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解围

    (求月票,求推荐票)

    罗泰一把松开李大人的女儿,头也不回的走出房间,他发出信号。院外的锦衣卫呼啦啦的涌进府邸。众人一起找到了后院地窖,抓住了瑟瑟发抖的阉党许显纯。

    完成这次任务之后,已经到了后半夜。兄弟三人慢悠悠的走在回去的路上。罗泰通过检索沈炼的记忆知道了自己的住所。现在到了各回各家的时候。

    “大哥,二哥。”靳一川边走边说道:“你们说为什么百户大人总是把这么棘手的差事交给怎么三个?”

    “肯定不是因为器重咱们。”罗泰接话说道。

    “这是当然的。”卢剑星附和道:“缉拿许显纯是有生命危险的,别人谁也不愿干。自然落到咱们(身shēn)上,而那些好的差事就落到张百户(三人的顶头上司,)亲信手里。总之一句话,费力不讨好的事是咱们的,得大便宜的,永远轮不上咱们。”

    他说着话,停下脚步,抬头看着漆黑的夜空,叹口气继续道:“我明天写呈文,还要把这次的主要功劳写成张百户。若不然,哼,咱们还是没有好果子吃。”

    “大哥。”罗泰走上前说道:“这次阉党查了这么多,你补缺百户的事,进行的怎么样了?”

    卢剑星摇摇头,眉头微蹙道:“我给了张百户五十两银子,这已经是我全部心血。他答应帮我将这事递转给千户大人。但是一直没有动静。我想明(日rì)递呈文的时候在催催他。”

    罗泰听罢摇摇头说道:“五十两银子...哼,莫要说他张百户自己会捞一半,就是全部给了千户。也还不够他们这些人塞牙缝的。大哥,你想的太简单了。”

    卢剑星叹口气接话道:“二弟。大哥岂能不知这些当官的贪得无厌,可是我哪里去找更多的银子?我们三个都是总旗,一年俸禄只有二十两,这五十两银子就是不吃不喝也要攒两年半。”

    总旗?罗泰暗忖,看来他们连副百户都不是,自己还高估了。副科都不是,就是个科员。他眉头微蹙道:“大哥非要当这百户?”

    “唉。贤弟,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娘一辈子的心愿就是让我能顶了父亲的差,当个百户。他老人家到现在还在老家等我的消息。大哥无能,厮混半生。风里来雨里去,无数次死里逃生才得个总旗,咱无门无路无钱,只有靠拼些搏命的差事,才有机会熬出头。”卢剑星说道这里,眼中不(禁jìn)泛起泪花。

    罗泰感觉一阵凄凉,中-国-人呐,为什么都喜欢当官呢?他是个现代人,以往的心态根本不理解古人为什么一辈子苦读书也要考取功名。在中-国人的骨子里。认为官就是出人头地,就是荣华富贵....

    现在他听到卢剑星的心声,明白了自己以前的认知有些错误。在古代生意人的地位很低。甚至不如农民。所以什么知名企业家,这些显赫的称谓在这里是不存在的。你就是再有钱也需要巴结当官的。

    “大哥。”罗泰想了想说道:“你要是多送些银子,那张百户能保证你补缺吗?”

    “机会当然更大一些。但是我没有银子。”卢剑星说道。

    “我帮你想办法。”罗泰笃定的说道:“你说,给他多少银子,他能尽心去办?”

    “二弟,你哪里有银子?听我说。大哥就是不当这个百户,也不能让你去做贪赃枉法的事(情qíng)。更不能去打家劫舍。别忘了,咱们是锦衣卫。咱们可以缉拿阉党,但绝不能欺压百姓,你要是这么做,我绝不饶你。”卢剑星说道。

    卢剑星的话,让罗泰无比钦佩,他不由心生感慨。明朝的亡,绝不是如卢剑星这样的人所致。可是,像卢剑星这样的官又太少太少。那些站在庙堂之上的高官达人才是斩杀明朝的刽子手。

    但他在这个世界只能待上两个多月,根本无力改变这些。他只能保证去完成任务。

    他双手一抱说道:“大哥放心,我绝不会贪赃枉法,欺压百姓。银子怎么来,你不用担心。你只告诉我需要多少银子。”

    “这...”卢剑星低头想了想,他当然信任他的兄弟,他兄弟说不会去做这些事,断然就不会做。“一百两机会就会大很多。”

    罗泰点点头对着两人说道:“我们先回去休息吧,我想办法凑银子。”

    他走出没有多久,三弟靳一川跟了过来,叫住罗泰小声说道:“二哥,我最近手头....”

