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寻找郝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折流苏 书名:识宝
    正所谓人生何处不相逢,刘胜遇到的正是他的相亲对象慕容馨儿,虽然在小桥流水人家的城市中相遇还是浪漫的事,不过他没觉得有一点儿浪漫,隐约的感觉到似乎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你怎么来姑苏了,是找我的吗。慕容馨儿没有来得一阵兴奋,有些犯花痴的暗想,看来自己的魅力还没减退啊。

    虽然刘胜当时相亲的时候一口回绝了自己,但现在居然千里迢迢跑到姑苏找自己,那么就先原谅他那么一小下下,然后让他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最后将他甩掉,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犯花痴一辈子,慕容馨儿想着想着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

    找你?我想你搞错了吧。刘胜皱了皱眉头,看着慕容馨儿的神态就知道准没什么好事。

    看着宋老一副戏谑的神态,刘胜不由得暗骂为老不尊,赶紧地向慕容馨儿介绍道:这位老先生是北美宋氏财团的董事长,宋元山先生,这次来姑苏正是陪宋老到这里吃饭的,好领略一下姑苏的小桥流水人家。

    宋老,这位是我朋友,慕容馨儿。刘胜简单的介绍道,赶紧撇清关系。

    慕容小丫头,你爷爷慕容祚那老家伙还好吧。刘胜话刚一落音,宋老就笑呵呵地问道,原来他们早就认识了。

    宋爷爷,我爷爷好着呢,前几天还老念叨您为什么不去看他呢?慕容馨儿上前几步抱着宋老的胳膊用腻死人不偿命的声音撒着,还不停地摇晃着。

    呵呵,那就好来了姑苏,等我我跟小刘忙完了事,咱们一块儿回去。慈祥的笑意溢满了宋老的松树皮似的老脸,有些暧昧地说道。

    宋爷爷,你净欺负人家,人家不依嘛。慕容馨儿那双灵动的大眼睛不时地闪烁着狡黠的光芒,诡异地看着刘胜,对着宋老嗔道。

    呃,这是什么节奏,刘胜脑子有些反应不过来了,感觉有成千上方的草泥马在脑海里奔腾,怎么他们两个认识啊,看起来还熟悉,这一点儿都不科学啊,刘胜似乎感觉到了厄运的降临。

    那个宋老我跟她不熟悉,真的。刘胜赶紧解释道,似乎有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额,我没说你们熟悉啊,我只不过想带着你看望一下老友,怎么你不愿意啊。宋老转过头看着刘胜,露出一副我完全懂得的节奏。

    那个,那个,宋老您不是说这里的松鼠鳜鱼特别好吃吗,还需要预定,咱们赶紧进去吧。刘胜感觉自己的节凌乱了一地,看着宋老的样子似乎已经认定了,他再怎么解释都是徒劳无功。

    哎呀,你看我这记,小慕容跟我们一块儿去吧。宋老大叫一声,终于想起了自己来这的目的。

    不用了宋爷爷,我朋友还在前面等着我呢?慕容馨儿指着前边的几个姐妹说道,收拾刘胜不用着急,他可懂得放长线钓大鱼。

    嗯,去吧。宋老点点头,有些慈的摸了摸慕容馨儿的头。

    看着慕容馨儿离去,刘胜莫名地松了口气。

    宋老,我跟她真的没什么···刘胜硬着头皮又和宋老解释了一遍,将两个人认识的经过简单的说了下。

    唉,真搞不懂你们年轻人。宋老摇了摇头,知道是个小小的误会。

    ·····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家小店隐在深闺人未识,比不得苏州的松鹤楼、得月楼之类的名店,但本帮菜的地道程度丝毫不亚于这样的名店,只有少数人的舌尖能享受得到,反正刘胜觉得自己这次绝对是不虚此行。

    姑苏卤鸭、松鼠鳜鱼、母油船鸭、鲃肺汤、西瓜鸡、响油鳝糊、碧螺虾仁、黄焖河鳗、雪花蟹斗,这些苏州十大传统的经典名菜,宋老大手一挥点了个遍,只余这一道由猪五花做成的酱方刘胜实在无福消受,宋老才作罢。

