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侯少来电

    望着眼前熟悉的宾馆,刘亦霏张开双臂,闭着双眼在原地转了两圈,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阿泰,你说曹丕真的不会再去搔扰灵雎与穆顺了吗?”

    罗泰后退两步坐到椅子上,全放松地靠在椅子靠背上,仰面朝天地说道:“没事,算起来曹**也差不多该死了,等曹**一死,曹丕光是为了王位就得忙得焦头烂额,哪还有时间去找灵雎她们的麻烦,更何况,他也不知道咱们已经回不去那个世界了,他就不怕惹了灵雎,回头我一枪打爆他的头?”

    刘亦霏抚长出了一口气:“那就好,灵雎前半生一直受尽了苦难,希望她曰后会幸福吧。.”

    说完,刘亦霏突然捉狭地望着罗泰说道:“对了阿泰,你刚才唱得那首歌确实应景的,唯一可惜的就是你唱的太难听了,也不知道曹丕听完你唱的歌,会不会半夜睡觉做恶梦!”

    罗泰从椅子上一跃而起:“好啊,你居然敢取笑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刘亦霏尖叫一声,开始满屋子跑着躲避罗泰挠向她腋下的十指。

    最终罗泰抓到了刘亦霏,由于用力过猛,刘亦霏双腿一软,两个人抱在一起倒在了**。

    房间内一时安静了下来,罗泰望着眼前近在咫尺的绝美容颜,一时心跳的犹如巨鼓,而被罗泰压在下的刘亦霏同样心如鹿撞,脸颊如烧。

    四目相对,半晌无语。

    刘亦霏的盈盈双眸终于缓缓闭上,罗泰正满鼻清香,突然一时福灵心至,鼓起勇气将**印向刘亦霏柔软的**。

    四唇相接,刘亦霏嘤咛一声,双臂反抱住罗泰,两人霎时之间如登仙境。

    许久,喘息着四唇分开,罗泰嘿嘿一笑,准备再来一次这种美妙,刘亦霏飞快地推开罗泰,粉面通红的跳起来,略一整理上纷乱的衣服,快步来到门边。

    罗泰刚要起去追,刘亦霏转过头来对着罗泰嫣然一笑,竖起一根食指放到唇边轻轻一抹,格格的笑声中,飘然而去。

    罗泰望着伊人消失的门口,一时痴了。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罗泰才从清醒过来。

    从《铜雀台》中完成任务出来,罗泰到现在还没有看看任务奖励究竟是什么。

    按照《甲方乙方》的经验来看,隐藏任务的奖励有些天马行空,向来会出乎罗泰的意料,说不定这次也会给罗泰一个惊喜。

    翻出手表的提示,屏幕上出现两行字迹:恭喜你完成隐藏任务,系统奖励你份替代卡一张(被动使用),青龙偃月刀一把(已收入手表空间),功德值200点。累计功德值776点。

    瞬间罗泰的期望一扫而空,什么嘛,一点惊喜都没有,青龙大刀看起来威武,对罗泰来说却是毫无用处,那个什么份替代卡连个注释都没有,根本不知道有什么用处,再加上说明是被动使用,也就是罗泰本是无法控制这张卡片的,那还不是有跟没有一个样子?

    不过罗泰也并没有什么失望,有奖励就行,反正是赚到的,原本去《铜雀台》可没有想过会有任务,就想与刘亦霏去渡过一个难忘的假期,现在假期是有了,还额外带有奖励,也算是意外之喜吧。

    青龙偃月刀罗泰根本就没有召唤出来看看,反正在现实总不能扛着把几十斤重的大刀满街跑。

    搞清楚奖励之后,罗泰看了一下时间,他与刘亦霏在《铜雀台》中差不多待了二十多天,现实世界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左右,也不知道二少酒醒了没有,万一要是吐得到处都是,可就有罗泰忙活的了。

    来到二少的房间,罗泰发觉二少依然在**睡的好似死猪一般,呼噜声震天动地,最让罗泰满意的是,二少居然没有呕吐,看起来酒品好的不是一点半点。

    走过去推了推沉睡的二少,罗泰在他耳边大声叫道:“二少,起来了,醒醒,该起了!”

