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惊魂天

    第107章惊魂天

    漫天的凶气胡乱的肆虐着,人们心中彻底的凉了下来,一个个心如死灰。

    雷坤皱着眉头脑子急速的转动着,冥传承了这么多年,对于万年前的天地大战,还是有一定的了解。

    暮然雷坤神色一怔,对于眼前这个诡异无比的怪物的一些资料出现在脑海里。

    此人名为天邪,据说这家伙修的一邪乎无比的功法,所施展的灵力有吞噬别人攻击的功能,而且此人还是灵宗境巅峰状态,只差一步即可踏入那传说中的灵帝境。

    但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家伙当年居然没有损落,居然被封印在了此处。

    当漫天的凶气就要落于人们的上之时,“轰”空间剧烈扭动,一股不亚于天邪的强###动猛然席卷而来,对着将要落下的凶气对轰而去。

    “轰”

    两者相撞,一股毁灭天地的于波猛然散开,一些倒霉蛋直接口吐鲜血倒飞而出。

    空间缓缓扭曲形成通道,一道影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天邪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所以还是回到你该去的地方吧。”

    淡淡的声音在天际响起,言语中隐含着震慑心神的威压,随着来人话语的落下,众人觉得上突然一轻,那种森的感觉一扫而空。

    “桀桀,惊老怪,怎么这么多年了还没有消散,我想做什么你管不着。”

    虽然天邪如此的说着,可是眼里充满了警惕,对于来者的厉害,天邪可是比谁都清楚,自己当年就是被此人给击毁了,才被封印在此处。

    略显有些虚幻的脸庞,淡然一笑,“你们这些可恶的异族,永远不可能统治这片空间,因为这是我们的家园,我们将会誓死保卫,所以你们就死了这份心吧。”

    “既然你如此的顽冥不化,那今天就彻底的了解了万年之前的那场遗憾吧。”

    就见惊宗者猛然一步跨出,瞬间出现在天际之上,大手一挥万丈之内的灵力疯狂的涌动,对着其爆涌而去。

    灵力涌动,在其后出现一道数百丈大小的影,影出现一股极其恐惧的威压猛然席卷而来,众人惊恐的发现,体内的灵力隐隐有要凝聚的现象。

    这就是灵宗境吗,居然恐怖如斯,举手投足间所展现出来的绝不是灵武境所能媲美的。

    天邪猩红的大眼紧盯着对面惊宗者,心里满是愤怒,本以为这次逃了出来,可以一泄这么多年的愤恨,可是看来况有些不妙啊,似乎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冷的灵力在空中胡乱肆虐着,“惊魂天不要以为我怕了你,这么多年了,你以为你还是当年那个惊魂天吗?”

    惊宗者淡然一笑,“是不是你大可一试。”

    话音落下,不在犹豫,喉咙中轻轻喝道;“神之审判、裂杀。”

    “轰”数百丈大小的黑影剧烈的扭动起来,化为一头如远古的七彩巨蟒般,携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对着天邪爆轰而去。

    此刻天地彻底沸腾了,七彩巨蟒所过之处,就连空间都呈现出真空状态,一道漆黑无比的空间裂缝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

    天邪猩红的眼神紧盯着迎面扑来的巨蟒,喉咙里传出阵阵低吼声,森冷的灵力剧烈的颤抖起来,发出刺耳的嗡鸣声‘

    “一道残魂我还怕你不成,”天邪脸色狰狞,猛然一步跨出,周围的灵力爆涌,瞬间化为一道虚影,咆哮着对着迎面而来的巨蟒扑去。

    两道巨大的影各占半边天际,此刻天地彻底的黑暗了下来。

    人们惊恐的看着两道如凶神恶煞般的巨影,一股股极其压抑的压迫感传出,使得人们的呼吸都有些空难起来。

    灵宗境就是灵宗境,这种强者的对抗可不是说看见就能看见的,同时爆发出的破坏力也不是一般人能所承受的,所以此刻的人们,一个个心中充满了恐惧,纷纷向着远处急速逃去,生怕被这无辜的波动给殃及了。

