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途遇

    在迷踪森林的一处就见有两对人马在对峙着,而其中一方的领头人赫然是王杰进山时遇见的老者金天虎,就见金天虎一方后面站了十来个人,个个上都挂了彩,金天虎脸sèyīn沉的看着对面。

    对面站着二十几个人,在最前面站着三人,只是从三人的体内散发出的灵力波动让人不可小轼,几人居然是清一sè的灵丹境大成巅峰,正中间一个老者穿着一灰sè的长袍,满脸的皱纹,一对三角眼紧盯着金天虎。

    裂开满嘴的黄板牙道,“姓金的我说过今天你必须死在这儿,你就不要痴心妄想了。”

    金天虎听到这儿心中不由的一沉,原来对面几人是自己家族的死对手向氏家族的人,而面前的老者就是向家的大长老向天鹏,此人可以说是金天虎的死对手,由于两人的境界都一样平时谁都奈何不了谁。

    由于之前家族里有金雷灵丹境圆满大修士坐镇,两家还能互相牵制,可是金雷晋级灵师境差点走火入魔,导致现在基本上就是废人一个,所以向家绝对不会放过打压金家的机会,这向家不会明目张胆的去攻打金家,但是在私底下会使一些绊子,来消耗金家的实力。

    这次金天虎带队来迷踪森林采药,又让向家扫着风了,没有想到向家居然下了血本,一次出动三大长老,看来是想在这里把自己给灭掉。

    金天虎看到这儿不由的心中一沉,但是嘴上可不认怂,道;“想吃掉我就看你有那个胃口吗?”

    向天鹏yīnyīn一笑道;“有没有胃口就不是你要考虑的了,不过呢接下来你就知道了。”

    说完不给金天虎搭话的机会,一挥手后面的人如狼似虎一般对着金天虎这边狂涌而来,而向天鹏边的另外两个老者喋喋一笑,如夜猫子一般,对着金天虎闪而来。

    金天虎看到这儿知道今天在劫难逃了,只好拔出武器迎了上去,边传来了一声声兵器的交击声和人的惨叫声,由于人员的比例差的太远,时间不长金天虎这边已经倒下去一大片,鲜血直流,树林里弥漫着一阵阵刺鼻的血腥味。

    金天虎在对方两人的夹击下也是步步后退,岌岌可危,一个不小心被左边的老者一掌拍在前上,金天虎口吐鲜血形倒飞而出,砰地一声砸在地上,金天虎被摔的一时站不起来,眼看着对方两人狰狞的表,手中的武器对着自己的要害招呼了下来。

    金天虎看到这儿不由的道;“我命休也,”这时脑海中突然想到了半年以前的年轻少年,如果他在附近多好啊,想到这儿金天虎不由的摇摇头,看来自己是回光返照了啊!

    说时迟、那时快,眼看着对方两人的兵器就要落在自己的上了,金天虎紧闭起了眼睛,可是一会了还没有动静,金天虎好奇的睁开眼睛,就见不知何时自己眼前站着一个少年,对方两人的武器被自己眼前的一个少年一个手抓了一把,在哪儿一动不动,满脸的恐惧,可是人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金天虎看到这儿不由的一愣,心中道;这时何人什么时候出现在我的前的呢,挣扎着站了起来,仔细一打量来人,只是感觉到来人有些眼熟,但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是谁?

    这时金天虎后传来了一声惊呼,“他是王杰”金天虎听到这儿有点犯楞,仔细一看再回想起脑海里半年前的那个少年,一比对还真是,只不过少年现在的个头比之前高了一截,而且也比以前变的更加成熟了。

    只不过实力变的比以前更加强悍了,两个灵丹境大成居然在王杰手里连一回合都没有走下来直接被击毙了,真不知道他是怎么修炼的。

    对面的向天鹏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刚要说话的时候,就见王杰一松手眼前两人应声而到,向天鹏看到这儿,满脸露出不可思议的表,紧接着满脸的恐惧,他可知道这两人实力,就是自己也不可能一招解决两人。

    想到这儿向天鹏绷着脸道;“这位朋友这是我向家和金家的个人恩怨,希望前辈不要插手,”王杰不搭理他,回头看着金天虎道;“金前辈我们真是有缘每次都能碰见你,”金天虎听完老脸一红道;“小兄弟每次出现都赶上老夫的难期,老夫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王杰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回头看着对面脸sè铁青的向天鹏道;“金家的人我保了,如果你想要他们的命,首先过了我这关。”

    金天虎听到这儿一颗心终于放到肚子里了,对面的向天鹏听完脸sè不由的一阵变幻,但是最后还是咬咬牙,对着金天虎道:“今天就算你命大,以后别让我遇上你,看会还有谁来就你,”说完一甩手带着剩余人马急窜而去。

    今天的向天鹏可以说是损失重大,不但失去了一些家丁,最重要的是损失了两名灵丹境大成的修士,一般向这中家族灵丹境修士都不会超过两手之数,一下子损失了两名,向天鹏不知道怎么像族长交待。

    最重要的是此人不知道从何而来自己一无所知,怎么击毙的己方两人向天鹏更加没有看明白,在向天鹏的印象中江湖上就没有这么一号人,所以向天鹏明智的选择了逃走。

    暂且不说向天鹏怎么想,金天虎一看向天鹏退去了,后剩余的几人一阵劫后余生的快感,都大叫了起来。

    王杰回头看金天虎道;“金前辈接下来不知道您要去哪儿,”金天虎直摇脑袋道:“小兄弟可别折煞老夫了,如果你愿意就称呼老夫一句金大哥就行,前辈我可担当不起。”

    王杰也不矫道;“我正好要出山,不知道金大哥是否也准备出山呢,”金天虎道;现在这样了只能先**里看看,把况给族长汇报一下。

    众人收拾一番,一起浩浩的向外走去,现在的众人看王杰的眼神里充满了敬仰和羡慕,那是对强者的一种尊重,在这个世界以武为尊,强者是受到所有人的尊重的,虽然王杰的年龄不大。

    在接下来的几天王杰和金天虎一众向森林外走去,有了熟悉道路人带路自然省去了走弯路和迷路的现象,比王杰一个人在森林里走时强多了,一起互相还有人聊聊天,自从王杰出来历练很少这样和一帮人在一起走,几乎天天都和妖兽或者是寂寞打交道。

    都让王杰忘了自己还是一个刚过完成年礼的青年,只是这个成年礼没有过上而已。

    眼前的景sè一变,王杰一行人来到了王杰进山时的羊肠小道,看着眼前的羊肠小道,王杰有点时过境迁的感觉,没想到时间一晃都过了快一年了,曾起何时自己在这里和血之佣兵团进行截杀与反劫杀,谁都不会想到一个潺潺的少年,会一举灭掉在罗阳镇盘踞多年的地头蛇血之佣兵团。

    从此镇上就传开了王杰的种种传说,但是知道王杰的名字的人没有几个,只知道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现在的镇上已经把王杰传的神乎其神,如果王杰听到一定会大摇其头的。

    王杰看到这儿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回头对着站在边的金天虎道;“金大哥到此我们就分开吧。”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金天虎也知道留不住王杰,就说道;“都到这儿了去金家庄坐坐,让我尽尽地主之谊,”王杰摇摇头道;“不了”说完环视大家一圈,一抱拳道;“大家保重,有缘再见”说完一闪向着远方走去,传来了一阵阵哈哈大笑声。

    金天虎看着王杰的背影嘴里默默道;“现在只是一只雏鹰,有一天在这个大陆,我相信会有你传说的存在。”

重要声明:小说《玄武之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