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锤炼肉体

    第170章锤炼**

    当那道透明的光罩散开,一股浓密的灵力威压瞬间对着王杰挤压而来,那种沉重感使得王杰的形直接从空中跌落而下,直接在哪坚硬的地面之上印出一个人形大坑。

    王杰喉咙中传出一声声惨叫声,脸色如猪肝般红的发紫,皮肤瞬间裂开,一道道血剑激而出,此时的王杰无疑狼狈到了极点,先前的光罩太过于突然,使得王杰没有丝毫的防备之心。

    王杰艰难的从地面爬起,盘腿而坐,巨大灵力爆挤,使得王杰七窍不断的流出猩红的血液,到了此时王杰也是顾不了那么多了。

    王杰紧要舌根,死守着最后一丝明净,体内的灵力爆涌而起,在体内呼啸而过,急速吸收着那四面八方而来的恐怖灵力。

    显然王杰这种做法也是徒劳的,因为那灵力太过于的浓密,依靠他那可伶的吸收,犹如九牛一毛根本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这时王杰才想起了雷子皓说得话,这里的灵力浓密度已经达到了恐怖的地步,那凭借自己现在这样去吸收,简直是有些痴人说梦话了。

    想到这里王杰不在做那无谓的挣扎,体内的灵力依然不断涌动,而体则已经被那恐怖的血液所弥漫,现在的王杰整个就变成了一个血人,远远看去端的恐怖。

    每当王杰坚持不住时,雷子皓那期盼的神色,那天地大战所带来的那种惨烈的景象就不断的在王杰的脑海中划过,使得王杰心神一紧,紧要舌根,一声声低吼声从那道恐怖的形中传了出来。

    时间过去不知多久,那道形依然没有任何的波动,在哪里静静的盘坐着,犹如就此断了气息一般,那浓密的灵力不断的对着其灌充而下,一遍又一遍的冲刷着,使得那道形愈加的坚韧。

    雷子皓眉头微皱,看着眼前的空间,嘴里喃喃道;"都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难道失败了吗?"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雷子皓每隔一月,就会前来看看,可是时间已经过去三月有余了依然没有任何的动静。

    那道静坐在浓密灵力中的单薄影,终于有了一丝动静,就见那被血钾所包围的影,突然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一块块血钾随着声音的加剧缓缓滑落而下,露出一具微微泛着古铜色,但是那之上满含强横的爆发力量感,难以想象一旦爆发,所展现出的力量将会多么的强横。

    就见静坐了足足有三月有余的王杰缓缓睁开双眼,那清澈的眼眸中一道道金色光芒缓缓滑过,显得极其的深邃,犹如经历了数万年的轮回般。

    就见王杰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感觉到体内那奔腾的灵力,虽然已经有了很大的提升,但是这并不够啊,王杰嘴中暗暗道。

    到了这时那恐怖的灵力威压,已经对王杰形不成任何的威胁,看着一道道强横的灵力顺着皮肤不断的对着体内涌去,王杰知道经过这次锐变,自己的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凭借现在王杰相信一拳就可轰爆柳擎。

    "哈哈,小娃娃,不错居然在第一劫中能坚持这么长的时间,比之前那两个可是强了太多,不过呢这才只是开始,接下来才是最为关要的,你可要想好了。"

    王杰淡然一笑,"前辈来吧,弟子接下就是。"

    "好,很好,你现在也就是半步灵宗境,所以接下来两天,给你休息的时间,你要把自的状态调整到最佳。"

    一想起之前那钻心的疼痛,王杰现在就有些发憷,不知道接下来又会有着什么样的残酷修炼,但是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后路可退,只能向前。

    在这里并没有任何的时间观念,时间一晃而过,当王杰体达到一个巅峰状态时,那道神秘的声音再次出现。

    "小娃娃,怎么样了考虑的如何了"

    王杰听完沉声道;"前辈,弟子已经做好一切准备,我们开始吧。"

    这次王杰从上次的惨痛的经验中学乖了,当话音落下,那体内的灵力瞬间爆涌而起,以防又被这个神秘的声音给忽悠了。

    似乎觉察到了王杰的动作,那道神秘的声音发出一阵戏虐之笑。

    "小子这次的灵力威压要比上次更加的恐怖,所以你提前做好准备,如果坚持不住,就把你们主给你的灵玉捏碎,别死扛着,不然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听着那提示,王杰心中已经是有些发毛,比之前还要更加的厉害,难道会把给挤爆不成。

    显然王杰的想法在不久就成真了,当那道提醒话语落下,这片空间猛然抖动起来,一股无法形容的威压瞬间席卷而开,比之前不知恐怖了多少倍的灵力冲击,对着盘坐在地面之上的王杰轰然挤压而来,"噗"王杰一口鲜血狂涌而出,那盘坐的形瞬间皮开绽,血模糊,几乎没有人样。

