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连番难题

    负责守卫的甲士提着大枪从车辕上一跃而下,用枪尖点指着罗泰喝道:“兀那汉子,你究竟何人?从何处探听到这些报?”

    罗泰从甲士的反应中,已经明白,刘亦霏的判断没有错,这辆马车里确实坐着灵雎。

    既然已经明确了目标,罗泰也不跟甲士继续废话,形向前一纵,胳膊格档在大枪的枪柄之上,另一只手悍然向甲士的前一拳击去。

    持枪甲士看到大枪被罗泰开,大喝一声,双臂用力,枪攥横斜,枪向罗泰的面门抽去。

    已经被罗泰近,持枪甲士的下场其实早已注定,抡出的枪柄还没有来到罗泰前,罗泰运起大力金刚腿,狠狠地击中了持枪甲士的小腹。

    持枪甲士宛如被飞驰的列车撞中,双手撒开大枪,体腾空而起,飞出二三十米重重地砸在了地上,无数的血块从口中喷出,一声未吭便当场毙命。

    持缰甲士大惊,慌忙从腰间抽出佩剑,从车辕上高高跃起,大剑闪着寒光向罗泰当头劈下。

    罗泰微微侧让过大剑,脚下一个滑步,闪到了持缰甲士的后,双手一记封喉锁,喀嚓一记骨断之声,持僵甲士便被罗泰用特种兵精通的杀敌技扭断了颈骨,扑通一下倒在了地上,四肢不断地抽搐着,逐渐失去了生命。

    外面的打斗声显然惊动了马车里的乘客,车窗帘一挑,一张精美绝伦的面孔露了出来,两点剪水瞳仁清冷地注视着罗泰。

    罗泰忍不住揉了揉眼睛,这张面孔与刘亦霏实在太象了,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随即罗泰用力一拍脑门,能不一样吗?灵雎原本就是由刘亦霏扮演的。

    灵雎转目向地上躺着的甲士扫了两眼,推开车门冷冷地向罗泰问道:“你是什么人?究竟有何企图?为何要杀死护送我的兵士?”

    罗泰还没有来得及回答,站得远远的刘亦霏已经兴奋地跑了过来,望着站在车门处的灵雎说道:“灵雎?哇,真的是灵雎,我们真的提前把灵雎救下来了。”

    灵雎看到跑过来的刘亦霏,顿时被深深的震憾了。

    面前跑来的这个女孩,居然与她的相貌完全一样,甚至从某些方面来看,比她显得更加靓丽,更加清艳。

    一直到刘亦霏过来试图拉灵雎的手,灵雎才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将手迅速向回一缩,无比震惊地问道:“你......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与我长得一模一样?”

    刘亦霏被问得一愣,总不能告诉灵雎说,我是你的扮演者,你的样子其实就是我的样子,咱们俩应该是同一个人吧?

    罗泰经过刚刚的打斗,酒劲儿基本上已经完全过去了,看到刘亦霏一时无法作答,向前跨了一步,与刘亦霏并肩而站,微笑着向灵雎解释道:“这是你的姐姐,你们两人原本就是双胞姐妹,只是你从小被人掳去,我跟你姐姐找了你许久,才在今天终于找到你了。”

    罗泰的话让刘亦霏欣喜莫名,拉住罗泰的一只手,亲密地十指相扣,一脸笑容地对灵雎说道:“是啊,我真的是你姐姐,这次与阿泰就是专门来解救你的。”

    刘亦霏活生生的站在灵雎面前,由不得她不相信罗泰的话,如果不是双胞胎姐妹,根本就没有办法解释眼前的这名女子与她相貌完全相同的事

    灵雎的眼眶顿时湿润了,声音颤抖地问道:“姐姐?你真的是我姐姐?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我还有一位双胞胎姐姐呢?”

    刘亦霏望着灵雎难以置信的神,心底也不泛起一阵酸楚:“我的好妹妹,我真的是你姐姐,你不记得我,也许是因为被人掳走的时候年纪太小,这么多年的苦曰子过下来,被折磨的忘记我了吧。”

    灵雎望着刘亦霏越看越感觉到亲切,最终突然扑到刘亦霏的怀里,紧紧地抱住刘亦霏放声大哭:“姐姐,姐姐,我原来还有一位姐姐!姐姐啊,你为什么不早些来救我啊!你知道妹妹我这些年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吗?”

