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陈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折流苏 书名:识宝
    青苔斑斑的青石路承载了许多的历史的沧桑,洗尽昔的繁华,留下江南最后一抹秀丽,蛰伏在旧的巷子内,甘心享受都市内难得的清净,垂髫老人坐着摇椅怡然的听着昆曲或黄梅戏,无知的顽童尽的嬉戏,早就习惯了过往的游人,没有害怕,只有纯真的笑意。

    “在这买上一栋多好啊。”

    欧阳冰似乎被这近似世外桃源的生活感染了,女孩子心间最柔软的部分被触碰,冰冷的颜上带着点点的陶醉。

    “你不去捕盗抓贼啦。”刘胜半开玩笑地调侃道。

    “讨厌。”

    欧阳冰轻蹙着秀眉,俏脸上绽放出一丝红晕,说不出的冷艳,刘胜仅仅一句煞风景的话就她内心深处的柔软抹杀的干干净净。

    “呵呵,走吧,马上就到了。”刘胜指了指前边的一栋江南小院。

    他不想在这问题上纠缠,安逸的生活时间长了,你会发现现实和理想差距不是一般的大,摆地摊依旧会有城管,生孩子依旧有计生委的找麻烦,管你是明星还是导演,巨额罚款还不是得交。

    刘胜快走几步在一处典型的明清院落前站住。

    两只拱卫着小院的石狮子立刻出现在眼前,没有北方的粗野,张狂,带着点江南的秀雅,纤细,趣十足,一副旭东升的砖雕门楼,从雪白的封火山墙中突出出来,比之北方的大门更多的是精致,让刘胜不想到了刚刚品尝过的‘秦淮八绝’。

    “笃、笃、笃···”刘胜深吸了一口气,叩响了朱漆大门上的被摸得闪闪发光的黄铜的兽面门环。

    “来了。”

    马上院子里就传出一阵洪亮、中气十足的苍老的声音,很快地有力的脚步声在院子里响起。

    “吱呀。”

    朱漆大门开了一道缝隙,将一个穿着臧黑色长袍大褂,材有些消瘦的老人露出了出来,他形相清癯,丰姿隽爽,萧疏轩举,长袍在却没有一点儿酸腐,尽显洒脱,仿佛金庸笔下的黄老邪复活了,让人见之一声都印象深刻。

    “你是?”

    看着刘胜形象颇为陌生,老者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如今他赋闲在家,终以养猫逗狗,侍候一些花鸟鱼虫为乐,那些弟子徒孙们也识趣不来打扰,不想今天却有客人登门,心里老大的有点儿不高兴。

    “您是陈老吧,小子我叫刘胜,是杨公明杨老叫我拜访您的。”刘胜见到陈老的样子赶紧解释道。

    看着陈老的样子刘胜不由得想起了杨老的介绍,出土耗子却偏偏的穿一件长袍冒充文人,骨子里极其古怪,金盆洗手之后在家里养猫逗狗的,喜静不喜闹,不喜欢别人前去打扰。

    “嗯,进来吧。”陈老面无表地点点头,转朝着院子内走去。

    “走啊,还愣着干嘛。”刘胜对着有些失神的欧阳冰喊道。

    看着陈老的背影,刘胜心里不地苦笑起来,看来带着欧阳冰到这里简直就是失策啊,明明知道这尊大神的脾气,还捎上一位,真不知道今天的目的能达到几分。

    穿过砖雕大门,映眼帘的是一座小巧的荷花池,几多粉色的莲花开得正艳,几条变种的金鱼有些怡然自得,不断地绕着莲茎嬉戏。远远地可以看到正对着大门的厅堂内香烟袅袅,若有若无的香气,让人不由得精神一震。

    “坐。”

    陈老进入厅堂径直坐在首位的圈椅上,对着刘胜和欧阳冰虚虚一引,便不再理会两人,开始品着刚刚泡好的小团龙。

    刘胜闻言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难道这次拜访会出师不利?自己没得罪他啊,看着陈老的样子,他有点儿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见陈老也不理会自己,不地开始打量起陈老的厅堂里。