    二少翻了个,嘴里嘟嚷了几句什么,依然酣睡不醒。

    费了半天劲,也没把二少从**拉起来,罗泰索姓扔下二少,自己一个人去吃了晚饭,然后回到房间美美地睡了一觉。

    早上起来,罗泰正在屋里进行简单的锻炼,屋门哐的一声响,二少连蹦带跳地冲了进来。

    “阿泰,你起来了?太好了,快跟我走,侯少刚刚给我打电话,让咱们一会儿到他公司见个面。”

    罗泰抬头看了看二少蓬松的乱发,憔悴的面容,嘴角干涸的哈喇子印迹,忍不住笑了起来。

    “二少,你确定现在就走?我建议你还是去照照镜子去吧。”

    二少钻到洗手间仅照了一眼镜子,便是一声凄厉的尖叫:“我靠,让我去死吧,我怎么会是这样一副形象,啊,我那风度翩翩的绅士风度啊。”

    等二少洗漱一番,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

    二少从洗手间擦着头发出来,看到的是罗泰抱着一杯豆浆,翘着二郎腿,边看电视边唱得津津有味。

    “阿泰,昨天你好象喝得也不少呀?我怎么从你上看不到一丝一毫宿醉的样子?难道你小子酒量居然还在我之上?”二少顺手把擦头的毛巾扔到桌子上,翻箱倒柜地找出一支吹风机,对着镜子开始整理头型。

    罗泰松开豆浆的吸管,慢条斯理地说道:“甭管咱们谁的酒量大,最起码我比你醒酒快些,这个你不服不行吧?”

    对于罗泰来说,跟二少在程老大军营喝酒,那已经是快一个月以前的事了,要是还能从罗泰上看到一些醉酒的痕迹,那罗泰也可以被称为开天辟地第一人了。

    唠叨了几句杂话,二少收拾好之后,正容看着罗泰说道:“阿泰,咱们兄弟之间说说笑笑没什么,你确定真要去搀和一下侯少的事?再提醒你一遍,侯少跟咱们可不是一路人,这小子属狗的,经常翻脸不认人。你帮他赌钱,如果赢了还好说,算他欠你一个人,如果万一输了,哪怕就是有我哥顶着,这小子也有可能会暗地里狠狠报复你一回。”

    罗泰胡噜胡噜吸光了最后一点豆浆,抬起眼皮丝毫不在意地说道:“对啊,你也说只有输了侯少才会翻了狗脸,可是我要是赢了呢?霏霏的况我已经了解了,那谷家的人怎么说起来,也算是霏霏的亲人,难道你要我请大哥过去把谷家人都打一顿?最好的解决办法,还是让侯少打个招呼,让谷家把准备给霏霏订的婚约取消,这样我感觉才是最好的结局。”

    二少嘬了嘬牙花子,点着头说道:“这么说也有道理,要论起对谷家施加压力,侯少确实比我哥更合适,反倒是让我哥过去打人还容易一点儿。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劝你了,那咱们现在就走吧,阿泰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我估计一会儿见了侯少,可能会有一场赌局,侯少不可能仅仅凭一些人的传言,就把这么重要的一场豪赌,全押到你这个头一次见面的人上。”

    罗泰站起来,从衣架上取过他的外,边往着边说:“我想到了,不就是找几个所谓的高手跟我赌上一场嘛,这有啥啊,让他们放马过来吧,坐到赌桌前边,我罗泰还真是没怕过什么人。”

    二少过来一把搂住罗泰的肩膀,与罗泰一起向门外走着,嘴里嘿嘿直乐:“对了,啥时候你也教教我赌术,哥们能不能在京城圈子里再次风光一把,可就全靠你了。”

    罗泰伸手扒拉开二少的胳膊,歪着脑袋看了二少半天,长叹了一口气道:“悬,我看悬,用行业里的术语讲话,祖师爷没给你这饭碗,我看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赌术最重要的就要脑子灵活,你这先天不行,后天再努力也没用。”

    二少站在原地眨着眼睛琢磨了半天,才明白过来罗泰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顿时大怒着向罗泰的背影追去。

    “好你个阿泰,你的意思是说我的脑子不太够用是吧?”

    “就凭你这么长时间才反应过来,难道我还屈说了你了?”

    “可恶,你等着,我知道我打不过你,回头我到拉斯维加斯拜个牛叉点的师傅,非得在赌桌上杀你个落花流水不可。”(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抽奖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