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掌控

    王承恩到达赵靖忠府上的时候,他正在熟睡。三更天由王承恩亲自带人前来邀自己进宫面圣,即使一个初入官场的菜鸟也能看得出这里面的利害关系,更何况赵靖忠这个沉浮宦海多年的老狐狸?

    但他不敢反抗,且不说他能不能对付了王承恩带来的这些大内高手,就算是对付得了,又如何逃得出京城?崇祯敢来叫他,就一定做好了一切准备。

    整个事态的走向已经和电影中他算计好的一切大大不同了,在得到魏忠贤银子之前,他还没有准备好逃往辽-东。

    其实在他对罗泰兄弟三人剿杀失败,又发现魏忠贤未死之后,他就感到了事(情qíng)的严重(性xìng),他忽然发现他失去了对整个事态的掌控。他正准备天一亮就再去找魏忠贤,好好商议下一步行动。可没有想到,崇祯忽然连夜召见他。

    在他穿衣和王承恩进宫的当间,他的脑海飞速的旋转着,他努力回忆整个事(情qíng)疏漏的地方。老谋深算的魏忠贤并没有将沈炼准备扮作小太监进宫面圣的消息告诉他,如果他知道这个消息,此刻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跟着王承恩走。

    难道是崇祯看出那具焦尸有问题?赵靖忠暗忖着,但他很快的摇摇头。即使崇祯看出焦尸有什么问题,也不会拿这件事办他,因为首先这个差的是交给他和韩旷两人督办的,韩旷是新任的首辅大臣,为这么一点事就严办首辅。那以后谁还敢办差?

    虽然皇帝希望活捉魏忠贤,但是交战中难免有死伤,况且魏忠贤是**。这谁能挡得住?以他对崇祯的了解,他知道崇祯皇帝不是一个头脑一发(热rè)就胡乱杀大臣的昏君,崇祯的能力虽然有限,但起码要比他前两任皇帝好一些,也是真真心心的想中兴大明之人。

    只是这个皇帝生不逢时,想要挽救如今已经摇摇(欲yù)坠的大明,除非秦皇汉武。唐高宋祖在世,否则根本没治。崇祯不会用兵,没有谋略。即使有些时候选对了人才,也由于疑心过重,半途而废。

    所以,现在的大明人人为己。他赵靖忠所作所为与其他庙堂上的高官比起来。并不算过分。

    再者,魏忠贤一事的具体办理者是镇抚司锦衣卫,崇祯真的发现问题,板子落下的时候,也只能落到镇抚司脑袋上,他最多负个领导责任。

    魏党覆灭,东厂势落。崇祯皇帝不会不明白,随着东厂的没落。锦衣卫必然势大。从这次剿灭阉党的行动就可以看出来,锦衣卫即将重新笼罩大明。真正的明君是不会(允yǔn)许这种事(情qíng)发生的。

    平衡、相互牵制是任何一个帝王最起码的权术手段。崇祯不会不懂。

    赵靖忠一边走一边想,他忽然觉得自己应该往好的方面考虑,也许崇祯这次紧急召见是有更重要的事(情qíng)交给自己,刚刚王承恩说了,崇祯有要事与自己相商。虽然自己并不大信任王承恩,但从他的表(情qíng)举止,却也看不出什么异样。

    带着这种矛盾的心(情qíng),赵靖忠跟随着王承恩来到了养心(殿diàn)。

    他一看到端坐在书案之后的“崇祯”,立刻双膝跪到,口中大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罗泰没有任何表(情qíng),只是口中轻动说了一声:“起来。”

    “谢陛下。”赵靖忠慢慢站起(身shēn),躬(身shēn)站立在书案前。

    “王承恩,你们先退出去。”罗泰对王承恩说道。

    “这...”王承恩一愣,他深知这里的危险,不由的为皇帝担心。

    罗泰不为所动,依旧没有表(情qíng)的摆了摆手。

    王承恩不敢违抗君命,他一躬(身shēn)说道:“是。”说完带着侍卫走出养心(殿diàn)。然后他和侍卫紧紧守候在门口,一旦有动静,他便会和侍卫冲进去救驾。

    “赵靖忠。”罗泰冷冷说道。

    “臣在。”赵靖忠急忙回应道:“不知陛下深夜召见微臣,有何要事?”

    罗泰(身shēn)体坐的很直。依旧没有什么表(情qíng)的说道:“谈不上什么要事。可如今时局动((荡dàng)dàng)。大明现在病入膏肓,一点小事,就有可能要了命。朕想问问你,魏忠贤现在在何处?”

    “嗡~”赵靖忠的脑子有些眩晕,真的是被崇祯发现了。他的冷汗流了出来。誓死抵赖?可今晚的崇祯不知怎么了,一种慑人的威严让其好像换了一个人,他的话语很轻,但却像刀子一样刺入人心!

    “回皇上,魏忠贤已经**,他的尸体已经...”

