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王杰的怒火

    在暂时的休息了两天之后你,王杰再次废寝忘食的为王冲进行筋脉的开拓,这活显然是个非常费神的工作,但是对于自己的至亲,王杰豁了出去,也要把王冲给硬生生的提升到灵丹境。

    所以就见王杰每天除过吃饭就是简单的修炼,然后再次投入疯狂的开拓之中,看的王冲直皱眉头,同时心里也是暖暖的,毕竟在这是自己的儿子,从此也能看出王杰在平时的修炼之中多么的用功。

    可是往往就有那么一些意外的事发生,当王杰正在给王冲做最后几次筋脉开拓的时候,突然院里传来一阵刺耳的声音,“我说王冲,见到你家二公子来也不出来请个安,是不是几天没有见面就不知道二爷的风格了。”

    刺耳的声音如苍蝇的叫声般回在院中,院中一个二十左右的青年,神嚣张的站在院内斜眉吊眼的吼叫着,后跟着几个年纪比较小的青年,在此人的后一阵起混。

    看着院里没有反应,此人声音更加嚣张的叫道;“哎呀几天不见,摆起谱来了,今天二爷让你知道一下二爷的厉害,”说完向着房间走去。

    猛然此人的体如被什么东西击中般,搽着地面倒飞而出,猛然撞在院墙之上,院墙轰然倒地,此人倒在废墟中久久不能起来。

    从房间里传出一道冷冽的声音;“回去告诉王铭,让他洗好脖子等着,到时候我会登门拜谢的。”

    躺在废墟中的人影满脸的惊恐,嘴里鲜血狂吐,后的几个青年早已吓得不知所以。

    冷冽的声音再次传出,“怎么都不滚,还等着我送你们呢吗,抬着你们的废物二爷给我滚得远远的。”

    几人听完如受大赦一般,抬起已经昏迷过去的所谓的二爷狼狈而逃。

    此人就是小时候王杰小时候有冲突的王辉,当年自己击败王铭离开王家,先前两人还怕王杰回来,可是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王杰依然没有一点信息,二人以为王杰已经不再人世,所以是百般的刁难王杰的父母。

    这二人没有少对王杰的父母使坏,所以这几年王杰的父母也是过的极其惨淡,这不今天王辉一回到王家,就前来准备戏耍一番王冲,只是没有想到遇见了王杰。

    此时的王杰对这兄弟二人的心中已经是下了必杀令,前面只是给王辉一个教训。

    看着躺在上一动不动的王辉,王铭满脸的怒意;“说怎么回事二少爷怎么被人伤的如此严重。”

    边上的几个青年把刚才的事叙述一番,王铭神sè一怔,藏在心中的那道瘦小的影缓缓的浮现了出来,这道影曾起何时自己不顾一屑,可是在年比的时候仅仅一招就使得自己完败,这份羞辱使得自己几年来更加勤奋的修炼,只是为了向别人证明,自己比一个庶出的杂种强。

    当自己以为这道影已经不再这个世界存在的时候,事往往反其道而行之,他居然又回来,而且看这样子实力绝对不可小觑。

    王铭心中狠狠的道;“好啊,既然回来了,我等着你,那就把当年羞辱我的一切全部还给你。”

    接下来几天比较安静,王冲的筋脉顺其自然的已经达到最大的限度,在王杰的特意安排下使用灵石做起晋如灵丹境的准备。

    看着眼前盘坐的王冲,王杰焕然一笑道;“爹接下来,你就按照我给你说的去做,尽早凝练出灵丹。”

    王冲有些紧张而兴奋的道;“杰儿,为父尽量。”

    时间一晃两天的而过,王冲的房间内传出了一阵阵兴奋的大笑声,“哈、哈、、、、、”。

    看着眼前高兴无比的王冲,王杰眼中有些湿润,父亲为了这个境界奋斗了一辈子,现在终于完成了心愿。

    这在以后也有些自保之力,不至于受到别人的欺压。

    王杰心中暗暗道;“王铭你准备好了吗,接下来就要为你做出的事而付出该有的代价!”

