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装隐法(求打赏、求赞)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折流苏 书名:识宝
    刘胜走到林老近前像变魔术似的从口袋里掏出约莫十三四枚缺角大齐,枚枚古意盎然,充满了岁月的沧桑感,与众不同的宽宽的边缘,背部平滑,文字书写工整有力,sè泽浅黄,无一不显露着大齐通宝的独特特征。

    “这···”林老拿起刘胜手中的大齐通宝仔细地端量起来。

    不得不说几枚缺角大齐跟多胞胎似的,而且跟古籍上记载的分毫不差,右上角与传国玉玺有着相同的命运,古泉界残缺的凄美,锈sè自然,与绿松石相仿佛,如果说破绽的话,似乎比古籍上记载的要重一些,也只有林老这位古泉泰斗,鉴定了无数的铜币才积累下的经验。

    “八嘎。”小野一郎顿时勃然大怒,那还不知道自己被耍了,手中的缺角大齐也被他弃之如敝履的扔在了地上。

    静静地躺在地上的大齐通宝缺失的一角,仿佛张开的大嘴在嘲笑他的愚蠢,小野一郎额头上青筋一跳一跳的,让人看着胆战心惊,生怕一不小心被人工喷泉淋到,周围的人群都不自觉地远离了小野一郎。

    “难道小野先生想反悔不成?”刘胜看着小野一郎不由得嗤笑一声。

    在华夏虽然洋人会享受到许多特权,但和那些有权的达官贵族比起来就都不是了。刘胜不知道小野一郎怎么会有如此好的运气,居然淘到了这么三件宝贝。现在想让刘胜把到嘴的肥吐出来门都没有,他小野一郎也不够格。

    “你、你这是欺诈行为。”小野一郎看着刘胜的样子不由得一阵气结,在原地不断地踱着步子。

    人生就是这样大起大落,明明看到了黎明前的曙光,之前的付出完完全全可以抛弃,有了结果变好,可到头来一切都如镜花水月一般,竹篮子打水一场空,最后落得个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下场,就好像现在的小野一郎。

    “欺诈?这合同上可是白纸黑字明明白白的写着,可是有法律效力的,难道就因为你是小rì本就可以公然的践踏华夏的法律吗?”刘胜晃了晃手中的合同,同时斜着眼睛看了一眼跃跃yù试的张如军。

    尼玛,真是蛋疼啊,张如军纠结的心都碎了,他真想上去给刘胜正反来无数个嘴巴,他丫的,嘴太了,如果自己冒冒失失地冲上去为小野一郎出头,岂不是说小rì本可以践踏华夏的法律,要知道华夏和小rì本有着天生的仇恨啊,到时候自己的政治前途不就结束了吗,到时候自己的副市长妹夫也难逃干系。

    “刘先生是吧,小野一郎可是rì本友人,对我们潭城的经济建设做出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你这玩笑有些大了,能不能先把小野先生的东西还给他,这件事我看就算了吧。”张如军最后还是放不下小野一郎这个金主,决定以官压人。

    “我为什么要还给他,这些可是我的东西。”刘胜面露不屑地说道。

    以官压人,刘胜最讨厌这些满脑肥肠的家伙们,整天的花天酒地正事不干,不是钻营着爬上更高的位置,就是搜刮老百姓的民脂民膏。

    “这···”张如军顿时被噎得说不出话来,肥脸上不断地冒出油汗来。

    “小野一郎,我知道你,你是rì本著名的收藏世家小野家族的子弟,不知小野真五郎还是不是老样子。”站在人群边上的林老突然说话了,一下子就道破了他的份。

    小野家族崛起于rì本明治维新之时,一直致力于收集许多珍贵文玩,经过百多年的发展,跨越军、政、商等几个领域,一跃成为整个rì本有数的大家族之一,不过他们却没有忘记他们的老本行。

