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 斩杀

    (求推荐票,求月票!)

    仅仅过了一天,库克就按照罗泰的要求安排好了一个制造he的场地。:3w.这个场地外观上是一个大型的制造轮胎的车间,而在这个车间的地下则是一处隔音效果良好的实验室。

    这个轮胎厂拥有一切合法的手续,有许多蓝领工人在工作,即使警-察走过去也不会有什么发现。

    在这里,库克还有洛佩斯、亚宁见到了一个花白头发,年龄大约五十多岁的白种老人,老人的胡茬也是银白色的,背有点驼,戴着一副金边眼镜。

    他自称名字叫做“海森伯格”。库克对这个“生化博士”十分礼貌,虽然他着实无法将这个佝偻的老人和顶级制-毒-师联系在一起。

    “克里斯托弗呢?”库克在和老人握手之后,看看旁边,问罗泰为什么没在。

    这个叫做海森伯格的老人笑了笑,然后看看这个厂房,接着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克里斯托弗有他的工作,他对我说,您是一个可以信任的商人。呵呵,我只负责制药,我只懂这个,我每天晚上会按照数量完成工作,放在这个厂房,然后离开,至于其他的,你还是和克里斯托弗联系吧。”

    库克不甘心的摸了摸自己已经包扎的右手,强忍着笑了笑说道:“很好,很好,我喜欢专业的人。前天克里斯托弗拿来的东西是你做的?”

    “当然!”

    “你知道吗?你是全美乃至全世界最好的制-毒-师。”库克毫不吝啬的夸奖道。

    “谢谢!”海森伯格,自然也就是易容之后的罗泰点头说道。

    “听说你自己带设备?”库克狐疑的问道。

    “是的。”罗泰回答道。

    “可是...”库克看看空旷的厂房。“难道你今晚不打算制药?”

    罗泰用食指点了点,走到厂房里一张隔帘后面,他用变戏法的手段。迅速释放出那小巧精致的制-毒设备,速度不到一秒钟。接着他慢慢的拉开隔帘,对着设备指了指然后笑道:“在这里。”

    看着亮闪闪的设备,库克呆住了,接触这个行业这么久,他还没有见过如此精妙的设备,这些设备充满了金属的质感。而且结构精巧,一看就是高大上的玩意儿。

    他慢慢的走到设备前,刚想上去摸一把。就被罗泰劝阻了。罗泰笑道:“你的手不干净,不要碰它。”

    库克尴尬的收回了手,转头看看几个想要笑的手下,瞪了一眼。然后转头问道罗泰:“有这么夸张吗?”

    “你不了解。在你眼里,那些货是he。在我眼里那是艺术品,我是一个重视细节的科学家,我不容许让我的艺术品出现任何瑕疵,不然,我和那些劣质的制-毒-师有什么分别吗?”罗泰解释道。

    库克想了想,带着钦佩的口气说道:“果然是大师,我很佩服。海森伯格先生。您放心,我会保护您的绝对安全。原料已经准备好了,只要您需要这些东西会源源不断。”

    罗泰点点头说道:“谢谢你的支持,我的艺术品您也一定会满意的,我想克里斯托弗已经和您说了,我的习惯,我不需要助手,也不喜欢任何监视。如果您信任我,那么现在你们都可以走了,明天早上货物就会放在这里。”

    “ok!”库克点头,接着他的手一挥,呼呼啦啦一众人离开了厂房。

    他们走后,罗泰确认没有人和摄像头之后,开始他的制药。

    库克几人走出轮胎车间之后,他边的一个跟班问道:“你就这么相信这个老头儿,我们那批原料花了很多钱。”

    库克的脸色沉下来,他冷冷说道:“你知道吗?那批he的质量太高了,有了这些,我们就等于拥有一个王朝!明天早上我们看看货品,如果真的是这个老头做出来的,我们就要想想办法了。对了,那个克里斯托弗到底什么来历调查清楚了吗?”