    罗泰摆了一下手,他知道在电影中,靳一川的秘密。靳一川本来是个贼,一次抢劫中杀了一个锦衣卫,从此便顶替了这个人的(身shēn)份,来到京城。他这个秘密只有他的同门师兄丁修知道。这个丁修是个地道的流氓,但武功高强,最近也到了京城,常常拿这件事要挟他。靳一川打也打不过,杀也杀不了,只能给银子。

    罗泰没有说话,他摸摸腰间,摸出几块碎银,递给一川,接着说道:“有什么困难尽管告诉我,有些事(情qíng)你自己抗不了。”说完话,他拍怕一川的肩膀,然后转头而去。

    罗泰并没有点破一川的秘密。每个人心里都有*,有些事还是一川自己说出来比较好。罗泰走过一条街道之后,忽然一转(身shēn)藏在后面,跟踪上了一川。

    果不其然,一川在绕了两条街后,来到排树荫旁,借着明亮的月光,他看到了手持近一人高大剑的人钻了出来。

    一川紧张的看了看四周。那人哈哈一笑,走到一川面前说道:“甭担心,你那帮当差的朋友都走远了。”说着话。他伸出了手。

    一川看见这个痞子样的师兄就头疼,但他无奈,他慢慢掏出刚刚罗泰给的碎银递到丁修手上。

    一看这么少的银子。丁修露出不满,但他随即笑笑说道:“好吧,苍蝇再小也是(肉ròu)。”他将碎银在手上掂了掂。

    “师兄,这是最后一次了。拿了这些银子就离开京城吧,我不想在见到你。”一川正声说道。

    不想丁修冷笑一声说道:“贼就是贼,你这秘密我吃一辈子。”

    这句话让一川怒火中烧,他愤怒的抬眼看着丁修。

    “哟哟~~怎么。不服,不服吗?”丁修毫无惧色的瞪着一川。几秒钟之后。一川低下了头。

    “哼~我给你三天时间,你给我凑一百两银子。”丁修笑着说道。

    “什么?一百两?”一川一愣,他随即说道:“我一年俸禄只有二十两,我到哪里去给你找一百两?”

    丁修将大剑抗在双肩后。晃悠着(身shēn)子说道:“嗯,这我就不管了,我想想...实在不行就去卖-(屁pì)-股吧,京城那么多达官贵人有龙阳之好,你这幅(身shēn)板,这摸样,不卖-(屁pì)-股可惜了。哈哈哈。”

    “呀!!”愤怒的一川忽然出手,一把抓住丁修大剑剑柄,当啷一声。他将剑拔出,猛的刺向丁修。

    但见丁修(身shēn)体一转,左手一扣便卡住一川的剑。然后他右手一顺,刷的一声大剑入鞘,接着手一捏,一川脱手。啪的一声,丁修夺回宝剑,(身shēn)体再往前一顶。

    “嘭!”一川被震退数米。捂着(胸xiōng)口,嘴角喷出鲜血。

    “妈-的。又想杀我,切,瞧你那个肺痨样。我就不明白,师傅当年怎么看上了你。”丁修挥挥大剑讥讽的说道。

    屈辱无奈,这是此刻一川的心(情qíng),没办法,真是没办法。丁修就像梦魇一般缠绕着他。他怎么去弄一百两呀!!!

