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黑漆大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折流苏 书名:识宝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刘胜忙里偷闲拿着钓竿坐在隐隐绿柳之下学着人家钓鱼,不大的池塘早已围满了人,千丝万缕的惑让鱼儿们多了几分踌躇,久不咬钩,刘胜心中不有些恹恹。

    “喂,小子,本大人帮你完成了高考,你居然跑到这钓鱼来了,你答应的事呢?”刘胜的不作为,照妖镜器灵早就等得不耐烦了,在他的识海中不断地咆哮着。

    “唉。”放下钓竿,刘胜重重的叹了口气,他是一个信守成偌的人,不过现实是残酷的,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家中三个学生哪有余钱让他欣赏雅玩,只能沉默相对。

    “你叹什么气啊?”照妖镜器灵不疑惑的问道。

    “你难道没看到我家的况吗?”刘胜暗自摇头,照妖镜器灵的要求他现在是莫能助。

    “笨蛋,有我在你难道还怕打眼,还捡不到漏,懂不懂什么是以小搏大?”照妖镜器灵在刘胜的识海里上蹿下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真的假的,你说给我一双能看穿本质的慧眼,怎么现在我发现还和以前一样呢?”除了高考照妖镜器灵帮助他考了一个不错的成绩,之后的表现十分不靠谱,让刘胜产生了极大的质疑。

    “废话,你以为慧眼是那么好开启的吗?没有宝光,除了帮你做作弊之外,本器灵什么也干不了?”照妖镜器灵没好气的说道。

    “原来是个银样镴枪头。”刘胜暗暗嘀咕道。

    “你说什么?”顿时气得照妖镜器灵吹到了半边须弥山。

    “哈哈,今天天气不错,明天正好到平城古玩市场转一转。”看着照妖镜器灵气呼呼的样子,刘胜左言而他顾,深得转移**之jīng髓。

    “哼。”

    ······

    平城古玩市场刘胜很少来,除了上次鬼使神差的来到这将照妖镜器灵买走之外这是平生的第二次。虽然他很喜欢古玩,央视的《寻宝》节目也有关注,但手中的票子不给力啊,最主要的是古玩当中净是一些坑爹货,不论好坏也只能干瞪眼。

    “你行不行啊。”刘胜不耐烦地问道。

    村子的位置比较偏僻,只有12路公交车能通往县城,明显的有些店大欺客,刘胜紧赶慢赶10点左右才到达平城古玩市场,转了大半个市场,太阳有些焦躁,擦着脸上的汗水,见照妖镜器灵没有反应,刘胜开始有些怨声载道。

    “别急啊,这不是正找吗?”照妖镜器灵敷衍道。

    “那你快点。”刘胜没好气地说道。

    “总要给人家点时间吧。”照妖镜器灵扭捏的嘀咕道。

    刘胜装作没听见,沿着马路牙子不住地暗自指点一个个摊位上的乱七八糟的古玩,颇有点儿指点江山的味道,如果有人能听到他说得内容的话,就知道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了,对于古玩他是七窍通了六窍,即使央视的《寻宝》节目也没熏出个所以然来。

    “小子,别瞎念叨了,幼儿园的小朋友都要被你吓哭了。”照妖镜器灵实在是受不了刘胜唐僧似的碎碎念,冷不丁的跳出来在他的识海内吼道。

    “别烦我。”刘胜似乎已渐入佳境,恼怒大手一挥,粗暴的打断了照妖镜器灵。

    “难道宝贝不要了吗?”照妖镜器灵老神在在地说道。

    “啊,宝贝在哪?”刘胜马上回过神来,东张西望地觉得哪件都是稀世珍宝,再一感觉和现实有着明显的差距,眼前就是一团迷雾。

    “十点钟方向,一对黑sè的大瓶。”照妖镜器灵说着嘴角翘了起来,得意的神sè溢于言表。

    “黑漆大瓶?”刘胜看清楚照妖镜器灵指点的宝贝立刻迟疑起来。

    黑漆大瓶最早开始于20世纪60年代末的特殊时期,那时候人们为了保护自己手里的宝贝纷纷用黑sè的油漆隐藏起来,到了80年代末才开始打开这段尘封的历史。近二十年的跨越有的家中老人去世,秘密随之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黑漆大罐随着收藏的兴起出现在古玩市场,不过开始的时候还是惊喜,但到了现在已经是坑爹的代名词了,除了一些经验极其丰富的藏家,没有多少人愿意触碰。

