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三章 无耻父子

    整座金銮上的气氛异常沉闷所有的大臣都低着头神紧张的看着脚尖似乎同时发现自己的朝靴异常漂亮一般。

    外一个太监用那公鸭嗓高声喊道:“大皇子觐见……”声音拉的很长,嗓音虽然不是很好听但是贵在清晰,所有人都清楚地听到然后同时回头看向门口,只有老皇帝依然神自若的看着龙书案,王伯当眯着眼睛继续半睡半醒。

    大外脚步声响一金盔金甲大红跑的大皇子林文亭大步走了进来,来到玉阶之前他一撩战裙双膝跪倒高声道:“儿臣拜见父皇祝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老皇帝微微一笑道:“皇儿请起,之前听秦方派人来报说你带领大军平定叛乱不知是真是假?”

    林文亭站起来躬道:“启禀父皇,儿臣确实是准备带人前来勤王,但是说到平叛却非孩儿之功,当我带人赶到南门外时叛军主帅冯建章已经被秦将军击杀我只是一大皇子的份劝说那些残兵弃暗投明罢了。好在那些人摄于父皇天威已经答应儿臣愿意忠于朝廷终于陛下,现在儿臣已经将这些人编入我的队伍之中。”

    老皇帝一听微微一笑道:“做的好,你这事处理的非常好。没想到你居然能够凭借几千锦衣卫便可轻松收复三十万大军,朕心甚慰啊。”

    林文亭抬头看了一眼老皇帝然后微微一笑道:“父皇太抬举儿臣了,我哪里有那样的本事,其实我这次带了整整二十五万大军,这些军队都是半路要截杀邓开方等人的,好在他们都是受了人的蛊惑,在儿臣说明况后这些人都愿意随儿臣前来帮助父皇诛杀崔静这正显示了父皇乃是仁明君主受广大百姓戴。”

    满朝文武呆呆的看着大皇子那样子就像是看这个白痴,心道“你胡扯也用不着说的这么不着边际吧,你几千人面对对方三十万大军居然动动嘴就兵不血刃的把对方招降了你当你爹是傻子吗?”

    可是朝廷就是这样大家都是要面子的人明知道大皇子在胡扯却谁都不会说破,因为这样至少大家面子上还能过得去一旦真的说破了那就成了皇帝的新装了,丢人的绝对不会只是皇上一个,所以这些老油条们是打死也不会做那个诚实的男孩的。

    老皇帝一听哈哈大笑道:“原来是这样,这么说来朕还真是个仁明君主了。好吧不管怎么样此次大皇子平叛有功是该有封赏的。刘静代朕传旨大皇子林文亭平叛有功封和亲王并加封镇国大将军统领京师兵马。”

    这圣旨一出整个大的文武百官都是一惊,不管是真的假的大皇子表面看来确实是有功封个亲王那是理所当然得,但是这镇国将军那可不是一般而且还掌管整个京师的兵马,这就说明现在整个京城已经全部掌控在大皇子手中。

    很多聪明人还从这份旨意之中听出了另一层含义大皇子成了镇国大将军那么之前的大将军王伯当怎么办。原来这京畿要地的兵马都是在老将军手中掌握的,看来不管这次适不是和王老将军有关他都要靠边站了。

    不管被人如何去想王伯当依然是闭目养神一动不动,大皇子一脸的洋洋自得双膝跪倒高声谢恩。

    老皇帝看着儿子微微一笑道:“从今开始这京城重地的安危便交到你的手中了,你要多上些心才是,另外为皇室子弟要始终想着百姓,你那些军队一定要好生约束切莫惊扰了百姓否则便会吃了民心。”

    大皇子躬道:“儿臣谨遵父皇教诲,这就传令下去让他们严加自律,为了不影响京师百姓的正常生活儿臣的意思是想让军队暂时后退三十里扎营等到彻底太平无事了再将他们拆分回各自驻地,不知道父皇以为如何?”

    老皇帝哈哈大笑道:“很好,你果然长进了。现在你是三军统帅自己看着处理就好了。没有其他的事你就先站到一旁,这些叛贼是时候要处理一下了。”

    林文亭躬退到一旁站在王伯当的后,当他经过王伯当边时眼角微微一斜看了老将军一眼却未说话。王伯当依然闭目养神连看都没看一下。

    剩余的事没什么意外的,老皇帝对于这些常年跟随崔静的死党自然是不会手下留。总领门下中书的大学士杨悦真满门抄斩,大理寺正堂崔云波满门抄斩,吏部尚书窦艳海满门抄斩,礼部尚书董一航斩立决,家人流放千里,左都御史韩琼斩立决,家人流放……

    总之而言这一次老皇帝是动了狠手崔敬一党从朝臣到地方官员被杀的不下一百六十人,更有很多被撤职查办流放千里,一时之间整个天下人人自危朝局极为动

    但是作为罪魁祸首的崔静却早早在知道大势已去之后便服毒自尽了,老皇帝感怀自己能坐上这个皇位还是得了崔静很多的助力所以下旨人死如灯灭不再追究,将崔静按照三公之礼下葬,对于其家人男子充军女子赶出府去自生自灭。

    时候林瞳在提起这道圣旨的时候破口大骂,大骂林曦阳无耻,背信弃义。明显的他的这道旨意是为了照顾小镜湖的人,崔静的府中上上下下不下二十来人来自小镜湖,很明显小镜湖一直都扮演着无间道的角色,即便当年要杀林文靖恐怕也是个苦计,只是这个苦计做得太真居然把他都骗了。

    王府书房,王伯当坐在太师椅上得极直,下手椅子上坐着他的儿子兵部尚书王鹏,正在开口说道:“爹,您也看到了现在朝廷的局势是和亲王大权独揽,所有的兵力都在人家掌握之中,我看这事搞不好就是他们爷俩合谋要咱们王家的。古人说得好狡兔死走狗烹,一点不错。”

    王伯当叹了口气说道:“你呀说点什么好呢,就你这脑子,这事明显有谋而且是大皇子把皇上给了,这大皇子可真是不简单啊。”

    王鹏看着父亲说道:“不管他们谁了谁都是他们自家的事现在咱们要考虑一下自己了,您的兵权没了,我这个兵部尚书就是个摆设我的意见为了保命咱爷俩辞官得了。”

    本来王鹏就是一句气话哪知道父亲听完满眼赞许的看着自己说道:“你总算说了句人话,现在的形势要想保命咱们只有辞官一途但是不是现在需要再等一段时间,悔不当初没有听林瞳的话提前准备。”

    王鹏一听真的要辞官登时急了看着父亲说道:“您不是说真的吧?”

    “难道还会假,崔静倒了皇室怎么可能许我们王家留下,本来我早就知道这个结果只是没有想到事来得这么突然,若不是大皇子突生变故我想等一年半载朝局安定了在退隐,可是现在林文亭一定不会轻易让我们离开,所以我们需要等。”

    王鹏一听有可能丢命立刻也不想当官了看着父亲说道:“还等什么啊,明天就赶紧辞官吧。”

    我伯当瞪了他一眼说道:“看你那熊样,现在我们想走能走的了吗。天下人都知道西北大军乃是我的嫡系,在这种况下他们会让我安然离京吗。”

    “那您到底在等什么?”王鹏问道。

    王伯当看着窗外说道:“等一个机会。”

    王鹏看着父亲说道:“什么机会?”

    “你不要多问了你只要记住一切如常就好。好了你去吧我要休息了。”

重要声明:小说《暗黑之神之无良少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