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顽主大师(第四更)

    (四更送到,小刀继续苦求月票,月票,月票)

    红嘴相思鸟是一种小型鸟类,又称相思鸟、红嘴玉、五彩相思鸟、红嘴鸟等,属于画眉科相思鸟属。

    钱康家里的这只祖传画眉小眼就是一只红嘴相思鸟。

    小眼的额、头顶、背部呈橄榄绿色,下背、腰、尾处橙黄色,部一抹浓重的朱红色,双翅尖为淡黄色,外侧覆羽上有着点点的金属蓝绿色斑点,飞羽最外围为黑褐色,越向内颜色越淡,逐渐转化为金黄色,这竟然是一只极品的七彩红嘴相思鸟。

    不过现在的小眼的况可不太好,上的羽毛在笼子立柱上撞得零散碎杂,看起来凄凄惨惨,似乎命不久矣,却依然在不断地撞击着鸟笼,这个样子确实给人一种发疯了的感觉。

    罗泰将嘴唇抿起,对着小眼发出一阵呜呜呜的鸣叫声,这惟妙惟肖的画眉叫声,顿时将院内其它人的目光吸引到了罗泰的上。

    说来也奇怪,随着罗泰这一阵呜呜声,小眼居然奇迹般地停下了撞击的动作,两只眼睛对着罗泰转啊转的,嘴里发出一阵谷谷谷的声音,并且尾巴一上一下地摆动着,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异常。

    钱康顿时惊喜异常,来不及从地上起来,就这么跪着爬到了桌子前边,双手扒着桌子沿,两眼含泪地叫道:“小眼,小眼,你没事了?这太好了,你真的没事了?”

    梁子在罗泰后张着大嘴看了半天,用力一巴掌拍到罗泰肩头:“哇塞,我说兄弟,哥哥算是真服了你了。做饭牛,会开飞机,现在连给鸟看病也会,这世上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吗?”

    罗泰扭头一笑,没有说话,心里想到:“有这坑爹的抽奖系统在,说不定哪天我连生孩子都学会了。”

    头发花白的大师在旁边同样看的目瞪口呆,嘴里一个念叨着:“不可能,这不可能,我玩鸟玩了几十年,还从来没有见过发了疯的画眉能缓过来的,这绝对不可能。”

    钱康惊喜过后,平曰里的敏锐又回来了,扭头问罗泰:“兄弟,我的亲兄弟,你跟哥哥说说,小眼这是怎么了?你又是怎么把它给治好的?”

    轻咳了两声,罗泰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钱哥,前段时间你是不是给小眼配过种?”

    钱康一脸惊奇:“着啊,你怎么知道?我家小眼血统纯正,那可是从道光年间留传下来的血脉,半个多月前老爷子一朋友过来借过种,这事我没跟别人说起过呀?你是怎么知道的?”

    罗泰伸手双手,一把将钱康的手攥在手里,连连摇晃着说道:“恭喜你啊钱哥,你养了一只痴至极的鸟,这年头连人都很少有这么痴的了,更何况是鸟呢。”

    “痴?这个词是用来形容鸟的吗?”梁子看罗泰的眼神就跟在长安大街上看到了野生奥特曼似的。

    罗泰点了点头,用十分肯定的语气说道:“没错,就是痴。小眼不是发疯了,由于思念伴侣过度,精神极度焦虑,所以才有了冲出鸟笼的冲动,多亏钱哥一直没有打开笼门,不然他就要失去小眼了。”

    钱康两只手拢住鸟笼,脸上满是后怕的表

    梁子用力眨巴着那对小眼:“这话怎么说的?”

    “画眉一般发出‘呜呜’的声音,表达的意思是我你,所以当我向小眼模拟出这种声音时,小眼误以为伴侣回来了,马上就回应‘谷谷’的叫声,并且将尾巴上下摆动,表示它很想再见到那个女孩。”罗泰一边重复模仿着刚才他与小眼发出的声音,一边向梁子解释着。

    旁边的大师先是不屑一顾的听罗泰大放厥词,等到罗泰一一解释清楚之后,突然间脸色大变,嗷一嗓子扑到罗泰前,声音颤抖着问道:“您懂鸟语?您刚才是用鸟语在与这只画眉交流?”

