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地牢之中

    “放肆!!”东方不败俏目怒睁,她没有想到罗泰竟然如此回答。“刷”,她的长袖一抖,将罗泰(身shēn)体平推出去。罗泰不能动弹只能受虐。

    “哐当!”他的(身shēn)体撞到墙壁上。不过,他感觉这一下东方不败并没有用很大的力,不然的话他早就破墙而出了。

    “你说我放肆,我就放肆一把,你确实长得好看,我说的是事实。”罗泰笑道。

    “还敢说,看我割下你的脑袋。”东方不败说着话,手往回一拉,一股力道将罗泰的(身shēn)体又直直的拉了回来,接着她的手指一动,数根绣花线将罗泰的脖颈绕住。然后一紧,丝线深深勒了进去。

    罗泰眼睛一闭,口中依旧说道:“啊....杀吧....你觉得解气就行....我就是人头搬家,还是要说,你确实好看。你(身shēn)边都是些无能之流,他们哪里敢说这些找死的话!”

    东方不败停下了,她的手一松,罗泰脖颈上的丝线松了扣,她盯着罗泰说道:“小子,你还真是不怕死。哼,好,你说我好看,我就把你关在黑木崖,让你看个够。”

    “呵呵,你舍不得杀我?”罗泰调戏道。

    “呸!”东方不败嗔怒道:“我直接杀你太便宜你了,我要活活折磨死你,我倒要看看你的自愈**有多厉害。”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罗泰口中突然喃喃的说道。

    “还敢胡言乱语!”东方不败突然手指一动,一道气波点中了罗泰的哑(穴xué)。罗泰一下子无法开口了。

    “来人!”东方不败对着院落喊道。喊声不久呼呼啦啦的进来几个忍者。

    “将这个不知死活的野小子关入地牢。不要取他(性xìng)命。”东方不败说道。

    “教主。”一个武士单膝跪地说道。

    “怎么了,猿飞(日rì)月。”东方不败说道。

    “服部千军刚才被这个混蛋杀了。我们还要留着他的(性xìng)命?”武士说道。

    东方不败瞥了一眼地上的罗泰,微微的眯眯眼,接着说道:“就按我说的办吧。”

    “可是....”那武士很是犹豫。

    “混蛋,敢违抗我的命令。”

    “哦,不敢。”武士急急说道。接着他和另外几人一起将罗泰抬起。然后一路向外走去。

    武士们走了之后,东方不败慢慢的坐到(床chuáng)榻上,她叹口气,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红色长袍,口中喃喃的念道:“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猿飞(日rì)月驾着罗泰一路小跑,不知饶了多少山路。来到山下的地牢门口。侍卫打开大门之后,几人进去,走了一段很长的山洞。然后将罗泰带进用粗铁铸成牢门的房间。

    “啪!”猿飞(日rì)月将罗泰扔在地上。

    “混蛋,你敢杀了服部千军。教主放过你,我岂能放你?”说着他拔出了腰间的武士刀。

    “猿飞君。”他(身shēn)边的一名武士一下子阻止了他。“教主不让取他的(性xìng)命。你这样....教主知道恐怕....”

    “八嘎!”袁飞(日rì)月一把甩开那武士的手,他瞪着地上的罗泰,咬牙说道:“他杀了我们的扶桑武士,难道我们不能报仇。我们是协助东方不败。又不是她的奴隶。”

    “猿飞君,我们还是先忍一下吧。等将来利用东方不败打败了丰臣秀吉再杀这人不迟?”武士说道。

    猿飞(日rì)月看看牢房外苗人侍卫,然后慢慢点点头。将刀一收,迅速的转(身shēn)离去。其他武士也纷纷的跟随。

    牢房十分昏暗,只有走廊飘来的微弱灯光。罗泰依旧不能动弹,现在是连话也不能说。如此(情qíng)况下,他不知道要被关押多久。这般境遇如何完成任务?

    罗泰几次试图冲开(穴xué)道,但是这不过是在做无用功。想想也是。东方不败何等内力,也不知道她点的这一下需要多久才能自行化解。

    此刻没有他法,只有慢慢的等待.....迷迷糊糊中,罗泰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牢房的大门轻轻的打开了。罗泰一下子就醒了,他还是不能动,不能说话。昏暗中他看到一个黑色(身shēn)影走到他的(身shēn)边。这(身shēn)形罗泰熟悉,他还是猿飞(日rì)月。

    透过((逼bī)bī)人的杀气,罗泰知道这个家伙是要暗地里违背东方不败的命令了,他想在牢房中解决了自己,然后在胡乱编一个理由糊弄东方不败。他跟随东方不败多年,想必东方不败不会因为这一点失误将他杀了。

    “刷~~”猿飞(日rì)月拔出了明晃晃的武士刀。

    他凑到罗泰耳边低声说道:“你必须死,我一定要为服部千军报仇。”

    黑暗中,罗泰不能动弹,他咬了咬牙,手指在地上胡乱的摸了一下,夹起一颗石子。接着他闭上了眼睛。

    “噗!!”猿飞(日rì)月忽然手腕一转,钢刀直直的刺进了罗泰的喉咙。

    “嗯~~~~”罗泰感觉到一股巨大的疼痛,一股腥味涌进口中。“呀~~~啪!”罗泰挣扎着,将手中的石子弹了出去。

    “嗖!!”这石子直接弹入了猿飞(日rì)月的额头,犹如一颗出膛的子弹。这下罗泰没有用内力,完全是小李飞刀本能的反应。

    小李飞刀,例不虚发!本(身shēn)这本领就不是内力见长,而是凭借一股精神气。再加上如此近距离,那猿飞(日rì)月安有活命的道理?

