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打劫

    两百六十万的庞大数字,足以使得一个三流势力就此而垮台,王杰看着剑宗和道宗互不相让,犹如那斗鸡般,在不断的喊出新一轮的价格。

    当道宗喊出三百万的价格时,剑宗的负责人脸sè难看到了极点,死死的看着道宗立之地,低声道:“你们给我等着,雷霆之杖我剑宗势在必得。”

    道宗并不理会剑宗那负责人难看的脸sè,静静等待着,金蝉子满脸的笑容,雷霆之杖能竞拍出如此的高价,这剑宗和道宗可是功不可没啊。

    当确定没有人在喊出最新价格后,金蝉子看着道宗立之地,缓笑道:“恭喜道宗的同仁们,这雷霆之杖归你们所有。”

    那言语之间满含着一些别的意思,使得那道宗的负责人眉头微微一皱,看了一眼金蝉子,脸庞之上似乎有些不高兴。

    雷霆之杖的竞拍也算是告一段落,而那道宗则是付出了三百万的庞大数字,最终把那雷霆之杖竞拍到手。

    王杰眼神微眯,看着拍卖台之上的金蝉子,只见金蝉子那苍老的脸庞之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意,环视了一圈兴奋不已的人群;“多谢各界的朋友前来捧场,半年一度的拍卖会到此也是结束了,老夫在这里欢迎大家在半年之后再次到来。”

    王杰三人随着人流缓缓的走出那庞大的拍卖场馆,感觉到那温暖的阳光照shè在体之上,王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接下里可是有好戏看了,那雷霆之杖可不是那么好拥有的。

    王杰神sè一动,对着远处看去,就见之前在拍卖场内和自己竞拍地图的中年人也是走了出来,行sè匆匆对着远处快速走去。

    王杰心中一声冷哼,庞大的神识瞬间弥漫而开,对着那中年猛然席去。

    那中年人似乎觉察到了危险的存在,形猛然加速,对着远处急速掠去。

    王杰一声冷笑,那浑厚的神识铺天盖地,对着中年人横扫而去,瞬间轰在那中年人的体之上,使得那极速前进的中年人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一口鲜血狂涌而出。

    那中年人的举动引起了边人流的主意,一个个满脸好奇的看着中年人,不知出了什么事

    此时的中年人满脸骇然,顾不上去擦嘴角的血迹,稳住形对着远处急速掠去。

    王杰看着远去的中年人,并没有再次攻击,一道残留的神识印在了那中年人的体之上,这样一来那中年人就彻底的陷入了王杰的掌握之中,除非遇见实力比王杰高出太多之人才能发现王杰所留下来的印记,一般人绝不会发现。

    “走,我们先回客栈,等待着看好戏吧。”

    王杰戏虐一笑,对着那客栈走去,王杰心中明白不管是剑宗,还是一些影藏在暗中的势力,对那雷霆之杖可是觊觎已久,不可能就如此轻易的让那道宗把雷霆之杖带回宗门,接下来绝对会有一场夺宝之战,到那时自己在去插上一脚,对于那雷霆之杖,王杰同时也是很感兴趣的。

    回到客栈之后,王杰那庞大的神识一点点蔓延而开,在巨大的城市之内不断的扫视着,就见那剑宗和道宗都以回到客栈之内,一时都没有任何的动静,显然此时的道宗在等待着援兵的到来,而那剑宗则是静等道宗的动静。

    王杰脸庞之上露出一丝笑意,神识缓缓收回,道宗负责人明显的是知道要把雷霆之杖安全带回,绝对是一件不容易之事,所以并没有贸然行动,在静等那援兵的到来。

    时间一晃过去了三天,在三天之内道宗获得了雷霆之杖的消息则是犹如长了翅膀一般,传遍了偌大的迦玛城,一时人们彻底的沸腾了,那可是神级灵器啊,有了它就相当于多了一个xìng命的保障。

    王杰三人静静的坐在客栈之内,那庞大的神识在道宗所处的客栈之上不断的扫视着。

    当第三天太阳升至当空时,道宗迎来了一批宗门的援助,足足有着数十人之多,感受到那一道道不弱的波动,王杰也是暗自点头,这道宗的实力还真不是一般,一次xìng就出动了如此之多的灵宗境强者。

    而那剑宗同样也是不甘落后,同时也是迎来了数十个宗门之内的援助,看着那不断散发出强横波动的影,王杰不由得有些感叹,似乎这北大陆的实力总体都要比东大陆要强上一些,一个二流势力随随便便就能拿出如此之多的灵宗境强者,这比起东大陆显然要强了不少。

    王杰神识缓缓收回,神秘的一笑“好戏开场啦,就是不知道那雷霆之杖,最后会花落谁家。”

    这一天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rì子,当道宗随着援助的到来,再也没有丝毫的停留,几十道影浩浩的对着迦玛城的北门而去。