    一声森冷的惨叫声瞬间响起,王杰就感觉自己的已经被彻底的挤爆而去,神识紧守最后一丝明净,那种来自灵魂的刺痛,使得王杰差点昏迷过去。

    就见那恐怖的灵力,在那破烂不堪的血之上不停的蠕动,似乎在一点点的清理着里面的杂志,随着那灵力不断的提纯。

    那道缓缓再次凝聚,当凝聚成人形时,那恐怖的灵力再次降临,一次又一次不断地把那具挤爆,再次凝聚,在挤爆,在凝聚。

    那一滩血似乎成了别人的玩偶般,被一次次挤爆,凝聚,到得最后,那种灵魂刺痛感已经使得王杰麻木不仁,只有紧紧的守护着那一丝明净,别的不为所动。

    就见随着那一次次挤爆凝聚之后,每次凝聚而起的形更加的完美,几乎很难寻找出一点瑕疵,那恐怖的灵力似乎在塑造着一具完美的艺术品般。

    而且散发出的波动一次比一次强悍,显然随着一次次的蹂蹑,王杰的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地步。

    当那最后一次凝聚而起,并没有出现再次挤爆的现象,那具略显单薄的形彻底的成型,就那样静静的盘坐在地面之上,那古铜色的皮肤散发出极具压迫感。

    就见那不知被蹂蹑了多少次的形缓缓睁开双眼,眼神之中显示出一丝丝迟钝感,王杰感觉到那有些陌生的躯,晃了晃有些沉重的脑袋,努力的适应着这具躯。

    随着一点点适应,那种羞涩感终于消失,感觉到那充满力量感的躯,王杰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有些掌握不了,王杰深知这是力量暴涨的结果,所以并没有过多的惊讶。

    心神一动进入这道还略显陌生的体,就见现在的筋脉和之前想比,现在的筋脉只能用大海来形容,之前顶多也就是个河流而已,那种坚韧,宽阔达到了王杰前所未闻的地步。

    心神一动进入丹田之内,就见丹田也是大有所变,变得更加的浩瀚无烟,雾蒙蒙一片并没有期待中的宗丹出现,"这是这么回事。"王杰一时有些不知所以,刚要准备把心神退出。

    就见丹田突然爆发出强悍的吸力,顺着筋脉对着那外界的灵力爆吸而去。

    那种不受控制的吸收力突然大增,就见那灵力空间突然爆涌起来,形成一道灵力漩涡,对着那道盘坐在地面之上的躯疯狂灌充而去。

    王杰心中大惊,因为那铺天盖地而来的灵力,自己没有丝毫的控制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远远看去那由灵力形成的灵力漩涡,极其的具有视觉冲击力,犹如倒挂天际般,最终的目标就是盘坐在地面之上的那道形。

    那恐怖的灵力瞬间涌入王杰那干渴体内,就见那筋脉和犹如遇见了万年琼浆一般,贪婪的吸收着,随着愈多的灵力涌入,顺着筋脉直接冲入丹田,在哪里胡乱的游走着。

    源源不断的灵力涌入,体内的灵力似乎达到了一个饱满的状态,狂躁的灵力在筋脉中疯狂涌过,带起阵阵呼啸声,但是那狂烈的吸收并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依然疯狂的吸收着。

    王杰看在眼里,心中暗自着急,如果照这样下去,自己不是被撑爆,就得灵力实体化了。

    暮然王杰耳中传来一声爆喝;"紧守心神,凝聚宗丹,不断凝练。"

    当这十二个大字落入王杰耳中,王杰猛然醒转过来,紧守着心神,不顾那狂躁的灵力肆虐,引导着丹田内那不断翻滚的灵力,试图把其凝聚在一起。

    显然这个活不是一时半刻能完成的,那狂躁的灵力犹如无主之物,在丹田内不断地狂涌,王杰几乎没有丝毫的控制之力,随着一次次失败,王杰心中难免有些烦躁起来。

    此时王杰体内的灵力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境界,王杰心中明白,如果宗丹还是凝聚不成,拿不到控制权,自己这具完美的躯迟早都会被灵力所撑爆。

    想到这里王杰心中怒哼一声,"一些无主之物,还能翻了天,"心神一动对着在丹田之内的灵力包围而去。

    似乎觉察到了王杰的举动,灵力不由得四处攒动起来,不停的游走,王杰心中怒喝一声"凝",心神猛然大作,对着那剧烈反抗的灵力爆压而下。

重要声明:小说《玄武之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