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杨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折流苏 书名:识宝
    北方的平原上并没有许多壮丽的景sè,偶尔路过的河流都是充满异样气味的重污染区,除了越来越接近京城时骤然多了的高楼大厦还能提起没到过大城市的刘胜的心神外,其他的时候他都是凌乱的很,渐渐地新鲜感淡去,刘胜双目微合陷入了沉思。

    “器灵,你给我出来?”刘胜在吸收完铜币、银元中的宝光之后顿时怒了,什么感觉都没有,还没放个的动静大。

    “什么事一惊一乍的。”照妖镜器灵伸了伸懒腰,揉揉还在迷蒙状态的双眼,看着愤怒的刘胜,不愿地说道。

    “慧目,这是你答应的。”刘胜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不靠谱的照妖镜器灵,眸子中闪烁的怒火几乎要将他焚烧干净才甘心。

    “就这事啊,我还当是什么大事呢?”照妖镜器灵鄙夷的看着刘胜。

    “你以为呢?”刘胜气呼呼的说道。

    “呵呵,刘胜你见过世上有天上掉馅饼的事吗,咱们现在是等价交换,况且你开发慧目和我吸收能量壮大自本就是一件相互矛盾的事,就那点宝光比蚊子腿还瘦,还不够我塞牙缝的,更何况给你开发慧目,你知道慧目是什么吗,那可是能上观三十三层天,下察十八层地狱的存在,比之佛门的天眼通更高一筹,而且你就没有一点儿感觉吗?”照妖镜器灵冷笑道。

    “你···”刘胜下意识地扶了扶眼镜,顿时整个人都懵了。

    原来在平城一中的三年中课业非常繁重,本来视力就不太好的刘胜早早的就加入了眼镜大军,度数更是飙升到了四五百度,早已离不开眼镜,然而现在却一下子摸了个空,顿时愣在那里。

    “怎么不说话了?”照妖镜器灵一副我早知道的样子看着刘胜。

    “嘿嘿···”刘胜一个劲的傻笑就是不接照妖镜器灵的话茬。

    “不过,刘胜你难道就只想利用我的能力去捡漏吗,每当获得一件宝贝时你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那又有什么意思,你考虑过没有。”照妖镜器灵看着刘胜的样子摇了摇头,忽然语气沉重地说道。

    “我···”刘胜刚想反驳一下,话到嘴边却没有了声音。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是不是获得慧目就会高枕无忧了,反正有一定的几率学习宝贝的制造者的一项技能,学习那么多又有什么用?难道你不觉得那样和一个傀儡有区别吗,我让你获得他人的技能只是想让你充实一下自己,并不是想让你不劳而获。”照妖镜器灵眼中jīng光闪烁似乎将刘胜看透一般,锐利的眼神让刘胜的眼睛不由得向下看,不敢对峙。

    “更何况慧目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首先必须拥有智慧,海纳百川才能激发慧目的潜力,不然的话即使有再多的宝光慧目最终也会枯死,只有你不断地学习,拥有丰富的知识去滋养它,才会充满活力,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照妖镜器灵眼神缓和下来,语重心长地说道。

    “啊。”刘胜脸sè变得煞白,一种恐惧从心中油然而生。

    刘胜忽然发现自从高考之后自己忽然间变了一个人,变得十分的懒散,不只是体上的,思想上也迟钝了许多,鼻孔朝天等待着天上掉下的大馅饼,对于浑浑噩噩的生活也特别的适应,颇有“此间乐,不思蜀”的感觉。

    “唉。”照妖镜器灵摇了摇头,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对是错。

    ······

    京城不愧是京畿之要地,繁华程度超出了刘胜的想象,自己生活学习的平城县城比之连农村都不如把,他现在就仿佛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不堪,幸好有人前来接站,不然的话刘胜绝对会第一时间迷失方向,又得麻烦jǐng察叔叔。

    《寻宝》栏目这次是针对广大的古玩好者的强烈要求,选在了京城的地坛公园举行的一次大型鉴宝活动,光是有名望的专家就请了十几位,而且好的宝贝可以随机被选中上电视,单只这一条就吸引了许多的民间的收藏好者前来。

    鉴宝活动要九点才开始,刘胜转了几次公交车,在八点半就赶到了地坛公园,黑压压的人群还是让他心头一惊,没想到人们会如此的。现在鉴宝的专家还没来,许多藏友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交流着经验。

    “喂,小兄弟你也是来鉴宝的吗?”刘胜忽然感到后有人拍他,转就发现一个jīng神矍铄的老大爷笑呵呵地站在后,cāo着一口京城的普通话和他打着招呼。

    “是啊,家里有几枚铜币,发现和网上介绍的五十名珍有些相像,听说这有大型的鉴宝活动,特地从家里赶来。”刘胜说着从口袋里随意的拿出几枚铜币。

    “哇,和网上的图片一模一样。”明黄sè的宝光几乎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不时有人惊叹。