    石子贯穿了他的头颅。他哼都没有哼就立仆在罗泰(身shēn)上!接着血、脑浆涌了出来。

    “啊!!!”罗泰吼了一声。

    他没有想到猿飞(日rì)月这一下竟然解开了他的哑(穴xué)。

    呼啦啦啦,从幽暗的走廊中跑来了数名苗人侍卫,他们拿着火把冲进牢房。一看这场面全部傻了眼。

    他们看到的是一片红色,罗泰(身shēn)上都是红色。而且喉咙中还插着一把钢刀,一名忍者趴在他的(身shēn)上。

    “快快禀报教主。”其中一人慌张的说道。

    “喂....帮我...把刀....刀....拔了。”罗泰嗡嗡的说道。

    “鬼呀~~~”数名侍卫见到罗泰说话,吓得纷纷退出牢房,甚至连牢门都没有就跑的无影无踪。

    罗泰见状,无奈的摇摇头。他先是翻了一个滚。摆脱了猿飞(日rì)月的尸体。接着他一点点极慢的速度艰难的将手臂抬到脖颈处。然后慢慢抓住刀锋。

    “呀!!!”罗泰使出九牛二虎之力,将喉咙的钢刀拔下来。停了半刻。他感觉整个地牢都安静的很,看到牢门未关。于是罗泰趴在地上,用手肘一步一步的匍匐出了牢门。

    东方不败的点(穴xué)十分了得,不仅让罗泰无法运气,就连正常人的动作都需要用尽全部体力。好在罗泰的(身shēn)体足够强壮。他爬了大概四五分钟,终于爬出了牢房。但是出了牢房之后,罗泰看到这条在山洞打造的走廊蜿蜒盘旋。好像没有尽头。这要是爬出山洞,恐怕要爬上四五天不可。

    “小朋友,武功不错嘛。”这时,一个老者的声音从对面的牢房传了出来。罗泰爬到牢门,接着灯光一看。

    一个老者骨瘦如材,花白的头发和胡须有三尺长。这个人被数条手腕一般粗的钢索吊着,钢索一头连着石壁,一头是铁钩。勾着老者的肩胛骨,很是残忍!

    任我行!!!

    罗泰知道这个就是任我行。

    “呵呵,”罗泰笑笑说道:“我说....我说这位前辈。你是看笑话呢,还是看笑话呢?”

    “什么?”任我行一愣。

    “哈哈,玩笑话,嗯....你就不要讥讽我了,好歹我算是爬出了牢门,你呢?”罗泰笑道。

    “呵呵。”任我行摇头笑了笑。然后说道:“被东方混蛋封了气海(穴xué),就算爬出来又有何用?不等你出了地牢,侍卫就会赶过来,你还不是一样要回牢笼中?”

    “气海(穴xué)?”罗泰一愣,心说任我行在笑傲江湖中也是顶级高手,说不定他有办法将自己解开(穴xué)道?“我叫你一声前辈吧。听你的口气好像有办法解开我的(穴xué)道?”

    “哈哈,哈哈哈哈!!”任我行不说话,一阵狂笑。

    “我说前辈,你若是一直笑的话,我就走了,就算我爬上一个月,我也要爬,总比你好些。”罗泰说着话,也不搭理任我行继续向前爬去。

    “小朋友且慢。”任我行说道:“我还真要解开你(穴xué)道的办法,只不过要看你自己的造化?”

    “哦?”罗泰停了下来然后问道:“说说,造化不造化的放一边,我可以先试试。”

    “嗯,你想办法先盘坐起来,然后按照我说的心法运行内力。”任我行说道。

    “盘坐?”罗泰苦笑一下然后说道:“你看我这个样子还能盘坐起来吗?我现在能爬着走就已经用尽力气了。”

    “事在人为吧,你可以抓住牢门试试。我的心法,从丹田运气,你姿势不对,根本运不起来。”

    罗泰看看四周,心一横,咬着牙慢慢挪到牢门处,然后伸手抓住牢门,一点点的将自己的(身shēn)体拉起来。

    他每动一下就会累的流一(身shēn)汗。不过罗泰的毅力惊人,体力也是过人。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他总算将自己的(身shēn)体直起来,靠在了牢门上,双腿也曲回去。

    “这样....这样行不行?”罗泰喘着气问道。

    “好!!”任我行点头说道:“我现在将运气心法告诉你,但是有个条件。”

    “说。”

    “你如果能解开(穴xué)道,要帮我出去。如不然,你我就此别过。”任我行说道。

    “前辈,这一点还用你说吗?再者,侍卫们也快来了,我们没有别的选择!”罗泰笑道。

    任我行看到了离开这里的希望,他厉声说道:“你听好了,气从丹田,不走周天,从章门、太渊到(乳rǔ)-中.....”

    罗泰眼睛一闭,按照任我行的方法开始运气。几分钟之后,他忽然感到一股(热rè)气从自己的额头传来,这股气不同于他往(日rì)的有炙(热rè)感和清爽感,反而如同一把钢刀划开了他的任督二脉。

    “呀!!!”气行至一半,罗泰发出一声叫喊,接着喷出一口鲜血。但那股气并没有因此停下了,而是继续像钢刀一样的将他的全(身shēn)气脉破开!!!!

    “不可停下,不然你会因走火入魔而亡。”任我行看到罗泰痛苦的样子,急忙说道。

    “轰!!!”罗泰的气脉全部断裂,接着眼前一黑昏迷过去.....

    牢中的任我行一下子愣住了,良久他无奈的摇摇头。口中喃喃说道:“看来,天绝我也,小朋友气断(身shēn)亡了。吸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习得。”

    就在他感到绝望之时,地上的罗泰忽然慢慢的站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抽奖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340章 地牢之中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