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入将军府

    夜幕笼罩下的长安城就像是一位垂垂暮年的老人静静的睡去。街上偶尔有些行人或是完了后回家就寝或是刚刚离开家中赶去青楼馆开始自己的癫狂的一夜。

    坐落在城西红十字大街的大将军府古朴典雅透着森森杀伐之气。门口四个卫兵两人一组闲聊着不时有一队巡夜的官兵从门前经过四人向对方挥手致意然后继续聊天大业。

    黑暗之中一个黑影急速划过然后迅速消失在黑暗之中,来人正是林瞳昨他和林文靖秘密回到京城,双方留下了秘密联络的方式后林瞳便去了位于城南的万象楼新址。京城万象楼在萧倩雪的努力之下已经有了雏形。虽然面积没有扬州的大但是也相差无几,大框已经建好正在做内部装修,等待年底开业。

    林瞳秘密见了这边的负责人一个二十八岁的年轻人**,是陈天雄推荐给萧倩雪的也是程万里几人多年培养出来的,为人精明功夫也不错,处事方面虽不如陈天雄老练但是胜在年轻有冲劲。

    对于这个未来京城万象楼的掌舵人林瞳还是很满意的。两人闲聊了一阵**开始从之前的局促中放松起来,开始为林瞳介绍了一下这边的况,并提出了一些自己的看法,在他看来京城和江南毕竟不同不能完全照搬那边的路子,需要针对京城特点做些针对的调整。

    对于他的看法林瞳大力赞成并鼓励他大胆去做林瞳笑道:“万象楼虽是我起得头但是也就是提供个平台而已,真正的运作还需要你和更多有想法的人一起去努力。你以后就把自己看成是这万象楼的主人,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就好,不用事事都向我和雪儿汇报。”

    **听完脸上无比激动再看林瞳的目光便大声知己之感,他语气坚定地说道:“林少放心我定当尽心竭力将京城万象楼管理好。”

    林瞳点头道:“放手去做吧我相信你,不过有一点你要记住我开万象楼目的有两个一是为了赚钱,另一个是要做一个报来源,这一点你以后要多上些心。”

    “林少放心,来前老爷已经交代过了,并给我带了些人来都是经过训练搞报的好手。”

    “那就好,我就不多说了帮我安排个住处我会在京城呆几天。”**答应一声出去准备。林瞳开始思考下一步的计划。对于人的了解让他深深地明白京中这些大佬无论是王伯当还是公众的皇帝都不可轻信,他以后的每一步都要行清楚才能去做,一旦迈错一步等待他的便是万劫不复。

    林瞳趁着巡夜官兵刚过去下一队还没有到来的空隙快速冲向大将军府的围墙,然后看了一下四处形飞上墙,然后一塌腰向府中潜去。

    王伯当的住处很容易便找到,林瞳趴在屋檐上四处看了一下然后子倒卷像蝙蝠一般倒挂在房檐上探头向屋中看去。

    屋内燃着灯一个苍老的影坐在桌前捧着本书正在细细的看着边一个年轻的小厮束手静立双眼微微眯着似乎在打瞌睡。

    老者回头看了一眼小厮笑道:“你回房去睡吧我再看一会儿也就睡了。”

    “还是等服侍老爷睡下我再去也不迟。”

    “不用了我年岁大了觉少你去睡吧不用在这陪我。”

    “那好吧老爷也别看的太晚早些休息了”说完小厮退了出去并将房门从外面带好。

    过了好一阵老者轻轻将手中书册放在案上扭头看着窗外说道:“既然来了就进来吧。”

    林瞳微微一笑果然是老狐狸看来早就发现了自己所以才遣走下人,只是这老爷子也太大胆了些万一自己要是来行刺的他岂不是很危险。想着林瞳飘落下然后轻轻推门进入屋中。

    进入屋中老人郑扭头看着自己,林瞳一见老人的容貌却是如王宝所言苍老异常,表面看上去就是一位耄耋老人,七十岁的人又有功夫在本不应该苍老如此的。林瞳上前倒下拜道:“小子林瞳给老将军请安。”

    老人打量林瞳好一阵才开口说道:“你就是林瞳果然不错。过来坐吧。”

    林瞳来到老人对面拉把椅子坐下。王伯当微笑道:“深夜来我家有什么事?”

