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被绑架

    那黑sè的影急速前进着,不是的回头对着后看去,王杰远远的缀在后面,不敢跟的太紧,毕竟对方可也是名副其实的灵宗境巅峰强者。

    拐过一条街,看着眼前那宽阔的街面,王杰心中有些好笑,只见那黑sè影直接进入了百草堂,一闪消失不见。

    王杰犹如那大鹏展翅一般,在空中留下一道优美弧度,对着白天和神药子见面的房间疾驰而去。

    看着房间之内有些发暗的灯光,王杰远远的矗立在一棵大树之上,神识迅速蔓延而出,对着那房间扫视而去。

    就见神药子静静的坐在那宽大的上座之上,看着下首站着的黑衣人,脸sè极其严肃“怎么样,那几个小子有什么发现没有。”

    只见站立在下首的黑衣人,体微微前倾,“暂时看样子还没有什么新的发现,那小子已经进入了修炼之中,所以我先回来报告一声。”

    神药子听完微微的一点头,“不管如何,你必须给我把那几个小子盯紧了,千万不能让他们溜走了。”

    说道最后,那神药子显得有些声嘶力竭的吼道。

    显然这神药子对于那副图卷极其的看中,这不由得使得王杰对那图卷的来历更加的感兴趣,不知看似普通的图卷究竟影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接下里那神药子和黑衣人交代了一些其他事宜,王杰对着原路急速返回,在没有搞清这图卷的秘密之前,王杰暂时还没有要打草惊蛇的打算。

    **无话,当次rì那明媚的阳光照shè在这巨大的城市之时,那火爆的人气再次闹起来,一阵阵震耳的哄闹声不断的传来,使得王杰早早的退出了修炼。

    在昨晚休息之时,王杰曾经想店里的伙计打听过,原来这座城市名为迦玛城,城主乃是世代世袭下来的,在迦玛城也算是根深蒂固的一大势力了,而那百草堂虽然也是一大势力,但并不是归那城主府所有,据说是好像和那玄绝门有着一些关系,但具体的况,人们不是太过于明白。

    在迦玛城的中心有着城主府掌握的迦玛城的最大交易所,据说在哪里经常会出现一些震惊人心的不世之宝,所以一旦到了那交易所开放的rì子,就会引来各方的修士前来淘宝。

    但这还不是最为重要的,最让人们期待的就是那拍卖会,一般都是半年举行一次,但是有时候也是有着意外出现,如果在这期间有着什么重宝出世,那城主府也是会临时启动拍卖会,进行拍卖。

    但是那种况毕竟还是少数,所以一般拍卖会都是半年举行一次,而这次也是马上到来。

    在王杰拿出一颗下品灵石后,那伙计把拍卖行的一些事宜对王杰说了个一清二楚。

    既然拍卖会马上要举行了,王杰自然是不能错过此次好事,决定留下来好好看看这闻名远近的拍卖会究竟有着多么的吸引人。

    王霆和风清扬自然是求之不得,二人兴高采烈的在街道之上来回走动着,好奇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而王杰借着要修炼的名头则是留在了客栈之内。

    关上房门,王杰坐在椅子上面仔细的算着,距离那拍卖会还有着十天的时间,在这十天之内希望能把那图卷研究明白,别忘了后还有神药子一个大麻烦在等着自己去解决呢,所以王杰可不能把时间浪费在哪无聊的逛街之上。

    再次拿出那神秘图卷,王杰仔细看去,看着那一道道纵横交错的纹路,显得杂乱无比,王杰眉头微皱,难道这些纹路只是障眼法,并没有什么价值可言吗。

    王杰心中不由得冒出个奇怪的想法,毕竟王杰知道这幅图卷之前经历了那么多的人都没有看出个名堂来,而那神药子恐怕更是想了不知多少办法来研究此图卷。

    想到这里,王杰缓缓的静了下来,浑厚的神识猛然对着那图卷席去,当那磅礴的神识击在那图卷之上,在王杰期待的眼神中,那图卷纹丝不动,没有丝毫有变化的迹象。

    王杰摇摇头,看来这个办法是行不通了。

    手中拿着那神秘的图卷,王杰坐在椅子上面,陷入了沉思之中,对于手中的这副图卷一时不知该怎么去打开。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激烈的敲门声,“大哥快开门”王杰快速把图卷收到了储物戒指内,起打开房门,就见王霆站在门外,一脸的焦急之sè。

    看着王霆的神sè,王杰心中一紧“出什么事了,你二哥呢。”

    “大哥,二哥被一伙神秘人给带走了。”

    “神秘人。”

    王杰眉头一皱,风清扬的实力并不低,什么人居然能把风清扬轻易的带走,看来这期间一定有yīn谋。

    王杰看着王霆急道:“不要慌,你把事的经过说给我听听。”

