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戏谑

    随着黑色影的出现,周围的空间变得有些狂躁起来,一丝丝电弧在此人的上闪烁着,在夜里显得极其的诡异。

    柳奎眼神警惕的看着出现在眼前的黑色影,从此人的上柳奎感觉到了一丝丝危险感。

    “你是什么人?”柳奎眼神警惕的问道。

    黑色影戏谑一笑,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几个大男人欺负几个女孩子算什么男人,要不我陪你们活动活动。”说完笑眯眯的看着柳奎等人。

    看着黑色影满脸的戏虐之色,柳奎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但是柳奎心里明白,此人绝对非比寻常,所以还是耐着子道;“这位兄弟,这是我凌霄阁和玄宗的家事,还望你不要插手,不然、、、、”

    言语间无疑全是威胁,这柳奎也是心机较深之人,觉察到来人不好惹,所以第一时间搬出了凌霄阁这座大山,希望能使得对方知难而退。

    王杰看着眼神闪烁的柳奎,心中一阵阵冷笑,“凌霄阁吗、、、、没听说过,所以这事我还真是管定了。”

    听完王杰的话语,柳奎眼神彻底沉了下来,虽然柳奎感觉到来人不好惹,但是对方毕竟是一个人,而自己一方可是有五个人。

    想到这儿,柳奎脸色沉道;“我还是那句话,这是我凌霄阁和玄宗的家事,希望你不要掺和,,否则的话,后果你是承担不起的,我敢保证你将会麻烦不断,寸步难行,。”

    “那这几人我还真是保定了。”王杰不温不火的道。

    穆嫣然自从王杰现之后,急忙把几个受了重伤的同门师妹聚集在一起,几人也被突然现的王杰惊了一跳,当听到王杰说插手这件事的时候,穆嫣然一颗心才落入肚子里。

    听完柳奎的威胁,穆嫣然缓步走上前,站在王杰的边,一股独特的香味对着王杰袭来,王杰看着眼前的美人,体不由的对着旁边挪了挪。

    觉察到了王杰的反应,穆嫣然焕然一笑,对着王杰道;“这位公子,嫣然在此谢谢您的救命之恩,”说到这儿之后话音一转低低道;“柳奎是凌霄阁一个内门长老的独生子,现在已是灵师境巅峰状态,只差一步就能晋级为灵武境,所以公子您、、、”

    王杰眼观鼻、鼻观口,神色冷淡道;“嫣然姑娘请放心,此事既然被我碰上了,那我就会一管到底。

    听完王杰的话语,穆嫣然淡然一笑,对着王杰缓缓施了一礼,道;“既然如此,那公子请小心点。”

    说完看了对面脸色极其难看的柳奎一眼,退到了后面.

    王杰看着脸色极其难看的柳奎,一字一句道;“怎么样,这几人我保定了,“言语中带着不可商量的余地。

    柳奎彻底的失去了最后的耐,脸色狰狞道;“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如此,那就领略一下我凌霄阁的手段,相信你会很是后悔你现在做出的决断。”

    王杰淡然一乐道;“是吗,那我倒是很期待的,”

    柳奎气的脸都快绿了,大声喝道;“给我活撕了他,”话音一落,边的四人爆发出四道强悍的灵力波动.

    四人居然都是货真价实的灵师境大成,四道颜色各异的灵力在空中剧烈的肆虐着,对着王杰施压过来,王杰站在原地稳稳不动,上的衣服猎猎作响.

    暮然一道白色光影闪现而过,在四道影中穿插而过,传出四声剧烈的暴击声,就见先前还不可一世的四人,一个个如沙包一般,倒飞而出,对着远处砸去。

    而白色影在空中一扭,对着其中一道影紧追而去。

    柳奎心中大惊,厉声喝道;“谁,站住,鬼鬼祟祟偷袭算什么。”

    一股比之前四人强悍太多的灵力瞬间爆发出来,青色的灵力如实质的流水般,在空中发出哗哗的流淌声。

    形一动,对着白色影就要追去,一阵雷鸣声响起,黑色影如鬼魅般,出现在柳奎的眼前,眼神里充满了戏虐,道;“你的对手是我。”

