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栽赃

    那犹如突然从天而降的数十道影,爆发出强横的波动时的人群大惊,一个个眼神之中满是骇然,如此之多的灵宗境强者出现,除过那几大势力之外,恐怕很少有人能拿的出。

    随着那恐惧的人群轰然散去,这片区域一时处于真空状态,王杰剧目仔细看去只见在哪一篇空旷的区域内,几十道影静静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王杰眉头一紧,神识从哪几十道影之上一扫而过,不由得一愣,因为这些人居然都是死尸一具,并没有任何的气息。

    王杰猛然回过头来,对着那一个个眼露骇然之意的人群看去,被王杰那冷冽的眼神扫中,一些实力不济着几乎当时就跪倒在地,好在王杰并没有真正的针对谁,只是一扫而过。

    王杰伸手一指离自己比较近的一个中年汉子道:“你说说这是什么况。”

    被王杰指中的中年汉子一脸的惊惧,“前辈,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刚才看见有人聚集到了这里还以为有着重宝出世,谁能知道就看见了这些尸体。”

    中年汉子话音一落,双手有些颤抖慢慢的指向那些尸体。

    王杰看着那一具具尸体,并没有呈现出痛苦或者是惊惧的表,那就只能证明一点,被杀害之时恐怕并没有觉察到危险的存在。

    “难道杀人者和死者关系很熟,并没有防范。”这种想法很快就被王杰否定,毕竟如果要动手杀死这么多人,恐怕也不是一件很容易之事。

    那就只有一种结果,就是杀人者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使得这些人没有任何的反应之力。

    王杰想到这里,脑海之中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昨晚王杰曾经看见这个方向有着人影掠动,难道这些都是昨晚那些神秘人影干的,王杰一时被这个念头困扰着心神。

    在这个特别的时期,任何事都值得引起人们的警惕,何况一次有着这么多人被杀害,只要传了出去,绝对会起引人们的恐慌。

    雷坤来到王杰的边,看着那一具具尸体,微皱着眉头道;“师弟,这些人是怎么死的,为什么脸庞之上一点表都没有。”

    王杰苦笑了一下:“如果我没有猜错,恐怕那出手之人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很恐怖的境界,你看,他们都是被震碎丹田和筋脉而亡的。”

    王杰说完一指那表面看起来完好无损,但是仔细看去只见那尸体似乎一堆烂泥一般,只是一层皮囊在束缚着。

    雷坤眼神之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什么要同时杀害这么多人,死去的人们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似乎并不和常理啊,这有点说不过去啊。

    王杰神秘一笑,“谁说是同时杀害的呢,你看他们的服饰,并不是一个门派或者是势力的,这说明他们都是被杀害之后,被凶手把尸体搬到了一起,这样的话就能说得过去,为什么他们没有丝毫的反应之力了。”

    王杰顿了一顿,接着道:“就是不知道凶手为什么要所有的尸体都搬在一起,难道这其中会有什么诡计谋吗。”

    听着王杰的分析,雷坤有些若有所思的样子点点头。

    王杰转过来看着那惊惧的人群,淡然一笑道;“眼下的况想必大家都看清楚了,我想凶手最主要的做法就是要给我们一个下马威,使我们自己知难而退。”

    听着王杰的话语,人群中有人低声问道:“那我们接下来该如何去做呢。”

    王杰微微一笑道:“很简单,那就是就此而返回,不过呢既然已经到了这里,让大家就此而回去,我想大家是不是都很不愿,所以接下来如果想要活命,那就要打消你们之间的防范,夜晚露宿之时相互离得比较近一点,这样就有一定的照应,我想凶手就会知难而退。”

    “不过呢,我还是要告诉大家一件不好的消息,那就是说不定着凶手就是我们其中的一份子,所以对于你边之人也是要有一定的警惕。”

    听着王杰的一番言语,人群之中一阵哄乱,一个个不由得看向边,那眼神之中的警惕之意也是大增,毕竟一个个相互都不了解,谁能知道眼前的人是不是就是那变态凶手。

    有人大着胆子问道:“你又说让我们相互打消防范,又说那凶手有可能就在我们边,还让我们警惕,这不是相互矛盾吗。”

    王杰呵呵一笑:“对了,所以就是接下来的路,绝对是危险重重,所以至于要走要留,那是你们的事,我只是提个建议而已。”

