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拜会恩师

    马车终于缓缓驶进海宁,林瞳按照老师当留给他的地址终于找到了裴基的老宅,城北一个叫裴家集的小村庄里,一溜六间瓦房,虽然房屋半旧不新胜在环境清幽。

    林瞳众人的马车才到门口刚好裴世庆走出大门泾河林瞳走了个迎面,二人一见先是好生叙旧一番之后裴世庆才带着林瞳萧倩雪众人进屋摆件裴基和两位夫人。

    林瞳来的时候裴基正和邝云在下棋,见来的是他棋自然是无法下下去了,林瞳先是给来势师娘还有邝云行礼之后有见过师兄师嫂。等到这些理解完毕。刘夫人赶紧让厨房去准备午饭,裴基招呼众人坐下。

    林瞳一边喝茶一边讲张平和雪莲叫到前然后将自己的来意说了一遍,裴基打量了一下张平又看了看雪莲,然后点点头说道:“你的意思我明白,我会尽力之一将来如何一切都还要看他自况。”

    不等林瞳开口张平赶紧跪下磕头说道:“张平谢过裴大人,自今起我定当事事听您吩咐绝对不敢擅作主张。”雪莲看了一眼裴基也是低声说道:“我也会很乖的。”其实配给他们二人都是见过的当救他们时裴基就在场而且就是他一箭救了张文远的命,也正是因为这个张平才如此心的要来海宁,在他小小的心思里自是由他自己的想法。

    裴基冲两个孩子微微一笑道:“你们以后就要在这里住下了,以后不要叫我大人,一来我已经不是大人了二来咱们以后是一家人,你们可以叫我伯伯,我就喊你们的名字。不过筹划我说在前边,你们在这里每要按照我的要求习文练武要是达不到我要的标准我罚起人来可是很严厉的到时候可别哭鼻子。”

    张平把小脯微微一说道:“如是不能令您满意我任凭处罚”雪莲看着怯生生的看着裴基小声说道:“那会不会打板子啊?”

    裴基哈哈一笑道:“不会打板子的,你这么乖巧的小丫头谁会舍得打板子?但是会有别的处罚方式不一定比打板子好受多少啊。”

    雪莲嘻嘻一笑道:“只要不打板子就好。”

    众人正在闲谈着刘夫人进来说饭已经准备得了要林瞳几人先吃饭。林瞳也不客气带着萧倩雪还有两个小孩以及跟随自己来的四个护卫和车夫一起去吃饭。简简单单的四菜一汤却是异常有家的味道。

    吃晚饭刘夫人将两个孩子带走又让家人帮忙把两人的东西收拾下来,萧倩雪特意嘱咐刘夫人让她舞步将撤离众人送的那些小玩意摆在二人无卧房显眼的地方,这些可是林瞳特意安排的用来留出他们心中温的东西总不能让他苦心白费吧。

    林瞳却和老师还有邝云三人坐在客厅闲聊,林瞳先把他们走之后发生的事详细说了一遍尤其是这次处理巨鲸帮的事更是毫不隐瞒的说了一遍。

    裴基听完脸色便是一暗,他看着林瞳说道:“你这事处理的有些欠妥当,把尸首要回来就好了即便你要在那里摆灵堂也犯不着公然和岳清风动手,再说即便动手了你也应该喊着众人助阵,即便你有十足把握也应该保存一些实力的。现在江湖人都知道你傻了岳清风那可是龙榜三十位的绝世强者,恐怕整个武林都会关注与你。”

    林瞳听着裴基说教一脸的微笑,他见老师说完便开口道:“你说的都对,但是我有我的想法,其实整个江湖都在揣测我武功的深浅,既然他们想知道我就让他们知道好了,在我看来与其让他们天天处心积虑的想要试出我武功深浅反倒不如自己表现出来。”

    裴基听他说完低头沉思一阵开口说道:“你这一招行的太过冒险,虽然整个江湖对于你的世都是停在猜疑上但是一旦你的武功太高,他们即便错杀也不会罔纵,其实我在朝廷这么多年有些事还是知道一些的。朝廷和江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些东西是很难摆脱的开的。你这样贸然出手恐怕以后会麻烦不断。”

    邝云听后略微沉吟一下接口道:“其实任何事都有利弊,怡此举虽然行险但是要是处理得好结果或许更加有利,首先他当时选择很对不用强攻而是用轻功和暗器外加机智取胜,从这方面说反而说明了他的武功不如对方,不过这里面有个关键的人物就是本心,此人恕不简单。”

    裴基也是点点头道:“我担心的就是这个,此事上本心明显是出了力的,尤其是对于郑浩南的处理上可见其与众不同。恐怕怡就算是骗过在场众人却骗不过他去。而菩提寺想来与皇室关系极好他们会如何选择很难确定。”

    邝云看着林瞳说道:“你是怎么看的?”