    刘亦霏也一把抱住灵雎,与她一起抱头痛哭,还不断地安慰灵雎道:“妹妹,都怨姐姐不好,姐姐来晚了,姐姐应该早点来的,这样你就不会受这么多苦了。”

    哭声中,刘亦霏回想起了在现实中父亲家族那方带给她的压力与委屈,哭得越发伤心,以致于她与灵雎哭到最后,已经哽咽地快要无法呼吸了。

    还是在罗泰不断地劝慰之下,刘亦霏与灵雎一起回到了马车里,姐妹两人手与手相拉,促膝长谈,罗泰不得不坐到了马车车辕上,驾着马车慢悠悠向前方驶去。

    此时罗泰上穿着一盔甲,刚刚那个持僵甲士上的盔甲没有被污损,罗泰便扒下来上了,不然他一现代的服饰,在东汉末年实在是太扎眼了。

    等到天慢慢黑了下来,罗泰正考虑着这个夜晚要怎么样渡过,后传来刘亦菲清脆的声音:“阿泰,你把车停一下,我跟你商量一件事。”

    罗泰停下马车,转过笑着说道:“霏霏你是不是饿了?我这正想办法去打点野味呢,咱们晚上点一堆篝火吃烧烤。”

    车窗里刘亦霏甜甜地一笑,皱了一下鼻子说道:“哼,在你心里我就是一个吃货,是吧?”

    罗泰搞怪地双手抱拳向刘亦霏一拱手:“哎呀,我的大小姐,万请恕罪,我哪里敢如此去想呀。”

    刘亦霏掩口格格格一阵轻笑,这才推开车门走下马车,来到罗泰边。

    “阿泰,也许我下面要说的话让你有些为难,可是我却不得不说,你听了之后可不要生气啊。”

    罗泰将膛拍得啪啪直响:“有啥话你就说,是不是要我想办法安置好灵雎?其实这个好解决,灵雎一高强的武艺,只要咱们带她远离曹艹的地盘,将灵雎送到孙权或者刘备的地盘,她这一生基本上也就远离战火了。”

    罗泰与刘亦霏都知道历史,从关羽兵败麦城一直到司马炎统一天下建立晋朝,之间差不多有四五十年,这些年间东吴最南边算得上是最没有战乱的地方了,只要把灵雎送到那里,她这一生经历战乱的可能姓就会被降低到最低点。

    刘亦霏听完罗泰的话,双手十指交叉在前扭了半晌,才吞吞吐吐地说道:“不是啦,阿泰,我要说的是......是.....唉呀,是这样的,刚刚灵雎跟我说了,她想要去把穆顺救出来,与穆顺一起去寻找她想象中的桃花源。”

    罗泰顿时感觉到口一,好玄一口血喷出来,还要去救穆顺?

    按照电影的节来推算,穆顺此时已经被阉割之后送进了皇宫,现在应该还在由苏友朋饰演的汉献帝边,这是要让罗泰去闯一趟铜雀台吗?

    再说了,就算罗泰手持沙鹰强行杀进了铜雀台,先不说能不能找到穆顺,就算顺利把穆顺救出来了,灵雎与穆顺在一起还会幸福吗?毕竟穆顺已经被去势阉割,已经不能称之为男人了。

    罗泰犹豫了一下,试探着开口问道:“霏霏,你不记得剧了吗?为什么不劝劝灵雎,让他忘了穆顺是不是比较好?是不是灵雎过于单纯了,对于男人去势之后变化还不太清楚?”

    罗泰的话让刘亦霏脸上飞起一抹羞红,狠狠白了罗泰一眼,刘亦霏低声说道:“呸,你们男人都是这个样子,好象除了那方面,相的两个人在一起就没有别的事了,只要灵雎与穆顺是真心相的,即使穆顺已经是太监了,那又怎么样呢?”

    罗泰嘿嘿地闷笑两声,一直到被刘亦霏的魔爪狠狠地肋下掐了一把,这才收敛起坏笑,压低了声音说道:“刚才我只是开个玩笑,其实单凭我一个人,是没有办法杀入皇宫之中把穆顺救出来的,而且咱们仅仅能在这个位面待上十天,如果真的前往许都,那么就没有时间把灵雎送往远离战乱的地方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抽奖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