    这陈老果然有料啊,难怪提起这位的本事就是连杨老都有些佩服,正面的山墙上挂着的似乎是南唐后主李煜的物、大画家董源的《庐山图》差点儿没把刘胜的眼珠子瞪出来,挂在这里居然不怕失窃,正中的条案上放着一只青铜博山炉,看样子是汉代的,满的泥土气息根本不稍加掩饰,现在正有袅袅的香烟升起,刘胜几乎可以断定里面燃着的肯定是上好的奇楠沉香,不然没有这么浓郁的香气。

    这还不算完,刘胜发现整个屋子里的家具都是用上好的海南黄花梨打造,虽然不是明清时期的老家具,但这种新打造的家具更珍贵,如今海黄的大料几乎用尽,成材还得几百年的时间,打造这么一整的家具简直是极尽奢华,而且上面精巧的雕工一看就知道出自名家之手。最可气的是这陈老嘴里叼着居然是近代制紫砂壶大师顾景舟的手笔。

    “陈老?”

    看着还在失神的欧阳冰,刘胜不地摇摇头,看来打破尴尬还得靠自己啊,于是试探的叫了一声。

    “说吧,什么事?”

    陈老轻抿着壶嘴,连正眼看都不看刘胜一眼,斜着眼睛,淡淡地问道。

    “呃。”刘胜一下子愣住了,没想到这陈老似乎知道自己前来为了什么,说得那么直接。

    “那杨老头让你找我肯定是有事,不然的话他才懒得搭理我这糟老头子。”

    陈老鹰隼般的眼睛不是一般的锋利,仿佛一下子就洞穿了刘胜的心房,心间的秘密纤毫毕现,真不愧是盗墓界的元老级人物。

    “是这样的,有人在谋划孙权墓,您知道吗?”刘胜见到这份儿上了,一五一十地将事的经过讲述了一遍。

    “哼,胆子真不小啊,不过项羽宝藏哪是那么容易得到的,不然的话早就让人瓜分了,难道你指着他们跟《鬼吹灯》里的摸金校尉一样给后人留点儿汤汤水水的,早就被挖掘的干干净净,现在黄瓜菜都凉了。

    陈老不愧是人老成精的人物,仅仅凭着刘胜的只言片语,就看出了这伙盗墓集团的所谋甚大,难得的颇为新潮的解释了一下。

    “难道项羽宝藏是真的?”刘胜心头一惊,心中有了更多的疑问。

    “真的,假的,哪里分得那么清啊,也许有,也许没有,当时被项羽挥霍了也说不定,毕竟一场战争,消耗的粮草,银两可以说是天文数字。”陈老摇摇头,给出了一个模凌两可的答案。

    郁闷的刘胜不有一种撞墙的冲动,看向陈老尽是疑问。

    “你让你朋友在墓园周围多多的加点小心,他们有着一自己处理事的办法,财帛动人心,东西可不是那么好得到的。”陈老测测地说道,似乎他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内幕,只是不愿意讲出来罢了。

    “行。”

    刘胜别过脸去看了看欧阳冰,你愣神干什么啊,赶紧说两句啊,这事又不是自己来冲锋陷阵,现在完全是友客串。

    “小刘,你还有什么吗?没有就走吧。”陈老站起来就准备送客。

    “啊,有事有事。”

    刘胜差点儿被陈老的直接吓尿了,进门没水喝不说,没想到现在开始往外撵客人,真是天下奇闻啊。

    “陈老,您老人家还没说怎么办呢,杨老可是叫我咨询您的意见。”刘胜赶紧说道。

    陈老可是捞偏门出,年轻的时候经常干一些倒斗的事,对里边的事那是门儿清,不问他问谁啊。

    “我不是说了吗,项羽宝藏由着他们去折腾吧,至于孙权墓那么自己去解决,我已经金盆洗手不干了。”陈老忽然感到一丝没落,似乎碰到了什么。

    “嗯。”刘胜有些无奈地接受了现实,厚着脸皮,接着说道,“您知道最近的地下黑市什么时候召开吗?”

    “地下黑市?让我好好想想,对了,最近还真有一个地下黑市交易,他们还给了我两张,你拿去吧。“说着也没见陈老用什么法术就变出两张请柬。

    “谢谢陈老,我们就不打搅了。”刘胜欣喜地接过烫金的请柬,拉了拉欧阳冰,直接选择离开。

    ·······

    ps:小花求打赏,推荐,收藏,评价票,点击,路过的大大们支持一下。

重要声明:小说《识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