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悟道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折流苏 书名:识宝
    话音刚落只见得一个高大的躯,破门而入,因为愤怒满脸的横显得格外狰狞,看着屋内的男女无名怒火高起三千丈。

    村正弘一,是你。村正千叶看见来人顿时又惊又惧,脸色一下子苍白起来,倚在他怀里的村正妙华也是瑟瑟发抖,紧紧地抓着他的衣襟,特别的楚楚可怜。

    好啊,怪不得妙华不愿意嫁到阿部家族,原来是受了你蛊惑,村正千叶她可是你的亲妹妹啊。村正弘一怒极反笑看着这两个妇。

    本来他的计划好好的,通过联姻的方式将阿部家族制作刀鞘的技术吸收过来,最后凭借着家族高超的铸剑技术慢慢垄断整个本的武器行业,然后凭着这一点恢复先辈阿倍仲麻吕时代家族的荣光,没想到却在村正妙华这里遇到了阻碍。

    大哥,我们是真心相的。村正妙华紧紧地抓着郎的衣服,柔弱的眼神多出几分坚定,如空谷幽涧般的声音婉转响起。

    相?好好,妙华你说说你们到底是怎么相的,你要知道他是你亲二哥,又是莲宗的和尚,那么在一起是不会有结果的,你注定是要嫁到阿部家族的。村正弘一脸色愈发的沉,一双三角眼闪烁着冷的光芒,仿佛摇摆着的来自九幽地狱的冥火。

    可是,可是,你跟大姐···看着村正弘一的样子,村正妙华一脸的害怕,懦懦地回应道。

    住嘴。村正弘一脸色一黑,粗暴地打断了她。

    村正弘一心里如惊涛骇浪一般,没想到自己与村正百合的事被发现了,好在是村正妙华发现的,还有挽回的余地。

    千叶,你立刻返回莲宗,这件事我不会告诉妙善禅师的。你要知道莲宗对于犯下戒律的僧人是如何处罚的,尤其是像你这样的监寺。村正弘一有些晴不定地看着村正千叶,道貌岸然地说道。

    我···村正千叶一脸的惊惧,看了眼怀里还在瑟瑟发抖的村正妙华,眸子里忽然闪现出前所未有的坚定。大哥,我再最后叫你一声大哥,我是不会放弃妙华的,即使眼前是十八层地狱,也在所不惜,你去告诉我的恩师吧,就说他的弟子不孝给他丢人了,来世空蝉再到他老人家座下侍奉。

    朝闻道,夕可死矣,言罢村正千叶忽然有了一种明悟,脸上沐浴着圣洁的光辉,仿佛一个得道的高僧,周散发着浓浓的禅意。

    千叶。

    二哥。

    村正弘一和村正妙华似乎感受到了村正千叶的种种变化,心灵似乎沐浴在圣洁的佛光之中,被洗涤了一遍,清透澄明,壮志枭雄还是儿女长,在这一刻都化作了最朴实的亲。忽然心里一阵悸动,仿佛有什么东西要远离他们,不由得失声叫出来。

    阿弥陀佛,贫僧空蝉见过二位施主。村正千叶口诵佛号,将村正妙华轻轻放到雕花大之上,双手合十,古井无波地说道,脸色肃穆。

    二哥,你···村正妙华忽然感到那个刚刚还跟他卿卿我我,如胶似漆的郎消失了,伸手却是无尽的怅然若失,晶莹的泪花不由得簌簌而下。

    大雄猛世尊,诸释之法王,哀愍我等故,而赐佛音声。若知我深心,见为授记者。如以甘露洒,除得清凉。如从饥国来,忽遇大王膳。心犹怀疑惧,未敢即便食。若复得王教,然后乃敢食···村正千叶宝相庄严的口诵《妙法华莲经》的偈语,一抖宽大的袖袍,昂首推门而出,似乎所有的前尘往事都在此刻斩断。

    你、你,千叶你干什么去?村正弘一看着远去的村正千叶,忽然内心生出一阵阵惶恐,色厉内荏地急声问道。

    从来处来,到去处去,我佛彼岸,即见如来,如我真,不沉不垢,如琉璃。村正千叶的声音悠悠扬扬地从远处传来,仿佛大寺之中振聋发聩的暮鼓晨钟。

    不好,来人快拦住千叶。村正弘一脸色猛然一变,意识到村正千叶准备干什么,对着门外急吼吼地叫道。

    千万不能出事,千万不能出事,村正弘一默默地叨念道,如论如何村正千叶都是莲宗的监寺,如果在他们村正家里莫名其妙的死了,那他们立马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什么雄图壮志,什么复兴家族,一切都是空谈。

