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猛药

    等到张文远醒过来的时候他正躺在一张柔软的大上,他微微一动背后撕裂般的疼痛,他不仅啊了一声又倒在上。

    “这么重的伤你能活下来已经是万幸了还想动?”一把年轻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这声音清亮又充满朝气,想来是个少年人的。

    他缓缓转过头顺着声音看过去之间在他边的椅子上正坐着一个满脸笑容的男孩儿,对就是一个男孩儿,这个男孩满脸笑容,那笑容让人见了便难以忘怀,因为他的笑是那样的纯净那样的温暖,让人见了感觉浑舒爽,这个男孩儿他有印象就是当rì骑白马提长枪的那个。

    张文远扯扯嘴角想笑一下但是他发觉自己就连这样简单的动作都很费力,他张张嘴想说话但是干涩的喉咙只发出了几个简单的音符便火辣辣的疼。

    男孩走上前手中拿着一只茶杯,轻轻地放在他的嘴边说道:“先喝口水,不要说话我给你用了药现在嗓子还不能说话。”

    张文远在男孩而帮助下喝了两口水感觉舒服很多,他瞪着眼睛看着男孩儿眼中似有问询。

    男孩儿似乎知道他要问什么微微一笑道:“我叫林瞳,可能你听说过,这里是扬州万象楼,救你的人是我的老师裴基。你在这里昏迷了三天了,我们救回来的有四个人除了你以外另外三个两个孩子一个叫雪莲另一个是他的哥哥叫张平,还有一个大个子和你差不多浑是伤,不过放心死不了。至于其他的都死了我们全部看了没有活口包括那个一岁大的孩子。”

    见到张文远浑颤抖着要做起来林瞳微微一笑道:“你现在要是再动你以后就永远也坐不起来了,我之所以毫不隐瞒的告诉你是我相信你不是一般人,你应该能够承受得了这个打击,如果你连这个都受不住,那算我们白救你了,与其做个废人倒不如我一刀结果了你干净些。”林瞳这话说的很是平静而且是面带微笑似乎他谈论的不是生死而是和吃饭喝水一般再平常不过的问题。

    张文远激动的绪缓缓平静下来,他直直的看着林瞳,依然是那灿烂的笑容但是此时看来却不再让人温暖相反的却是冰冷,深入骨髓的冰冷。这样一个俊美的男孩儿竟然如此平静的谈笑生死,这小子还是人吗,他不会是魔鬼吧。其实他没有想过自己他也只有二十岁可是死在他手中的人不下几十了,相不起来林瞳差得远了。

    林瞳看着他笑道:“不用这样看着我,我不是魔鬼是个有血有的人,只是我比别人更清楚痛苦,冲动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你我都一样注定是游离在正义与邪恶边缘的人,往前一步就能代表正义后退一步便是万恶之谷,但是说实话我喜欢这种感觉,相信你也喜欢,即便现在不喜欢以后你一定会喜欢上他的我很看好你的。”

    说完林瞳冲他一笑道:“我不陪你聊了,你需要休息,一会儿我让人给你送饭来,你现在只能喝粥。没办法再熬几天吧,晚上我会给你换药,我用的药猛了些会很疼,痛彻心扉的疼,但是没关系疼过之后你的心就会冷下来,只有心冷了你才不会冲动,以后要想活下去你就要变成另外一个人,这是我给你的忠告,你还有时间去想晚上换药前告诉我是不是用猛药。”说完林瞳再不管他转出了房间。

    到了门口看着偷偷窃笑的萧倩雪林瞳不扑哧一笑道:“娘的,这种扮高深莫测的事我做不来下次还是交给段大哥,真不知道那家伙一天到晚是怎么装出来的。”

    萧倩雪满脸微笑地看着他眼中满是戏虐之sè,林瞳一见感到奇怪突然似乎想到了什么猛一回头就见到段天然那张冰封一般的俊脸,林瞳哈哈大笑道:“我早知道你也在故意气气你,这个人交给你了你更适合这个角sè。”说完火烧股一般跑了。后留下一串清脆的笑声。

    林瞳出去不久就有一个小丫头端着粥碗进来,服侍着张文远吃了两碗粥又喝了半碗水,张文远还想再喝些可是小丫头坚决不许说是林少特意交代过他伤势没好水要勤喝但是每次不能超过半碗。

    张文远想起林瞳那诡异的笑容不心中一颤心道:“我怎么没有听说过有这种说法保不齐这小子是故意整我。”不过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现在自己只能躺在上连拉屎拉尿都要人伺候少喝点水也好。想到这里他便释然了。看着小丫头微微一笑然后眯起双眼继续睡觉。

    他现在体虚弱虽然他脑海之中总是想起那个血腥的画面但是不知不觉之间还是失去了意识,等到再醒来时林瞳又已经坐在边的那把椅子上满面笑容的看着他。

    张文远看了一眼林瞳心道“这小子不会是有病吧,看我的眼神怎么真奇怪呢?再说了难道他就没有别的事要干?”

