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赌-坊

    (求推荐票,求月票!!)

    “没想到今天会死在这里吧。”罗泰将刀尖往前送了送,锋利的绣(春chūn)刀刺破了丁修的皮肤,血慢慢的渗出来。

    他将眼睛一闭,低沉的声音说道:“丁修认栽了,动手吧。”

    这在这个时候,靳一川捂着(胸xiōng)口走过来,他一把抓住罗泰的胳膊说道:“二哥,放过他吧。”

    罗泰吐口气说道:“三弟,这个人勒索你,欺负你,你还要放过他?”

    “二哥,我知道。我也恨这个人,但他毕竟是我同门师兄。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他再是混蛋,我也不想手刃同门。”一川喃喃说道。

    罗泰用眼睛盯着丁修说道:“丁修,你看到了吗?人!武功再高,如不讲义,还不如一坨屎。你刚刚问为什么你们的师傅看上一川,却看不上你。现在你有答案了吧。”

    “刷。啪!”罗泰收起绣(春chūn)刀,将大剑扔给了丁修。

    丁修将大剑收回剑鞘,拄着它站起(身shēn),半天说不出话。良久,他一瘸一拐的正(欲yù)离去。

    “慢着。”罗泰叫住了他。

    “沈大人改主意了?”丁修转过(身shēn)问道。

    罗泰双手交叉(胸xiōng)前说道:“你师弟求(情qíng),我才放你(性xìng)命。但我有我的原则,你是我手下败将,焉能如此离去?”

    “大人想怎么样?”丁修说道。

    “拿钱换命!”罗泰冷冷说道。一川也愣住了,他刚(欲yù)说什么。却被罗泰伸手止住。

    丁修直了直(身shēn)体说道:“多少?”

    “白银一千两。”罗泰说道。

    “我的全部家底只有五百两。”丁修说道。

    “哼,那你去卖-(屁pì)-股吧,你的(身shēn)板也不错。有龙阳之好的那些人也会喜欢你的。”罗泰用刚刚丁修对一川的态度回敬了他。

    “你...”丁修语塞了,他的脸红一阵白一阵,不知说什么好,憋了半天对着一川说道:“师弟,我为我刚刚的话向你道歉。师兄浪((荡dàng)dàng)江湖,今朝有酒今朝醉,那里会积攒下银子?”

    一川摇摇头对着罗泰说道:“二哥。就让他自行离开京城吧。”

    “不行!”罗泰看着一川说道,“三弟,一个人如果心肠好的过头。就是软骨头了。没人会喜欢和一个软骨头在一起。你放了他,他还会回来,我不可能一辈子跟着你。”

    一川不说话,默默低下头。

    罗泰将头转向丁修说道:“丁修。你在京城厮混这么久了。知道哪里有赌-场吧。”

    “当然。”丁修说道。

    “好,那这样吧,明天一早,你带着你的五百两银子在这里等我,然后带我去赌场。”罗泰说道。

    “大人要去赌?”丁修有些不解。

    “不是赌,是去拿钱。”罗泰说完话,转(身shēn)拍怕一川的肩膀,然后两人一同离去了。其实。罗泰并不想真正的杀死丁修。电影中,丁修这个人平时吊儿郎当。无恶不作,但是他的良心没有完全泯灭,他的心中还是有一个义字在的。

    再回去的路上,一川问道罗泰:“二哥,十赌九输,你还是不要去赌-博了。”

    “你别管了,三弟。一个上午就足够。”罗泰笑笑说道。

    一夜很快过去,第二天一早,罗泰换了便装,让一川为自己请了半天假。便来到了昨晚和丁修打斗的地方。

    这个丁修到底是个人物,他并没有趁夜离开京城,而是如约的来到了这里,手里还拎着一个大包裹。

    见到罗泰,丁修一把将包裹扔给罗泰,然后说道:“欠你半条命。”

    “呵呵。”罗泰笑了笑,接着说道:“带我去赌场。”

    说完,两人一起离去。丁修带着罗泰绕过数条街道,来到京城相对偏僻的西城,在这里有一间偌大的赌-坊,生意兴隆。

    “这里是京城最大的赌-坊,沈大人不会不知道吧。呵呵,来这里的客人可是各个豪爽。不过,都是输多赢少。赌坊的老板是个女的,叫柳媚娘,颇为。据坊间传言,这个柳媚娘和京城新任首辅韩旷有染。”

