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进宫面“圣”

    看着温文尔雅,并且在电影中从未出现过得周皇后,罗泰平复了一下心(情qíng),他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像一个皇帝。他极力模仿着电影中崇祯的口吻说道:“皇后的消息满灵通的,确有此事。但事(情qíng)并非皇后想象的那样。”

    说着话,罗泰站起(身shēn),慢步走到皇后面前继续道:“朕正在查办一个案子,此女对本案有重大干系,故而朕要亲自询问。”

    罗泰的话说的圆滑,他将诏歌-((妓jì)jì)入宫的行为推到了公干上面,这让周皇后这位后宫之主找不到可以反驳的理由。皇后再大也是皇后,她可不想落下一个干涉朝政的话柄。

    再者,自打崇祯继位之后,每(日rì)兢兢业业,废寝忘食,一心一意的为了这摇摇(欲yù)坠的大明王朝,根本不是一个荒(淫yín)的昏君。这一点旁人也许不了解,但是周皇后是最心知肚明的。

    想到这里,她宛然一笑,来到罗泰面前,轻抚着他的(胸xiōng)口说道:“臣妾绝没有埋怨陛下的意思,也不会干涉朝政,臣妾只觉得陛下近(日rì)来实在太((操cāo)cāo)劳了,望陛下多多保重龙体。”

    此刻罗泰与周皇后咫尺之遥,他能够嗅到周皇后发出的靡靡体香。他微微低头便看到了周皇后高耸的(胸xiōng)脯,尽管被绸缎包裹着,但罗泰还是能感受到那对的绵软。

    倾吐的微兰让罗泰有些走神,荷尔蒙迅速分泌并且直接集中到了他腰部以下。他忽然伸出右臂。一把揽住周皇后的腰际,接着往(胸xiōng)前一带。那对饱满更加殷实的贴在了自己的(胸xiōng)口,红红的樱口也不过自己一毫的距离。

    周皇后轻呼一声。双颊瞬间变得绯红,她不好意思直视罗泰炯炯有神的双眼,羞涩的低下头。罗泰将口凑到周皇后的耳边轻声说道:“朕不会因为一个女子而忘记肩负的责任。”

    有时候,男人的谎言是随口就来的。但对于女子来说,却无比的受用。周皇后顺势将头贴在了罗泰的(胸xiōng)口上,喃喃说道:“臣妾明白,臣妾明白......”

    拥抱着丰盈迷人的周皇后。罗泰小弟弟的变化也是明显的。周皇后感觉到了罗泰的变化,她(娇jiāo)羞的捂着微笑的嘴。然后轻轻的从罗泰怀中闪开,羞涩的嘤咛道:“皇上,这还是大白天呢!”

    罗泰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周皇后见状说道:“陛下可是有些(日rì)子没有到臣妾的寝宫了,今个儿夜里。臣妾为陛下准备一些薄酒,陛下过来吧。”

    看来这是要行(床chuáng)第之欢了。罗泰暗忖道。想想自己要冒充一个多月的皇上,要是不和皇后睡上几觉着实说不过去。万一被她发现怎么办?管她呢,要是真的被她发现了,就将她一起绑了。反正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老子就是要利用崇祯的(身shēn)份,完成所有任务。时间一到立马走人,管它洪水滔天还是黄河泛滥。

    想到这里,罗泰点头笑道:“辛苦皇后了。朕一定过去。”

    “那陛下忙着,臣妾告退了。”说着话,周皇后欠(身shēn)。慢步退出了养心(殿diàn)。

    周皇后走了不久,王传庭便带着周妙彤来到了养心(殿diàn)。看来还是皇帝好使,从罗泰发布命令到王传庭带人进入养心(殿diàn),不过短短一个时辰的功夫。

    话说今(日rì)周妙彤和往(日rì)一样,早上起来后,梳妆打扮一番。抚了一会儿琴,便忧郁的坐在厢房中。等待着那些达官贵人光顾这里。她这两天心里惦记着两个人,一个是严斌严公子,一个就是沈炼。严公子被镇抚司抓了,生死未卜,按照锦衣卫通常的做法,他和他的父亲很可能是凶多吉少。她想起平(日rì)与严公子的盈盈笑语,不(禁jìn)黯然泪下。那严公子可以说是这个浑浊世界中自己唯一的知己!

    沈炼,对,她又想了沈炼。沈炼对她的好,她是知道的。但一来沈炼是她家的仇人,二来和沈炼在言语方面的沟通总不如和严公子那么投机。这可能是从小接受教育和家境有关。

    但是,为什么自己心里总是抹不去沈炼的影子?沈炼说会为自己赎(身shēn)?他真的能够做到吗?他要是能为自己赎(身shēn),也许还有办法拯救严公子的(性xìng)命。可是这两天,他的音信全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

    周妙彤轻轻拭去眼角的泪水,慢步走到窗前,推开窗户,一缕明媚的阳光铺进厢房中,这让周妙彤感受到了一丝温暖,这是初冬不多的好天气。

    就在这时,她忽然发现,暖(春chūn)阁楼下聚集大量的锦衣卫,飞鱼服、绣(春chūn)刀在阳光下虎虎生威。而为首的是个官员....王传庭王大人!

