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原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折流苏 书名:识宝
    “额,你怎么在这?”

    刘胜明显的愣了一下,没想到欧阳冰居然也在陈老这里,俏生生地站在陈老后,一双白玉般的香软柔夷正给陈老慢慢地按摩肩膀,完全一副乖乖女的象形,简直就颠覆了刘胜的三观,眼睛跌破了一地。

    “怎么搬山爷爷这里许你来,就不许我来啦。”欧阳冰俏脸一寒,明眸中暗含着几分幽怨,仿佛刘胜就是个负心人一样。

    原来在刘胜和欧阳冰一起拜访陈老之后,欧阳冰又独自返回了陈老的宅院,她认出了陈老就是她儿时经常逗弄她的搬山爷爷。

    “可以,可以,我错了还不行吗,大小姐”刘胜忙不迭地说道。

    “哼,这还差不多。“欧阳冰扬起高傲的脖子,对着刘胜嗔道。

    “丫头,小刘刚到你就给人家摆脸色啊。”陈老在一旁促狭道,用暧昧的眼光看着欧阳冰,一副老怀大慰的样子。

    “搬山爷爷就知道欺负小冰,小冰不来了,小冰去找去。”欧阳冰很快就败下阵来憨的跺跺脚,冲着陈老嗔道,俏脸上泛起一丝红晕,头也不回地朝着偏房跑去。

    刘胜一下子就看直了,自从认识欧阳冰以来,除了和婉儿私下里说些体己话的时候之外,平常的时候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典型的雷厉风行的女汉子,哪会流露出媚的颜色。

    “小刘啊,冰儿这丫头是个好孩子,就是平常的时候有点儿蛮,你要多担待点儿,谁咱们是爷们呢。”

    陈老见欧阳冰跑了,无奈地摇了摇头,对着刘胜语重心长地说道,完全是一副长辈当着女儿家心上人面前数落晚辈的表

    “那个陈老,您误会了,我已经有女朋友了,我和欧阳只是好朋友而已。”刘胜有些忐忑地说道。

    他知道陈老能这么客气完完全全是因为欧阳冰,不过刘胜还是不想让陈老误会下去,即使在他的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

    “呵呵,原来是我这老头子自作多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我这老头子可管不了。”

    陈老显然不相信他的解释,这阵子欧阳冰张口闭口的提到他,陈老的耳朵都快磨出茧子了,傻子都知道两人的关系不简单。

    “那个陈老,听孔伯伯说您这里有了最新的进展,是不是这个样子啊。”刘胜脸上流露出一丝尴尬,赶紧岔开了话题。

    “嗯,是掌握了一些线索,不过其中的复杂程度已经完全超出了我们的估计,其实是两拨盗墓贼所为,并不是先前预测的一波,项羽宝藏那里我倒是不担心,因为我在一些古籍上发现的蛛丝马迹表明,项羽宝藏完全是仿造秦始皇陵寝所造,我唯一担心的是反倒是孙权墓。”陈老皱着眉头忧心忡忡地说道。

    “难道项羽宝藏里边也有水银做的江河湖海?”刘胜闻言心中一动,某个疯狂的想法在心里浮现。

    “没错,虽然历史中没有明确的记载,但为何项羽短短数载就功败垂成,他又不是傻子,仅仅一个范增左右不了局面,而是项羽给他的父亲修了一座规模算不上宏大,但极其复杂的陵寝,比之秦始皇陵墓都有过之而无不及,主要的目的就是储藏从秦国掠夺来的珍宝,致使的手底下最后无钱粮可用,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陈老慢慢地说出了一个惊天的大秘密。

    “可是这样也阻止不了那些疯狂的盗墓者吧。”

    刘胜半晌才消化完毕,深吸了口气,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

    “如果我说那里是一个军事区呢,是南凇军区的一个训练基地,足足常驻一个团的兵力,对外只有一个连的兵力,你说他们能成功吗?况且他们拿着的根本就是从我这里流传出去的假图。”陈老地说道。