    王霆深深的缓了一口气,对着王杰把事的经过说了一遍。

    原来王霆和风清扬去了那迦玛城最大的交易所,看能不能找到一些适合自己的丹药灵技之类的,到了哪里之后,二人暂时分开去各看各的,当王霆淘到自己的喜欢的灵技之后,忽然被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孩递过来的一封信吓了一跳。

    只见书信上面写着,“如果要想让风清扬没有生命危险,那就不要做一些不利之事。”

    看着那书信上面写着简简单单的数十个大字,王杰的眉头锁在了一起,什么人居然如此的猖狂,明目张胆的把风清扬给绑架了,而且风清扬居然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看来对方的实力恐怕是有些超乎自己的应负范围之外了。

    王杰看着王霆那那担心的神sè,安慰道:“不要着急,我想你二哥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的,绑架他的人应该有着一定的目的xìng,在没有达到要求之前,是暂时不会伤害你二哥的。”

    王霆听完脸sè之上的焦急之sè有所放松,接下来王杰所要做的事就是等,虽然不知道绑架风清扬的究竟是什么人,但是王杰有种感觉,此事和自己手中的图卷一定有着一些关系。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内,那些绑匪就如彻底的消失了一般,没有丝毫的动静,而王杰也是留在客栈之中,静静的等待着,再也没有拿出那神秘的图卷做研究,因为王杰有种预感,如果自己一旦把那图卷研究明白,恐怕就是给别人做了嫁衣。

    到了现在比的就是耐xìng,看到最后谁先顶不住,毕竟王杰深信,绑匪不可能平白无故的绑架风清扬。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绑匪依然还是没有丝毫的动静,王杰和王霆吃完早饭,坐在房间之内静静的修炼着,忽然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王杰打开房门就见店里的伙计站在门外,满脸的笑意,递给王杰一封书信,“公子,这是刚才有一个人交给我的,让我把书信转交给你。”

    王杰神sè一动,拿出一颗下品灵石递给伙计,缓缓问道:“给你书信的是什么人,你知道吗。”

    伙计两眼冒光,伸手接住那下品灵石,激动地道:“公子来人虽然我不认识,但是看他穿的衣服,应该是百草堂的护卫。”

    王杰摆摆手,让伙计离去,回头把房门关上,心中暗道:“此事果然与百草堂有关系,看来神药子那老狐狸怕我带着图卷离去,所以把选择了实力较低的风清扬下手,以此来作为筹码,还怕自己不配合。”

    打开书信,王杰仔细看去,只见上面写道:“二位公子,此事也是无奈之举,本以为想借助公子之手,能破解那图卷之谜,但是公子的实力强横,所以就出此下策,还望公子见谅。”

    看着那堂而皇之的书信内容,王杰心中的怒火达到了极点。

    王杰紧咬牙根,脑海急速转动着,在一点点的的想着破解之法,毕竟现在风清扬还是在其的手中,做事有些忌惮,但是既然对方已经挑明了,那自己就没有等下去的必要了。

    人王杰不但要救,那图卷王杰还是要带走,从那神药子对图卷的如此在意,王杰明白,此图卷的来历绝对不会简单。

    拿定主意,王杰叫上王霆,出了客栈对着那百草堂再次走去,跨过几条街,那宽阔的街面出现在眼前,王杰二人径直对那百草堂走去。

    不顾那护卫的阻拦,王杰蛮横的来到之前曾经和神药子见面的房间,就见神药子满脸的笑意,坐在那椅子上面,看着满脸怒火的王杰二人。

    王杰沉声道:“我的兄弟在哪儿。”

    只见神药子jiān诈笑道:“公子不要着急,你的朋友绝对安全,就是不知道那图卷公子研究的如何了。”

    随着话音的落下,那肥胖的脸庞之上满是贪婪之意,看着神药子那副模样,王杰心中一声冷笑;暗自骂道“老狐狸,老匹夫。”

    王杰吸了一口气淡然一笑道:“那图卷想必你也是研究了不少的时间吧,都没有研究出一二,图卷到了我这里才短短的几天,我怎么可能研究的明白,你是不是太高看我们兄弟了。”

    神药子脸庞之上露出一丝丝失望之意,继而jiān笑道:“既然公子还没有研究明白,那就继续,等什么时候研究明白了,我自然就把你的朋友放了,你看如何。”

    听着那神药子恬不知耻的话语,王杰心中的怒火达到了极点,体内的灵力急速运转而起,紧紧的盯着神药子,房间之内的空气瞬间凝结起来,显得压抑至极,大战随时都会一触即发。

重要声明:小说《玄武之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