    “呵呵,师弟,别逞能了,听我的,在京城卖-(屁pì)-股吧。真的,你(身shēn)板不错,绝对能卖好价钱。”丁修继续说道。

    “你的(屁pì)-股值几个钱?”一个清亮的声音从街道内传来,随着声音,罗泰的(身shēn)影慢慢的走出来。

    一川一看到罗泰,一脸惊慌,不知所措。他根本没有感觉到罗泰在跟踪他。

    罗泰急急走到一川面前,一把扶住他,然后说道:“一川,什么都不要说。你没有什么秘密,你是锦衣卫总旗靳一川,也是我的好弟弟,这一点朝廷知道,全天下都知道。如果有人编造什么谎言,污蔑你,欺负你,那么锦衣卫都会将这个人碎尸万段!”说着话,他用狠辣的眼神盯着丁修。

    “哈哈~”丁修见状,并不害怕,他大笑一声,接着说道:“哎呀,我的好师弟呀,还真是有人给你出头,看来你在衙门里混的不错。哼哼,这位大人怎么称呼?”

    “沈炼。”罗泰冷声道。

    “好,沈大人,看样子你是要替这个贼出头了?”他特意将“贼”字加重,接着大剑横在(胸xiōng)口。

    罗泰将一川扶到树下,走到丁修面前说道:“他是锦衣卫,你才是贼。你打家劫舍,敲诈勒索。今(日rì)我要将你缉拿归案。”

    “哈哈哈。”丁修大笑起来,他看着罗泰说道:“我说锦衣卫大人,你有什么证据说我打家劫舍,敲诈勒索?”

    罗泰微微一笑,接着说道:“锦衣卫说你是贼,你就是贼。证据嘛,你到了大牢,自然会全盘托出。”

    丁修笑容不见了,因为他感受到罗泰飘出的气势非同寻常。那是一种威严,并且带着强大的压迫感。

    “你...你以为锦衣卫...”他的话没说完就被罗泰打断。

    “没错,锦衣卫就是法!!”罗泰的单手握在了绣(春chūn)刀刀柄上。

    “嚯~~刷~~”丁修见状,知道已经无需再说,今(日rì)想走,只有打败罗泰。

    “嗞~~”罗泰挥出绣(春chūn)刀,(身shēn)形划出美妙的弧线,只取丁修咽喉。

    “铛铛铛~~”两人(身shēn)形如风,很快战在一处。

    按照电影中的设计,如果是以前的沈炼对丁修的话,估计两人最多打个平手,搞不好沈炼还要输上半招。

    但罗泰不同,他不但刚刚习得易筋经,更是有杀猪刀法,独孤九剑,降龙十八掌,小李飞刀等等无数高深的武功,虽然这些武功没法用沈炼的(身shēn)体发挥,但是这些心法都印在罗泰灵魂中。所以说,罗泰尽管使用沈炼的(身shēn)体,但是武功已经超越这个世界任何一人。

    “唰唰唰~~”罗泰用绣(春chūn)刀挥出了杀猪刀法。这杀猪刀法并不好看,但是每一刀威力惊人,而且刀刀致命,是一种杀人的高深刀法。

    两人斗了五十回合,丁修渐渐不支。

    一个错(身shēn)之际,罗泰(身shēn)形忽然一沉,(身shēn)体平行地面,只取丁修双腿,丁修大骇,他(身shēn)形一纵,但他没有想到罗泰(身shēn)体竟然顺着他的(身shēn)体呈九十度飘上来。

    “噗噗!!”丁修双腿中招,血涌如柱,扑嗵一声跌落在地。可不等他起(身shēn),罗泰(身shēn)形又鬼魅的飘过来。

    “噗~~”丁修拿剑的手背刺破。大剑飞了出去。罗泰顺势夺过大剑,另一只手一顶,刀尖顶住了丁修的咽喉。

    丁修脸色变得苍白,他没有想到这个沈炼竟有如此高的武功。他闯((荡dàng)dàng)江湖多年,鲜有对手。可今(日rì)居然不到六十招,就被人制住。他知道,沈炼的刀往前一送,自己就会毙命。(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抽奖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400章 解围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