    哈哈,小刘这里的菜怎么样啊。看着刘胜有些狼狈的样子,宋老笑眯眯地问道。

    好吃。刘胜含含糊糊地说道。

    现在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虽然早就习惯了北方菜的重盐、重油,但江南独有的细腻还是令刘胜胃口大开,舌头都差点儿吞进肚子里去,当然这还得归功于这家店面的厨师精湛地道的手艺。

    年轻就是好啊。宋老有些艳羡地说道。

    点的几个传统的本帮菜,宋老只不过是浅尝辄止,到了他这个年纪肠胃功能自然弱了下来,对于摆在眼前的美食只能是望洋兴叹,绝大部分都进了刘胜的肚子。

    那个,宋老···看着宋老的笑意刘胜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姑苏的本帮菜虽然好吃,让刘胜吃得有些乐不思蜀,只是分量上嘛,绝对没有北方佳肴来得实惠,她继承江南的灵秀细腻,分量上有那么一点点儿的欠缺,本来受家族的遗传就是一个大胃王的刘胜,只能是风卷残云了,最后还有些意犹未尽。

    没事,没事,你这样好的胃口我可是羡慕也羡慕不来的,想当年我年轻的时候在美国给人家做苦力,一顿饭最少十个馒头的量。宋老摆摆手,能吃是福,哪是什么尴尬的事啊。

    呵呵,是吗,我们家族都非常能吃,有些习惯了,让您老人家见笑了。刘胜还是尴尬地挠挠头,不过心里放轻松了许多。

    怎么样够不够,不够咱们找厨师长去,让他下厨再来个小菜?宋老笑呵呵地说道。

    不用了,不用了,我吃饱了。刘胜急忙摆手道,脸庞微微泛红。

    笑话,一大桌子菜都让收装带包圆了,还要菜,哪能拉得下这个脸啊,即使没吃饱刘胜也不好意思要了,更何况现在八成饱已经够可以了。

    那好,既然你不想要了,咱们就打道回府吧,在南凇我还有些事要处理。宋老带着几分笑意说道,眼神里充满了戏虐。

    别啊,宋老您不是答应我来姑苏找那位铸剑大师取宝剑的吗?刘胜一听就急了,马上就要去抓盗墓贼了,没有趁手的家伙哪行啊,这可不是什么小孩子过家家,有可能随时有生命危险。

    你不是说不想要了吗?宋老反问道。

    您、您是说这里的厨师长就是咱们要找的人?刘胜一副活见了鬼的样子看着宋老,希望他说的是天方夜谭。

    怎么不信,谁规定了铸剑师就不能当大厨了,反正都需要掌握火候,说白了打铁和做饭不就是一回事儿吗?宋老咄咄人地问道。

    刘胜不翻了个白眼,这能一样吗,打铁和做饭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根本就是两件风马牛不相及的事,不过对宋老的奇谈怪论刘胜还真找不到理由否定,仔细想想还真就是那么一回事。

    好了,好了不跟你闹了,咱们走吧,我带你去见见这位世外高人。宋老笑呵呵地站了起来,率先向外边走去,吓得刘胜赶紧地跟上。

    从宋老的嘴里刘胜得知这位厨师长早年确实是一位铁匠,曾经和龙泉有名的铸剑师父学习铸剑,还多次获得过奖项,被中央领导人多次接见,可谓是无比的荣耀,原本他很有希望成为龙泉剑铸造的传承人,只是在事明朗的前夕,他选择了辞职,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下悄悄地离开了龙泉剑制作厂。

    离开龙泉剑制造厂他一刻也没留下,直接急匆匆地跑回了家乡,姑苏市,接过他老爸的班子经营这间小饭店,复一居然让他成了姑苏传统本帮菜最厉害的一个,而且进行饥饿经营,使得一些著名的老餮,经常驻足这里,就是想吃一口这位郝董事长,亲自下厨做的苏州本帮菜,有的不惜等上几天。

    老伙计,我来看你来了。宋老洪亮的声音,让整家店铺后厨的厨师们稍稍集体愣了一下神。

重要声明:小说《识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