    这样的布置完全是他当年留下的后手,邀请太祖爷将那里设定为训练基地就是为了更好的保护项羽宝藏,毕竟到现在依旧没有能力,解决机关和水银的问题。

    “额,那就当我没说。”刘胜愣了愣,不由得为那些盗墓贼祈祷起来,希望他们能到灵隐寺求上一卦,看能不能躲过这一劫。

    “那孙权墓的盗墓者又是怎么回事?”刘胜有些疑惑了。

    “这可说来话长了,原本打项羽宝藏的盗墓集团不是在全国各地放饵吗,被你和冰儿那丫头误打误撞碰上了,后来又觉察到打项羽宝藏的团伙同时在打孙权墓的主意,其实那和他们根本没有关系,是另一伙儿,不过他们和我有些关系,我不好出面,只能你们自己去办理了。”陈老在圈椅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缓缓地说道。

    “和您有些关联?不会是您派出去的吧。”刘胜半开玩笑地说道。

    “我派出去的,要是我派出去的你还能在这儿坐着吗,早就陪阎老五喝茶了。”陈老闻言吹胡子瞪眼的佯怒道。

    “嘿嘿,我这不是开个玩笑吗,不知道他们是些什么人啊,手段如何,您老也得让我心里有点儿谱啊,不然到时候傻乎乎的一头撞进去,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刘胜嘿嘿一笑,看也不看陈老的怒容,讨好地说道。

    “他们啊,是从鄂省流窜来的,都是一等一的狠角色,是我一个曾经的把兄弟的子侄们,在鄂省乃至全国的圈子里都有那么一号,不过话说话来了,你小子可真够狠的,蜈蚣那小子可是特种兵出,愣是让你砍成了重伤,现在高烧不退,真不知道能不能过这一关。”

    陈老略微犹豫一下,还是将他们的来历说了出来,说道蜈蚣的时候还有些惋惜,如今盗墓的好苗子已经不多了。

    “要不是他先袭击我,我才懒得理会他们呢,三菱军刺啊,锋利得很,现在想想上还冷飕飕的了,不过您老现在还让我和他们来个对对碰,不怕我交代了啊。”刘胜半开玩笑的说道,心里多几分谨慎。

    “谁说你一个人?不是还有小冰那丫头吗?南凇方面还给你们安排了一个连的武警特警,就是以防他们有火器。”陈老笑骂道,不过心里却有几分黯然,没想到这次居然和自己的兄弟对上了,虽然现在已经不是了。

    “这还差不多。”

    刘胜点点头,虽然欧阳冰经常犯这样那样的错误,但不得不说她是一个极其有能力的人,不然的话即使有家庭的原因,也当不上京城的刑警大队长。

    “不过陈老听您的意思,他们这伙盗墓者来头很大?”刘胜忽生疑窦,对着陈老说道。

    “是啊,他们在鄂省的势力未必比我小,郝氏兄弟的名号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陈老似乎想到了他年轻时候的峥嵘岁月,不悠然神往。

    “那他们还顶风作案?”刘胜问道。

    “还不是那个托马斯。”陈老冷冷一笑。

    “托马斯,托马斯是什么人?”刘胜没想到还牵扯到外国人。

    “一个国际雇佣兵头子,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陈老微微叹息道。

    “不过是一个雇佣兵罢了,难道他能影响到国内?”刘胜问道。

    “固然是影响不到,但其中有着本人的影子,似乎他们在寻找一件什么东西,似乎跟百里剑有些关联,可惜的是谁也不知道百里剑早就被柴荣收藏起来了,至于具体位置没人知道。”陈老缓缓地说道。

    “柴荣?”刘胜没想到事又牵扯到了柴荣那里,事开始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陈老点点头,其实孙权墓就柴荣伙同陈老的祖先盗挖过,被陈老的先祖隐秘的记录了下来。

    “对了,您知不知道赵钩子现在在哪吗?”刘胜还惦记着山字纹铜镜,好不容易遇到一位神通广大的老前辈,哪有不问的道理。

    “到外地避风头去了,估计一年半载才能回来。怎么你找他有事儿?”陈老果然消息灵通,马上就给出了答案。

    “没,没什么大事,既然如此那就算了,那我先回去准备准备。”刘胜有些失望,不过总有个盼头不是。

    “也好,我也累了,精神头没你们年轻人好咯。”陈老说完坐在圈椅上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

    ps:感谢书友131214091457470的打赏,小花今天给大家拜年了,祝大家新年快乐,心想事成,万事如意,别的不说了,朋友们支持一下小花吧,打赏,推荐,收藏什么都行,尤其是评价票别藏着掖着,反正过期就作废了,还不如给小花算了。

重要声明:小说《识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