    “你,你认识祖父?”小野一郎有些吃惊地看着林老。

    小野真五郎是小野家族的现任家主,在世界上的名气并不是很大,除了古玩圈里的人知道的并不多,但不得不承认这老家伙是世界上有数的鉴定大师,在rì本更是泰山北斗级的存在。

    “认识,怎么不认识呢?你回去告诉他当年的博山刀,我林培贤还没忘记。”林老咬着后槽牙,yīn沉着脸sè说道。

    “你、你就是林···”小野一郎脸sè一下子就被变了。

    他没想到这个世界真小啊,祖父常念叨的仇家自己居然能在水吉镇遇到,而且这位林老心中的怨念还是相当的大。

    “没错,我就是你小野真五郎那个混蛋天天诅咒的家伙。”林老压了压心中怒火,有些事犯不着和一个小辈计较。

    “哈,原来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怎么林老这家伙的祖父也是一个出尔反尔的混蛋?”刘胜眼前一亮,凑到林老的面前问道。

    “岂止是出尔反尔,简直是混蛋加三级,坏到脚底流脓,背后生疮的家伙,而且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大骗子···”林老按着自己的印象,添油加醋地大肆得评论着。

    刘胜看着滔滔不绝地评价着小野真五郎的林老,不由得有些目瞪口呆,不知道心中有多大的怨念才让林老如此的评价,难道是杀子之仇,夺妻之恨,刘胜心里立刻冒起浓浓的八卦之火。

    “八嘎,支那人不许你诋毁我祖父。”

    小野一郎声嘶力竭地吼道,维护着祖父在自己心中至高无上的威信,不容许有任何人的诋毁,龙之逆鳞,触之必怒。

    “诋毁?你真太看得起自己了,这对斗彩鸡缸杯是你的吧,你能说出它们的具体年代吗?”刘胜一脸的鄙夷,如果这家伙真的知道这对鸡缸杯的真是份,就不会轻易地拿三件东西换他的缺角大齐了。

    “哼,这对鸡缸杯不过是道光年间的仿品。”小野一郎冷哼一声。

    说话的时候他心里却是在滴着血,虽然是道光时候仿的,但也是件古董不是,大几十万反正是没跑的,居然被自己换了一文不值的大齐通宝,恨不得给自己几个大嘴巴,如果这到了rì本还不知道被家族中的那些家伙怎么嘲笑呢。

    “呵呵,林老看来小rì本就是小rì本,不管如何模仿我泱泱华夏,也不过是沐猴而冠,怎么能学会我们漫漫五千年的jīng髓呢?”刘胜转头对着边的林老说道。

    “你别不服气,我说这些是有根据的。”刘胜看着眼睛有些发红的小野一郎,接着说道。

    “众所周知,斗彩起源于宣德年间,达到鼎盛的时期却是成化年间,将釉上五彩和釉下青花相结合,形成釉上、釉下彩绘互相争奇斗艳的艺术效果。以釉下青花勾绘全部或部分图案的轮廓线,再以低温彩如红、黄、绿、紫釉等填入其中。成化年间的斗彩瓷清秀飘逸、艳绚丽。在清朝之时更是有大量的仿作,尤其是康雍乾时期,虽然几能与真品媲美,但早已失去了原有的韵味,后世的笔法却rì渐草率。我说得没错吧。”刘胜洋洋洒洒地说了一大通,足以显示了他强大的艺术功底。

    “哼。”

    小野一郎不屑地冷哼一声,真不知道刘胜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居然开始卖弄起学问来了,这些只要是一些刚刚入门的新手都能知道。

    “而我要说的是这对鸡缸杯是从宣德年间流传下来的斗彩,而不是成化本朝的东西。”刘胜笃定地说道。

    “不可能。”小野一郎见鬼似的,不顾形象的朝着刘胜sè厉内荏地吼道。

    虽然斗彩瓷起源于宣德年间,只是缺乏实物的佐证,一般都会被认为斗彩是从成化年间创烧的。

    “装隐法。”

    ;

重要声明:小说《识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