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殉道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折流苏 书名:识宝
    沉闷的苍老的佛号忽然在铸剑坊外响起,村正弘一一抖激灵,从地上直接弹了起来,这一声佛号对他而言不啻于天籁之音,晨钟暮鼓在耳边轰然作响。レ♠レ

    村正弘一赶紧地从铸剑坊迎了出去,只见得一个长得慈眉善目的庞大和尚,迈着方步在那个铸剑坊的小伙计的引领下朝着铸剑坊走来,一明黄se的僧袍,斜披着朱红的袈裟,上面用赤金丝勾勒,远远看去宝相庄严,有一股要皈依我佛的冲动。

    “妙善禅师。”村正弘一跌跌撞撞地跑过来,对着胖大和尚双手合十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佛礼。

    “呵呵,弘一施主不必如此,空蝉的事老衲已经知晓,说不得这还是他的一场造化。”妙善禅师双手合十还了一个佛礼,微微露出一丝笑意,对着村正弘一说道。

    “是。”

    村正弘一心头一惊,有些愕然地看着妙善禅师,但不敢造次,只得退到一旁,等候妙善禅师的吩咐。

    “弘一施主,不必这么拘谨,这里可是你的地盘,咱们就这么进去看空蝉你没意见。”妙善禅师瞟了一眼村正弘一,温和地说道。

    他对村正弘一还是有些印象的,虽然是一名铸剑大师,不过就是为人太过的市侩,喜欢斤斤计较,多疑,注定一辈子都不会成为铸剑宗师,寺内所有的戒刀都是出自村正家族的作坊,质量上还算不错。

    “村正作坊无秘密不能对大师坦诚,大师尽管进去便可。”村正弘一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讪讪地说道。

    “大师,请。”说完村正弘一赶紧上前亲自为妙善禅师引路。

    笑话,谁不知道你妙善禅师可是怒目明王啊,杀伐果断,即使幕府将军见了你都要礼让三分,不拘谨,不拘谨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脑袋搬家都不知道。

    “多谢施主。”妙善禅师微微颔首,跟在村正弘一的后面走进铸剑作坊。

    这村正千叶果然不愧是铸剑宗师级的人物,一把太刀在他行云流水的打击下,已经出现了他完美的雏形,上面的百煅出现在的游鱼纹栩栩如生,在幽兰的炉火下似乎在水中游动一般,仿佛是一件即将成形的艺术品,不是一件杀人利器。

    “空蝉,你可曾悟了。”妙善禅师看着在锻造武士刀的村正千叶,慈祥的说道。

    “弟子悟了。”村正千叶的右手微不可查地颤抖了一下,但依旧没有停下手中的锤子,叮叮当当地在工作台上不断地敲打着。

    “阿弥陀佛,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空蝉如今你大彻大悟,前往西方极乐世界,可还有牵挂否?”妙善禅师宝相庄严的口颂佛号,根本没有劝解村正千叶,反倒为他送行。

    “妙善大师,我兄弟他?”村正弘一顿时急了,如果村正千叶一死,他们村正家族可就没了靠山,以后还不得让人吞的一干二净吗,他再也顾不得妙善禅师的威慑,急急地提醒道。

    “阿弥陀佛,弘一施主此言差矣,此乃空蝉的天大的造化,贫僧如何能阻止。”妙善禅师笑眯眯地说道,一双锐利的眼睛直盯着村正弘一,似乎早已看穿了他内心的想法。“那么村正家族铸剑一天,我ri莲宗就会庇护一天,弘一施主你好自为之。”

    “是,是。”村正弘一顿时冷汗浸透了衣衫,惶恐地说道。

    “哼。”妙善禅师冷哼一声,再一次问向村正千叶,“空蝉你可有牵挂?”

    “弟子了无牵挂。”村正千叶停下捶打,平静地说道,手中的武士刀被他瞬间放入冷冽的井水中,进行淬火。

    “阿弥陀佛。”妙善禅师低头久久不语,手中的念珠不断地翻转着。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se不异空,空不异se,se即是空,空即是se,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se,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意,无se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

    忽然村正千叶将淬火之后的武士刀又重新插入火炉之后,双手合十默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禅意正浓,转头对着妙善禅师拈花微笑“:师父,弟子去了。”