    罗泰听到后笑了,心说有意思,有意思。这可是电影中没有的人。不过,对于这个完整的位面来说,电影只是极小的一部分。

    “据你所知,来这里的客人最多的赢过多少银子?”罗泰问道。

    “没有超过五百两的。要超过这个数,恐怕很难走出赌-坊了。”丁修说道。

    “哼。我倒要看看。”说罢他带着丁修一起走了进去。

    在古代赌-坊里,掷骰子是最常见的一种玩法了,掷骰子有很多方法。有的只是庄家掷,玩家押大小。有的则是和庄家两人对掷,然后比大小。

    赌-坊很大,虽然是上午,但这里来了不少客人,他们分散在各个角落。罗泰和丁修找了一个偏中间的位置,这里还没有人。一张赌桌后站着一位小二,也就是庄家。这些庄家都是赌-坊训练出来的赌-博高手,一般人很难赢他们。更重要的是,如果发现客人中有高人,他们就会出老千,总之,银子大部分会被赌-坊捞走。

    “您好,客官,玩一把吧。”庄家笑呵呵的说道。

    “当然!”罗泰和丁修坐到对面的椅子上,他接着说道:“多大一局?”

    “呵呵,客官我们这里京城最大的赌-坊,小点我们可不玩,一局最少一两银子。”庄家笑着说道。他看到罗泰和丁修穿着一般,想必也不是什么大富之家。这一两银子足以将这两个人吓一跳。

    他这么做并非不想让客人玩儿,而是这里的规矩。这赌-坊家大业大根本看不上一些赌-鬼烂人。来这里玩的非富即贵,根本不在乎一百两二百两银子。若是一两银子就吓跑的客人,他们根本不想接待。要知道赌-坊位置有限。你占了一个位置,恐怕就少来一个富翁。

    罗泰从庄家的话语中听出了轻蔑之意,他将手中的包裹往桌子一放,然后说道:“一局五百两!”

    哗~~~~

    罗泰的声音清脆,旁边的客人也听的到,一下子都愣住了。当然同时愣住的还有丁修和庄家。

    丁修闯((荡dàng)dàng)江湖多年,进过无数赌-坊。但罗泰这种赌法他是头一次见,一把就完事吗?这真是不把银子当银子呀。

    庄家也是见过世面的,他很快平静下来。他又仔细看看罗泰,他着实无法将这个人和一局五百两联系在一起。

    “客官,我们这里玩儿的就是个高兴,可不要意气用事呀。”庄家说道。

    “怎么。五百两一局。你们这个赌-坊玩不起吗?”罗泰问道。

    “哈哈哈。”庄家笑了,他点头说道:“当然玩得起,不过小的想问,若客官输了这局之后呢?”

    罗泰双手一摊说道:“我只有五百两,输了我立刻走人,不会打搅你们生意。”

    “好,爽快。小的这便与客官赌一局。”庄家笑道。

    说完话,他拿起一个赌盅和五颗骰子让罗泰仔细检查一番。接着他将骰子放入赌盅猛烈的摇晃起来。几秒之后,“嘭”的一声。将赌盅拍到桌子上,接着小心翼翼的打开。

    五颗骰子最大当然是掷出30点。这个庄家很不简单,他掷出了三颗6点,一颗五点,一颗四点,共是27点。

    丁修倒吸一口冷气,一旁过来看(热rè)闹的也瞪直了眼睛。不贵是赌-坊培养的高人。一把掷出27点,凭借的可不是运气。

    庄家笑吟吟的看着罗泰说道:“客官该您了。”

    罗泰拿起另一只赌盅和骰子,用手掂了掂。然后面带笑容的看着庄家。接着手如旋风一般将赌盅连同骰子带起。手法之快,连这个常年在赌-坊工作的庄家都看不清。

    一阵眼花缭乱之后,罗泰同样的放下赌盅。接着慢慢打开....

    三十点!!!!

    五个六点!!!

    所有人石化了......

    丁修用崇拜的眼光看着罗泰,他眨了眨眼,不敢相信,罗泰的手一挥就赢了五百两!!

