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残

    王杰冷静下来,回想起风清扬之前所说的话,心中暗自沉吟道“什么样的地图居然就连冰灵宗都被惊动了,还亲自前来主持。”

    即使王杰想破脑袋也是不知其中的缘故。

    一rì的时间一晃而过,当竖rì那一抹阳光撕裂云层,照shè在这座城市之时,那火爆的人气再次爆发开来,今天是那半年一度的拍卖会,那中人气已经是达到了一个让人疯狂的地步。

    王杰和风清扬三人走在街道之上,看着边一个个神的人影,也是被吓了一跳,虽然早都知道这拍卖会的吸引力不小,可是今天看来似乎要比传说中还要强出很多。

    一路走来,王杰耳中所听到的最多的就是冰灵宗和那不知名的地图,看来人们对那冰灵宗所带来的地图都是异常的感兴趣。

    当来到那拍卖会的场馆前时,王杰彻底的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只见数十万人蜂拥在哪犹如巨龙一般的拍卖会场馆之前,排成几条看不见尾的人流巨龙,源源不断的对着那场馆之内而去。

    这人也太多了点吧,王杰看着眼前的景象,心中的那份震撼无以形容,一个小小的拍卖会居然能达到如此的地步,可真是让王杰开了眼了。

    在哪场馆的大门口,设立者会员通道,说白了就是缴纳了一定的灵石之后,可以优先进入拍卖会场内,而且所受的待遇也是不一样的。

    王杰缓步上前,在边人羡慕的眼神中,拿出三百灵石交给那门卫,换来了三个位置不错的坐牌号,顺着那会员通道,王杰三人进入到了庞大的拍卖会场之内。

    看着眼前空旷的拍卖场,王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只见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座足足可以容纳几十万人的巨大空间,一排排座椅整齐的排列着,在哪最前方一圈,都有桌子摆放着,显然是给一些有实力的势力所设置。

    按照排位号之上的数字,王杰找到属于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看着那不断涌进的人影,静静的等待着拍卖会的开始。

    随着不断的人影涌进,这片空间变的火爆起来,剧烈的混闹声彼起此伏的响起,形成一道剧烈的声浪,震得耳朵都有些发鸣。

    王杰微眯着双眼,对着那拍卖场的zhōng yāng看去,在哪里摆放着一座巨大的石桌,在桌子上面并没有任何的东西,看来那桌子就是拍买东西时摆放拍卖品而设置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那空空的座椅已经是被黑压压的人影所代替,一个个满脸的兴奋之sè,不断的对着那石桌摆放之地看去,在焦急的等待着拍卖会的开始。

    王杰对着巨大的拍卖会扫视了一圈,感觉到一道道隐晦的气息,也是暗自点点头,这拍卖会的含金量绝对是这么多年来,自己第一次所遇,那混在人群中的强者足足有着数百人之多。

    看来那传说的地图所带来的轰应也是够惊人的,就是不知道那是一副什么样的地图,居然引起了这么多人的关注。

    当那最后一个座椅被坐满之时,一声清脆的钟声忽然想起,先前还议论纷纷的人们都保持了沉默不再畅所yù谈,把那火的眼神齐齐的看向了那最zhōng yāng的位置。

    在人们期待的眼神中,只见空间一阵漾,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缓缓的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之中。

    王杰眼眸一紧,出现在那拍卖台之上的老者,居然是一名灵宗境强者,而且看其的模样也是达到了圆满之境,距离那巅峰之境也只差一步之遥。

    这城主府还真是实力雄厚,就连一个个小小的拍卖会的主事都是灵宗境强者,王杰对于那城主府有如此的实力也是暗自感到惊讶。

    老者满脸的笑容,环视了一圈巨大的拍卖场,满意的点点头,浑厚的声音缓缓响起;“多谢各位前来捧场,金蝉子再次谢过、、、、、”

    金蝉子一开口,就源源不断的说了起来,忽然坐在那最前方的位置之上传来一声不满的声音,“我说金老鬼,你就宣布开始得了,别再哪里废话连篇了。”

    那尖锐的话语,不给台上的金蝉子留一点面子,使得金蝉子脸sè一变,打住了长篇大论。

    “既然如此,今天的拍卖会就此开始。”

    王杰看着金蝉子的举动,不由得微微一愣,那坐在最前方的是什么人,居然如此的不给那金蝉子的面子,想必一定是有着强横的背景,不然金蝉子不可能就这样的忍了。

    王杰的眼神对着最前方说话之人看去,就见在哪桌子的后面坐着一道略显苍老的影,背对着王杰,使得看不清其模样,但是从其体之上隐隐散发出的那种波动,使得王杰明白此人的实力绝对不可小觑。

