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袭警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折流苏 书名:识宝
    姓名。

    刘胜。

    职业。

    学生。

    籍贯。

    燕赵省平城县。

    xing别。

    跟你一样。刘胜懒洋洋地说道。

    小子,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儿,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审讯刘胜的jing察是一个年轻人,似乎是刚刚从jing校里毕业的新嫩,意气风发的棱角都没有磨净,沾火就着,拍着桌子对刘胜咆哮道。

    小张你干什么,我审你记录。

    旁边的老中年jing察拦下暴怒的小张温和地对刘胜说道:小伙子,你到南凇来干什么啊。

    拜访一位老人家,顺便旅游。刘胜漫不经心地说道,他知道延期这位老jing察要比刚才的毛头小子难对付的多。

    拜访什么人,似乎现在学校里还没放假。老jing察yinyin地问道,抓住一点儿漏洞就要求追猛打。

    我说jing察叔叔,似乎您老人家有些走题了,是那个叫老三的抢我的宝剑,好不好,你怎么不去审他?刘胜略带怒容地说道。

    怎么没关系,这有助于了解你的社会背景,对案子有帮助。老jing察振振有词地说道。

    什么对案子有帮助,抢劫的是那个叫老三的,不是我。刘胜耐着xing子地说道,他忽然意识到今天的事有些麻烦,不过还不是牵扯到陈老的时候,只希望那个叫迈克的及时搬来救兵。

    是谁抢劫我们有自己的判断,用不着你来指手画脚,你还是乖乖地交代自己的案子,公然在公共场合抢劫可不是一件小事啊,我们念着你是学生的况下,只要你老实交代自己的罪行,我们会考虑从轻发落的。老jing察认真地说道。

    呵呵,我今天终于见识到了你们颠倒黑白的本事了,好手段啊。刘胜冷然一笑,yin沉着脸看着对面的jing察。

    小子,你是什么态度,我们是为了你好。旁边的小张也火了,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

    难道不是吗,你是新毕业的,不过我真为你悲哀啊,好好地一个意气风发的书生,这么快就转变成了一个欺负老百姓的jing痞,看来理想也不值几个钱。刘胜看着眼前的小张惋惜地说道。

    你他娘的说什么?小张拍案而起,绕过审讯桌,抬起右手对着就是一巴掌。

    jing官,你最好注意下自己的份,不然的话我要告你滥用私刑的。刘胜一歪脑袋躲过小张的一巴掌,眼含杀气地说道。

    小张,你干什么别冲动。坐在审讯桌前的老jing察虽然嘴里说得好听,根本没有劝解的意思。

    老陈你别管,我非废了这小子不可,反正赵哥也没有打算让他活着离开这。小张脸se狰狞地说道。

    自从毕业被分配到了这里,小张当初还自怨自艾了一阵,最后被赵所长胁迫着干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他忽然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这种生活,手底下也有几条人命,也使得他参加工作仅仅两年就有了自己的房子和车子。

    你们想干什么?杀人灭口?刘胜心中一突,脸se惊恐地说道。

    杀人灭口,你知道的也太晚点儿了,告诉你我们这就是阎王,谁来了都甭想囫囵个儿出去,谁让你那把宝剑打动了我们赵所长呢,而且老三可是我们赵所长的好兄弟,怨就怨你那对招子不太亮。小张有些得意地说道。

    小张,慎言。老jing察突然脸se一变对着小张说道。

    老陈,别胆子那么小啊,反正你干完这一单生意就退休了。小张毫不在意地说道。

    小子,别怪别人,就怪你自己命不好。小张yin冷的一笑,从腰间取下电棍,幽蓝的火花在电棍顶端的两极跳动着。

    怎么,你就这么肯定能吃定我。刘胜翘起二郎腿,换了个很悠闲地姿势问道。

    嘿嘿,小子你大概不知道我们赵所的厉害,就是市公安局局长来了,都得让他老人家三分,出个八的人命,没人会在意,咱华夏就是人多。小张得意地说道。

    难道没人查吗?刘胜歪着脑袋问道。

    查?有什么好查的,两苏省主管政法系统的副省长就是我们赵所亲姐姐的老公公,你说谁查我们。小张居高临下的看着刘胜不知为什么,今天他有点儿不吐不快的感觉,不知不觉得说了很多。

    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你这么有恃无恐,不过我还是想问一下,被你们带走的那个位老先生现在在哪里啊。刘胜对于自己的安全倒不是很担心,他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宋老的安全,既是圈子里的人,而且又是一个和蔼可亲的长者,刘胜没有不帮的理由。

    小子,你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的安全,那个老头子有我们赵所亲自照顾。说着手里的电棍就朝着刘胜捅去。

    刘胜坐在椅子上全上下忽然诡异地扭动起来,似乎是一条奇巧百灵的怪蛇直接让小张的攻击落了空,双手的皮肤仿佛波浪一样一**的翻滚着,浑不受力的从手铐里滑了出来,又是则闪电般的叼住了小张的脉门。

    撒手。

    随着刘胜一声厉喝,小张感觉自己全仿佛通了电一样,浑颤抖无力,尤其是右边的子一阵酸麻,手里的电棍直接扔在地上。

    不许动。

    电石火光间形式顺势逆转,小张居然被眼前的小伙子制住了。不过多年的习惯,让他下意识地反映了过来,拔出腰间的五四式手枪,黑洞洞的手枪瞄准了刘胜。

    滚。

    刘胜左手还拿着的手铐闪电般的朝着老陈的手腕砸去,根本不容他反应。

    啊。

    冰冷坚硬的手铐直接砸到了老陈的手腕,剧烈的疼痛让他不由得松了松手,赖以保护自己的手枪也掉在了地上,刘胜闪电般的近跟步,对着老陈就是一记掌刀。

    你,你敢袭jing。小张哆哆嗦嗦地说道,终于意识到了今天似乎撞铁板上了。

    袭jing,我还真怕脏了我的手,说宋老被关在什么地方了。刘胜像拎小鸡一样,将小张拎了起来,至于晕过去的老陈就不是他需要关心的事了。

    在,在三号审讯室。小张哆哆嗦嗦地说道,生怕刘胜一激动拧断他的脖子。

    带路。刘胜皱着眉头说道,他现在只希望那边没有对宋老动私刑。

    是,是。小张丝毫不敢耍花样,乖乖地打开了审讯室的大门。

    呜呜···就在这时jing报声骤然响起,让刘胜不由得眯了眯眼睛。

    ps;小花没啥可说的,朋友们打赏一二,推荐,收藏多多,评价票奉献出来,小花跪谢了。

重要声明:小说《识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