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梦幻的水仙玉簪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折流苏 书名:识宝
    “什么?”

    有些惊愕的刘胜才回过神来,发现一枚白玉水仙簪正静静地躺在酱紫sè丝绸之上,展现着她惊人的柔媚。

    “真是巧夺天工啊,不愧是陆子冈,有着化腐朽为神奇的手段。”邹老没有回答刘胜,反而将白玉水仙簪捏在手里,不住地喃喃自语。

    “陆子冈?”刘胜终于反映过来了,吃惊地看着邹老手中白玉水仙簪。

    《苏州府志》载:“陆子冈,碾玉录牧,造水仙簪,玲珑奇巧,花茎细如毫发。”如今邹老手中的白玉水仙簪岂不是和记载的一模一样吗,玉质莹润,婀娜的水仙花仿佛出浴的纤纤柔弱的江南女子,面对眼前的纤弱的花茎都不敢大声地说话,生怕被嘴里的气流吹断。

    “邹老,邹老这是真的吗?”刘胜声音颤抖着,不敢相信的问道。

    “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邹老深吸一口气,很干脆地回答道。

    “呃,咳咳···”刘胜顿时被自己的唾沫给呛住了。

    “子冈,在这里,果然是陆子冈的作品,真是神来之笔啊。”突然邹老指着水仙花的花蕊之上激动地说道。

    “这、这···”

    刘胜伸长脖子看着花蕊之上的两个蝇头小楷,心中充满了惊叹,真不知道如何的一双巧手,如何的锟铻刀,拥有怎样的伟力才能创造出如此奇巧的作品,不愧于青藤先生的《咏水仙簪》赞叹:

    “略有风陈妙常,绝无烟火杜兰香。昆吾峰尽终南似,愁钉苏州陆子冈。”

    “这只白玉水仙簪还不至于让前人如此的珍藏吧,要知道这里面可是收藏着陆子冈的另一件双龙戏珠玉佩的。”刘胜皱着眉头指着紫檀百宝嵌八仙过海机关盒说道。

    虽然历史上记载陆子冈起凸阳纹、镂空透雕、yīn线刻划皆尽其妙,尤其擅长平面减地之技法,能使之表现出类似浅浮雕的艺术效果。善雕各种器物,纹饰、器型往往对古风加以改造,喜雕浅地子阳文图案和文字,风格秀雅jīng致,最为擅长也是水仙花簪,但哪能和绝笔之作相比较呢。

    “什么二龙戏珠玉佩?这可是小野真五郎那老小子的宝贝啊,没想到他的败家孙子居然敢拿出来和你对赌,哈哈哈···”邹老突然开怀大笑起来,多年的郁气一朝消散。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小野一郎不甘心,非常想将自己的东西赢回去,只能拿手中的好东西对赌了。”刘胜有些不以为意。

    “有些事你不懂,这紫檀百宝嵌八仙过海机关盒的机关我能看出来,难道他小野真五郎看不出来吗,不过因为上面的手法他根本破解不了,而机关盒本又是一种非常珍贵的古玩,他又舍不得破坏掉,没想到最后便宜你小子了。”邹老解释道。

    “可是这又和水仙花簪有什么关系呢?”刘胜疑惑地问道。

    “众所周知陆子冈的每一件作品都非常jīng湛,而且他的雕刻技法又掌握的十分全面,也只有传说的秦时的玉工公孙寿能和他比较,最为擅长的还是这种水仙花簪,在清初都能卖上四五十金,其珍贵可见一斑,不过这件却与众不同,用的是一种名为幻彩玉的宝玉。”邹老揭示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辛。

    “幻彩玉?”刘胜努力地从脑海里搜刮关于幻彩玉的信息,却一无所获。

    “没错,这可不是什么大理石,而是一种奇特的玉石,能在不同的温度下幻化出不同的颜sè和形状来,我也是在一本残缺的古籍中看到一些只言片语才了解到的。”邹老解释道。

    “别看了,这屋里有zhōng yāng空调自动调节温度,哪能看出变化。”邹老看着东张西望地刘胜不由得笑骂道。

    “呵呵,那个我不是好奇嘛。”刘胜习惯xìng的挠挠头。

    “那个邹老您是怎么知道的这就是那只用幻彩玉做成的水仙花簪呢。”刘胜为了掩饰尴尬立刻用起了转移话题**。

    “你看着玉簪上面是否有诗句?”邹老指着玉簪说道。

    “不俱淤泥侵皓素,全凭风露发幽妍,这是刘克庄的诗。”

    循着邹老的指点,刘胜发现玉簪通体并非是光滑莹润,而是被陆子冈用神乎其神的平面减地之技法疏疏淡淡的雕琢了栩栩如生的水仙花,与伸展出去在风中颤抖的水仙花相映成趣,而花蕊则被一个个蝇头小楷所代替,刘胜不得不赞叹陆子冈的天纵奇材,居然能在这种不足一公分的玉簪之上施展平面减地之法。

    “没错,在野史上记载的这只水仙花簪上面的诗句就是刘克庄写的,至于是不是真的那还得试上一试。”邹老边说边示意刘胜向厨房走去。

    来到厨房,邹老没有任何的犹豫就将拿着水仙玉簪的手伸进了冰箱之内,站在旁边的刘胜都感到一阵凉意袭来。

    刘胜忽然发现邹老手中的玉簪变了,通体的嫣红之sè,婀娜的水仙花一下子变成了迎霜傲雪的腊梅,迎着凛冽的寒风倔强的奔放着自己如火的,“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道不尽的骄傲。

    “邹老,变了,变了。”刘胜惊讶地发现前一刻还是雨后的水仙,眨眼间就变成一朵冷香暗袭的红梅。

    “是,是我看到了。”邹老激动地回应着,似乎全部的jīng神都被有些妖娆之sè的红梅勾走了,不由得老泪纵横。

    “邹老,您···”

    “没事,咱们看看其他的变化吧,这只水仙簪一共可是有九种造型了。”邹老有些尴尬地擦了擦眼泪。

    “嗯。”

    刘胜点点头,邹老为什么这个样子他多少也能猜测出来,只是现在还年轻理解不深罢了。

    “久陪方丈曼陀雨,羞对先生苜蓿盘”妖艳的黑sè曼陀罗极尽妩媚;“rì照新妆水底明,风飘香袂空中举”雨后的荷花尽是清雅;“怀此贞秀姿,卓为霜下杰”隐士的菊花总是洒脱;“幽兰花,为谁好,露冷风清香自老”空谷中的兰草自有一番优雅;“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天外的桂香总带着几分朦胧;“有此倾城好颜sè,天教晚发赛诸花”雍容的牡丹道不尽的高贵。

    “呼。”

    刘胜轻舒了一口气,巧夺天工,还是什么的,脑海里一片空白,早已没了言语形容陆子冈的奇伟功力,什么紫檀百宝嵌八仙过海机关盒,什么二龙戏珠如意头玉佩,在这只水仙玉簪的面前早已是苍白无力。

    “你淘来的那些宝贝,咱们明天再看吧。”邹老平复了下心,看着手中的二龙戏珠如意头玉佩,有点儿食之无味的感觉,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好。”刘胜机械地点点头。

    “邹老头在家吗?”忽然邹老的门外传来了林老中气十足的喊声。

    “等着。”

    邹老和刘胜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由得相视苦笑。

    ps:求打赏,求推荐,求收藏,求评价,看书的大大们多少赏点吧。

    ;

重要声明:小说《识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