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成功

    ( )第257章成功

    突然出现的变故使得其余几人也是措手不及,那心神猛然一震,那相连接在一起的神识迅速爆裂而开,犹如cháo水般直接退回体内。

    使得几人的脸sè愈加的苍白,一个个睁开双眼,相互看着,此时人们都是傻了眼,少了一个人,想要再次对着印法勾勒恐怕真是难上加难。

    风清扬的脸sè苍白,看着几人那焦急的脸sè,一咬牙就要再次开始,王杰一摆手制止住了风清扬的举动,对着几人歉意的笑笑,低声道:“我们在开始,他缺失的那一方位由我来代替。”

    当王杰的话语一出口,使得其与几人神sè大震,一个人一心二用,何况现在已经是疲惫不堪这样能行吗。

    几人不由得都露出了质疑的神sè,冰寒看着王杰那坚定的神sè,咬牙道;“就按他说得办。”

    到了现在似乎并没有别的办法了,所以几人听完冰寒的话语后,只能点点头,再次看向王杰之时,那眼神之中多出了一丝丝敬佩之意。

    因为其余几人发现,这里除过似乎就只有王杰显得非常的轻松,到得现在脸庞之上的疲惫之sè并不明显,说不定还真会有着一线希望,所以此时几人只能把这渺茫现希望移到了而王杰的上。

    如果一旦失败对于煎熬了数十rì的八人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

    王杰看着那脸庞之上露出歉意的风清扬,点点头一笑并没有说什么,双眼再次紧闭起来。

    王杰到了这时再也不敢有丝毫的保留,那浑厚的神识尽数爆发而出,王杰一心二用,那浑厚的神识,被王杰一点点引导着,慢慢的化为两道,一道正常顺着眼前而去,另外一道则是延伸到风清扬盘坐的方向。

    其余几人双眼紧闭,感受着王杰那浑厚的神识,不由得一怔,因为风清扬方向的那道神识还是没有丝毫的动静,几人一时不由得紧张起来,一旦王杰失败,那对于他们来说这个打击也太有些巨大的了。

    暮然一股浑厚的神识从风清扬方向轰然而来,蛮横的涌入那缺失的一部分,随着那一道神识的加入,八人的神识再次达到了圆满之境,由冰寒引导着,再次对着那印法勾勒而去。

    此时的冰寒心中不敢再有任何的大意,小心翼翼的引导着那浑厚的神识,在那印法之上快速的勾勒着。

    此时的王杰也是显得有些狼狈,那脸sè急速苍白起来,显然一心二用是一件极其费神之事,此时的王杰再也没有之前的那种轻松之感。

    风清扬在一边静静的盘坐着,双眼一动不动的看着王杰,当看到王杰的脸sè变得愈加苍白起来时,心中更加额提心吊胆起来。

    风清扬心中明白,王杰这么做一切都是为了他,如果此事一旦失败,人们都会把责任推到他的头上,王杰为了不让自己受到指责,就把此事揽了下来,这让的风清扬心中有说不出的味道。

    自从和王杰相遇之后,王杰每当有着什么好事第一时间都会想着自己,一旦有着什么困难,从来都是自己冲在前面,风清扬此时心中可是百感交集,自己从小生活在那样一个环境中,所遇之事都是勾心斗角,要么就是杀戮。

    但是自从遇见王杰之后,似乎一切都变了,变得就连他自己都不敢想象。

    风清扬此时一点忙都是帮不上,心中对于实力的渴望愈加的渴求起来,同时对于王杰那种兄弟之也是愈加的加深。

    时间一晃过了一天,而王杰的脸sè比起其余几人显得狼狈到了极点,但是那印法依然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没有勾勒成功,在风清扬紧张的眼神中,就见王杰的形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看着那颤抖的形,风清扬紧张到了极点,这是神识快要枯竭的势头啊,一旦王杰有着什么闪失,恐怕这空间传送阵就彻底的报废了,一切努力都是付之东流了。

    冰寒似乎也是感受到了王杰的举动,那勾勒的速度猛然加快,那所剩不多的印法在以一种加快速度的况下终于完成。

    “轰、、、、、”

    当那最后一道勾勒完成后,一股强横的波动瞬间爆发而出,剧烈的波动使得几人形东倒西歪,直接躺在了地面之上。

    王杰脸sè之上露出了一丝丝笑意,脑袋一歪直接昏迷了过去。

    风清扬形急速掠出,快速来到王杰的边,扶起王杰双掌抵在王杰的后背之上,一股jīng纯的神识对着王杰的脑海快速的涌去。

    当时令风清扬着急的是,当那浑厚的神识刚要涌入王杰的神识海时,一股强横的波动瞬间爆发而出,把风清扬的神识尽数给击毁而去,使得风清扬神sè大惊,脸sè一阵苍白。

    经过短暂的调息,其余几人恢复了一点,看着风清扬那惊骇的神sè,一个个快速的围拢过来。

    冰寒神sè略显有些沉重“他怎么了。”

