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青花折枝水果纹梅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折流苏 书名:识宝
    “呃···”木屋内的人都有些懵了,真是搞不明白,难道真的是铜雀台瓦砚?所有人都暗自摇了摇头,自北宋以来铜雀台瓦砚早就成了一件稀世珍宝,近几十年更是成了一个美好的传说,根本没有听说过谁有铜雀台瓦砚,也许有,不过被收藏者掩藏起来,秘不示人,只在小范围内流传。

    至于这方瓦砚,确实和典籍中记载的铜雀台瓦砚有那么**分相似,而且也是一方难得老瓦砚,但相较于真正的铜雀台瓦砚还是有相当大的距离的。

    “三万七。”

    刘胜不为所动,依旧我行我素的加着价码,似乎不将这方瓦砚收到手誓不罢休一样。

    “算了,我不跟你争了。”赵胖子摆了摆手,懒洋洋地说道,肥腻的大手还不忘在怀中女孩儿的玉体上游走。

    赵胖子以开采煤矿起家,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十足的暴发户,他为了摆脱这种尴尬,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古玩大肆收购。买这方瓦砚就是为了装饰他的办公室,提升自己的品味,至于收藏还是其他神马的,都是浮云。

    “三万七,刚才刘少出了三万七,有没有比这个价高的,如果没有,那么这方铜雀台瓦砚可就属于刘少的了。”赵钩子看着赵胖子偃旗息鼓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失望,于是出言鼓动道。

    “好,三万七,这方铜雀台瓦砚属于刘少了。”赵钩子看着苏乐凌厉地眼神,不缩了缩脖子,突然意识到自己办了件蠢事,忙不迭地宣布竞拍的结果。

    “嘿嘿,刘少这是您的瓦砚,请您收好。”赵钩子尴尬地笑了笑,颠地将铜雀台瓦砚亲自包好恭恭敬敬地放在刘胜的客桌上,用眼睛的余光瞄了瞄坐在一边的苏乐。

    “还不快点儿把下一件藏品拿出来,在这杵着干什么啊。”苏乐眼睛一瞪,不怒自威,没好气地对赵钩子说。

    “是、是、是。”赵钩子如蒙大赦,慌忙地朝着展台跑去。

    ······

    “老三,你又捡漏了吧。”苏乐歪着子凑过来,压低声音,玩味地说道。

    “捡漏,哪里捡漏啦,这方瓦砚在外面大概就是这个价格,可能还略微偏低,简直就是赔本的生意啊。”刘胜露出一丝苦笑,摊了摊手,懊恼地说道。

    “得了吧,刘胜,就你肚子里边那点儿坏主意,我还不清楚。”苏乐鄙夷地说道,三四年的时间刘胜什么子早就了解的清清楚楚。

    “呃,赵钩子上新物件儿了。”刘胜好悬没被一口气憋死,郁闷的指着展台上的赵钩子说道。

    “诸位这是一件明永乐的青花折枝水果纹梅瓶,请上眼。”赵钩子有些激动地说道,这是他近年来收集到的最好的物件儿,即使是放在大型博物馆内也是一件了不起的重器,甚至是镇馆之宝。

    “轰···”现场顿时被引爆了,谁都没想到在地下黑市中居然能有这样的重器,远远地望去,所有的人在心中几乎可以断定这是一件大开门的永乐青花,如果能近距离的把玩一下,也许可信度还能上升几个百分点。

    如果不是了解赵钩子的为人,还以为这位华东地区的地下黑市扛把子要准备金盆洗手不干了,以后在地下黑市再也不会出现他的影呢。

    这件永乐青花梅瓶口部较小,口沿圆润饱满,短颈,肩部比例和谐,丰盈饱满。通体是由进口青料‘苏麻离青’料,点染而成,由于含铁量比较大,眼色呈浓郁滴的翠绿色。肩部绘有变形莲瓣纹,纹内绘朵花,瓶绘制的折枝水果,大小各三枝,有凌霄花,枇杷,葡萄,荔枝,樱桃,近足处绘有上仰蕉叶纹一周,素底无釉。

    “大家可以上台欣赏了,请。”赵钩子一挥手,自己站到了旁边将最佳位置让给后来人。

    “oh,mygod,天啊,这就是上帝的杰作。”赵钩子话刚一落音,史密斯先生就冲了上去,敏捷的几乎格格不入,眼睛里闪烁着耀眼的痴迷。

    刘胜对于史密斯痴迷神色早就见鬼不怪了,对于西方人来说,对于瓷器有着自己的见解,早在丝绸之路开通之后,瓷器、丝绸,茶叶源源不断地被运往西方,受当地人们的烈。从此瓷器,丝绸,茶叶成了奢侈品,但也不妨碍别人对它的喜

    “嗯?”

    刘胜看着梅瓶周形成的无数的密密麻麻的冰裂纹,底足书有‘大明永乐年制’六字隶书款,边沿布满了火石红,釉子细腻、肥厚,匀净,莹润,表面没有橘皮纹,完全符合永乐青花的基本特征。

    “底价一百万,请大家竞拍。”

重要声明:小说《识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