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被擒

    从罗泰手中发的小李飞刀轻灵地穿过华夫人布在前的剑网,准确地叮到了华夫人的咽喉,令在场之人同时发出一阵尖叫。

    罗泰右手握拳,狠狠地向下一挥,转便向坐在地上的唐伯虎冲去。

    来到唐伯虎边,罗泰抱起唐伯虎,飞快地向大堂之外跑去,他要趁着华夫人被杀,华府中人必定大乱的这段时间冲出华府,等到华府中人反应过来,通知官府派出高手,恐怕罗泰就无法脱了。

    就在罗泰快要冲出大堂之时,被他抱着的唐伯虎声音嘶哑地叫道:放下我,带着我你没办法逃脱华夫人的追杀,快放下我!

    罗泰闻言一愣,脚步不由自主地放缓下来。

    华夫人惊魂未定的声音传来:想不到你居然还是小李飞刀的传人,小李飞刀名不虚传,哪怕是从你这不具备内力之人的手中发出,依然可以刺伤我。真不知道如此恐怖的绝技,为什么在兵器谱上仅仅排名第四位。

    罗泰惊愕地扭头望去,在他后不远的地方,华夫人不知何时已经悄无声息地近,面色惨白地跟在他的后。

    此时的华夫人咽喉处一丝血线蜿蜒而下,在华夫人的左手之上,执着一柄细薄的飞刀,正是罗泰一直带在边的飞刀之一。

    罗泰的飞刀虽然刺中了华夫人的咽喉,但是却在华夫人强大的内力面前,并没有真正刺入,仅仅是伤到了华夫人表皮,给她带来了一丝轻微的伤害。

    饶是如此,华夫人依然被吓得不轻,罗泰仅仅是一个扭头,也让华夫人戒备地向后退了一步。上强大的内力流转不定,随时可能对罗泰发出致命一击。

    看到小李飞刀并没有真正伤害到华夫人,罗泰便停下了脚步,面对可以施展轻功的华夫人,罗泰丝毫没有逃走的机会,更何况罗泰怀里还抱着一个失去了抵抗能力的唐伯虎。

    罗泰转过面对华夫人,摇了摇头黯然说道:想不到我已经用出了最后一张底牌。却依然没有办法击倒你。好吧,我认输,你想怎么样处置我们?

    罗泰现在就是在赌,赌华夫人不会立刻命人杀死他与唐伯虎。

    在电影里罗泰就知道。华夫人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她嘴上虽然一直叫嚣的厉害,其实却从来都没有真正伤害过唐伯虎,想来她对唐天豪纵然恨也有限,只是因为得不到而不得不自我催眠,强迫自己去恨唐天豪,事实在她的内心深处,依然深着这个让她魂牵梦萦夜不能寐的男人。

    在与华夫人对话的时候,其实罗泰借着唐伯虎体的掩饰。右手已经悄悄取出了银色沙鹰。只要华夫人一旦下令杀死他与唐伯虎,那么罗泰便会在华府中展开屠杀,得华夫人去救其他人,从而为罗泰逃跑争取到机会。

    华夫人神色复杂地望着被罗泰抱在怀里的唐伯虎,怔了半晌之后突然仰天一声长叹:唉。唐伯虎你运气很好,有这么一个为了你奋不顾的好兄弟,看在你这位好兄弟的份上,今天我不杀你。来人啊,给这两人上好刑具,关押到后园柴房之中等候处置。

    是,夫人!

    几名华府下人走过来,将罗泰与唐伯虎推推搡搡地押走了。

    华夫人望着唐伯虎在罗泰搀扶下虚弱的背影,不知为什么眼眶突然湿润了,这个背影她越看越象当年唐天豪那个负心与她诀别之时的那个背影。

    秋香轻轻来到华夫人后,伸手从华夫人手中接过断剑插回剑鞘之中,正要开口安慰一下显得有些伤感的华夫人,却不料罗泰不知因何突然扭过头来,神经兮兮地向华夫人问道:夫人,现在华府的后园不会是归石榴管理吧?