    他怎么会来?还这么大的排场?在她的记忆里,她就是刚刚入暖(春chūn)阁的时候见过王大人,他可是教坊司最大的头儿。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是沈炼找到了他?不,不可能的,沈炼只是个小旗头,王大人平(日rì)里根本不会搭理他的。

    正在思考间,她的厢房被推开。王传庭在老鸨的引领下进来了。

    “周妙彤听旨~~”王传庭气宇轩昂的喊道。

    周妙彤顾不得多想,急忙下跪。

    “皇上口谕,宣周妙彤进宫面圣!”王传庭大声说道。

    “啊?”周妙彤彻底呆住了。这是什么节奏?

    “呵呵。”王传庭走上前一把扶起周妙彤,笑吟吟的说道:“请周姑娘随老臣进宫吧。”

    “这....”周妙彤不(禁jìn)问道:“王大人,这是怎么回事?”

    还不等王传庭说话,一边的老鸨便急急的开口了:“哎呦,我说妙彤呀,你要见皇上了,还傻愣着干什么?天呀,这是几世修来的福分呀。”

    “哼!”王传庭头一转,冷面的对着老鸨。然后说道:“我们不得擅揣圣意。”

    “是是是。”老鸨慌忙点头。

    接着他又笑吟吟的对周妙彤说道:“周姑娘请吧。”

    就这样周妙彤迷迷糊糊的跟着王传庭进入了皇宫。

    罗泰端坐在养心(殿diàn)的龙椅上,在他面前跪着连头都不敢抬的正是王传庭和周妙彤。沉吟半刻,罗泰开口道:“除了周妙彤,其余人统统退下。”

    “遵旨~~”众人齐声回应后,纷纷退出养心(殿diàn)。但王承恩却依旧站立在罗泰右侧。

    “承恩。”罗泰转头说道:“你也退下。”

    “可...皇上....”王承恩想解释一下。

    罗泰手一摆说道:“不用说了,你退下吧。还有,没有朕的旨意,任何人不得进入养心(殿diàn)。记住,任何人!”

    这话说的十分威严,气势((逼bī)bī)人,和以往崇祯温文尔雅的形象大大不同,王承恩不(禁jìn)出了一(身shēn)冷汗,看得出皇上这是十分严肃和认真的。可能皇上还为自己将歌-((妓jì)jì)召进宫的事告诉皇后而生气呢。

    他不敢在停留半分,急急鞠躬倒退着出了养心(殿diàn)。出来后,他将大门管好,并命令侍卫把守住大门,自己也规规矩矩的站立在门外。

    众人都退之后,周妙彤依旧头不抬起。罗泰甚至感觉到了她瑟瑟发抖的(身shēn)体。“抬起头来。”罗泰说道。

    周妙彤颤颤巍巍的将头抬起,她看到了“崇祯”,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皇上,这个大明朝最高的统治者。

    “认得我...哦...朕吗?”罗泰问道。

    “您...您是皇上,民女第一次见。”周妙彤不知道崇祯怎么会问自己这个无厘头的问题。她更不知道,崇祯怎么知道自己的,也不知道崇祯为什么诏自己进宫。

    “起来吧!”罗泰说道。

    “谢陛下。”周妙彤吐了一口气,站起(身shēn)。她毕竟出自官邸,又在暖(春chūn)阁见识过各路达官贵人,所以很快就平复了刚刚的紧张。

    罗泰也从龙椅上站起来,他将手一背,然后不容置否对周妙彤说道:“随朕来。”

    说完后,他便转(身shēn)走向养心(殿diàn)的后门,周妙彤虽是一脸迷惑,但是不得不跟上了崇祯的脚步。

    周妙彤跟着崇祯进入后门后才发现,养心(殿diàn)里面还有一个小房间,这小房间布置得同样精致美妙。但她更想不到的是,在这小房间的石壁后,还有一个大大的地宫,地宫里面捆绑着真正的崇祯。

    “嘭!”周妙彤进入后,罗泰将后门紧紧的关上了,并且上了暗锁。

    周妙彤一下子紧张起来,皇上这是要干什么?她不(禁jìn)连连的后退了好几步,(身shēn)体贴在了石壁上。她紧张的看着崇祯,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一定很迷惑,为什么朕会召见你。”罗泰倒是很轻松,他一(屁pì)股坐在椅子上,(身shēn)体懒散的靠在椅背上问道。

    周妙彤使劲的点了点头。她确实想知道答案。

    “你不用紧张。”罗泰笑笑说道:“朕要想杀你,根本不用见你。”

    “你认识一个叫沈炼的锦衣卫吗?”罗泰继续问道。

    “沈炼?”周妙彤(情qíng)不自(禁jìn)的脱口而出:“民女认识....啊....他......”她本来想说,沈炼经常去暖(春chūn)阁,但是说到这里,又怕对沈炼不好。

    “呵呵,他经常去暖(春chūn)阁找你,他喜欢你,又觉得亏欠你,他还答应帮你赎(身shēn)对吗?”罗泰说道。

    周妙彤彻底石化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抽奖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410章 进宫面“圣”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