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各怀鬼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折流苏 书名:识宝
    “乘兴踏月,西入酒家,不觉人物两忘,在世外。”寥寥几句映入眼帘,笔势潇洒淋漓,雄浑遒劲,有凤峙龙拿之态,让刘胜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能在什么地方看到过,在哪呢,又是盛唐时期的东西。

    “笨蛋,那是李白的手书。”一直沉默的照妖镜器灵似乎受不了长久的孤寂,突然插言道。

    “李白?怎么没有宋徽宗的双龙小印?”刘胜疑惑的问道。

    关于这段《杂题四则》宋徽宗曾在鉴赏李白的《上阳台帖》中提及,很显然刘胜拿着的手卷足有三四米长,似乎和李白的字帖风马牛不相及,更何况是宋徽宗的心之物不可能没有他的双龙小印。

    “你以为上面有了双龙小印你会看到吗?你拿的这幅手卷是被人用极为高明的手法,把一张张字帖衔接而成的,而上面的印款早就被人为的掩藏起来了,你不觉得这幅手卷有些薄厚不一吗?如果你再不信,自己用慧眼仔细看看。”照妖镜器灵鄙夷地说道。

    “呵呵,你说是就是。”刘胜陪着笑脸说道,笑话这照妖镜器灵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古董了,沾上毛比猴都jīng,刘胜能不相信吗。

    “哼。”照妖镜器灵哼唧一声,“你自己应付吧,我要睡觉了,有事没事都别打扰我。”

    ·····

    “小兄弟,怎么样?”吴姓中年人看刘胜拿着一幅破旧的手卷在那里发呆,不由得轻声问道。

    “吴大叔,你是不是被人骗了?”刘胜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将手中的手卷重新放回蛇皮袋子中,转移话题道。

    “怎么说?”吴姓中年人心头一阵机灵,不动声sè地问道。

    “你这袋子里都是一些粗制滥造的破烂,就是现在的劣质仿品,根本不是从古墓里挖出来的。”刘胜指着蛇皮袋子里的东西。

    “不会吧,这些东西都是我们队长在包工头跑了之后,从古墓里找出来一些比较完整的,我们几个工友一起分的,不会出什么问题吧,我和我们队长可是老乡啊。”吴姓中年人一脸的茫然说道。

    “大叔,你别不信,就拿这柄青铜剑来说吧,形态特征明显是战国时期的物件,不过上面的花纹线条太过生硬显然是机器刻上去的,再说这剑柄居然还做了一个三星堆的青铜头像,简直是不伦不类,最最要不得的就是这铭文,刻的是’越王勾践自作用剑’,现存的越王勾践剑就有两把,一把在SH博物馆,一把在HuB博物馆,而且是镇馆之宝,绝对没有可能被偷出来,现在出现了第三把真是活见鬼了。”刘胜一副专家的样子指着蛇皮袋子中的一把青铜剑说道。

    “啊。”吴姓中年人失声叫了一声,显然没料到刘胜居然是一个行家中的菜鸟,半吊子二百五,不过这样的人最容易对付。

    “大叔,你怎么了?”刘胜有些奇怪地看着吴姓中年人。

    “那个,咳咳,我没事就是太激动了,看来小兄弟还是一个专家啊,不过你可不能蒙我,你说的是真的吗?”吴姓中年人干咳了几声掩饰自己的困窘,突兀地心头一动计上心来。

    “吴大叔,你要是不信我,你可以找专家鉴定一下。”刘胜闻言把脸沉了下来。

    “张兄弟,我怎么会不信你呢,你知道的这可是我这一年的血汗钱啊,如果打了水漂,我今后的rì子可得怎么过啊,我的两个女娃儿还上着学,孩儿她妈不能下地干活,全家人就指着我挣钱回家呢,你看现在闹得。”吴姓中年人说着不由得悲从中来,眼睛红红的,豆大的眼泪在有些深陷的眼眶里打着转。

    “大叔,您别难过,其实里面还是有好东西的,你看这枚天启通宝楷书折二背“二”星可是好东西,至少要值5000元呢。”刘胜低声地安慰着,然后从蛇皮袋子中翻腾出一枚天启通宝介绍道。

    天启通宝在明朝的时候铸造的数量多,使用十分的广泛,也是明朝主流货币之一,主要分背无文和背有文两大类,总共有50多个版本,开启了我国古代钱币背面版式多样化的先河,根据珍贵程度,每一种的天启通宝的价值也不尽相同,十几上万元不等。另外另外还有一种元朝“天启通宝”,直径3.4厘米,元至正十一年徐寿辉下令铸造,其中篆书折三天启钱为一级品,为可遇而不可求之神品。

    “这么多。”吴姓中年人不由得低呼一声,将天启通宝紧紧地攥在手中,生怕下一刻消失似的。

    “也不是很多了,天启通宝有好多种,你这枚数量比较多,价钱相对来说便宜一些。”刘胜看着吴姓中年人的样子有些好笑,如果不是一开始就发现他是骗子,说不定自己就被他蒙混过关了。

    “那个,那个,张兄弟你是专家,能不能帮我再看看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吴姓中年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嘿,那还有什么好东西,这件黄蜡石雕的摆件可能还可以卖上几十元钱,只要你有信心。”刘胜随意的翻腾了几下,拿出一件黄蜡石玉佩说道。

    “赵老八,你给我等着,怪不得你只要了几枚铜钱,大方的把东西都给大伙分了,原来你自己把大头拿走了。”吴姓中年人突然破口大骂。

    “张兄弟,你别介意,这个赵老八是我们工地的队长,包工头走了之后,他带着我们又将那座古墓翻腾了一遍,本来合计着大伙分分,没想到这个生儿子没眼儿的龟孙子把东西掉包了。”吴姓中年人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没事,大叔,你只要找个古玩店,把这枚天启通宝卖了,还可以挽回一点儿损失的。”刘胜出言安慰道。

    “那个,张兄弟,大叔求你一件事,你看大叔在京城人生地不熟的,也没和那些捣腾古董的人打过交道,你能不能买了,也不用你加太高的价钱,给5000就行。”吴姓中年人犹豫一下对刘胜说道。

    “这?”刘胜故作犹豫,心中不住地沉吟,暗想戏终于来了。

    “你就帮帮大叔吧。”吴姓中年人低声乞求道。

    “好吧。”刘胜假装考虑良久,深深吸了一口气咬了咬牙答应了下来。

    “我就知道张兄弟是个好人,我代表孩儿她妈,两个女娃感谢你。”吴姓中年人眉开眼笑地说道。

    ······

    “胜水站到了,有下车的请下车。”忽然公交车上想起了一阵机械电子的女声响起。

    “张兄弟,你帮我看着点行李,我下车去厕所方便一下。”公交车一阵剧烈的晃,稳稳地停在了公路边上,吴姓中年人突兀地说道

    “好,大叔你快去吧,不然一会儿车就开了。”刘胜说道

    “太感谢你了张兄弟。”吴姓中年人大步流星的下了车,三晃两晃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ps:厚颜求打赏,求推荐,求收藏,小花还没收到一份打赏,看谁能给小花破个处吧。

    ;

重要声明:小说《识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