起了刘胜的注意,不过里边的内容就有点儿儿戏了。

    里边的原因刘胜到知道,只是一直到自己走。人家小野一郎什么都没干好不好,完全是因为那份有些敏感的资料好不好,更好笑的是下面的留言更是一致的弹冠相庆,政府方面发布的新闻多长时间没这样了。

    ......

    “据前方记者的最新报道,有上千名群众自发的来到南凇禄口国际机场,阻止丰田汽车总裁松井石根前来南凇考察,现在禄口机场的进出口,候机大厅已经被包围的水泄不通,松井石根也被迫在停机坪驻留,禄口机场现在已经陷入了短暂的停运状态,部分航班被迫延误或者取消,相关部门正在协调当中。”

    刘胜看了看进出口的人群,不由得缩了缩脖子,看来南凇人有够疯狂,真不知道他们知道自己就是那个罪魁祸首会有什么样的表呢,不过咱惹不起还躲不起吗,不做飞机了咱坐高铁,对,坐高铁。

    刘胜也顾不得退票了,坐上出租车,去了火车站。

    事并没有因为刘胜的离去告一段落,松井石根依旧被困在禄口机场的停机坪动弹不得,而且政府出面的谈判专家谈判宣告破裂,在有些人的推波助澜下,人群并没有被武警特警强行驱离。

    “季市长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松井石根强压着心头的火气,对着边的南凇市的市长季成功淡淡地说道。

    季成功现在也是急得满头大汗,干巴巴地说道“:松井先生你先别急,我已经派人去协调了,很快就会有回音的,您先耐心地等一下,马上就好,马上就好。”

    其实季成功心里早就开始骂娘了,搞什么搞,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如果这次老子的前程毁了,你们这帮民也不会有好子过;好你个张鹏举,居然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破坏我的好事,咱们俩现在就杠上了。

    这次邀请松井石根就是为了争取丰田汽车最新研发的新概念汽车的生产基地落户南凇,在经济建设扛起中国的大旗的时候,任何的事都必须让路,更何况丰田汽车的新概念汽车生产基地一但投入建设,还会刺激南凇市的经济发展,解决成千上万个就业机会,极大地缓解社会的压力,这可是多么大的政绩啊,没想到临门一脚眼看就要鸡飞蛋打了。

    作为他的政敌张鹏举如何不懂得利用现在的大势给对手落井下石呢,外面的群众迟迟地不能疏散其实就是他故意的不作为,钓岛上的问题让中关系趋激化,如今的教科书里都不会写中是一衣带水的邻邦了。

    松井石根听着季成功毫无营养的托词,脸立马黑了下来,比之猛张飞都不枉多让。“等?这都等了两个小时了,难道还要我等下去吗,季市长我对你们南凇的治安问题很失望,对于新概念汽车生产基地落户南凇我会重新作出评估的。”

    “松井先生,其实我们南凇的治安在中国来说都是数一数二的,今天的事纯属意外,我马上再催促一下。”季成功急了,松井石根可是财神爷啊含在嘴里怕化了,放在手里怕丢了,哪能不让财神爷满意呢。

    “张鹏举你们那边是怎么搞的,到现在还没解决,如果松井先生因为这件事而放弃对南凇的投资,你要负全责。”被无奈季成功不得不拨通张鹏举的电话,硬着头皮呵斥道。

    张鹏举冷冷一笑,讽刺道“:负责?季市长你是想钱想疯了吧,你难道看不出来外面的群众很激动,如果蛮干出了什么事,这个责任是你付还是我付。”

    张鹏举是南凇市的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全国的公安政法干线上有名的铁腕领导,将南凇的公安政法干线经营的铁桶一般,让人无从置喙,这也让他和空降来的强势市长季成功成了天生的死对头。

    “你、你这是推卸责任,我要到冯省长那里告你。”季成功那边气得直跳脚,根本奈何不了张鹏举。

    “你去吧。”张鹏举冷笑一声,轻飘飘地回了一句,直接挂掉了电话。

    “嘟嘟...”

重要声明:小说《识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