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陆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折流苏 书名:识宝
    秦先生,我可提醒您这‘马上封侯’一但被盐酸水泡过之后可就完全没有价值了,现在还不失为一件很好的摆件。刘胜看着眼前的盐酸水和溶解液提醒道,他可不希望这位秦千路到最后找后账。

    没事,百八十万的我还不在乎,你尽管施为,坏了算我的。秦千路满不在乎地说道,他虽然不是什么世界首富,亚洲首富的,几十亿的资产还是有的,百八十万的还是轻松毫无压力的。

    既然秦先生这么说我可就献丑了。

    刘胜说罢,麻利的将溶解液和盐酸水配置好,然后拿起一只专用的小毛刷,沿着马匹的脖子与体的连接处,细细地来回刷动,随着时间的推移,黏连着江米或者石灰之类的物质迅速的溶解起来,在马颈上留下来一道特别明显的丑陋疤痕。

    这,这真是粘上的,真是粘上的,老陈你看到没,老陈···秦千路看到这一幕激动地拍打着陈师傅的后背,猛然看到陈师傅哭丧的脸色,才意识到不对,讪讪地放下手。

    那个老板,我看到了,看到了。陈师傅哭丧着脸说道。

    陆俨少那幅山水小品,根本不在陆俨少先生的画集之中,而是陆俨少先生专门为他的父亲画的,他的父亲是陆俨少先生的一个至交好友,准备作为传家宝流传下去的,没想到今天要输出去了,真不知道回家如何跟老父亲交代啊。

    老陈你别哭丧着脸啊,咱们可不是跟他们打赌是不是有拼接啊,是马尾巴啊。秦千路忽然想起还有一线生机,细细地劝解道。

    但愿吧。老陈淡淡地说道,对于马尾巴他可看不到峰回路转,刚才裂缝的显形就已经判了死刑。

    秦先生,您不是想证明一下吗,您请将骏马放到平视马尾,然后顺时针翻转三十度。刘胜将露出明显痕迹的‘马上封侯’放下,然后指点着秦千路如何观察。

    刘胜知道现在可不是什么同心泛滥的时候,在这圈子里混久了,保证你会成为一个铁石心肠的人,尔虞我诈的事太多了,今天同了陈师傅,可明天倾家产之际,又有谁能同自己呢,还是麻木点儿好

    这,这,陆仿。

    秦千路怀着三分好奇,三分忐忑,三分懊恼,还有一分内疚,按着刘胜的指点朝着马尾望去,在太阳光的照耀下果然在马尾的刻线中若隐若现的出现了两个小字,神色猛然一震,不由得念了出来。

    什么,真是陆仿。宋老一把将秦千路手中的‘马上封侯’抢了过来,按着刘胜的提示仔细地看去,果然有‘陆仿’两个小字。

    这···宋老看完了,陈师傅也拿了起来,看着马尾巴上的‘陆仿’两个字是那么刺眼,心里仿佛被重锤响鼓一般,闷得说不出话来。

    小刘,你能判断出这是什么时候的作品吗?我对玉器鉴定不是很精通。宋老严肃地说道,直接将店里的所有人都忽略了。

    这个大概是近十年的东西吧。刘胜可不敢肯定,但万年老妖照妖镜器灵肯定知道。

    十年吗?宋老的眉头高高地皱了起来。

    宋老您这是怎么了。刘胜看着宋老的样子知道这其中肯定有蹊跷。

    这个咱们还是回去再说吧,到时候你给老杨和老孔打个电话,说明一下况。宋老幽幽地说道。

    嗯。刘胜心里一沉果然是发生大事了,默默地点了点头。

    ········

    小伙子,这幅画现在是你的了。忽然陈师傅的声音打断了刘胜与宋老的对话,不由分说地将一个装画的盒子塞到了他的手里。

    嗯?刘胜上下地打量了一番陈师傅,才发现这人并不是那么令人生厌,敢作敢当,可不是什么人都具备的。

    我陈光达可不是什么赖账之人,愿赌服输,我希望你能善待这幅画,它可是陆俨少先生亲笔给我父亲画的画。希望它不会明珠暗投。陈师傅皱着眉头,语气生硬地说道。

    放心吧,我不会让它明珠暗投的。刘胜自信地点点头,然后对着秦千路说道,秦先生,有个不之请,不知道您能不能答应?