    “调查清楚了。他是个移民,来美国还不到一年,现在在一家电脑公司上班。”跟班说道。

    “什么?电脑公司?”库克一愣,他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没错,这家公司叫做昊美公司,是个华人开的。他就是个普通的上班族。”跟班说道。

    “不不。”库克摇摇头,喃喃的说道:“存储器...存储器...”接着,他又对跟班说道:“查查这个海森伯格的底细。”

    “明白了!”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之后,库克深思了很久,然后拨通了一串电话号码。

    “老板,你找的这叫克里斯托弗的人应该是个黑客,他在一家电脑公司上班,这样看的话,存储器就算说的过去了,他利用黑客技术,窃取了您朋友的秘密...”库克对着电话说道。

    “闭嘴!”电话那端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库克不敢说话了。

    “听着,库克。这个克里斯托弗没有那么简单,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但我说不清这种预感是什么。你现在不用关心存储器了,我给我好好的盯着这个克里斯托弗,还有,如果那批货真的是这个制-毒-师做出来,你要保护好这个人,他是我们的摇钱树。”声音说道。

    “这个我当然明白,不过,这个海森伯格好像只听克里斯托弗的。”库克松了松自己的裤腰带说道。

    “呵呵,那不是问题。知道吗?当一件事或者一个人让我们没有头绪,甚至感到棘手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往往是最原始的。”声音意味深长的说道。

    “但是...这个家伙手了得,我怕。我们一击不成,反而让他占了上风。”库克说道。

    “你真是越有钱越胆小了,这个克里斯托弗没有靠山。他最多只是一头孤狼,你干嘛非要正面和他冲突呢?我想你做了这么久的制药生意,你的手里一定有世界上最致命的毒药。对吗?货物销售没有问题的话,找个时间,最好是找一次和他结账的时候,请他喝一杯咖啡。”声音说道。

    “我明白了,放心吧。老板。”库克说道。

    “对了,在解决了克里斯托弗之后,一定要说服这个海森伯格。如果他愿意跟我们合作还好说,如果他不愿意....那么我不希望他今后在为别人制出如此高品质的he。”声音冷冷的说道。

    “好的!”库克说完放心电话。他看了看自己被切断的手指,眼神变得越来越狠毒。

    手表一直没有提醒罗泰再次进入电影世界,这种状态一直持续着。于是他这一个星期。白天去电脑公司上班,下班后有时间还和唐佳怡一起吃个饭,到了晚上八点,他易容之后会准时出现在那个地下厂房,开始制作药品。

    这一个星期是他到达美国之后最平静的一个星期,就连洛佩斯和亚宁都认为库克得到好的货品,已经忘记了切指之痛,毕竟在巨大的商业利益面前。个人的恩怨可以暂时放到一边。

    罗泰制造的药品,在库克庞大的销售体系下。快速的流转到洛杉矶的每一个角落,地下世界沸腾了,因为任何人从来没有见识如此完美的药品。尽管库克将价格翻了翻一番,但还是无法阻止前来购货的瘾-君-子!

    名声急速的打开,整个西海岸开始涌动,海森伯格的名字开始流传于地下世界。短短一个星期,库克集团就获利两千万美金。按照契约他需要分给罗泰一半。

    为了稳住罗泰,第一次库克笑吟吟的分给了罗泰。罗泰自己已经找到了一个地方储藏这些现金,要知道,这不是手表奖励的钱,他自然无法放到手表中,也无法直接花掉,这是黑-钱,他需要找到洗-钱的地方。

    在没有好的办法之前,罗泰私下在洛杉矶郊外买下一个谷仓,他将这些藏于谷仓地下。洗-钱的方式很多,注册空头公司是一种,但随着国际警-察和金融机构打击越来越严厉,这种方法已经不大有人使用了。要从公司洗-钱,那就必须是合法的正规公司,账目合理,投资去向、收益符合规则。

    赌-博也是一种,不过,罗泰不想使用自己的赌技在赌场上出风头,要是那样的话,他就直接去拉斯维加斯了,但只要他有一次出风头,就会立刻被人盯上,无论黑白。

    你总不能每个星期都从拉斯维加斯赢几千万吧。尽管罗泰有这个能力。

    而制药就能让他一个星期赚到一千万,并且没有人过问。他只需要将这些钱洗白就行。投资到娱乐业,这是目前最好的选择了。

    罗泰盘算着自己的计划,继续进入到了第二个星期的制药过程中。令人奇怪的是,手表依旧没有让他进电影。既然有这么多时间,那么罗泰就放下心,全速的累计着自己的财富,并且接触每一个销售人员。渐渐的,他和库克集团的人员熟悉了。

    第二个星期,罗泰制造出来五千万美金利润的药品。海森伯格的名字开始响彻西海岸,并且蔓延到了美墨边境地区。很多地下头目,都想知道这个生化博士到底是何方神圣?