    柳奎心中大怒“滚”一道手印瞬间形成,对着堵在眼前的王杰砸了过来,王杰不躲不闪,挥起闪着电弧的银黑色拳头暴击而出,青色手印瞬间被击为四分五裂,化为一点点光影散去。

    此时周围已经围满了观看的人们,当知道这两拨人马的来历时,一个个都躲得远远的,这可是他们都惹不起的主,谁都不想把自己的小命丢在此处。

    当看到突然光临的王杰二人后,人群中一时纷纷议论起来,这两位是何方高手,居然连凌霄阁的面子都不卖,今晚看来有好戏看了。

    、但是明摆着这两人似乎和玄宗有着一些关系,否则不然会冒着得罪凌霄阁的危险,前来解救穆嫣然几人。

    对于别人怎么想,王杰不是很关心,看着眼前近乎暴走的柳奎,王杰知道火候已经差不多了,王杰不在有所保留,体内的灵力如咆哮的雷龙一般在筋脉了呼啸着,高速运转起来,好看的小说:。

    王杰双脚在原地猛然一蹬,一道道手臂粗细的裂缝应声而生,对着四面蔓延开来,银黑色的形如炮弹一般对着柳奎急速来。

    柳奎看着急速来的王杰,心中森然道;“小子我要活撕了你。”

    话音一落,一道如龟壳般的东西瞬间出现在柳奎的上,把柳奎彻底的包围了起来,在龟壳之上布满了一道道纹路,显得有些深邃。

    瞬间王杰的拳头落在了柳奎的上,“碰”柳奎双脚搽着地面倒飞而出,划出十几米才停住,王杰一个倒翻向后退了几步才稳住形。

    感觉到震得发麻的手臂,王杰看着柳奎上穿着的龟壳,心中暗道;“这家伙有些古怪,不知是什么东西,居然有如此的防御

    感觉到了王杰的惊讶,柳奎森然笑道,“小子,我这玄冥甲即使灵武境强者击破都的费不小的功夫,你一个小小的灵师境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王杰微微一乐道;“是吗”那你可要做好被击破的准备了。”

    话音一落,留在原地的影缓缓散去,声音缓缓的回在周围,柳奎眼神一紧,对着旁边急速闪去,一道青色手印猛然出。

    空间一阵扭曲一道银黑色的影暮然闪出,一拳击破了迎面而来的手印,对着急速后退的柳奎一个鞭腿抽了过去。

    鞭腿撕裂空间瞬间落下,柳奎心中暗暗大骂,体内的灵力急速运转,对着玄冥甲蜂拥而去。

    玄冥甲随着灵力的充斥,爆发出道道强悍的光芒,鞭腿砸在上面“碰”一声巨响,王杰猛然倒退十几米才稳住形。

    柳奎直接被王杰一个鞭腿砸入低下,只露出半个体,柳奎心神一阵翻滚,双手按住地面,形猛然从地面之中出。

    看着没有受一点伤害的柳奎,王杰心中有些惊讶,这所谓的玄冥甲这也太变态了吧,居然有如此强悍的防御

    柳奎感觉有些紊乱的灵力,心中凝重起来,对方的灵力有些古怪,居然能穿透玄冥甲,进入了自己的体内,在一点点破坏着体内的筋脉,所以才导致被王杰一个鞭腿砸入地下。

    柳奎脸色沉的回头向着后看去,不看则可,一看柳奎当时怒火攻心,就见自己四个同门师弟,已经被白色的影给击毙了两个,剩余的两个已经岌岌可危,只有招架之力,没有一点还手的能力,随时都会被对方击杀。

    柳奎怒火攻心,双眼通红,如一头猛兽一般,回头死死的盯住王杰,“小子你们会为今天的愚蠢行为付出该有的代价的。”

    周围围观的人们见柳奎等人,在这两个不知名的青年手里如此的不堪一击,心中都是不小的震撼,柳奎什么样实力,这里的人们几乎都有所耳闻,那可是灵师境巅峰啊,只差一步即可踏入灵武境的强者。

    看着柳奎狰狞的表,王杰深知如果自己要击毙柳奎,那就必须击破这该死的玄冥甲,但是击破玄冥甲谈何容易,而如果今天放了这家伙,以后不知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麻烦。

    虽然后者是凌霄阁一个内门长老的儿子,但是所拥有的能量不是现在的王杰可抵抗的,面对这么一个庞然大物,王杰要么选择离开,要么选择击毙柳奎,但是王杰岂是怕事之人,但是短期间王杰可不想与这样的庞然大物产生冲突,所以为了安全期间,这家伙必须死。

    何况这家伙必定是个呲牙必报的主,所以更加的不能留。

    有了这个想法,王杰心生杀意,对柳奎已经下了必杀令。

重要声明:小说《玄武之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