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蟾蜍桐叶笔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折流苏 书名:识宝
    刘胜回到家将自己包裹里的密码箱取了出来,熟练地将密码输入,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盒子里摆放着十几个试管,每一个试管里都装着五颜六色的液体,这是刘胜用来破解一些隐秘的掩藏手法的道具,没想到今天居然能在家里用上。

    “家里怎么会没人呢?”

    刘胜拿出一只盛着朱红色液体的试管,才发现家里静悄悄的,不过他没有多想,关好门直接返回老叔家。

    额,这嘴巴也太大点儿了吧,刘胜一进门额头全是黑线,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前后两院的人都聚集了过来,黑压压的足足有几十口子,害的他不得不将手里的试管高高举起,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挤了进去。

    “老叔,怎么这么多人啊。”刘胜压低声音在老叔的耳边嘀咕道。

    “那个,那个···”老叔支吾了半天,最后尴尬地搔着头,不好意思地看向刘胜,他也觉得自己有些大嘴巴了。

    “算了,你把醋注入锅中吧。”刘胜算是被打败了,无力地说道,怪不得老爸叫他小喇叭啊。

    “好好。”

    老叔听了如蒙大赦,赶紧张罗着将醋注入锅中,然后将大理石盆放在准备好的铁篦子上,盖好锅盖,早已准备好的老婶,开始架好柴火,开始烧火。

    “开锅了叫我。”刘胜谨慎地吩咐完了才从厨房里出来,跟着叔伯婶娘的打招呼。

    “小胜,里边是什么宝贝啊。”大娘好奇地问道。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会透视眼。”刘胜一阵郁闷,也只有大娘能问出这种奇葩问题。

    “小胜,你怎么看出来的,一会儿你挨家转转,看看我们那里有没有。”九叔在一旁插言道,搞得旁边的叔伯们都点头应和。

    “哪有那么多宝贝啊,咱们一大家子都是八倍贫农,我爷在这了不信你问问他。”刘胜指了指坐在沙发上有些困顿的老爷子。

    “那算了。”九叔讪讪的说道。

    老爷子是个暴脾气,小辈们基本上都没从他上看到一丝慈,看哪儿不顺眼,他都得说道说道,甚至是破口大骂,九叔小时候,老爷子就是看他不顺眼,经常被拉到一边进行思想教育,害得他见了老爷子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

    “小胜,锅开了。”大约**分钟的样子,老叔突然朝着外边兴奋地喊道。

    刘胜听到老叔的提醒,仿佛听到天籁之音一般,逃也似的走进了厨房。他轻轻地输了口气,终于暂时的摆脱了叔伯们的狂轰乱炸了。

    看见刘胜进来,老婶也不用吩咐,立刻将锅盖掀了起来,一股带着浓烈的醋酸味的气天而起,顺着屋顶的天窗排了出去,不过还是刘胜不由得皱紧了眉头。

    多少的适应了一会儿,刘胜屏住呼吸,来到锅灶近前,发现被粘合剂粘的天衣无缝的盆底的碎大理石块,已经出现了道道开裂,满意地点了点头,他知道距离取出里面的宝贝又更近了一步,没有犹豫将手里的试管内的朱红色液体小心翼翼地往大理石盆底注入了**滴,然后赶紧盖上盖子,脸上浮现出一丝痛。

    “老婶,小火再继续烧十分钟就好了。”说完刘胜赶紧退了出去。

    ······

    十分钟之后,刘胜吩咐老婶熄灭锅灶里的火,将锅盖掀开,任由浓烈的醋酸蒸汽顺着屋顶的天窗逃逸。

    “老叔,你准备一盆温水。”刘胜转对老叔说道。

    玉石一般况下是不能接触酸碱物质的,即使是醋这样的弱酸,也有一定的腐蚀作用,而且骤冷骤,对玉石的破坏更大,刘胜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才让老叔准备温水的。

    刘胜接过老婶递过来的厚毛巾,小心翼翼地将大理石盆从锅里取出来,放在客厅里的茶几上,顿时叔伯婶娘的围了上来,看看到底有什么玄机。

    “咦,你们看盆底裂开了。”九叔指着盆底一道道裂纹说道。

    “小胜这是怎么回事?”旁边的二伯抬起头来问道,他见过大理石盆当初的样子。

    “其实,这盆底是中空的为了方便藏东西故意做成这样子的,然后用特殊的粘合剂粘牢,缝隙就和天然的裂纹一模一样,没有经验的人根本发现不了端倪,用醋一蒸粘合剂失效,自然就成了这个样子的了。”刘胜指着盆底解释道。

    “小胜,快点儿把那些石头清理了啊。”老叔在那里有些焦急地说道,坐立不安的来回走动着。

    “行,马上就好了。”刘胜给了老叔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带上事先准备好的白手开始清理起里边的碎石。