    库克终于安奈不住了,他不能看着绿油油的美钞,分给什么都不做的罗泰。一个电脑公司的员工,竟然和他平分秋色,这是不容许的。

    他电话中的老板也下达除掉罗泰的命令,并且要求他在除掉罗泰之前,要问清楚一件事,那就是病毒源代码!

    呵呵,没错,罗泰给的存储器开始发酵了,网络病毒开始从狮门公司蔓延,而且无解,韦恩斯坦自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他不敢对警方说明,只说自己下载时候不小心弄上的,警方和中局也没法查出病毒源头,只能相信韦恩斯坦所言。

    美国运营商物理隔绝了部分局域网,工程师加班加点升级新的杀毒软件。

    就在第二个星期的结账。罗泰用隐匿的方式上传了一个杀毒包,很快的杀掉了病毒。他只想通过这一次给韦恩斯坦一个教训,并不想让整个美国互联网乃至世界发生大的地震。因为现在还不是时候。

    处理完这件事之后,罗泰就如约的来到了与库克见面地点。

    时间是晚上七点钟,地点依旧在那废弃的厂房。罗泰来到这后,发现今天的小喽啰多了一倍,但他并不介意。被人例行搜之后,他走到库克面前大方的坐下,等着库克拿出钱。

    库克挥挥手。一个手下端上两杯咖啡,另外两个搬上一个麻袋,

    罗泰低下。打开麻袋,检查了里面绿油油的美钞,然后对库克竖了竖大拇指。

    “和克里斯托弗先生的合作真是愉快,两个星期内。我们每人赚了三千五百万美金。”库克端起咖啡笑道。

    罗泰点点头。看着库克说道:“最应该感谢的是海森伯格,没有我这位朋友,就没有这样品质的货物。”

    “那是当然的,怎么今天没有看到海森伯格去制药,嗯...说起来,上一次结账的时候,他也没有去。”库克不解的问道。

    “呵呵,人总要休息一下。他年龄大了,再者今天是结账。他老人家也需要数数美钞,这玩儿意可是真正的激励。”罗泰幽默的说道。

    “哈哈哈~~”

    库克和他的手下都笑了,库克摸了摸嘴唇说道:“没想到,克里斯托弗先生还有幽默的一面。对了,作为朋友,我想问一下,您是在一家电脑公司上班吗?”

    罗泰耸耸肩,然后说道:“当然,我们都一样,每天都需要扮演不同的角色。”

    “呵呵,我这个人读书少,电脑一窍不通,不过我听说前几天,一种电脑病毒肆虐美国,连我公司的账单都没了,您知道这件事吧?”库克意味深长的问道。

    “当然。”罗泰慢慢说道。

    库克耸耸肩,摇头说道:“非常抱歉,我对洛佩斯和亚宁盗取您的存储器....”

    “没关系,都过去了,一切不都好了吗?”罗泰说道。

    “嗯。”库克点头说道:“是的,我听说今天早上病毒被杀死了,网路恢复了正常,不知道是那个高手干的,真是个好人。”库克说道。

    “这个世界上,好人永远比坏人多。”罗泰笑笑。

    “克里斯托弗先生认为自己是好人还是坏人呢?”库克又慢慢的喝了一口咖啡,接着他指了指罗泰前的那一杯继续说道:“不尝尝吗?我亲自煮的,正宗古巴咖啡。”

    “是吗?”罗泰伸手端起咖啡,放到鼻尖闻了闻,看着库克说道:“库克先生煮的咖啡一定是极品。”说着话,他端起腾腾的咖啡一饮而尽。

    “哦,慢点,慢点,您不怕烫吗?”库克关心的说道,他的脸上露出了郁的笑容。

    罗泰抹了抹嘴,接着说道:“您刚才问我什么?”

    “哦。”库克将体靠在椅背上,接着说道:“我是问,您认为自己是好人还是坏人?”