    华夫人茫然不知道罗泰为什么会突然问出这么一个问题,下意识地摇了摇头,却看到罗泰长长出了一口气,似乎在庆幸躲过了一劫似的。

    秋香看到罗泰傻乎乎的样子,一下子没有忍住,噗嗤一声对着罗泰嫣然一笑,却让罗泰突然之间满脸的黑线,迅疾地扭回了头去。

    这又是什么节奏?秋香不是应该对唐伯虎三笑留吗?这咋能胡乱地笑呢?这个秋香真的不是我喜欢的菜啊。

    罗泰被秋香的这一笑吓得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忍不住在心里嘀咕起来。

    华夫人嗔怪地回头望了一眼掩口轻笑的秋香,秋香急忙收起了笑容,低眉顺眼俏生生地站在华夫人背后,眼睛望着地上,眼珠却不住灵活地转动,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华府后院的柴房之中,罗泰与唐伯虎两人连枷带锁地箕坐柴房之中。

    罗泰将体向柴草堆里挤了挤,以使自己更舒服一些,同时关切地对唐伯虎问道:唐兄,你上中的毒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华夫人这老虔婆下手还真狠,居然敢用一丧命散这种奇毒对你下手。

    唐伯虎向罗泰轻轻摇了摇头,语气有些飘忽地说道:罗兄,多谢你的关心。我的体无妨,你也不要如此去咒骂华夫人,她只是嘴上说的狠罢了,实际上我一直都在怀疑她给我下的并不是什么一丧命散,而仅仅是一种限制内力的药物罢了。

    唐伯虎的话听到罗泰耳中,顿时让罗泰一阵错愕。

    他仔细回忆了一番电影中的原节,突然发觉唐伯虎的猜测很可能是正确的。

    一丧命散,顾名思义应该倒使人在服下后,一之内便毒发亡,可是唐伯虎服毒之后,在柴房中被关了数,却依然活的活蹦乱跳。反到是华夫人被唐伯虎杜撰出来的含笑半步癫给唬住了,不敢走路不敢笑,白白地跳了几天。

    想到这里,罗泰对华夫人的印象愈发的好,反而有些后悔刚刚对华夫人口出恶言,私下诋毁于她了。

    唐伯虎看到罗泰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轻轻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说道:罗兄,其实刚才如果你不理会我,自行冲出去的话,应该有机会冲出华府的。毕竟这是我们唐家与华夫人之间的仇恨,与你并无关系,华夫人应该不会专门针对你的。

    罗泰回过神来,注视着唐伯虎的双眼说道:唐兄此言差矣,你视我为今生唯一的知己,我又岂会做出弃友而逃的败兴之事来?当时知道唐兄中毒之后,小弟唯一的念头便是,要么咱们两人一同杀出华府,要么便一起在华府中被人剁碎做了花肥便了。

    唐伯虎伸出一只手拉住罗泰,感慨地说道:只是如此一来,便是我连累了罗兄你了,假使你真的在华府中遇到什么意外,这让我于心何忍啊。

    罗泰不愿意再在这个话题上延续下去,故意转换话题问道:唐兄,你上中的毒真的不碍事吗?

    唐伯虎自傲地一笑,双手用力晃动了一下,使得挂在双臂之上的铁链发出一阵哗啦啦的响动。

    不瞒罗兄,其实现在我已经逐渐可以压制住体内的毒素了,大概再过十几个时辰,这些毒素就应该可以被我排出体外,即便不能除尽,最起码可以保证我行动自如。

    罗泰与唐伯虎闲聊了几句之后,便催促唐伯虎继续运功毒,唐伯虎自也不肯就此束手就擒,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看到唐伯虎闭上双眼,盘膝而坐,再次开始运功毒,罗泰也摆出了盘膝打坐的姿势,然后悄悄从手表空间中取出了让他垂涎了好久的少林大还丹。

    将大还丹举到鼻端用力闻了闻,罗泰并没有象传说中一样,闻到什么扑鼻的香气,这枚大还丹拿在手中灰朴朴的,看起来一点也不起眼,也没有一丝味道,如果不是知道这是一枚大还丹,罗泰几乎就要以为这不过是一颗由普通泥土搓制的泥球罢了。

    既然看不出有什么异常,罗泰也不再继续研究,将大还丹送到口中,连嚼也没有嚼,将脖子一伸便咽了下去。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抽奖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