    竖rì当太阳升起时,王杰的小一辈都在奋力的修炼着,幕然一股强横的波动席卷整个王家,使得人们满脸的恐怖,随着灵力波动的席卷一道冰冷的声音传遍整个王家,“王铭前去比武场准备受死。”

    冰冷的声音如从地狱传出般,使得所有人都有些懵然,这王铭什么时候得罪了什么人,居然被人都撵到王家来了。

    处于房间之内的王铭脸sèyīn沉的缓缓走出,冷冷的看着声音传来之处。

    同时王家的几大长老和族长王虎都像着比武场赶去,这时人们已经缓过神来,一个个都像比武场赶去,都想一睹究竟是什么人居然敢挑战王铭。

    王杰早已出现在比武台之上,神冷漠的看着远处,对于台下的议论声不予理睬,但是还是有人把王杰给认了出来。

    而族长王虎也是认出了王杰,一纵来到王杰旁,神sè有些冷漠的怒问道;“王杰你疯了吗,这是什么地方,你居然敢如此的放肆”王杰冷冷的看着眼前的族长,曾经的尊重已经消失不见,王杰冷漠的道;“疯的人应该是王铭。”

    说完不再搭理王虎。看着不在搭理自己的王杰,王虎怒道;“你”。

    突然一股强横的灵力波动对着王虎席卷而去,王虎被灵力波动冲击倒飞而出,掉于台下,王杰冷冽道;“如果还不识趣,我不介意把你从此抹掉。”

    王虎想要说什么,但是听完王杰的言语只好闭嘴,满心的怒火无处可发,因为从之前王杰爆发出的灵力波动来看,自己远远不是对手,只好选择闭嘴。

    王铭从远处不急不忙走了过来,对于王杰刚才的怒吼声,王铭是相当的愤怒,但是自己现在好歹也是王家的有头有脸的人物,所以还是要保持一定的风度,所以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王杰盯着由远而近的王铭,此时的后者早已成为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大汉,yīn森的脸上几乎没有一丝笑意。

    王铭纵跳上比武台,眼神从王杰的上划过,王铭心中不由的一沉,从王杰的上感觉到一些压抑。

    再次看着这个曾经把自己一招击败的人,王铭眼里展现出一丝丝狰狞,怒声道;“本以为你这个废物已经死掉了,没想到你居然还活着,好,今天就把当年你侮辱我的一并还给你。”

    王杰冷眼看着有些绪失控的王铭,淡然一笑;“废物就是废物,这么多年了你一点进步都没有,心还是那么的狭小,但是今天你得为你自己所做出的事付出一定的代价。”

    “好、好、”王铭怒极反笑狂笑道;哈哈,那今天就看你这个废物是怎么被我踩在脚下求饶的。”

    “轰”以王铭为中心一股比王虎还要强烈的灵力席卷开来,灵力在王铭的周围呼啸着,对着王杰猛然的压下。

    看来这王铭这几年也是进步不小啊,显然已经达到灵师境大成的境界了,而且看这迹象隐隐有即将晋如圆满的状态。

    王杰站在原地,脸上始终保持着微笑,对于扑面而来的灵力威压,不屑一顾,台下的围观者议论纷纷,怎么这王杰是不是傻掉了,王铭的灵力威压足足可以使得一名灵师境小成的人员瞬间重伤,他居然不躲。

    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灵力所过之处比武台裂开一道道裂缝,而王杰周围几米依然保持着完整无损。

    王杰戏虐一笑,“你还是那么的糟糕,废物永远是废物。”

    话音一落站在原地的影缓缓的散去,王铭眼神一紧刚要躲闪,左侧一道带着撕裂空间的拳头瞬间击中在王铭的肩膀之上,王铭应声侧飞而出,王杰如跗骨之蛆一般,紧追而上,一个鞭腿狂劈而下,鞭腿在空中带起一阵刺耳的暴风声。

    王铭此时已经满心的惊恐,“怎么可能,他居然比我强这么多,老天为什么会这样,”王铭满心的愤怒无处可发。

    王杰不给王铭任何机会,一个鞭腿劈在王铭的脑袋之上,脑袋应声破裂开来,红白之物四溅而开。

    台下围观的人们看着如杀神般的王杰,一时无人敢言语,台下的二长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孙子被王杰劈死,一口气上不来昏迷了过去。

    台下顿时乱成一团,王杰停,冰冷的眼神在人群中缓缓而视,“谁还不服?”

重要声明:小说《玄武之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