    果然是军人出没有半点拖泥带水,林瞳一笑道:“也没什么事就是来拜候一下您老。”

    “少说话有大半夜穿着夜行衣拜会的吗?有什么话就直说。”

    “晚辈想听一下老爷子真实的想法?”

    “真实的想法?我一个土埋脖子的人还有什么想法活一天算一天吧。”

    “您老这么说就不痛快了让我有话直说您到时推三阻四的,不带这样逗晚辈玩的。”

    “哈哈你小子有些意思,你稍等我让你见个人”说完王伯当缓缓站起子挪动着步子来到书架之后轻轻一推,书架缓缓转动一个密室现在林瞳眼前。老人轻声道:“你们出来吧。”

    随着话音一落从里面走出两个人微笑看着林瞳。林瞳一见大吃一惊险些没有叫出声来。里面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老师柳乘风和苏定邦。

    二人看这林瞳一笑苏定邦说道:“怎么看到老师连话都不会说了?”

    林瞳苦笑一下站起来躬施礼道:“你们两个老家伙这好啊,把江南的乱摊子交给我们年轻人,你们却躲在这里享清福。”虽然这样说着但是林瞳眼中还是有些欣喜。

    柳乘风微微一笑道:“我们再次还不是为了你,做吧有些事是改让你知道的时候了。”说完两人随着王伯当来到桌前坐下。

    林瞳见三人坐好也便也坐下来静静看着几人。

    王伯当看着柳乘风说道:“乘风,还是你说吧。”

    柳乘风点点头转头看这林瞳说道:“这是说来话就长了,先说你的份,你却是林家血脉,你爹便是前朝太子林锦清,当年宫中发生叛乱,你家的人基本全都死了只有你爹被护卫带领逃生。一直在西北一带流浪。”

    柳乘风说着叹了口气说道:“当年我们奉命寻访你爹下落,找了几年才在肃州打探到了消息,可惜当我们赶到的时候却晚了有人先我们一步赶到,当我们赶到时你爹重伤你娘已经死了,我们拼死救下你爹他只告诉我们把你扔在城西的小树林里然后就去了。”

    林瞳听完依然很平静他看着柳乘风说道:“您说的你们指的是谁?”

    苏定邦接口道:“我们两个还有凌天,当时他还不是教主。”

    “原来这事凌天也参与其中,想来事还有些内幕吧。你们又是什么时间知道我的份的。”

    “当时我们三人商议之后由凌天带你爹娘的尸回圣教安葬我们继续在那里寻找,大概四个月左右便找到了你,当时你娘待你很好,原本按照我的想法直接将你们接回圣教抚养但是三个确认为你在肃州城生活更好,于是我们便派人暗中关注着你一直到你被大哥二哥带走为止。”

    林瞳眼中寒光一闪说道:“那么我娘重病你们也是知道的了。”

    柳乘风微微一笑道:“当然知道若不然娘能活下来吗。其实自从你娘生病开始我们便打算将你们接走,可惜你娘不同意他认为你应该受些磨难,所以老四一直就在肃州,每你走后他都会去帮你娘看病,还有你隔壁的张婶,也是我们的人。”

    林瞳看向苏定邦似在询问。

    苏定邦耸耸肩说道:“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们都认为娘是对的,其实她的病也没有那么严重是她故意做出来骗你的。虽然你吃了很多苦你可以很我们但是你娘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你仔细想想就会明白。”

    林瞳叹了口气说道:“我怎么会恨你们呢,你们为了我做了这么多我娘更是吃了那么多苦我是心存感激的。”

    林瞳说完站起来冲三人恭恭敬敬一躬说道:“林瞳多谢诸位这么多年的照顾,实在无以为报,只希望莫要辜负你们的期望才好。”

    王伯当微微一笑道:“还在坐下吧,当年的事也该跟你说说了。原本是想再等些时间不过我听云川传回的消息说你对江南事的处理世妥帖,再加上现在形势难辨是应该告诉你的时候了,至于以后怎么做我们要听听你的意见。”

    林瞳静静坐在椅子上仔细听着。

重要声明:小说《暗黑之神之无良少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