    似乎村正弘一说得有些晚了,门口的守卫根本来不及阻拦,村正千叶就已经疾行快步而去,不留一片云朵。

    ······

    族长,不好了,不好了,千叶禅师他、他在铸剑坊里铸剑。半晌一个铸剑坊的伙计慌慌张张跑了进来,顾不得喘气,对着村正弘一说道。

    你说什么?村正弘一猛然抓起那个伙计的衣襟,勃然变色地问道。

    千、千叶禅师在铸剑。伙计早被村正弘一散发出的强大气场吓傻了,强忍着下的尿意,机械地回答道。

    嗨,千叶你好糊涂啊。村正弘一将伙计丢在一旁,有些懊恼,有些颓废地喃喃自语,不觉得已经瘫软在地上。

    他记得村正千叶在出家之时曾经立下誓言,永世不再铸剑,不然的话就会以剑殉道,没想到现在居然应验了。

    不行,必须阻止他,你去莲宗将妙善禅师请来,就说千叶准备殉道。村正弘一一个激灵又从地上爬起来,对着那个有点儿呆傻的伙计吼道。

    是,是。那个伙计如蒙大赦,从屋里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村正弘一散发出的煞气太可怕了,多呆一分钟都意味着死亡。

    你们看好小姐,不要让她迈出这个房门。村正弘一见伙计出去,沉着脸色对在外边侍候的几个丫鬟吩咐道。

    是。几个丫鬟战战兢兢地说道。

    看着村正弘一离去,几个贴的丫鬟不由得松了口气,村正妙华与村正千叶两兄妹的事她们是知道的,通风报信的事也干了不少。没想到事居然发生了这样的变化,都是她们始料未及的,想到这里她们齐齐打了个寒颤。

    村正弘一离去并不是不想跟她们计较,而是他还有更重要的事,前去铸剑坊组织村正千叶,即使不能组织,也要拖到妙善禅师到来,不然的话这泼天大祸就会立时临,到时候哪还会在乎几个小小的贴丫鬟啊。

    你们这是干什么,还不快组织二老爷。村正弘一来到铸剑坊,脸色顿时黑了下来,不由得怒吼道。

    原来整个铸剑坊静悄悄的,一个个工匠居然大眼瞪小眼的看着村正千叶在那里一丝不苟地铸剑,几个年长的铸剑师父更是一脸的痴迷。

    不是,族长您看二老爷他···几个铸剑师父闻言暗自皱了下眉头,言又止地指着正在铸剑的村正千叶。

    我不管什么是不是的,千叶他准备以剑殉道。村正弘一眼睛都红了,拔出腰间的武士刀就是一阵乱劈,宣泄着心中的怒火。

    几个铸剑师父还没看到族长如此暴力的一面,又看了看正在铸剑,丝毫不受外界影响的村正千叶,每一锤下去,莫不含无穷的真理,不由得面面相觑起来,不知道要相信谁好。

    还愣着干什么,马上、我命令你们马上将炉火给我熄灭了。村正弘一用武士刀指着铸剑师父们,满脸狰狞地说道。

    可是,族长这炉火按着祖训不能熄啊。为首的一个铸剑师父摊摊手,哭丧着脸说道。

    炉火?完了。‘咣当’一声村正弘一紧握着的武士刀掉在了地上,脸色惨白的他也瘫软在了地上,仿佛一只没了骨头的死狗。

    铸剑世家秉承着一个传统,如果铸剑的炉火熄灭了,那么这个家族也预示着走向了终点,铸剑的炉火有薪火传承的意思。所以不是在家族危亡之际,没有哪个铸剑世家会丧心病狂的熄灭炉火。

    然而作为一个铸剑大师的村正弘一知道如果不阻止村正千叶,恐怕拖延不到妙善禅师的到来,要知道村正千叶可是一个实打实的铸剑宗师,有着不可思议的伟力,不是他所能揣测的,可能下一刻一口完美的殉道剑就会出炉。

    阿弥陀佛。

重要声明:小说《识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