    林瞳看着他微微一笑道:“不用多心我没有龙阳之癖,也不会对你有非分之心,更不是闲的没事在这里看你睡觉,我来这里是因为现在已经是晚上了你需要换药了。”

    张文远呆呆的看这林瞳眼中满是惊讶之sè“他怎么会知道我在想什么难道他会传说中的读心术?”

    他的答案林瞳马上告诉他“放心我不会读心术,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是因为我比任何人都更清楚人xìng,好了现在干你做决定了要不要我给你用猛药,要的话点点头,不过我要提醒你,这药可是锥心刺骨的疼痛,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

    张文远微微一笑点点头,林瞳摇摇头道:“不知死活的家伙,一会儿你就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了。”说完他站起来从边去过一个包袱轻轻打开从里面取出一个玉盒放在他的头,然后轻轻揭开他上的被子说道:“忍着点,你的伤在后背我要将你翻过来。”

    一阵撕裂般的疼痛让张文远浑颤抖,他感受着这林瞳粗暴的动作心中不停咒骂道:“你就不会轻点。”可是他也是个铁血汉子愣是咬着牙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林瞳一面将包在他上的白布揭开一边说道:“这就是先让你熟悉一下疼痛的感觉以免接下来的事让你接受不了。”等到将张文远上的白布全部揭开,林瞳用小指在玉盒之中挑了一些rǔ白sè的药膏放在手心搓了搓之后双手在他后背不停地揉搓着。

    当林瞳的双手碰触到张文远的后背张文远便是一愣完全没有他说的那种疼痛反而清爽无比还特别舒服,想来是林瞳故意唬他。

    可是他还没有来得及享受便从后背传来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像是用针扎了一下,但是随着林瞳双手游走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最后便是连张文远这样的铁汉也有些承受不住,他双手紧紧地抓住单牙关要的咯吱吱直响,他终于明白林瞳说的什么叫生不如死了,现在就是。

    林瞳双手搓了一盏茶的功夫,终于停了下来,然后坐在一边继续看着张文远浑颤抖,汗水慢慢的渗出皮肤再顺着他坚实的肌淌到上,林瞳依然是脸带笑容的说道:“这种感觉不错吧,我忘了是听谁说过了,说是人的疼可以分为九级而女人分娩生孩子的痛楚是最高级的,我想你也体会到了女人生孩子的苦楚了,而且你要体会四次。恭喜你以后可以生孩子了。”

    张文远听完不大怒他转过头看着林瞳高声喊道:“放你才要生孩子呢。”他突然呆住了原来自己竟然可以说话了这是怎么回事?

    林瞳微微一笑道:“哈哈,忘了告诉你了我之前给你用的药已经过劲了,你是可以说话的,现在是不是感觉能说话骂人的感觉特别好?”

    张文远白了他一眼心知肚明这小子是在使坏。林瞳对于他的“恩将仇报”可不怎么在意,他继续说道:“你知道吗你刚才如果摇摇头,你这一辈子就只能瘫在上了。”

    张文远呆呆的看着他满脸的不可置信。林瞳一笑道:“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这个人很mín zhǔ的,选择权在你自己手中,你要是没有胆量去承受痛苦那样你活着和死了没什么区别,我也懒得救你,话说回来要救你就只能这样,这药是猛了些但是你可知道你不仅伤了脏腑还上了脊骨,若不用这药我还真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能就好你。”

    张文远看着他说道:“我想这药一定很贵吧?”

    “岂止是贵啊简直是千金难买”

    “你为什么要救我?”

    “我之前说过了,我们是一种人,我也会孤独的想找个伙伴仅此而已。”

    “你不怕救了我之后却发现我根本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林瞳哈哈大笑道:“是与不是你自己做得了主吗?你义父一家的仇不报了?你那些死去弟兄的仇不报了?”

    张文远沉默下来过了好一阵他才看着林瞳说道:“仇我一定要报但是我绝对不会为了报仇把灵魂出卖给魔鬼。”

    林瞳哈哈大笑道:“魔鬼?你见过这么帅的魔鬼吗?”

    “我呸,无耻!”

重要声明:小说《暗黑之神之无良少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