    林瞳笑了笑说道:“本心这人却是藏得很深但是有一点我想我不会看错,他是个重义的人。菩提寺如何我不敢说但是他是有他自己想法的,暂时他不会对我不利,至少在我的份没有确定之前不会,当然更好的结果是即便我就真是林家血脉但我没有公然起兵造反之前他不会为难我,除非有其他无法揣测的原因。”

    裴基一皱眉道:“你因何如此笃定?要知道江湖险恶防人之心不可无。”

    林瞳点头道:“您说的这些我也知道,但是我想人毕竟还是有些意的,我不想终提防着谁过子,其实他若真要试探我岳清风便不会死了。一本心的修为绝对在岳清风之上,何况他又中了我的毒,本心出手将他打伤轻而易举可是他偏偏选择一击致命便是不想将他背后的尊主牵出来,这样为我省去了很多麻烦。”

    裴基点点头道:“你说的这些也有几分道理,不过我有一事提醒你你千万记住,不要安全相信任何人,因为当年的事他复杂,很多人都被卷了进去,他们都害怕,人一旦害怕惊恐就会做出一些有悖于常理的决定,所以在你没有绝对实力自保之前千万不能太过招摇。”

    林瞳点点头道:“这个徒儿清楚,其实我这次来还有另一件事请,我之前层和邝先生说过要在漠北秘密练兵的事,想来您也知道了,这次我来就是想邝先生帮我制定一先写的练兵方案,要是能亲自去帮我知道一阵那就更好了,另外这如何秘密招募大量士兵我还没想出办法特来向您请教。”

    裴基看了一下邝云微微一笑道:“介休兄怎么办我这弟子来请你这位前辈出山了,你自己做决定吧。”

    邝云看着林瞳说道:“只是我与裴公商量过,我可以帮你,暂时我只能帮你制定一下具体方案,等到人多了我会亲自去漠北住上一阵,尽我所能吧,至于人员问题你不用心裴公会为你安排妥当,你只需要找好地点告诉我们就好了,当然这些人将来是要你用的所以你一定得抽时间去漠北呆上一段时间以确定他们对你的忠实行,还有一点将领人选你自己去选我们只管选兵。”

    林瞳点点头道:“有病就够了,将领问题我现在决定一人就是张文远,明回程我想再去一趟落桥驿希望陈玄陵能够出山,要是可能有他二人就够了,剩下的让他们慢慢去选,我只要主帅对我忠心就好了剩下的只要对他们忠心就好。”

    裴基微微一笑道:“你倒是深明用兵之道,不过你不要讲这是看简单了,痛并指导要恩威并济,军队不是其他地方在这里虽也有谋诡计但是实力才是最重要的,所以要想他们听你的,就要从绝对实力上震慑他们。”

    林瞳点点头道:“我想问一下陈玄陵实力如何?”

    裴基和邝云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欣慰,裴基说道:“实力如何我并不是很清楚,当年他功夫不好但是为人善于动脑,资质要比道陵差些,但却善谋略深谙兵法,真要说来他是个将才,但是为人少了些气度成不了帅才。”

    林瞳点点头心中对于陈玄陵有了些了解,若他真的跟随自己他的位置如何摆也优秀了基本的定制,剩下的就看明自己能不能将他招致麾下了。

    之后林瞳又和二人商量了些不太紧要的事,然后又想裴基请教了些最近在武学上遇到的难点,有些裴基为他做了解答还有些他也说不清楚于是三人又坐下一起探讨知道晚饭时间,雪莲过来喊他们吃饭这才散了,不过一下午畅谈三人或多或少都有所得。

重要声明:小说《暗黑之神之无良少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