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条子来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折流苏 书名:识宝
    “快、快掐人中。”赵钩子急忙吩咐道,自己则三步并作两步窜了过去。

    赵钩子心中有些恼怒,本来一次成功的拍卖会,似乎在苏乐两人加入之后就开始不顺利起来,但想想苏乐的背景,看看他后的那六名骨子里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的彪形大汉,他只能是打碎钢牙肚里吞。

    “咳咳···”

    经过一轮捶打前,抚摸后背,史密斯终于悠悠转醒,疲惫的眼神看着周围的环境,最后碧绿的眼睛定格在赵钩子上。

    “亲的赵,请你送我回去吧。”史密斯感觉自己糟糕透了,在这压抑的环境中多呆一分钟,恐怕就得崩溃掉。

    “这个史密斯先生要不您先到下边休息一下,您知道的我们这地下黑市没有提前退场的规矩。”赵钩子能理解史密斯的心思,不过规矩就是规矩,也正是这样多年来他和他手下的百十号兄弟才能逢凶化吉。

    “好吧,给我找一个安静地地方,我累了。”说完史密斯似乎很疲惫的闭上了眼睛,他也知道地下黑市看上去很松散,但有自己的一森严的规矩,轻易不会有人触碰。

    “送史密斯先生下去休息。”赵钩子招了招手,立刻有两名大汉上来将史密斯扶了下去。

    “呵呵,恭喜姚老又为南凇博物馆增添了一件镇馆之宝,下面请出一件拍品,这是一件四神博局纹人物画像铜镜,请大家上眼。”赵钩子皮笑不笑地恭维道,然后一咬牙将准备下次拍卖会压箱底的物件儿搬了出来,希望能消除一下影响。

    四神博局纹人物画像铜镜?刘胜曾经有幸在国家博物馆看到过拓本和在故宫博物院看到过一面东汉早期的,雕工极其精美,想象力天马行空,是一件不可多得的重器,没想到还能在地下黑市看到,估计是从哪个未知的王公大臣墓里挖出来的吧,可惜不是山字纹铜镜。

    “老大,条子来了。”就在这时一个穿劲装的大汉从外面闯了进来,顾不得把呼吸调匀,在赵钩子耳边低语道。

    “什么警察来了,你确定?”赵钩子顿时脸色大变,压抑着内心的紧张问道。

    其实作为地下黑市的掌舵人,赵钩子和当地的警察还是很熟悉的,逢年过节少不了孝敬,不然的话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鼾睡,赵钩子他们这一伙人早就让人连锅端了。只是赵钩子难以相信的是他之前居然一点儿消息都没得到,这不科学啊。

    “外围的兄弟看得清清楚楚,似乎带队的是一个女的。”那名劲装大汉解释道。

    “女的?不好,赶紧命令兄弟们收拾好东西撤退,这里不能呆了。”赵钩子脸色沉的说道,心里却有一种极其不详的预感。

    “已经吩咐了,就等着老大一句话了。”劲装大汉点点头。

    “那好,你准备好车按原计划逃跑,我先交代几句随后就到。”赵钩子点点头,他对劲装大汉很放心,无论什么事都做得稳稳当当的。

    “是。”劲装大汉答应一声,抄起放在展台上的四神博局纹人物画像铜镜急匆匆地朝外走去。

    “这···“看着劲装大汉居然将拍卖品拿走了,一个个都疑惑地看向赵钩子,希望他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警察来了,大家赶紧撤吧,钩子可不奉陪了,至于下一次拍卖等着通知吧。”赵钩子对着四周做了一个揖,然后挑起门帘消失在漆黑的夜色里,随后的两名大汉提着现金箱子紧随其后。

    “条子来了,大家还不快跑?等着吃牢饭呢。”苏乐反应最快从圈椅上跳了起来,怪叫一声拉着刘胜就朝着外面跑去。

    “妈的,这赵钩子也忒不地道了,居然扔下我们直接跑了。”