    “对,就是它们。”兴奋的照妖镜器灵没有听出刘胜的犹豫,依旧比比划划的催促着他买下这对瓶子。

    “你让我买下这对坑爹货?”刘胜走近一看顿时怒了。

    原来这对造型和玉壶chūn瓶相仿的大瓶,并没有完全的被黑漆覆盖,底下的圈足被人为的去掉了黑漆,露出了斑驳的火石红,不过即使菜鸟也能看出是故意做旧的劣质表演,怪不得无人问津了。

    “哦,对了你的慧目还没打开,看不到。”照妖镜器灵忽然一拍脑袋不由得暗恼,自己的表演真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那还不快点打开?”刘胜心急火燎地催促道。

    “好吧,不过只是暂时的,等你吸收足够的宝光才能正式开启。”照妖镜器灵无奈,它还要通过刘胜返回天庭,不得不委曲求全。

    “嗯?”刘胜忽然感到周围的环境一变,眼前是浓浓的白雾笼罩着,嘈杂的声音也被掩藏起来,不由得心头一颤。

    “注意,别闭眼。”这是照妖镜器灵在刘胜的耳边暴喝道,紧接着两道紫sè的光华穿越重重迷雾shè入他的眼中。

    “这?”刘胜揉揉有些酸痛的眼睛,周围嘈杂的声音再次,不过他的眼前却出现了许多的变化,地摊上的古玩都泛起了一圈圈光晕,无数的人影像放电影似的在刘胜的脑海里不断地闪现,有现代人,有古人,男女老少,贫富贵,神态各异,时而清晰时而模糊。

    “这些场景记录的是一件件艺术品的诞生,清晰的说明倾注的心血高,模糊的说明是作者的涂鸦之作,而一圈圈光晕代表的是物品出现的年岁。以后你就会适应了。”照妖镜器灵似乎知道刘胜想问什么,不等他发问就开始解释道。“现在你集中jīng神看一下那两只黑漆大瓶。”

    “怎么会?”刘胜顿时惊叫起来。

    他依言聚jīng会神的向着两只黑漆大瓶看去,两道淡淡的红晕下掩藏着数道其他颜sè的光晕,最早的是沾染了淡淡的蓝sè,无数的人影交织在一起,以古人居多,不断地在刘胜的眼前回放,越来越快,最后透过重重阻碍,刘胜发现两只黑漆大罐的底部居然是中空的,每个空间中都隐藏着数枚jīng美的古币。

    “呵呵,忘记告诉你了慧目能看穿一切虚妄,当然透视就是小意思了。”看着刘胜吃惊的样子似乎照妖镜器灵很是得意。

    “老板,这两件黑漆大罐多少钱?”刘胜无视照妖镜器灵得意的神态直接询问起价格来。

    “呵呵,这位小哥你真是好眼光,这两只黑漆大罐可是我从乡下好不容易淘换回来,今天刚摆出来,只要两千块您就能拿走。”摊主是一个短小jīng悍的小个子,闻言眼中jīng光闪烁,就开始一大通忽悠。

    “两千块,老板您当我是棒槌啊,这可是典型的刷红。”刘胜眉头一皱,将黑漆大罐小心翼翼地放倒指着底部的火石红说道。

    “没想到小兄弟也是位行家,赌一把,如果里边是民国瓷器你也赚了,给一千块意思意思得了。”短小jīng悍的汉子一点儿也不觉得尴尬,对着刘胜恭维起来。

    “老板,说实话我也想赌一把,不过我上只带着两百块,您要愿意的话咱们就交易,不然只能下次再合作了。”刘胜将上的口袋都翻了过来,只拿出来了两张百元大钞和几块钱零钞示意给摊主看。

    “好吧,就两百块,谁让我和小兄弟一见如故呢?”犹豫了半晌,摊主一拍大腿发狠的说道。

    “那就谢谢老哥了,下次有什么需求,我就直接找您。”刘胜也是一个打蛇随棍的主,放下心中大石,恭维地不要钱似的都抖落了出来。

    “老弟就是爽快,来我给你包上。”摊主嘴上说得好,心中却不住地暗骂刘胜是个棒槌,居然买一对低仿瓷器。

    “真是谢谢老哥了,我还要走下亲戚,咱们回见。”刘胜喜滋滋地拿着礼品盒和摊主告别道。

    “再见。”

    “你什么也别说,到我大姑家再说。”三转两转消失在人群的刘胜立刻制止了yù言又止的照妖镜器灵。

    ;

重要声明:小说《识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