    罗泰点了点头,调教技能带给罗泰的能力之一,正是听懂并可以模拟画眉的鸣叫,从而可以与画眉进行简单的交流。

    大师上下打量了罗泰半天,猛地掀开罩着小眼的笼布,指着正在笼里不断跳跃的小眼问道:“那您跟我说说,现在小眼它在做什么?”

    小眼看到大师伸手指着它,急促地发出谷谷的叫声,并且开始原地打圈。

    罗泰笑着将大师的手臂拉开,对着小眼发出一阵科科声,小眼居然灵姓地望了望罗泰,乖乖地卧了下来。

    “小眼刚才表示的意思是告诉您这个地盘是它的,您是再靠近它的地盘,它就要攻击您了,而我告诉它,您一会儿就离开,让它不要着急,所以它现在只是盯着您,而不会再向您攻击了。”

    罗泰的解释彻底将大师震住了,而钱康与梁子已经在旁边完全石化了,这特娘的还是人吗?小罗不会压根就是一只画眉修炼成精了吧?

    大师又问了罗泰几句关于画眉的疑问,等到罗泰一一给他做出解答之后,大师脸上露出了似哭似笑的表,拉着罗泰的手缓缓说道:“您才是真正的大师,我算什么大师,我跟您一比,连个学徒都比不上啊。”

    不等罗泰自谦几句,大师双腿一软,居然向着罗泰跪了下来:“大师,我这一辈子就指着调唤画眉活着,今天见到您这样的高人,无论如何请您收下我这个不成材的徒弟,曰后不求达到您这种高度,只要能让我再次提高一些就成。”

    罗泰哪敢让大师给他跪下,让这么大岁数的老人对他下跪,不仅罗泰心里会有愧,而且很有可能会被系统扣掉功德值的。

    “您可别这样,我这岁数哪能收什么徒弟呢,您这是在折我的寿数哇。”罗泰双臂微一用力,大师就无法再继续下跪,别说是他了,就算是个五大三粗的壮汉过来,被罗泰双臂这么一架,也别想再有进一步的动作。

    大师见无法跪下,也有些着急:“您要是不让我跪下,那这样,我出钱跟您学艺怎么样?您开价,多少钱我都接着,我这一辈子虽然没攒下多少存款,不过祖上给我留下了几房产,您看这处四合院怎么样?只要您肯教我,这处院子就归您了。”

    大师的话让罗泰就是一愣,电影里是97年,房价还没有高到后世那种骇人听闻的地步,不过就算是97年,京城根里这一处四合院,恐怕也得值个上千万了吧?

    罗泰的沉吟让大师以为罗泰还是不满意,焦急地继续说道:“对了,您是年轻人,可能不喜欢住四合院,我在长安街附近还有两间楼房,您要是愿意,我现在就带您去看房,您看上哪处,哪处就归您,这怎么样?”

    罗泰被大师的疯狂吓到了,早就听说京城顽主儿为了心的物件可以舍弃一切,今天罗泰可是真见识到了顽主儿的疯狂,哪怕这位顽主儿已经可以称得上是顽主爷爷。

    “别,您老人家可别再开价了,您这就已经把我吓到了。这样,收徒的事儿咱就不提了,我可能在咱京城里还要待上一段时间,只要您愿意,随时可以找我,咱们一起切磋,只要是您想跟我学的,我一准都教给您。”

    再让大师说下去,罗泰还真怕他把持不住,这些房产搁到后世,那得值多少钱?别说跟人学点玩艺儿了,随便拿出一房,就可以雇人绑架罗泰了。

    好容易把大师安抚住了,罗泰与钱康他们一起告辞离开,这大师看到罗泰不肯在他这里吃上一顿饭,还好一阵子吹胡子瞪眼的表示出不乐意。

    出四合院里出来,钱康与梁子一齐向罗泰伸出大拇指:“罗子,你真牛,还不是一般的牛,简直就是牛到家了!”

    罗泰把脑袋一摇:“行啦,咱还是快点儿回去吧,圆梦办里现在可没人值班,万一要是这段时间有顾客过去谈业务,那可就真耽误事儿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抽奖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