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牵手

    众人上得岸来自然是对林曈千恩万谢,再看巨鲸帮众人的眼神就充满了怒气,虽然大家不知道其中的细节但是多少也猜到是他们在其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只是碍于对方武林人的份敢怒不敢言罢了。

    林瞳一面烤着火一面对秦雄说道:“秦堂主麻烦您回去转告一下你们郑浩南帮主,绿林人打家劫舍本是无可厚非的,但是掳掠抢**女的事最好少干,这是损德。”说完转就要离开。

    就在这时巨鲸帮几位弟子押着玉堂从船舱出来,看他脸色发青浑直打哆嗦,不知道是被冻得还是吓得,整个人已经站不住了完全靠着另个弟子驾着往前走。

    这是他见到林曈登时感到来了救星,拼命的哭喊着“公子救命啊。之前是我不对不该打你妻子的主意,现在只要你能救了在下命我保证你高官厚禄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林曈扭回冲他微微一笑然后轻轻摇摇头说道:“救你在下可没那个本事,再说了真要救下你我便得罪了这些绿林人以后哪还有好子过?不过既然他们之前没有杀你想来便不会要你的命,或许他们是有求于你也说不准。”

    说完他扭回头看着秦雄说道:“怎么说大家也是一船来的,总是有些缘分,要是没有特殊的况秦堂主还是好生照顾他吧,一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儿吓也把他吓坏了。”

    秦雄赶紧点头道:“公子放心,我们抓他并不想为难与他只要他老实呆着我们自会好吃好喝的照顾他”说完对那几个弟子说道:“你们赶紧带他下去换干净衣服再弄碗姜汤给他别生病了。”

    众弟子带着玉堂下去,林曈这才说道:“这人份不一般,秦堂主处事要小心些要是让他家大人知道是你们下的手恐怕不会善罢甘休。在下不打扰了这就走了。”说完迈步向前走去。萧倩雪和林夕若默默在他后跟着。

    三人自从上岸之后就很少说话尤其是林曈和林夕若二人之间似乎忽然变得陌生起来,很少说话即便说话也是甚是客气。气氛一时之间变得尴尬很多,就连心直口快的萧倩雪也受了二人的感染嘴闭的严严的不敢轻易开口。

    就这样三人白天赶路晚上住宿,这一天终于来到了扬州。

    扬州,古称江陵,江都维扬位于长江下游北岸,是历史上著名的古都,素来以繁华似锦遍地流金著称于世。古有“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在扬州”的说法可见扬州之繁华。扬州自古是富商巨贾辈出之地尤其多盐商。

    林曈漫步在扬州城中感受着这盛世繁华之下的奢靡气氛不暗暗苦笑,物尽天宝,风光秀丽,人间天堂,遍地流金想想书上形容扬州的词语还真是数不胜数,但是真的步上扬州街头其实形却是另一番景象。

    只见扬州街头行人如织仕女如梭确实一片繁华,但是繁华背后又是如何呢,在街道两旁林立的商铺门前不时看到沿街乞讨的乞丐,拖家带口的甚是凄惨与繁华的扬州格格不入。

    眼看近中午林曈便和二女说先找个饭馆吃完午饭再找个客栈暂时住下,反正按计划要在扬州住上一段时间,怎么也也要过完十五才能离开刚好这段时间他也要想想以后的路要怎么走。

    三人找了家饭馆吃过午饭又经店伙计介绍找了家城北的“悦来客栈”住下,林曈和二人交代一声便直接回房练功去了,之前在长江之中有些体悟他还需要静心思考争褥有些提高。

    转眼三人在扬州已经住了几,终除了四处游玩林曈更多的时间便是在客栈之中修炼武功,经过这些子的苦思冥想林曈感觉自己内力有了明显的提升,而且体之中四种不同的真气竟然都有增强但是依然互不相关,各行其是。不过他也不急慢慢修炼总有互相融合的一天。