    “啪!”这是罗泰拍击书案发出的脆响,这一声打断了赵靖忠的回话。

    “朕不喜欢绕弯子,朕能这个时候叫你过来,你应该知道些什么。”罗泰慢慢的说道。

    “扑嗵!”赵靖忠一下子跪到在罗泰面前,口中说道:“陛下,小的也发现魏忠贤焦尸有很大的问题,只是这件事是由镇抚司的锦衣卫具体((操cāo)cāo)办,抓捕过程中具体发生了什么,小的真是不清楚。小的不敢向陛下隐瞒,小的也怀疑魏忠贤还活着,可是我真的不清楚他现在在什么地方。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望陛下明察呀。”

    “明察是一定的,朕只问你,朕当时给你的旨意是什么?”罗泰说道。

    “活捉魏阉。”赵靖忠回答道。

    “你给锦衣卫下达的旨意是什么?”罗泰冷声问道。

    赵靖忠(身shēn)体开始发抖,这是他最后的底线。这件事崇祯怎么可能知道呢?他想不通,怎么也想不通。那三个小旗头绝无可能见到崇祯。

    看到瑟瑟发抖的赵靖忠,罗泰忽然一个飞(身shēn)从书案后冲出来,不等赵靖忠明白怎么回事。便重重的砸了他脑袋一拳。

    “嘭!!”一声之后,赵靖忠昏倒在地。尽管他的武功不错,但也经不住罗泰忽然的一记重拳。

    呼啦啦。听到(殿diàn)中动静。王承恩带着侍卫冲了进来。罗泰甩了甩手腕,对着王承恩说道:“将这个人押入大牢,用我大明最严厉的手段让他说出魏忠贤在哪里?但不可取他(性xìng)命,记住,他如果死了,你们也别活了。”

    “是!!”众人躬(身shēn)回答道,接着侍卫架起昏迷的赵靖忠拖了出去。

    等到侍卫走后。王承恩躬(身shēn)问道:“明(日rì)一早,小的命镇抚司抄了赵靖忠的家。”

    罗泰摆摆手说道:“不急,先不要打草惊蛇。相反的,你命人暗地里监视赵靖忠的府邸,在没有抓住魏忠贤之前,一切照旧。”

    “陛下圣明。”

    “还有。”罗泰继续说道:“明天一早。抓捕镇抚司百户张英。再让教坊司的那个王....王什么?”

    “呃,陛下说的可是王传庭?”王承恩说道。

    “好像是吧。”罗泰也弄不清(春chūn)暖阁老鸨说的王大人叫什么,于是他顺坡下驴的说道“让他来见朕。”

    “是!”王承恩不明白崇祯是何用意,难不成皇上看上教坊司的歌-((妓jì)jì)了?当然,这个问题他是不敢询问的。

    “朕现在要休息了,明儿个早朝不上了,任何人不得打搅朕。”罗泰冷声道。

    “遵命。”王承恩回应道。

    打发走了王承恩之后。罗泰迅速回到密室,看了看已经力竭熟睡的朱由检。然后迅速的通过密道跑出了皇宫。

    当罗泰卸下易容,回到郊外平房的时候。天已经四更。卢剑星和靳一川急得如同(热rè)锅上的蚂蚁。

    当他们看到罗泰之后,急急问道:“怎么样?”

    罗泰笑笑说道:“你们看到我,一切不就明白了?”

    卢剑星不可思议的问道:“皇帝真的相信你所说的?”

    罗泰笑笑说道:“具体的你们先别问,总之这段时间你们稍安勿躁,平平静静的呆在镇抚司衙门,不可有任何举动。我会在皇宫一段时间,大哥三弟请放心,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中。大哥,你的百户这两(日rì)就会下达,具体的你不用多问。”

    说完话,他又让两位兄弟迅速回到衙门,让丁修监视好赌-坊。一切嘱咐完毕之后,他重新回到皇宫。

    当他易完容之后,天已经亮了。

    一早,侍卫们就拿着旨意来到镇抚司,二话不说的抓捕了张英,这个平(日rì)里趾高气昂的百户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就变成了阶下囚,被押入了大牢。

    而接替张英统领镇抚司的百户赫然是卢剑星。这个天降大喜让卢剑星有些不知所措,但他谨记着二弟所言,平复自己的心(情qíng),走马上任。

    这一夜,罗泰整个颠覆了电影的走向,彻底的扭转了他们兄弟三人的命运......