    庄家的脸色变了,收起了刚刚的笑脸,十分尴尬的咽了一口吐沫。

    “不好意思,庄家。拿钱。”罗泰笑着说道。

    庄家慢慢从一旁的抽屉中拿出一张银票,上面写着五百两。当然这银票绝对能兑现。

    “客官真是好运气。”庄家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

    罗泰摇摇头接着说道:“既然运气好,那我们再来一把,我这个人喜欢一把押...”说着话,他将银票和包裹放在一起,继续道:“这把我们赌一千两!”

    呼啦啦啦~~~

    赌-坊的其他客人纷纷围了过来。

    “这.....”庄家说不出话了。他留下了冷汗,一把一千两,他可是做不了主了,这要是输了,老板非要他半条命不可。刚刚这个人的手法,绝对是练过的,外行看不出来,他可是看得出。

    “怎么?”罗泰说道:“京城最大的赌-坊练一千两银子都玩不起?”罗泰对自己的赌神一般的赌技当然有自信。

    “谁说玩不起呀。”一个声音从二楼传来,随着声音,走下了一个年约五十岁的老者,虽然头发胡须已经花白,但是说话的声音却中气十足。

    庄家急忙迎上去说道:“张先生,这个客官刚刚一把赢了五百两,现在又要玩一把一千两的。”

    这个老者推开庄家走到桌子后,双手一抱说道:“在下张钱宇,是这家赌-坊的掌柜。”

    “罗泰。一个路过的生意人。”罗泰想了想,并没有用沈炼的名字。

    “罗先生真要玩一把一千两的吗?”张钱宇说道。

    “当然!”罗泰说道。

    “好!”张钱宇说道:“我喜欢爽快的客人。”

    说完,他袖袍一卷,一个赌盅连同骰子一起被他卷起,接着飞到空中,急速旋转十多圈之后,砰然落到桌子上,宛如赌神电影一样。

    然后,老者袖中带风一挥,赌盅掀开。

    三十点!!!

    众人全傻了,丁修苦涩的握了一下拳。

    “你输了!!”张钱宇抖抖袖袍,准备离去。

    “等等。”罗泰叫住老者,接着说道:“我还没有掷,怎么就输了?”

    张钱宇冷笑一声说道:“赌-坊的规矩,点数相同,庄家赢。掷骰子最大是三十点,即使你掷出和我同样的点数,因为我是庄家,所以我还是赢。”

    哗!一片叹息声~~众人眼看着(热rè)闹结束了,准备散去。

    “如果我掷出高过三十点呢?”罗泰清脆的说道。

    嗡~~

    又一片惊叹声!

    “怎么可能?”张钱宇摇头说道。

    “世上没有不可能的事!”话音一落,罗泰单手一拍桌面。赌盅连同骰子飞起。他顺手一接。接着一转。“嘭”的一声将赌盅扣在桌子上。

    他的动作短促有力,时间极快。看上去远不如张钱宇玩的潇洒。

    所有的眼睛都盯着桌子上的赌盅,包括张钱宇。

    罗泰慢慢拿开赌盅!三十五点!!原来一颗骰子断为两截,便多出一面点数,而那一面也居然是五点。

    张钱宇差点栽倒在地.....他从未见过如此这般(情qíng)形!!

    “不好意思,张先生,我赢了一千两。给钱吧。”罗泰冷冷说道。

    赌-坊安静了。一大早这里就带给人们如此的震撼。

    “这位客官,恭喜您赢了一千五百两银子。”一个柔美的声音从二楼传来,顺着声音看去,一位貌美的女子站立在二楼阁楼边,一(身shēn)紫衣。花白的(胸xiōng)脯忽隐忽现,水汪汪的眼睛看着罗泰说道:“可否赏脸来阁楼与小女一叙?”

    “这就是柳媚娘。”丁修低声在罗泰耳边说道。

    罗泰摇摇头对着柳媚娘说道:“不好意思姑娘,我来的赌-坊,不是风月楼。”说完话,他拿起银子和丁修转(身shēn)离去。差不多了,再赢下去,他们真的会被赌-坊围攻。虽然罗泰不怕打架,但是他现在毕竟是锦衣卫,这里毕竟是京城。

    “客官,您是锦衣卫吧!!”柳媚娘对罗泰喊道。

    听到这声,罗泰停下脚步,抬眼看着柳媚娘。柳媚娘接着笑道:“锦衣卫是官,官赌是要被治罪的呦~呵呵,客官现在请上阁楼吧!!”(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抽奖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401章 赌-坊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