    王杰话音落下,不顾人们的议论,对着那邙山的深处急速而去,雷坤等人眼神露出戏虐之色,看着一脸无主的人群,一阵大笑,对着王杰急速赶去。

    看着王杰等人离去,人群中的议论声不断响起,显然王杰之前的话语彻底的引起了人们的恐慌,一个个脸庞之上露出警惕之意,不由自主的和边的人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突然人群中有人大声说道:“大家别听他胡说八道,说不定这些人就是他们杀的,他们为了独吞那魔主骨骸,痛下杀手为的就是让我们大家就此退去,而他们好独吞那魔主的骸骨。”

    那尖锐的声音一经传出,人群众一阵慌乱,议论声不断响起,显然经过此人这么一说,结合起之前的种种,人们不由自主的就把王杰等人当成了真正的杀人凶手。

    此时已经是在哪山脉深处的王杰哪里知道,自己那一番好意,居然为自己等人引来了无尽的谣言和麻烦。

    那荒芜的山脉之上人影遑遑,一阵阵破风声不断响起,一个个满脸的兴奋之色,对着那山脉的深处急速赶去。

    王杰一边快速前进,一边看着那边不远处急速掠过的人影,心中也是有些无奈,不管到任何的时间,只要有着关于远古的宝物或者别的之类的传说和出世,那种惑从来都不会小,所引起的那种震动足以使得人们为之发狂。

    而那莫名其妙被人杀害的几十人的消息,也是经过一些心怀不测之辈刻意传播不胫而走,不到一的时间,王杰等人杀人的消息彻底的传了开来。

    这让的那些兴奋之级的人们稍微有些清醒,同时心中也是暗暗的警惕起来,毕竟自己的小命还是很珍贵的。

    而当那消息传入王杰耳中时,王杰也是愣了一下,最后想想也就释然了,毕竟在那之前自己似乎做的有些欠缺考虑。

    不过这种好子并没有持续太久,当迎来第二的阳光之时,又有着一批人被神秘的杀害,而最为奇葩的就是在哪被杀害的几十人边,留下了一行字迹,大致的意思就是,“如若你们再敢谣,他们就是你们的前车之鉴,杀无赦。”

    王杰微皱着眉头,看着那地面之上猩红的字迹,那一干枯的血迹,已经变得黑了起来,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飘在空气之中。

    这明显就是栽赃陷害啊,经过昨天那样的谣传之后,今天又有着几十个人被杀害,这明摆着就是在杀鸡给猴看,要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

    看来这对方还真是为自己等人想的周到啊,对方为了使得自己一众引起人们的众怒,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使出如此惨无人道的手段,确实让王杰很是恼火。

    王杰等人离开那凶杀之地,来到一处没有人迹的山峰之上,雷坤有些急躁道:“师弟,你看眼下我们这么办,如果我们在没有任何的表示,恐怕不出几天,这里我们可就呆不下去了。”

    王杰为低着头,深深的沉思着:“毕竟这一幕这太过于的凑巧,第一次那些人死了之后,就摆在自己进山必经之地,而第二次就不用说了明摆着就是报复。”

    “什么人居然会和自己等人如此的过不去,这才刚到邙山第二天,就遭到敌人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害。”

    王杰脑海之中努力的回想着这几天的一些所遇之事,但是依然没有丝毫的头绪。

    突然白如霜一阵低微的传音传入王杰的耳中,使得王杰一愣,眼神之中精光闪闪,咧嘴一笑,那森白的牙齿显得格外的森然。

    王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双眼之中光芒大作,咬牙道:“既然你想玩,那小爷就陪你们玩到底。”

    看着王杰的举动,雷坤和风清扬几人神一震,等着王杰吩咐。

    王杰缓缓道:“从今天开始我们分为两队,一对由我来带队,另外一对有雷坤师兄带队,我们分开走,、、、、、、、、、、、、、、、”

    听完王杰的一番吩咐,雷坤等人点点头,雷坤看着王霆和风清扬一挥手道;“我们走,”话音一落带着几人急速离去,只剩下了王杰和白如霜,还有另外一个外门长老,柳长老。

    王杰看着白如霜和柳长老笑道:“走吧,接下来就让我看看,是何方的鬼祟在做如此的无耻之举。”

    白如霜乖巧的点点头,任凭王杰拉着那柔的小手对着远处急速驰去,那柳长老摇摇头,无奈的一笑,形爆掠紧跟在后急速而去。

    当王杰等人分开为两队走了之后,过了一段时间,只见王杰等人之前立之地,空间一阵漾,数道影缓缓出现,领头之人似乎有些疑惑,看着王杰几人分开离去的方向,自言自语道;“难道他们发现了什么吗。”

    宽大的风帽彻底的遮住了来人的模样,只是那冷漠的声音使得周围的空间似乎有着凝聚的迹象。

重要声明:小说《玄武之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