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妙法村正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折流苏 书名:识宝
    郝老的别墅是整座别墅区最好的一栋别墅,位于中心区域,随着电瓶车的缓缓前进,刘胜发现这座别墅区整体上虽然有着这样那样的不足,但局部设计还是有韵味的,充满了江南园林景观的灵秀之气。

    狼烟环抱,小桥流水人家,江南的秀气尽收眼底,沿着电瓶车行驶的青石板路,一条不知名的小河蜿蜒环抱,仿佛一条华美的玉带将所有的灵秀缓缓围拢,亭台楼阁,雕梁画栋不在话下,河水两旁翠虹临波,跳鱼戏水。

    河水的尽头是一片碧波坦的湖水,扬扬垂柳,波拂意,湖心一簇嶙峋假山骤然耸起,恍若飞来,雪浪激,有九天银河落地,层层峦峦的假山上一座八角的凉亭威严屹立,夹栏修翼,临波远眺,一碧万顷,两袖清风,登九皋而快哉,飘飘然羽化飞升。

    一座三层阁楼与假山遥遥相对,相互争辉,飞檐斗拱,各抱地势,险峻奇绝,楼顶铜铸神兽不怒自威,抬眼望天;绮户朱阁,掩映在郁郁葱葱的竹海之内,回廊环绕,朱槛地缆,百里富山水画廊,尽收眼底。

    跟着郝老推门而入,刘胜发现其中更是别有洞天,客厅中央是一个山水水法,泉水淙淙,迎山而绕,若玉带遍布,空谷鸣涧,清流入水,入眼数尾金鳞临波曼舞,绕过水法,紧挨着墙壁是一张古朴的八仙桌,通体是由小叶紫檀琢磨而成,福山寿海点缀其中,两边是两把圈椅分立,虽然不是紫檀但也是用上好的印尼乌木精心打造而成,由于时间有些久远,两把圈椅泛着金黄色的光泽,显得富丽堂皇。

    刘胜环顾四周,发现这个客厅完全是按照古代的客厅设计而成,所有陈设家具都是由上好的红木打造而成,多宝阁上陈列着一些华美的明清瓷器,八仙桌前的墙壁上挂着的居然是一幅郑板桥的竹石图,富丽典雅。

    “呵呵,小刘还不错吧。”郝老笑呵呵地对着刘胜说道,得意之溢于言表,很显然他对这里的居住环境很满意。

    “嗯,局部设计上还不错,尤其是郝老您这里的环境初步的做到了与自然融为一体,看着很赏心悦目,尤其是这客厅的水法,凭空的带来了几分爽意,绝对是匠心独运之作。”刘胜轻轻地抿了口吴嫂送上来的香茶,轻轻地点头说道。

    虽然这里的建筑环境在照妖镜器灵眼里还有很大的改造空间,但在刘胜眼里已经很完美了,他可不想违着良心挑三拣四。

    “郝老,您这是顶级的信阳毛尖啊,似乎还带着一丝女儿的羞涩,而且这水是采集的虎跑泉的泉水吧。”刘胜放下茶杯,轻轻地说道。

    “好你个老家伙,这信阳毛尖我可是求了好几次,你都不拿出来,看来咱们几十年的交白交了。”刘胜话刚落音,宋老的声音在客厅内骤然响起,原来宋老紧赶慢赶终于来了,对着郝老忍不住调侃道。

    郝老白了他一眼,有些嗤之以鼻地说道“:给你?还不白白的糟蹋了我的好茶,再说了你会相剑术吗?”

    “额。”宋老被郝老噎的直接无语,愤愤的看着他,原来在他眼里有便是娘啊,郁闷地坐在郝老旁边的圈椅上抓起茶壶,自斟自饮起来。

    “喂,喂,老家伙你给我留点儿。”郝老看着宋老牛饮的样子,顿时急了,一把宋老手中的茶壶夺过来,满脸的痛。

    “小气劲儿。”看着郝老的样子,宋老有些不满地嘟囔道。

    “你说什么?”郝老气得满脸通红,两双小眼睛内几乎能喷出火来,哆哆嗦嗦地指着宋老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信阳毛尖可是有来历的,是郝老千辛万苦找到的传说中的‘口唇茶’,密封在一个精美的瓷罐里已有近百年的历史,据说是民国时期信阳的一名官员为了讨好当时的大总统袁世凯特地命人精制而成,几经转折只有这几两的信阳毛尖的‘口唇茶’才落到郝老的手中,今天如果不是遇到刘胜,他还舍不得拿出来喝呢,看到宋老牛嚼牡丹的样子哪能不心疼啊。