    也就在这一早,罗泰在养心(殿diàn)见到了教坊司的那位王大人。这个教坊司的头儿,平(日rì)里根本不可能见到崇祯,更何况在养心(殿diàn)单独召见,这让这位年近五旬的老者欣喜若狂。当然,他并不知道皇上找他做什么。

    “你们教坊司有没有一个叫周妙彤的女子。”罗泰盯着跪在他面前的王传庭说道。

    听到罗泰的问话,王传庭脑子飞快旋转。他不明白大明最高的统治者,怎么会知道一个教坊司的歌-((妓jì)jì)。但这不是他应该知道的。对他而言,这是一个机会。

    “回陛下,有。”王传庭朗声回答道。

    “差人将她带到这里。”罗泰发话。

    “啊?”这个命令,不仅仅让王传庭愣住了,就连一旁的王承恩也愣住了。

    这是什么节奏?皇上登基以来没有出过宫,更不可能去暖(春chūn)阁,怎么会知道这么一个女子?而且就算皇帝想找个女子进宫,那也绝不能是歌-((妓jì)jì)出(身shēn)。这涉及到皇家颜面还有后宫礼仪。

    “陛下。”不等王传庭回话,王承恩上前一步说道:“找一个教坊司的女子入宫面圣,恐怕有失....恕小人斗胆,这恐怕有损皇家礼仪。”

    罗泰才不理会这些,他这个临时皇帝,坐一天少一天,以皇帝(身shēn)份还不能挽救周妙彤于水火,那他也算白活了。

    “少废话,让你们去就赶紧去。”罗泰加重了声音。

    “小人遵旨。”王传庭看出了崇祯的心,他才不管王承恩,他十分坚定的回答,接着便起(身shēn)点了几个太监急急出宫,直奔暖(春chūn)阁。

    王承恩退出养心(殿diàn),将一名心腹太监叫到(身shēn)边,低声说道:“皇上的私事,我们本不该过问,但是此事涉及皇家颜面,不可小嘘,你速将此事告知皇后娘娘。”

    “可是,皇上那边...”小太监担心的说道。

    “没事,我担着。”王承恩说道。

    罗泰在养心(殿diàn)等周妙彤的时候,忽听得门外一声太监喊:“皇后娘娘驾到。”

    皇后?罗泰一愣。就这当间一名雍容华贵的女人在环佩声中走了进来。随着这名女子的进入,罗泰突然感觉屋内多了一股似兰非兰的异香,嗅之令人顿感心旷神怡。

    他抬起双眼仔细一看,来人一(身shēn)葱绿色的锦缎外袍,袍角镶了一圈水红色的花边,在腰间系着的玄色带子上结着缕缕的杏黄缨络,望脸上看,面白如月,羞颜似晕,俏丽中透着精明,洛神出水般艳丽惊人,尤其是一双明亮的眼睛,秋波流眄,一对漆黑的剪水瞳仁中放(射shè)着祥和的目光。

    来人盈盈向罗泰侧(身shēn)屈腿行了一个福礼,柔声开口说道:“陛下万福,臣妾见过陛下。”

    这女子不仅仅是漂亮,而且(身shēn)上散发着一股高贵端庄的气质。这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和她的一举一动浑然天成。

    真是没有想到,冒充崇祯还有这样的“艳福”。“哦~~”罗泰吐了一口气,也不知该说什么,只是用手在空中摆了摆,皇后便说道:“谢陛下。”

    崇祯的皇后周氏(1611—1644),苏州人,父亲周奎,母亲丁氏是周奎的继室,家境清贫,周氏年幼时就((操cāo)cāo)持家务。迁居北京后,周奎在前门大街闹市,以看相算命谋生。

    天启六年(1626),当时的信王朱由检为了大婚挑选王妃时,主持后宫事务的懿安皇后,以长嫂代母的(身shēn)份,从众多候选人中挑选了周氏。朱由检即位以后,周氏就由信王妃晋升为皇后。

    历史上对周皇后这个人的评价不错,说她天生威严,在宫中威望很高,她生(性xìng)简朴,体谅百姓,是值的称赞的好皇后。

    罗泰扫了一眼周皇后(身shēn)边的王承恩,大概猜出了里面的事(情qíng)。他并不怨王承恩。王承恩也好,周皇后也好,这些都是崇祯最信任的人,并且对崇祯也是死心塌地。从崇祯的角度来讲,王承恩做的很对。历代的皇帝,岂能随随便便大白天在宫中召见歌-((妓jì)jì)?

    最昏之君做这种事,恐怕也需要到晚上,神不知鬼不觉的微服出宫。

    只不过,现在他们不知道,坐在龙椅上的崇祯是个“冒牌货”。罗泰不懂这些规矩,更是懒得理会这些条条框框。他只想完成任务。

    他们也不清楚,罗泰此刻脑海中所思考的是什么?罗泰所想的,自己的易容术能不能哄骗过眼前的周皇后。

    罗泰想要冒充崇祯不是一天两天,而是一个半月以上的时间。那么问题来了,易容术哪家强?

    罗泰的易容术确实厉害,但是不是连结(床chuáng)笫之欢的妻子也看不出呢?平(日rì)里还好说,不过在(床chuáng)上呢?除非罗泰这一个多月不和周皇后行-房。

    可这说的过去吗?

    “承恩呀,你们先退下,我有话和陛下说。”周皇后笑吟吟的对王承恩说道。

    “是。”王承恩躬(身shēn)退出养心(殿diàn)。

    待到王承恩退出之后,周皇后温柔的对罗泰说道:“陛下,臣妾听说陛下召一位教坊司的歌-((妓jì)jì)进宫面圣?”(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抽奖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409章 掌控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