    这一天吃过午饭他便独子静坐房中修炼。不知不觉间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其他的房间都已经掌上了灯,只有林曈的房中依然是昏黑一片,他缓缓睁开双眼突然一阵咕噜声,他拍拍肚子,又抬头看看窗外原来已经这么晚了,他起正准备去找二女吃饭。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脚步声,接着有人轻叩房门,林曈一面穿靴子一面说道:“进来。”

    房门轻轻推开林夕若款款走了进来,也不说话直接坐在桌前的椅子上。伸手将桌上的烛台点燃室内瞬间明亮起来。她看了林曈一眼迟疑了一下然后轻启朱唇说道:“现在已近年关,客栈的掌柜说再过两天也要回老家过年,想歇业几天,看看咱们是不是能换一家。”

    林曈听他说完先是一愣继而才想起来按照惯例过年期间店铺都是要打烊的,无论是掌柜伙计忙了一年都要清净的过个年,这么说来饭馆也是要关门的,看来还真是个问题。

    他想了想说道:“倒是我疏忽了,再换一家恐怕人家也是要关张休息的,要不这样吧我去和掌柜的说一下咱们暂住两天,借着这两天时间找处宅子盘下来一来咱们可以暂住,二来以后来来往往的大家也有个歇脚的地方,你看如何?”

    林夕若嘴角动了一下想说什么但是又似乎有些为难没有说出来。

    林曈眉头一皱心道“何时我们二人竟然如此生分了呢,竟然连说话都要迟疑半晌”想起原来在洛阳时二人之间无话不谈那是如何的一种局面再看看今天,人家都是同历生死共过患难感会更加深可是他二人却是恰恰相反越发显得生分了。

    想到这里林曈长长叹了口气说道:“有什么话就说吧,你我之间何须如此。”

    林夕若抬起头看着林曈明亮的双眼中竟不知不觉之间有了丝丝雾气,她轻咬下唇眉头紧皱,过了很久才低声说道:“我打算明便离开。”她的声音很低很轻请的几乎自己都听不到。

    可是偏偏林曈的耳朵极尖将她的话听得清清楚楚,林曈一愣然后平视对方看了良久最后轻声说道:“如果你有好的去处我不拦你,但是如果只是和我赌气那却有些不值,你或许不了解我这人向来是个嘴上不饶人的子,平时也没怎么和人相处过,家里除了娘便是四位师傅,即便是诸位师兄师姐也都是年龄大我很多极少相处,唯一和我要好的便是我那小侄女可儿,可能之前我又犯了子惹怒于你还望你莫要记挂于心。”

    林曈说着冲林夕若微微一笑道:“其实我们本是很相与的,不知因何就到了这种田地,但是我想随着相处久彼此都清楚对方的子便会好起来。如果你是想念家中亲人我自不好在说些什么如若不是就还是留下来,反正我与雪儿也都是漂泊在外有你作伴也闹些,至于何去何从你自己看着处理吧。”

    林夕若直直看着林曈心中一阵气苦,心说什么叫我看着办啊?我一个女孩子跟着你从洛阳来到扬州,居然就换来你一句我自己看着处理,想到这里林夕若心中很不是滋味,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竟有种顾影自怜的感觉。她强忍着不让眼中的泪珠儿落下来。

    过了好一阵她才轻轻抬起头看了林曈一眼说道:“其实我也没有什么事只是觉着既然大家在一起不快那便不如及早分开免得惹人烦。”说着竟真的忍不住落下泪来竟然嘤嘤哭泣起来。

    林曈一见她居然哭了当时也是手忙脚乱不知道如何处理才是,他围着林夕若左转右转就是不知道说些什么,最后实在急了他伸手来住对方的小手。

    这个动作把林夕若吓了一跳,瞪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直直看着林曈,一时之间竟然忘了将手抽回来,自然也就忘了哭泣。

    林曈一见这招果然好使不暗中感谢四师傅,早年没事的时候四位师傅总是着他陪他们一起弹琴画画,苏定邦更是很无耻的和他说这些都是将来追女孩的必杀技还跟他说了很多所谓的经验。

    本来林曈以为那不过是他在的胡扯还很是不屑的鄙视了这个老不休一番,只气得苏定邦胡子翘的老高,现在想来他“经验”还真是丰富,果然一招奏效对方再不哭泣。

    林曈长长出了口气嘻嘻一笑说道:“这样多好哭什么劲儿啊,刚才那模样分明是受了委屈的小女孩哪还有半点仙子的模样?”