    说完村正千叶忽然纵一跃,跳入丈二高低的火炉之内,在熊熊烈焰之下以殉剑,赤红se的火苗陡然而起,与佛家传说中的业火烈焰一般无二。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耆阇崛山中,与大比丘众万二千人俱。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无复烦恼,逮得己利,尽诸有结,心得自在。其名曰:阿若憍陈如、摩诃迦叶、优楼频螺迦叶、伽耶迦叶、那提迦叶、舍利弗、大目犍连、摩诃迦旃延、阿冕楼驮、劫宾那、憍梵波提、离婆多、毕陵伽婆蹉、薄拘罗、摩诃拘絺罗、难陀、孙陀罗难陀、富楼那弥多罗尼子、须菩提、阿难、罗侯罗,如是众所知识、大阿罗汉等····”

    庄严肃穆的《妙法华莲经》随着村正千叶的殉道在铸剑坊里陡然响起,妙善禅师无悲无喜,看着那一炉火焰,眼睛中折she出无限的虔诚,目送空蝉登西方极乐世界,证阿罗汉果位。周围的人群在妙善禅师的感召下也不由得念起《妙法华莲经》,恭送得道者超脱。

    “不···”不知何时,村正妙华来到了铸剑坊,看着纵殉道的村正千叶,泪水蓄满了憔悴的面孔,披头散发,整个人的灵魂都被掏空了一般,以前灵动的眸子早就不复存在,黯然无神,浑浑噩噩。

    “二哥,小妹来陪你了,还有咱们的孩子,到时候咱们在那边依旧是一家人,其乐融融,再也没有阻碍。”忽然村正妙华眼睛中闪过一丝神采,喃喃自语,径直走向火炉,一把将还在红莲业火中煅烧的武士刀拔了出来。

    “快,快阻止小姐。”村正弘一见状顿时一惊,对着周围的工匠急忙吼道,即使他再无也不希望自己的两个亲人同时死在自己的眼前,他可不相信有什么来世。

    “大哥,小妹要到那边陪着二哥,不然的话他会寂寞的,他会怨我的。对不起了,大哥小妹再也不能为村正家做付出了。”村正妙华平静地说道,随后锋利的刀锋划过她嫩白皙的脖子,殷虹的鲜血,染红了整个刀,带着无限的解脱,村正妙华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chun榭,落絮轻沾扑绣帘。闺中女儿惜chun暮,愁绪满怀无释处。手把花锄出绣闺,忍踏落花来复去。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一年三百六十ri,风刀霜剑严相;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杀葬花人,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

    村正弘一看着倒在血泊当中的小妹,两行浊泪不由得涌了出来,年华豆蔻这么轻易地就随风散去,韶华红颜摧断心肠,枭雄飘半生,却落得个家破人亡,亲远去,失去了才知道珍惜,他颤抖地走到村正妙华近前,捡起那把用自己小妹的鲜血二次淬火的武士刀,嘴唇哆哆嗦嗦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阿弥陀佛,弘一施主节哀。”妙善禅师不由得双手合十,为亡者念诵《往生咒》。

    他知道眼前逝去的少女既是自己徒的妹妹,又是人,同样的是他求佛问道的羁绊,还是他成道证得阿罗汉果位的希望。万万没想到此女子如此的刚烈,不惜殉

    “大师,唉。”如今村正弘一是五味陈杂,说不出是恼恨还是高兴,或者其他的什么感,但枭雄毕竟是枭雄,知道如何将利益最大化。

    “弘一施主请放心,妙华施主的葬礼我们ri莲宗一定会到场的,到时候由我亲自主持召开一次宏大的水陆法会,让亡灵早ri超脱,早登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妙善禅师双手合十,主动提出了召开一次盛大的水陆法会。

    “有劳大师了。”村正弘一心头微微一喜,对着妙善禅师行礼道。

    ········

    “这就是那把村正千叶殉道的村正刀?”郝老微微一震,打断了刘胜的故事,皱着眉头说道。

    这把村正刀以他多年铸剑的经验来看,就连大师级的手法都没有达到,更别提宗师级的手艺了,让他不由得暗皱眉头。

    “呵呵,郝老您可是心急了,故事我还没讲完,之后您再下结论好。”刘胜无奈地摇摇头,他没想到郝老的脾气这么急,连听完故事的耐心都没有,真不知道他如何成为双料大师的人物。

    “好,好,你讲。”郝老讪讪地说道。

    ps:小花最近腰扭伤了,不能长时间的坐着,而且现在也是不得已在家休养,今天才稍微好转一点儿,小花会尽量的不断更的,请大家打赏,推荐,收藏一二,再发下几张评价票就最好了。

重要声明:小说《识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