    随着金蝉子的话音落下,从哪后门之中走出两名彪形大汉,手中抬出一个巨大的箱子,放在了那石桌之上。

    两名大汉把东西放在那石桌之上退了回去,只剩下那金蝉子满脸的笑容,站在那石桌之后,看着神的人们。

    金蝉子看着已经吊足了人们的胃口,狡诈的一笑,伸手打开那巨大的箱子,伸手拿出一把看似普通的长剑。

    看着略显失望的人们,金蝉子并不在意,“沧浪”一声从那剑鞘之中把长剑拔了出来,一道寒光瞬间出现在拍卖台之上,一道犹如虎啸般的嗡鸣声响彻而起,长剑在金蝉子的手中化作一道优美的弧度,一股淡薄的威压缓缓弥漫开来。

    看着金蝉子手中所持得到长剑,先前还兴趣怏怏的人们立刻来了jīng神,一个个交头接耳,满脸的好奇,对于金蝉子手中的长剑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金蝉子微微一笑,浑厚的声音缓缓响起,“此剑名为啸天,在剑之内封印了一头七阶妖兽的兽灵,此剑有着慑人心神的效果,和敌人交战时能取到意想不到的结果,所以此剑的拍卖价以一千下品灵石起拍,每次不能低于一百灵石,现在开始拍卖。”

    随着金蝉子的话音落下,灵宗境以下的强者可是来了jīng神,就见在短短不到一刻的时间,那啸天剑的价格直接飙升到一万下品灵石,看着依然还在缓缓攀升的价格,王杰也是满脸的兴趣,期待此剑的最终价位能达到多少。

    当那啸天剑的价位停留在一万六千八的时候,终于是止住了上升的势头,被一个满脸凶横的大汉所拍到。

    虽然此剑能提升一定的战斗力,但是那只是针对灵宗境以下的强者而已,对于灵宗境来说就显得有些鸡肋,所以那些坐在最前方位置的主,并没有丝毫的动静。

    因为人们都知道越到最后,所出现的才是真正的重头戏,先前只是开胃菜而已。

    当啸天剑以一万六千八的价格成交之后,第二件拍卖品也是接踵而来,在人们那一次又一次疯狂的紧拍下,每一件的拍卖品都是以一个物超所值的价格被拍卖掉。

    王杰三兄弟坐在后面的位置之上,看着不断疯狂竞拍的人们,不由得摇摇头,到了这里才知道什么叫做土豪,一个个气大财粗。

    王杰把眼神扫向了那坐在最前方的数十道影之上,王杰心中明白,那些主才是真正的大人物,对于之前所拍卖的那些东西根本就看不上眼,都在等待那最后的重头戏而已。

    此时拍卖场内的气氛无疑是达到了顶峰,随着每件拍卖品的出现,都会带来疯狂的竞价,而竞价声也是越来越少,毕竟到了这个时候,所拍卖的东西已经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了的。

    但是那种气氛并没有降低,反而愈加的火,毕竟即使拍卖不了,看看也是一件让人值得激动的事

    随着最后一声竞拍声的落下,所拍卖的东西也是花落有主,金蝉子满意的点点头,神秘的一笑“我想大家都有所听说吧,此次有着一副神秘的地图也是在此次拍卖的行列之内,那接下来就让我们大家欢呼起来吧。”

    随着金蝉子的话语落下,台下爆发出烈的议论声,对于那神秘地图人们可都是早有耳闻,一个个交头接耳不断的议论着,显然都是好奇心大发。

    王杰眼神看向那最前方,就见随着金蝉子的话音落下,就连前面那数十道影也是动了动,显然对于那神秘地图都是有着很大的兴趣。

    只见金蝉子一翻手,一个jīng致的盒子出现在了其的手中,随着盒子的出现,人们的眼神瞬间被吸引了过去,一个个恨不得能把那小盒洞穿一般。

    金蝉子手拿jīng致小盒,看着振奋不已的人们,缓缓道;“根据此地图的提供者所言,这副地图是一副藏宝图的路线图,但是可惜的是只是其中的一半而已,如果想要开发这幅图上面的秘密,那就要找着这副图的另一半,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另一半并没有什么消息,所以今天就把这幅地图拿来拍卖。”

    听完金蝉子的话语,人们明显显得有些失望,搞出如此大的动静,居然是一副残图,谁都不会拿出闲钱去拍卖它。

    看着士气有些低落的人们,金蝉子苦笑一下,对于出现这种况,金蝉子并不意外,毕竟没有几个人愿意用灵石去兑换一副没用残图。

    金蝉子毕竟是老jiān巨猾,那低落的气氛并没有影响到其的心,浑厚的声音传了开来,“地图的起拍价一万下品灵石。”

    “哗”

    台下一阵喧然,一副破图居然要一万灵石,显然对于金蝉子所报出的价格,没有几个感冒的,就连坐在最前方的那数十道影也是显的有些迟疑,搞来搞去居然是一副残图,人们一时都犹豫不定,拍卖场之内难得的陷入清净的状态。

重要声明:小说《玄武之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