    林夕若听他之言不仅俏脸微红用力扯了扯竟然没将手扯出来便任由他拉着只是狠狠白了他一眼嗔的说道:“哪个愿意做仙子似的?”

    林曈哈哈一笑道:“不做最好,整天冷冰冰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看了就让人心烦,还是这样好,感觉有血有的很是亲切。”说着竟相当无耻在林夕若的小手上捏了捏。

    林夕若大怒使劲一甩手将甩开瞪着眼睛撅着嘴说道:“早就知道你看了我就心烦,既然如此我走就是了。”虽然嘴里说着可是人却安稳的坐在椅子上没有半点要走的意思。

    林曈哈哈大笑道:“哪里来的心烦?我们之间更谈不上不快,只是有些心结打不开罢了。过些时间慢慢会好起来的,听我的不要走了,咱们明天去外面找个宅子住下来以后没准还要长时间住下去呢。”

    林夕若听他出言挽留自己心中倍感甜蜜,再想到他说想和自己一直住下去更是开心的无以附加,可是毕竟是女孩子总是觉得不好意思,白了他一眼轻声啐道:“哪个和你长住下去,过了年我便要走的,你要是想住自然有雪儿妹妹陪着。”说完头抵着再不说话。

    林曈哈哈一笑道:“雪儿是我妹妹自然是要陪我的你也要陪咱们三个一起岂不是快活的很。”

    二人正在屋中相谈甚欢却不知道一个瘦弱的影正在房外默默注视着二人,萧倩雪尽量将自己隐藏在黑暗之中,呆呆的注视着屋中二人心在慢慢往下沉“原来在他心中我只是妹妹”。

    萧倩雪缓缓退去轻轻回到房间直接将自己摔在上,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屋顶脑中却全是林曈的影。

    从他二人初次在饭店相遇到后来章华寺中一同听老僧讲经,再到后来一同去洛阳参加武林大会,后来她为救林曈不惜硬拼杜小倩再到同来江南。

    一场场一幕幕如同走马灯一般在自己脑海之中闪过,泪水默默流淌却根本不想去擦,她哭了好一阵这才止住悲声望着黑暗的窗户心中大声的说道“不管你是不是只把我当做妹妹,只要能待在你的边总有机会的。”

    想到这里她嫣然一笑又恢复之前那个乖巧伶俐的小姑娘,伸手将泪水抹干净然后站起来蹦蹦跳跳的向林曈房间跑去。

    刚到门口就碰见林曈二人从房间之中走出来,她嘻嘻一笑道:“咱们晚上吃什么啊?我饿死了。”

    林曈伸手拍拍她的小脑袋说道:“就知道吃,走吧咱们去吃点好东子,刚好我还有话说。”

    三人一面向外走一面林曈将要在这里买个宅子的事向萧倩雪说了一遍,萧倩雪自是非常高兴,一阵欢呼之后拉着二人向前边饭馆跑去。

    林夕若看着这个心无城府的小女孩心中莫名的感觉有些对不起她,似乎是自己正在抢夺她心的玩具一般。不过很快她便释然感的事是没有办法控制的也同样没有办法想让,要不然自己也不会泥足深陷。

    想到这里她脸上不仅一阵茫然,一阵若有若无的忧愁席上心头,她看了一眼边欢笑的两个青年男女,表木然不知在想些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暗黑之神之无良少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