    而那剑宗也是不在停留,紧紧的跟随在其的后,一些同样心怀鬼跳的人们也是蠢蠢yù动,紧随在哪剑宗之后而去,一时风云雷动,那雷霆之杖引起的夺宝大战将一触即发。

    谁都没有注意到当那道宗所有人员离去不久之后,又是一道影从哪客栈之内闪出,逆道而行,对着迦玛城的南门急速而去。

    当那道影离去不时,三道影缓缓的出现在了道宗安的客栈门外,看着那急速离去的人影,王杰神秘一笑“走跟上。”

    显然道宗此时玩了个声东击西的把戏,虽然骗过了大部分人,但是还是被一直在暗中观察的王杰识破了,虽然在城市之内不能动手,但是等此人一旦离开迦玛城之后,王杰就再也不会有丝毫的顾忌。

    前面急速掠动的人影出了城门,并没有走大道,而是选择了走那荆棘密布的森林,只见此人形如那狡兔一般,在森林之内不断的穿越而过,王杰三人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紧紧的尾随在后。

    暮然王杰心神一动,停下来对着远处看去,只见在哪最北边传来了一阵阵强横的波动,显然哪里已经是交上了手。

    那在前面急速前进的影显然也是觉察到了那种波动,稍作停再次加速对着森林的深处急速驰去。

    王杰看了王霆和风清扬一眼,微微一点头,不在有所隐藏,形爆掠而出,对着那道影急速shè去。

    王杰三人的动静立刻引起了那道影的jǐng觉,头也不回脚下速度猛然大增,对着那森林深处快若闪电般驰去。

    看着快速驰去的影,王杰心中一声冷笑,不在有任何的保留,体内的灵力尽数运转而起,化为一道残影对着那道影快速赶去。

    距离在一点点的拉近着,但是此人并没有显示出太多的惊慌,依然对着那森林的深处急速赶去,王杰心头微沉,“难道这里还会有着他们的同伙吗。”

    不过王杰的想法很快就被验证了,忽然就见那急速前进的影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快速追赶而来的王杰三人,一脸的冷笑。

    看着此人的表,王杰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神识一动对着四周扫视而去。

    忽然一阵浑厚的狂笑声响了起来,“哈哈,不知死活,居然敢打我道宗的主意,本宗看你们是活的不耐烦了。”

    随着那浑厚的声音落下,那空间一阵扭曲,两道影缓缓的出现在了王杰的三人的视线中,一股强横的波动猛然散发开来。

    巨大的灵力波动在空中不断的肆虐着,使得空间不断的发出道道涟漪。

    王杰眉头微皱,看来这道宗还真不是一般的狡猾,不过就此想打消王杰对那雷霆之杖的想法,显然是不可能的。

    王杰一声冷笑,“这种至宝有能力者得之,谈不上敢不敢。”

    来人万万没有想到眼前的年轻人如此的狂傲,冷笑道“年纪轻轻就如此的牙尖嘴利,你们还真以为我道宗是好惹的吗。”

    只见此人话音落下,浑厚的灵力尽数席卷而出,那手臂之上灵力涌动,直接化为一道布满鳞甲的狰狞手臂,形急速掠出,抡起那寒光闪闪的手臂对着王杰爆轰而下。

    王杰眼眸一紧,没有丝毫的后退之意,体内的灵力尽数运转而起,一阵低沉的龙吟声悄然响起,当那道鳞甲手臂就要落在王杰的体之上时,王杰双拳猛然平推而出,对着那当头砸下的手臂硬悍而去。

    来人双眼之中满是戏虐之意,看着王杰如此的狂傲托大,眼神之中露出一丝丝喜意,但是下一刻来人彻底的变了脸sè。

    看着王杰的表,道宗其余二人一脸的幸灾乐祸,心中暗自骂道:“狂傲的小子,一会看你还狂。”

    当那两只看起来有些平凡的双拳,轰在那布满鳞甲的手臂之上时,一阵低沉的撞击声猛然响起,再看那来人脸sè一红,形剧烈颤抖起来,双脚倒插在地面之上直接被王杰蛮横的轰飞出去,两道醒目的沟壑出现在人们的眼神中。

    此人脸庞之上布满了骇然之意,自己可是名副其实的灵宗境巅峰强者,居然被一个看起来如此年轻的后辈一击给轰飞,那眼前的年轻究竟达到了什么境界。

    道宗那两人此时也是脸sè大变,显然对于突然出现的变故太难以接受,毕竟和那出手之人可是宗门里大名鼎鼎的大长老,一实力仅次于宗主,居然一招就被眼前的年轻人给轰飞,太过于的匪夷所思了。

    王杰一击轰飞那道宗大长老,不顾对方的骇然之意,脚下发出一阵雷芒,形化为一道青烟,对着那道宗大长老再次快若闪电一般掠去。

重要声明:小说《玄武之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