    “看你那抠门样子,我那还有几两武夷山九龙窠的岩茶,赶明儿赔给你。”宋老鄙视地看着郝老,他平时不是特别喜欢喝茶,最喜欢的反倒是产于哥伦比亚的蓝山咖啡,所以对已经采、论克拍卖的武夷山的母树茶叶送出去丝毫不心疼。

    “那个郝老,咱们什么时候看把小本留下的刀啊?”看着两人争吵的样子刘胜一阵无语,只好硬着头皮岔开话题。

    “哼,今天看在小刘的面子上不跟你计较。”郝老余怒未消地看了宋老一眼,对刘胜说道“:走,小刘咱们上楼。”

    撇下宋老,刘胜被硬拉着上了别墅的三楼,据郝老自己说他的所有打造得意之作还有一些徒弟们的得意之作都放在三层的阁楼里,那把小本村正雄留下的宝刀也放在那里。

    三楼的陈设特别的朴素,只是简单的粉刷了一遍而已,其他的都是一些通风设备,让室内保持通风干燥,防止宝剑被生锈腐蚀。郝老的作品现在被封存在一个大铁箱子里,不得重见天,上面还贴着封条,可以看出小鬼子的险恶用心,在雪白的墙壁上挂着十几把各种各样的宝剑,宝刀,上面充满了古朴气息,可以看出这些宝剑都有些年头了。

    不用郝老言语,刘胜上前几步在墙壁上随意地摘下了一把宝剑,被鲨鱼皮做的剑鞘包裹起来,长约三尺六寸,剑柄上镶着两颗华美的红宝石,几乎能达到鸽血红的样子。刘胜只是仔细端详了几下,被没有将宝剑拔出鞘。

    “剑长三尺,精钢百锻而成,其纹理若行云流水,江湖草莽、大漠孤烟两股气息萦绕之上,可惜手法略显粗糙,算不得好剑,只能算是中等品质的龙泉剑,生产于明末。”刘胜闭上眼睛感受着宝剑上若隐若现的气息娓娓地说道。

    刘胜这一手叫做亮山门,虽然自己是宋老介绍的,在郝老面前夸得是天花乱坠,郝老他很客气,也认可了刘胜的手段,只是并未真正的相剑,依旧有点儿不自信,毕竟关乎自己的宝贝最后前途,容不得郝老不谨慎。刘胜现在就是用绝技镇场子,树立郝老的信心。

    “啊,对对,这把龙泉剑就是明末著名的铸剑师傅,张有三打造的,据说为他的他的一个江湖朋友特意开的炉,最后被清朝的大将军钟会得到,成了他的佩剑,这鲨鱼皮剑鞘是后配上去的。”郝老被刘胜这一手震呆了,不看宝剑的本,只凭自的气息感应,就把这把龙泉剑看得七七八八,这种神鬼莫测的技巧让他如何不惊。

    “嘎嘣。”

    刘胜一按绷簧,这把龙泉宝剑脱鞘而出,在空中闪过一道寒光,森寒的杀气透体而出,他上的汗毛不由得炸起,果然是一把饮血的凶器,剑百锻钢特有的千奇百怪的纹理的流水纹若隐若现。

    “古有曾从子、薛烛,今有刘胜,相剑之术神鬼莫测,诚不欺我也。”宋老在一旁鼓起了掌,看着刘胜的精彩表演,不兴奋起来。

    “那个郝老,现在能不能让我看看小鬼子留下的宝刀?”刘胜真诚地看着郝老,缓缓地问道。

    “墙壁上的那把武士刀就是。”郝老早就被刘胜的技艺折服了,哪有不同意的道理,毫不犹豫地指了指墙壁上的武士刀。

    本的武士刀,最初脱胎于唐刀,后来经过多方的改良,才有了今天的样子,全名平面碎锻复体暗光花纹刃,是三大名刃之一,根据长短形状划分为,太刀,打刀、胁差、短刀等,自古以来作为武器使用同时以其造型优美著称,许多名刀都被当做艺术品被收藏,并有武士之魂的寓意。

    刘胜顺着郝老的所指,将墙壁上的武士刀摘下来,发现是典型的太刀,看造型应该是德川幕府时期的东西。

    刘胜没有犹豫顺势将武士刀拔出刀鞘,发现上面密密麻麻的刻着许多的经文,不由得高声叫道“:妙法村正。”

    ps:汗,小花今天可没食言,求收藏,推荐,打赏,评价票

重要声明:小说《识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