    风清扬就把自己之前所遇的景象对着几人说了一遍,使得几人也是眉头紧皱,一时不知究竟是什么原因。

    那冰心长老看着王杰紧皱的眉头,缓缓道:“如果没有猜错,恐怕是他的神识有着自我保护的功能,一旦枯竭就会对自己的神识产生出保护,就是为了以防被一些心存不良之人给夺舍。”

    冰心的话语使得风清扬脸sè一变,在场的每一个也都是脸庞之上露出好奇之sè。

    冰心接着道:“不过这也要分为两种,一种就是他自有着这种功能,另外一种可就有些难说了、、、、、。”

    看着冰心略显有些吞吞吐吐的神sè,雷天心中一动,“前辈是不是就是被别人给种下了这种特殊功能,说白了就是别人的傀儡是吗。”

    冰心听完雷天的话语,微微一愣,有些惊讶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雷天微微笑道“这是晚辈再一次偶然的机会得知而来,本以为是无稽之谈,可是听前辈如此一说,晚辈才记起此事。”

    雷天和冰心的话语使得其与几人神sè大变,如果王杰不是天生就有这种特殊的功能,那可就有些麻烦了,一旦是被别人给种的这种特殊功能,想必对方的实力绝地是异常的强横,恐怕已经是那步入尊者之境的强者了。

    一想起尊者,几人的心中都生出了无力之感,那是主宰一切的无上尊者,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仰望的存在。

    冰寒沉声道:“不管如何,先等王杰醒过来后再做打算,先把他送回去休息。”

    雷天几人听完也是没有别的意见,就由风清扬出手被其王杰,对着那居住之地快速而去。

    此时几人并没有因为把空间传送阵建立成功而兴奋,反而被王杰体内的诡异况搞得有些压抑。

    随着几人的离去,只剩下了那数十丈大小的传送阵静静的攀附在地面之上,不断的散发出剧烈的波动,在那传送阵四周随着那传送阵不断散发出的波动,似乎空间都在一点点的发出一道道细小的空间裂缝。

    回到居住之地后,风清扬把王杰放在了榻之上,看着就犹如睡着了一般的王杰,几人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冰寒看着几人那焦急的神sè,低声道;“他只是过度的使用神识,暂时昏迷了过去,等休息一段时间就会自己醒转,所以你们不要担心,具体他体之内的况,我们只能等他自己醒来之后,再作打算。”

    雷天几人听完冰寒的话语,只好点点头,走出房间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内。

    此时的王杰游在一片无尽的漆黑空间之内,漆黑的景sè伸手不见五指,王杰的可视力只能局限于眼前一米之内,感受着那荒凉的气息,王杰心中有些急躁,这是什么地方,居然如此的荒凉。

    忽然就见眼前的景sè大变,瞬间那漆黑无比的荒凉空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无尽的海洋,王杰犹如一叶小舟一般,飘在那汪洋大海之上,随着那一cháocháo剧烈的波浪而对着远处漂流而去。

    看着边的景象,王杰想要调集起体内的灵力离开这个鬼地方时,王杰惊骇的发现此时体内居然空空,没有丝毫的灵力可言,自己此时居然变成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

    突然出现的变故使得王杰心中大骇,在王杰惊恐的神sè中,就见自己的双脚在缓慢的对着那汪洋大海缓缓的沉了下去。

    王杰手舞足蹈,嘴里不断的发出呼喊之声,当那剧烈的浪cháo直接把自己给淹没之后,就此失去感知,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慢慢的醒转了过来。

    王杰感觉到体内传来阵阵刺痛感,慢慢的睁开那厚重的眼皮,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出现了一道道熟悉的脸庞。

    “他醒了,”

    不知是谁叫了一声,王杰伸手有些发软的手臂,使劲的揉揉双眼,看着那一道道兴奋的脸庞,缓缓问了一句让人们瞬间石化的语言:“我这是在哪里。”

    王杰心神缓缓的沉入体内,感觉到那充盈的灵力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体动了动,就要坐起来,风清扬急忙上前,把王杰拉了起来,脸庞之上有些担心的问道;“大哥,感觉怎么样,好点没有。”

    王杰看着风清扬那急切的神sè,微微一笑道;“没事,好多了,怎么样了传送阵成功了吗。”

重要声明:小说《玄武之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