    清理碎石的工作很简单,不过就是从盆底将一块块碎石拿出来而已,而且玉石要比想象的坚硬的多,起码比大理石坚硬,并不怕轻微的磕碰。

    很快大理石碎块就被刘胜清理干净了,一个比成人巴掌略大的中空部位马上露了出来,里面塞满了柔软的碎布,一点儿空隙都没有,看样子是防止里面的东西发生碰撞用的,刘胜小心的将里面的碎布清理出来,一个长方形的东西,被一段艳红色的丝绸包裹着。

    刘胜小心翼翼地将东西拿出来,慢慢打开包裹着的绸缎,一方精美的笔洗展现在众人眼前。

    “呼,是一件青白玉的蟾蜍桐叶笔洗,看雕工应该是清代的手笔。”刘胜将这方青白玉笔洗轻轻地放在茶几上,轻轻地舒了一口气。

    这方笔洗简直就是浑然天成,器雕成一片被折枝拖着的内卷桐叶形状,其上筋脉丝丝缕缕,一秋蟾栖叶上。此玉笔洗不但形状生动,雕琢更是真,连同叶边缘被小虫啃食的痕迹都历历在目。

    “笔洗,什么是笔洗?”二伯已经六十多岁了,他可是当年高中生,可以说我们还是校友呢,首先想到的并不是金钱。

    “笔洗,可以说是文房第五宝,是用来盛水洗笔的器皿,以形制乖巧、种类繁多、雅致精美而广受青睐,其中以瓷笔洗和玉笔洗最为常见,此外还有玛瑙、象牙、珐琅、犀角等名贵材料雕琢而成的笔洗。”刘胜解释道。

    “那、那得值多少钱啊。”老叔最关心的是价格,其他的他又不懂,也不再他的关心之内。

    “这不太好说,因为玉笔洗基本上没有相同形制的两件,一般的况下要从其形制、雕工、材料上考虑,我记得佳士得曾拍卖过一件清乾隆的青玉笔洗,大小、雕工跟这件差不多,拍了不到24万。”刘胜皱着眉头说道。

    “24万。”

    老叔吃惊地睁大了眼睛,他没想到这一只小小的玉笔洗居然能值这么多钱,要知道即使现在农村的生活好了,二十多万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嗯,差不多吧,如果遇到喜欢的,可能价格更高些。”刘胜点了点头。

    “不过,老叔你这件玉笔洗想着怎么处理啊。”刘胜马上提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这个···”老叔开始犹豫起来,看着这件笔洗似乎跟烫手的山芋一般。

    “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吧,你放在家里反正不安全,与其留着升值,还不如尽快的出手。”刘胜给了一个中肯的意见。

    “那、那你有门路吗?”老叔忐忑地问道,他也知道放在家中是一件棘手的问题。

    “那得看你是上拍还是私下交易了,上拍的话绝对不会超过28万,而且还会有一定的费用,周期比较强,私下交易的话,我可以联系我导师,他一直想搜寻一件笔洗。”刘胜说道。

    “那个还是私下交易吧。”老叔一咬牙说道。

    “好,既然这样,我就联系我导师了。”刘胜点点头。

    “喂,孔伯父,我家里的叔叔有一件清代的蟾蜍桐叶青白玉笔洗,雕工、料子都是一流的,我仔细看了,应该是乾隆时期的,您有没有兴趣啊。”刘胜在众位叔伯婶娘的关注下拨通了孔教授的电话。

    “既然你看着对,就行了,你把照片传过来,我估估价格。”孔教授在那边笑呵呵地说道,他知道刘胜估价上还有些欠缺,必须自己把关。

    “好。”刘胜答应一声,然后让自己的一个小兄弟到家里把自己的包拿过来。

    ······

    “刘胜,就27万吧,你先把钱帮我付了,让银行托运过来,你还是回南凇坐镇吧,事有些眉目了。”孔教授在那边说道。

    “好,我问问我叔叔他同意不,同意我就帮您买下来。”刘胜点点头放下了电话。

    “老叔27万怎么样?”刘胜问道。

    “27万,好好。”老叔一听精神一震,可是比刘胜的估价高了三万,他哪有不满意的,听那意思那边还是给刘胜面子,在上面加了钱。

    “那行,你开着车咱们到银行转账,然后我让银行帮着托运过去。”刘胜见老叔答应了,趁打铁地说道,然后拿出一份合同给他。

    贵重的物品在交易的时候必须签署交易合同,以免以后发生经济纠纷,即使亲叔侄,刘胜也必须按规矩办事。

    “好,咱们走,让你大哥开车。”老叔还保持着一丝清明,知道现在自己不适合开车。

    “好吧。”刘胜自然是没意见,等这边事了了,他还得去南凇,可不希望出什么事。

    ps:小花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

    小花同样希望新的一年里得到更多的支持,更多的打赏。

重要声明:小说《识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