    “咚”剧烈的响声以两者相撞的中心响彻起来,如蘑菇云般的爆炸威波轰然漾开来,方圆千丈之内尘土飞扬,一时看不清场内的迹象。

    一阵阵落石的滑落声,久久不能散去,雷坤等人看着远处的场面,一个个满脸的精彩,这种层次的交手,就不是他们现在可理解。

    灰尘缓缓散去,人们把眼神看向了山峰之上,就见之前还陡立峭壁的山峰,布满了一道道可怕的裂缝,一块块巨大的石块,顺着山体滑落而下,发出阵阵落石声。

    悬浮在天际之上的两道影,经过此番交手,似乎都受到了不小消耗,影比之前显得更加的散幻。

    惊宗者有些散幻的脸庞,始终古波不惊,淡淡道;“既然你如此的顽冥不化,那我只好把你从这个世界抹除掉。”

    “桀桀;”天邪如夜猫子般的声音,传进人们的耳朵,听得人们满的鸡皮疙瘩。

    “惊老鬼,想抹除我就看你有没有那个能耐了。”

    话音刚落,就见天邪面庞之上露出一丝残忍的诡笑,形一晃,下一刻出现在赫鳯的眼前。

    赫鳯看见天邪,急忙跪下;“弟子拜见师尊。”

    天邪看了一眼赫鳯,眼神中有些不满之意流露而出,下一刻,天邪做出了一件让任何人目瞪口呆的事

    就见天邪巨大的影一阵扭曲,最后化为一道黑影猛然进了赫鳯的额头之上,瞬间钻入了进去。

    赫鳯的体剧烈的颤抖起来,小的躯如充了气一般,一点点鼓了起来,嘴中发出一阵阵如鬼厉般的叫上,听得人们心头发毛。

    “轰”一股比赫鳯之前强之百倍的灵力波动猛然散出,冷的灵力在空中不停地肆虐着。

    赫鳯的喉咙中传来一阵低低自言自语声,“虽然是个女子躯体,但是还不错,就暂时凑活的用着吧。”

    赫鳯紧闭的双眼猛然睁开,出两道实质光束,击在不远处的岩石之上,两道深不见底的黑洞应声而出。

    天邪扭扭躯,有些发红的双眼盯着惊宗者,道;“老鬼接下来,让本宗陪你好好玩玩。”

    惊宗者看着天邪大的一举一动,对于此况早已习以为常,对于这些邪恶异界的妖孽,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何况只是夺舍。

    此刻天邪虽然拥有了,实力似乎要比之前强了那么一些,但是这并不能打消惊宗者就此灭掉其的决心。

    “有什么能耐尽管使出,本宗者统统接下,”惊宗者淡然的喝声传了开来。

    “装神弄鬼,看我怎么把你这道残魂给打散。”天邪一阵邪笑道,话音一落,就见空间一阵漾,天邪的影已经消失不见。

    惊宗者眼神一聚,挥起平平无奇的拳头对着左侧一拳轰出,“咚”一声蒙响,就见一道残影闪现而出,化为一道黑影,和惊宗者对轰起来。

    “碰、碰、碰、”

    一道道剧烈的撞击声不停的响起,两道影此刻已经看不清,只见一道道残影留在原地缓缓散去,场内的战况异常的激烈。

    惊宗者有些惊讶的发现,就见这天邪越打实力似乎越发的精纯,而且还有缓缓上涨的势头。

    难道这家伙是在借助着这场战斗,在一点点的适应这具躯体,以此而达到更佳的默契度吗?

    有了这个念头,惊宗者知道必须要尽快的解决战斗了,不然等这家伙一旦适应了这具躯体,再要击毁,可就有些麻烦了。

    天邪似乎知道了惊宗者的想法,森然笑道;“惊老鬼,现在知道已经晚了。”

    “轰”一声巨响,就见两道影急速倒而出,惊宗者有些散幻的形直接划出足足有千米之远,而天邪形在空中后退间,双脚在空中猛然跺下,在空气中带起一阵阵暴击声,而其的影则到划出数百米。

    看来此次交手,似乎天邪占了上风。

    “蠢货”天邪森森的笑声传了出来,显得冷而刺耳。

    惊宗者一脸沉重之色,“看来不用绝招是不行了啊,这可恶的家伙真是难缠。”

    想到此处,惊宗者抬头向着远处看去,眼神显得有些淡然,同时有着一丝忧伤,似乎对着何事放不下般。

    天邪不合时宜的声音再次传出,“惊老鬼,做好受死的准备吧。”

    “桀桀”一阵刺耳的得意声传入惊宗者的耳里。

    “既然如此,那本宗就亲自送你下地狱,”惊宗者古波不惊的声音传了开来,天邪心中不由得有些不安起来。

    “装神弄鬼,受死吧。”滔天凶气猛然席卷天际,对着惊宗者轰击而来。

重要声明:小说《玄武之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