    其他人也醒悟过来,纷纷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朝着外面跑去,开玩笑警察来了可不管你是谁,虽然在地下黑市购买藏品只是罚款拘留,但在这里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可丢不起那个人,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快走。”上了车苏乐急忙吩咐道。

    驾驶汽车的两名特种兵也不答话,点点头发动发动机。两辆猛士仿佛离弦的箭一般带着巨大的轰鸣声迅速消失在了黑暗当中。

    ······

    “呼,吓死我了。”

    刘胜和苏乐回到省公安厅的招待所里,毫无形象的躺在上喘着粗气,要不是几个特种兵的车技高超,他们还逃不过那些警察们的天罗地网,真不知道那个赵钩子得罪什么人了,搞得警察们这么大的阵仗。

    “哼,这个欧阳冰真不知道说她什么好。”

    刘胜脸色有些沉,真想不明白这欧阳冰脑子里装的是什么,居然不顾先前的约定,冒冒失失的奇袭地下黑市,真以为全天就她一个聪明人,其他的全是傻子了。

    “老三你是说这是大姐头干的?”苏乐扭了扭子,找了一个更舒服的位置,眯缝着眼,懒散地问道。

    “不是她还有谁。”

    刘胜最郁闷的还不是欧阳冰的打草惊蛇,反正那个盗墓集团早就注意他们了,也不差这点儿关注度,居然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了,山字纹铜镜还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找到,待会儿还不知道怎么和照妖镜器灵怎么交代呢。

    “不会吧,这下子大姐头真是害苦我了。”苏乐不住哀嚎起来。

    苏乐一家都是行伍出,家教极其严格,如果被老爷子知道他参加了地下黑市交易,非关闭不可,想想家里那间小黑屋,苏乐就有些不寒而栗。

    “小苏子,你是不是又在说我的坏话?”房门忽然悄无声息的打开了,欧阳冰俏生生站在门口,冰冷俏丽的脸蛋上噙着一丝笑容。

    “没,绝对没有。”苏乐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赶紧赌咒发誓。

    “是吗?”欧阳冰似笑非笑地看着苏乐,看得他有些发毛。

    “绝对是,不信你问刘胜。”苏乐眼光闪烁,直接来了一招祸水东引,将刘胜推了出去。

    “哼。”刘胜冷哼一声,将子别了过去,连看都不看欧阳冰一眼。

    “这个刘胜今天吃辣椒上火了,大姐头您别生气。”苏乐一见刘胜的样子尴尬地解释道。

    “刘胜?”欧阳冰见刘胜的样子,有些怯怯的叫道。

    “我可用不起您老人家这么叫我,还什么京城响当当的女神探,被人家夸了几句就飘飘然的找不到北了,一件破瓷器都能被盗墓集团耍的团团转,真不知道你这大队长是怎么得来的。”刘胜阳怪气地说道,他对欧阳冰这次行动很不满意。

    “刘胜,你、你···”欧阳冰杏眼含煞,纤纤玉指哆哆嗦嗦地指着刘胜,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啊。

    “我说错你了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次行动给陈老带来了多大的被动吗,他们那一行很忌讳与官方联系的。”刘胜见欧阳冰的样子不由得有些恼怒,“明天我就去潭城,跟你无法沟通,有什么事自己解决吧。”

    “刘胜,你混蛋。”

    欧阳冰被气得俏脸通红,晶莹的泪珠止不住地向下流着,将门狠狠地一摔,直接跑了出去。

    “喂,喂,大姐头,唉,刘胜你就不会让着她点儿吗?”苏乐看着跑出去的欧阳冰,又看了看无动于衷的刘胜,无奈地摊了摊手。

    “老二,你就别管了,一个被宠坏的小女孩儿罢了,没什么了不起的,反正我明天必须前往潭城,我不玩了。”刘胜皱着眉头说道。

    “算了,你们的事,你们自己解决吧。”苏乐无精打采的揉了揉眉心,然后说道。“你那方砚台到底是怎么回事,让你那么紧张?”

    ps求打赏,推荐票,评价票,收藏,小花在这里跪谢了。

重要声明:小说《识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