    “呦,博山刀,晋阳匕,贞观宝钱,还是雕母,小兄弟不简单啊。”这时斜刺里杀出一个胖子,看着刘胜手中的铜币,摇头晃脑地品头论足,绿豆大的小眼睛不时shè出几缕轻蔑的表

    “假的?”人群一阵愕然地看着他,这胖子在藏友圈子很出名的,判断失误的时候极少,很快地都兴趣缺缺的聚在一起天南海北的神侃。

    “呵呵,我倒是觉得小兄弟手中的铜币是真的。”老者细细地打量着刘胜手中的铜币,捻着胡子不住地沉吟。

    “哼,如果是真的我就把它吃了,别的不说就拿贞观宝钱来说吧,据说这玩意儿世界上仅存一枚,那又怎么解释。”胖子眯缝着他的王八眼,狠狠地说道。混迹古玩行三十年来,从未有人质疑过他的眼力,今天却被一个老家伙狠狠地打了脸,胖子脸上有些挂不住。

    “你吃了?恐怕这位小兄弟也舍不得吧。”老者也不气恼,笑呵呵地说道。周围的人群立刻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你···”胖子看着老者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如果不是忌惮他后的年轻人,早就报以老拳了。

    “老头,咱们打个赌怎么样?”胖子忽然发现老者腰间挂着的一块jīng美的凤佩,绿豆大的小眼睛中充满了贪婪,叽里咕噜的乱转。

    “哦,怎么个赌法?”老者眼眸中折shè出睿智的神采,饶有兴趣地看着胖子。

    “等会儿专家来了让这位小兄弟去做鉴定,真得看到了吗,这个剔红漆盒就归你了。”说着胖子就从蛇皮袋子里拿出一个jīng美的剔红化妆盒,朵朵怒放的牡丹花雕刻的雍容华贵,周鲜红的颜sè更是凭空增添了几分高雅。

    “好jīng美的剔红啊。”胖子的剔红化妆盒一出,顿时轰动了,周围的藏友纷纷围拢上来,对着胖子手中的剔红指指点点。

    “怎么样,老头你敢不敢赌?”胖子看着周围藏友惊叹的表,得意的浅淡的八字眉都不住地飞舞,对着老者趾高气扬地说道。

    “行吧,如果是假的,我这只和田玉佩就是你的了。”老者没有丝毫的犹豫,指了指腰间的玉佩说道。

    “大家听到了吧,还请老少爷们给在下做个见证,我···”胖子顿时心中大定,眉飞sè舞地开始宣讲起来。

    “蔡老师,单老师,邱老师来了。”不知是谁一声惊呼,让听着胖子演讲的人群呼啦一下子朝着外围涌去。

    “蔡老师,单老师,邱老师,您好,我···”胖子看着涌动的人群不由得暗皱眉头,等看清楚来人,巨大体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能量,三挤两挤就来到三人的面前,谄媚地伸出肥腻腻的大手来。

    “杨老,怎么把您惊动了。”蔡老师三人丝毫不理会这胖子,反而恭敬地对着那位jīng神矍铄的老者问候。

    “呵呵,我就是出来随便看看,你们有事就去忙吧,别管我这个糟老头子。”老者笑呵呵地摆摆手。

    “这···”三人都知道眼前这位的能量,虽然他自己说不用在意,但三人却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好了,好了,你们快去吧,别让大伙等着急了,我好不容易出来一回,还要四处转转看看有什么好东西。”杨老再次说道。

    “那我们就过去了。”蔡老师看了眼后有些着急的工作人员,毕竟和央视有合同在,不好退却,要不然早就陪着杨老四处寻宝了。

    “走吧,省得跟你们在一起没漏可捡。”杨老笑骂道。

    “小伙子,刚才那几位专家都在,怎么不找他们给你做鉴定了?”待蔡老师他们离开,扫视了一眼偷溜的胖子,然后饶有兴趣看着一直沉默不语的刘胜。

    “小子等着您老给做鉴定了。”刘胜可是猴jīng猴jīng的,虽然不知道这位杨老的份,但以蔡老师他们恭敬地神sè,知道眼前这位绝对是位了不起的大藏家,何必去舍近求远呢。

    “呵呵,多少年没人请我这糟老头子鉴定了,也不知道手生没有,前边不远有一座茶楼,咱们到那去吧。”杨老略带深意的看了眼刘胜,笑呵呵地指向被绿树葱茏掩映着的一处楼阁。

    ps:求打赏,求收藏,求推荐,一切求

    ;

重要声明:小说《识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