    呵呵,不知道小兄弟有什么事啊,我秦某人能办到的,绝不会皱一下眉头。秦千路笑呵呵地说道,他现在对刘胜很感兴趣,越接触越发的感到他的不凡,决定投资一下。

    也不是什么大事,我想将这‘马上封侯’买回去。刘胜指着在桌上被人们弃之如敝履的‘马上封侯’说道。

    原来这事儿,小兄弟拿去就行,什么钱不钱的。秦千路闻言大方地说道。

    这件‘马上封侯’虽然用料上等,雕工精湛,而且极具历史文化价值,不过现在已经被盐酸水毁了,哪还有什么价值,不过是些玉石的价格罢了,这些青白玉他还看不上眼,索大方的卖个人,指不定什么时候还能见面。

    这可不行秦先生,咱们古玩行里有规矩,这个便宜我不能占。刘胜虽然不知道秦千路为什么这么大方,但还是斩钉截铁地说道。

    小兄弟,哪是什么你占我的便宜啊,其实我准备将这件‘马上封侯’请回去,让灵隐寺的高僧开光,哪成想会有这样的况,分明你这是救了我,既然你不想破了规矩,一块钱我卖给你了。秦千路一脸的诚恳对着刘胜说道。

    秦千路说的可是实话,这件‘马上封侯’可是他准备送礼的,生意场上的迎来送往多着呢,方方面面都要打点到了,而且特别有讲究,如果礼品不是仔细再仔细,出了差错反而会弄巧成拙,就像这件‘马上封侯’一样被人发现了是残品,那可就不得了了,所以说现在他心里还是很感激刘胜的。

    这···刘胜看着桌上的‘马上封侯’有些犹豫,一时间不知怎么办才好。

    小刘,你就收下吧,没什么大不了的。宋老发话了,直接拍板。

    宋老先生说得对,反正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秦千路闻言打蛇随棍地说道。

    秦先生我今天承您的,这件‘马上封侯’我就收下了。刘胜见宋老发话了,叹了口气才将东西收下。

    这就对了嘛。秦千路感到自己没由来的一阵轻松,自从十年前自己第一次完成了一笔百万的大生意后还没这种感觉。

    他可不知道这次刘胜承了他的,给自己带来了多大的帮助,后来直接避免了他倾家产的局面。

    秦先生,我们还有些事要处理,改天请您吃饭。刘胜和宋老对视一眼,直接跟秦千路告辞。

    那我就恭候小兄弟的大驾了。秦千路抱了抱拳。

    多年的经商心里的生意经可是多着呢,他看出来了刘胜和宋老有事,多半是因为‘马上封侯’上的陆仿暗记。

    ······

    陈师傅,你知道这陆仿到底是怎么回事吗?见宋老和刘胜走了,秦千路这才问道。

    这个,我也是头一次听说过,老板您等等我问问我老师。陈师傅自己对这个陆仿也是陌生的很,赶紧打了求救电话。

    老师,我是光达啊。陈师傅见电话通了赶紧恭敬地说道。

    光达啊,你有什么事吗?居然想起给我这老头子打电话了。电话那头很快地传过来一阵苍老而又中气十足的声音。

    是这样的···陈师傅不敢怠慢,赶紧将事简单地说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啊,光达这件事你别管了,以后有什么珍贵的玉器都要送到我这来知道吗?电话那头沉思一会儿,严肃地说道。

    是,老师。陈师傅大喜,老师亲自出马哪还有宝可走,以后再也不会出现这中丢人现眼的事了,也暂时的忘记了陆俨少先生的山水小品。

    老师,这个陆仿是什么啊?陈师傅小心翼翼地说道。

    啰嗦什么,这事儿你别乱打听,还有就是让那些知道的人给我嘴巴严点儿。电话那头严肃地说道吧。

    ps:求支持,打赏,推荐,收藏,评价票一个都不能少,小花出来抢劫啦。

重要声明:小说《识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