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专家和元青花(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折流苏 书名:识宝
    看着饭桌上异常丰盛的菜品和父母陡然间发现已经花白的头发,刘胜感觉眼睛有些湿润,京城距离平城仅有百多公里的距离,如果不是这次回来为老师取五十名珍,恐怕回来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记得去年,姐姐曾给自己打电话,听说自己chūn节没能吃上饺子,父亲自己在一旁偷偷地抹泪,自己却无动于衷,想起来是多么的惭愧啊,今年chūn节无论如何也要回来过年。

    “看平城天气预报。”

    父亲有着十几年种植大棚蔬菜的经历,最为关注的就是天气问题,即使现在生活好了,早已不用他劳作奔波了,还是改不了十几年遗留下来的习惯,看完津门的天气预报,还要看新闻联播之后的天气预报,最后是平城或者石县的天气预报,一大段流程下来,也只有他自己还是那么的津津有味,其他人早已不胜其烦了。

    “观众朋友们,现在插播一段刚刚收到的新闻。”

    浓重的平城味的普通话,僵尸级别的化妆几乎是平城电视台万年不变的传统,即使这样刘胜还是觉得万分的温馨。

    “最新消息,来自省博物馆的专家徐chūn平教授,徐三万教授,在刚刚结束的平城艺术品交易市场上,以三万元的价格买下了一件元青花折枝莲纹大罐,据悉价值八千万元。”二十几都没换的女主播几乎背书似的,不带一点儿感的公布道。

    “这次能在平城艺术品交易市场出现元青花这种重器,表明我们平城县的艺术品市场已经一跃成为全石舫地区最大的艺术品交易市场,从侧面也反映出了我们平城县今年来经济的蓬勃发展···”同时画面上出现了肥头大耳的文管局刘局长站在那件所谓的元青花旁边侃侃而谈,大有赶超马季的‘上嘴唇挨天,下嘴唇挨地’。

    “呵呵,我从没想过能在平城县发现元青花这种重器,看来说明我和平城县有缘分,看来我要多来几次平城县了,不过平城县的父老乡亲们到时候可别赶我···”徐chūn平在电视上首先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然后煞有介事的开始介绍起元青花的基本知识来。

    “元青花开辟了由素瓷到彩瓷新时代,以雄浑富丽,画风豪放,绘画层次繁多著称,虽然与华夏传统的审美观大相径庭,但深受西方世界的喜,从而成就了景德镇这一名不转经经传的制瓷小镇,一跃成为世界著名的制瓷中心。”

    “元人蒋祺的《陶计略》就有这样的记载:“窑火既歇,商争取售,而上者择焉,谓之捡窑。交易之际,牙侩主之……,运器入河,肩夫执券,次第件具,以凭商筹,谓之非子。”

    刘胜看着电视上侃侃而谈的徐chūn平有些好笑,鉴定水平不够,对于元青花的起源特点倒是知之甚详,也不知道是真知道还是假知道。

    “妈,又演《还珠格格》了吧,你还不快看?”刘胜最后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对着自己的老妈说道。

    “播什么播,听听人说的。”老爸在家里就是一个dú cái者,向来是说一不二。

    “狗的元青花,就是一件现代仿品,还有脸在电视上吹了,花了三十万还说是三万块,真是见过不要脸的,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刘胜撇撇嘴,顺手将电视台改成津门卫视演的《亮剑》。

    “啊。”

    老两口子顿时有些目瞪口呆,一辈子在土里刨食,眼界并不宽阔,虽然听说过那里有骗子,这里扶个倒地的老太太遭人讹诈,头一次经历这样的事,顿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们买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火气重的吓人,也不知道是他们集体瞎眼了,还是怎么地,居然拉着人家摊主到银行转账了。白瞎了那满肚子的学问,真是学到狗上去了。”刘胜漫不经心地说道。

    “播回去,等着看天气预报。”短暂的惊愕之后发现已经换台了,老爸马上命令道。

    “元青花···”电视上那名所谓的徐专家还在侃侃而谈,忽然围观的群众中有人打断道。

    “那个徐专家,你离那个‘元青花’这么近,不嫌吗?”节目是露天录制的,三三两两的好事的人纷纷驻足围观,刘胜离开古玩市场也顺利的混了进去。

    “你什么意思?”徐chūn平好久没享受万众瞩目的感觉了,如果不是人数有些少的话那就更完美了,现在居然杀出个程咬金,真是岂有此理。

    “我,”刘胜一指自己的鼻子,yīn阳怪气地说道。“我可没什么意思,就是怕有人被‘元青花’做成京城烤鸭,好心提醒一下。”周围的人群顿时哄然大笑。

    刘胜的心并不怎么宽广,当时在摊主老张那里看到一只珊瑚做的鼻烟壶,最后被这帮所谓的专家给搅合了。有仇不报非君子,现在有机会了,此时不报更待何时。

    “是你。”徐chūn平眼中闪过一丝忧虑,刘胜他多少有些印象,当时在老张那里正面红耳赤得讨价还价,一下子就被当向导的旅游局的刘局长给打断了。

    “是我。”刘胜抱着肩膀看着徐教授。

    “胎毛未退,rǔ臭未干,你知道什么,该干嘛该干嘛嘛,一边去。”徐chūn平想起刘胜当时在老张摊位上的稚嫩,说话也有了底气,对着刘胜训斥道。

    “我只是好言相劝,反正又不是我要当烤鸭。”刘胜只是抱着肩膀看着徐chūn平。

    “你···”徐chūn平被刘胜噎的说不话来,一张老脸憋得通红。

    “老师,这···”就在这时一个随行人员的手机响了,赶紧跑过去,小声地提醒道。

    “什么假的,完了,完了。”忽然徐chūn平激动地大叫起来,而后失魂落魄的坐在了地上。

    原来,徐chūn平由于谨慎的原因,让随行人员带着样品,用科学仪器检查折枝莲纹大罐的具体的年代,不想得出结论是赝品。

    “对不起,各位观众刚才插播的新闻是假的,由于剪辑没有到位。请大家多多原谅。”僵尸似的主持人终于有了一丝的慌乱,底气不足的说道。

    ;

重要声明:小说《识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