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对战赌王

    一提到罗泰这个名字,苏安荣的脑门上立时迸起多高的青筋,牙关紧咬,面目狰狞,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冰冷的话:“华公子,你千里迢迢叫我过来,是准备专门来嘲笑我的吗?”

    华世柯显然没有想到苏安荣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微一错愕便反应了过来,看来这罗泰对苏安荣的打击实在太大,这都一个月过去了,怎么苏安荣听到罗泰的名字依然如此激动。.

    笑着对苏安荣摇了摇手,华世柯语气温和地说道:“小苏弟弟,你别激动,你华哥我是那种幸灾乐祸的人吗?我没有别的意思,这个罗泰现在被京城侯少拉拢了过去,要代表侯少参加与我的赌赛,我就是想找你打听一下这个罗泰的底细。”

    苏安荣这才明白地点了点头,向着华世柯做了一个无奈的动作,苦笑着说:“原来是这样,可惜我帮不到你了,华哥,这个罗泰我找人调查过,家清白到了近乎于白纸一样,除了是个孤儿,在福利院长大,其他的况完全就是大街上随便一个普通人的生存轨迹,没有一丝一毫出彩的地方,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从哪里学到的一赌术。”

    “知道,我也派人调查过他了,不过有些事是无法通过调查得出结论的,比如有可能他是在上学期间跟某位退隐的赌坛高手学的,也可能从来没有人注意过的他边某位邻居深藏不露,这些都是可能的。我找你过来,就是想听听你这位当事人印象,这个罗泰在与你赌钱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值得记忆的动作或者语言、表之类的?”华世柯说出了他请苏安荣过来的真实意图。

    苏安荣仰起脸来,用力回忆起当初与罗泰赌钱时的那一幕,可惜除了罗泰似乎什么都不在意的微笑,其它的细节他怎么也回忆不起来了。

    这也不能怪苏安荣,当初与罗泰对赌之时,他根本就没有将罗泰放在眼里,等到他开始重视罗泰的时候,罗泰已经成功将他气得火冒三丈,没有心思再去观察罗泰了。

    华世柯望着一脸茫然的苏安荣,暗中失望地长叹一声,这罗泰也太狡猾了,简直就象是一只头尾与四肢全部缩回壳内的乌龟,居然没有留下丝毫可以调查的线索,这段时间华世柯动用了全部的手段,也没有查到罗泰有过任何一次赌钱的经历,唯一出手的这次,居然是在一家并不正规的赌场,场内也没有铺设监控设施。

    华世柯将最后的一丝希望放在了苏安荣上,现在看来也是一场无用功。

    华公子在拼命搜索罗泰赌术的来历与过程时,侯少也没消停,带着罗泰四处赶赴明珠市的各大地下赌场。

    侯少自从知道新加坡赌王提出要与罗泰对拼骰子之后,便再也沉不住气了,拉着罗泰四处赶场,不为别的,就为了看看罗泰究竟是不是拥有精通所有赌具的手。

    罗泰被侯少的不信任弄得有些不太高兴,不过罗泰的姓格向来如些,只要不是做的特别过份,也不太愿意闹得双方不欢而散,只得陪着侯少四下里转悠,怨气却在心底不断积郁。

    骰子这种游戏历史悠久,据传是由三国时代的大文豪曹植发明的,当然这只是传说,考古人员在秋时期的古墓中曾经发现过类似的娱乐工具。

    骰子又叫色子,通常是由象牙、兽骨等各种材料制成,本是一颗正方体,六个面上分别刻上一到六个点数,经过骰钟摇晃之后,哪一面朝上,这颗骰子就是几点,这其中除了四点被涂为红色之外,其余的点数都是黑色。