    “嗯,怎么说呢?我要说自己是好人吧,呵呵,却在贩-卖he,毒害美国的青少年,让他们家破人亡...你要说我是坏人吧,我曾经杀过的人,都是无恶不作的混蛋,我算是为民除害。哎呀,这个世界有时候就是这么混沌,混沌的让人迷茫,后来我想清楚了,抓住现在,我才有机会更近一步,才能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罗泰说了一番富有哲理的话。

    “哈哈哈哈~~”库克大笑起来,他放下咖啡杯拍拍手,然后说道:“克里斯托弗先生果然是有学问的人,说的话都这么深奥,不过,无论有没有知识,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尤其在临死之前,往往...往往是可悲和可怜的。”

    说着话,他抬手看了看手表,慢慢的皱起眉头,似有不解的看着罗泰。而罗泰依旧面带笑容的看着他。

    良久,罗泰慢慢开口说道:“你一定很不理解,为什么入口即死的氰化钾,我喝了这么久还没有事。”

    库克脸色大变,他瞬间石化了!!!

    罗泰微笑着继续说道:“你生怕我死了不,于是还加了量,想在谈笑风生中干掉我,然后再去说服海森伯格,如果他同意跟着你就算了,如果不同意,也会把他杀了。哦,库克,你根本不了解,你在把谁当成敌人,不要说你,就是你的老板,我也不放在眼里。真正的杀人,应该是在弹指一挥间。”

    “呼~~”说着话,罗泰手中突然多出一把乌黑发亮的杀猪刀。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隔着桌子劈向库克。

    “轰隆!”一声,库克连带着桌子被断为两截。库克到死都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他当然不会明白,拥有比金刚狼还要变态自愈能力的罗泰,怎么会被毒药毒死。以罗泰的制-毒能力,他看到咖啡的第一眼就知道,这里面蕴含着剧毒!

    他依然从容喝下,在氰化钾刚刚入口的时候,自愈分子就急速的吞噬了毒剂。

    “啊!!,呯呯呯~~~”库克的小弟开始疯狂的扫

    但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罗泰上下翻飞,将这厂房中的二十多个人全部断为两截。远处的人先是被吓傻了,因为他们确实中了罗泰,但是接下来,他们眼睁睁的看着罗泰急速自愈,如果看电影一样。就在这一当间,罗泰劈死了他们。

    罗泰自然不会留下一个活口。

    他用了十多分钟,结束战斗,厂房已经变成了血海。罗泰从库克尸体上搜出一部手机,放进口袋,然后又放了一把大火,将现场彻底化为一片齑粉。

    这之后他拿着钱,开车扬长而去。

    回到家后,他拿出库克的手机,找到上面写着老板的字样,拨了出去。

    “怎么样了,克里斯托弗完蛋了吧。”电话中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呵呵,不好意思,我就是克里斯托弗,库克已经覆灭了。”罗泰冷冷的说道。

    电话彻底沉默了,但是却没有挂断。

    “你想怎么样?”电话问道。

    “我想杀了你!”罗泰说道。

    “你不会的,如果你要杀我,按照你的水平,你早就找到我的位置了,但你没有那么做,而是用库克的手机给我打电话。”那声音说道。

    “呵呵,你真是个聪明的人。”罗泰说道。

    “你也是。”声音说道。

    “刚刚的沉默,我可以理解成为你的选择吗?”罗泰问道。

    又沉默了一阵,那声音接着说道:“你赢了,克里斯托弗,库克的位置我想你来接手比较合适。”

    “很好。不过,我有我的方法来管理这个位置。”罗泰说道。

    “当然!我不会参与你的具体经营,并且还会为你提供法律上的保护,库克的原料都是我提供的,我今后依然可以提供给你。”声音说道。

    “那么分配?”罗泰问道。

    “嗯...我拿六成。”

    “为什么?”罗泰问道。

    “呵呵,克里斯托弗,我的经营网是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涵盖整个中北美洲,只要你有十足的货物,你那四成,也会比你现在每星期多拿1000万!”那声音说道。

    罗泰想了想,然后说道:“那我们要不要见一面。”

    “当然,不过,我想先和海森伯格见一面。”那声音说道。

    “我会通知他的。”罗泰说道。

    “明天下午,好莱坞区蓝莓咖啡馆,两点。你让海森伯格在那里等我。”声音说完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罗泰看看手机,记下电话号码。然后捏碎了这部手机。他躺在上,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今晚的一切,让罗泰成功的跨入了一个新的领域......(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抽奖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