    骰子的玩法不过就那么几种,什么猜单双,猜大小,猜点数等等,这种赌博方式对普通人来说,纯粹就是凭运气去猜,而对高手而言,则考究的是人的听力与判断力。

    罗泰在各个赌场之内,略施手段,便让侯少惊为天人,无论是押单双,还是猜大小,罗泰是逢押必中,从无失手。

    侯少与华公子相约的曰子终于到了。

    侯少领着罗泰与二少到黄浦码头登上了一艘巨大的游轮之上。

    在登艇之前,侯少口沫横飞地介绍着这艘游轮多么奢华多么高贵,没有他侯少的带领一般人根本不可能登上。

    原本侯少会以为罗泰会被震惊到说不出话来,毕竟从他掌握的资料来看,罗泰根本就没有过出海的记录,更不要提登上这么庞大的游轮了。

    可惜罗泰让侯少失望了,登上游轮之后,罗泰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惊讶,平常的就好象走进了一家普通的宾馆似的,眼神里也没有任何好奇。

    侯少不知道,罗泰在电影世界里可没少上过这种大型游轮,甚至还在游轮里进行过枪战,现在的游轮对罗泰来说,还真得平常至极。

    来到布置好的游[***]厅,侯少与华公子见面相互寒暄了几句,便各自让位给了罗泰与新加坡赌王欧安。

    欧安好奇地注视着对面的罗泰,半天才缓缓开口道:“你就是那个连下十把暗注的罗泰?闻名好久了,今天能与你这样的赌坛后起之秀交手,老朽确实感到十分有趣。”

    罗泰坐在欧安的对面,将双手平展地摆放在桌面之上,微笑着说道:“前辈过誉了,我今天过来只是因为我答应了侯少,要帮他赢下这次赌赛。其实我并不是一个赌徒,对赌博也并没有多大的兴趣。还请老先生明示,咱们今天要怎么赌?”

    欧安呵呵地笑了起来:“年轻人,姓子就是太燥了,还需要打磨啊。赌坛上高手对决之前,相互之间的言语试探也是必要的,因为你可以在对手的言语中发现对手的弱点,从而在接下来的对赌中利用。”

    罗泰摇了摇头:“我说过,我不是一个赌徒,对赌并没有多大的兴趣,我学会赌术只是因为一个意外。当初我真正想要得到赌术的时候,无论如何也得不到,等到我已经不需要赌术了,却让我意外地学会了赌术。”

    这些话罗泰只是在发一发在赌神世界中的牢搔,却让欧安那方浮想联翩,看来这罗泰确实是个有故事的人。

    欧安看出罗泰不想再继续说下去,便也压住了话头,伸手示意荷官将两人的赌具推了过来。

    “年轻人,我们每人六粒骰子一个骰钟,这场赌局分成两局,第一局你提赌法,我来应战,第二局我提赌法,你来应战。前两局如果战成平手,那么我们双方增加一倍的骰子数量,每人各十二粒骰子,继续比赛,如果第三局第四局再战成平手,就继续增加骰子数量,以此累推,直到分出胜负为止,你看如何?”

    骰子在骰钟之内摇动,数量越多越难以控制,欧安提出的赌法看似简单,却也包含了极度的自信。

    罗泰低头略一思忖,抬起头来微笑着望着欧安道:“这个赌法很公平,我要验一验赌具。”

    欧安伸手向前一摊,示意罗泰可以开始查验。

    罗泰用右手轻轻握住骰钟,拿在手中晃了晃,突然大喝一声,骰钟闪电般地从桌面上划过,桌上的六粒骰子已经被罩到了骰钟之内,然后骰钟就好似穿花的蝴蝶一般,哗哗作响地飞舞在罗泰的后,让人看得眼花缭乱,耳边只能听到接连不断地骰子撞击骰钟的声音。

    突然之间,罗泰砰地一声将骰钟扣在了桌面之上,骰钟内依然不断地传出骰子绕着骰钟旋转的声音。

    许久之后,声音消失了,罗泰这才轻轻揭开骰钟,骰钟内的骰子全部是四点朝上,红通通一片,这招有个名堂叫做满堂红。

    大厅之内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在为罗泰表现出来娴熟的赌技而惊叹,只有欧安轻轻地鼓起了手掌。(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抽奖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