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五章 各存心机

    时间匆匆而过,当风再次吹到天元大陆,当蛰伏一年的草儿再次悄悄的露出脑袋,当小虫欢叫着迎接新一年的到来时所有的人都在尽地享受着一年的轻松。

    在过去的一念之间整个天元大陆变得异常平静,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突然事件安分守己了起来。诸方势力同时选择了沉默,虽然在青山关大金和南越驻守了将近五十万的大军,可是就这样相安无事。

    几乎所有人都感动奇怪两方都做了那样大的动作,调动了那么多军队,兴师动众的最后竟然没有半分的行动。实在是无法让人想清楚。

    崔静一党人依旧是每一一份奏章想要催促陛下下旨让大军打过去,可是他们却深深知道那只不过是例行公事。只是最让老崔静想不明白的是之前天天叫嚣着恨不得立刻挥军南下灭了南越的邓子越和肖明辉却突然间安分守己起来了。

    两面大军只隔着一座青山关撑死也没有二十里地可是这两个王八蛋竟然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安心的过着太平子。崔静最后得出一个结论:邓子越和肖明辉就是两个典型的白眼狼,不管你当年对他们多好最后他只会看到利益。

    不但是他们两个连那个在东南平定倭寇的王宝也不是什么好鸟,之前林瞳风光无限的时候他整天兄弟长兄弟短的恨不得以相许了。可是现在林瞳才死了一年他就原形毕露了。

    开始还假惺惺的上过几份折子说什么朝廷若是不派兵他就直接带人打过去,可是现在朝廷真的派兵了他却做起了缩头乌龟,整蹲在东南沿海说什么匪患猖獗还需要时间。

    其实傻子都能够看得出来他就是躲着不回来,只有这样才能冠冕堂皇的避林瞳的事。原本大家还都以为他是王家最有血的一个可惜所有人都看错了王家就是一个天生做臣的家族,爷爷这样孙子更是这样,一家子的无耻之徒。

    南越皇宫之中老皇帝胡志远静静地坐在龙榻之上,太子胡远明坐在一边,两人正在听取内侍总管太监赵平的回报。

    “陛下所有撒出去的人都已经回来了,依然没有小公主和萧倩雪的消息。只是大金方面传回来的消息说确定她们现在就在南越境内,因为这一年来萧倩雪曾不下五次从南越发出消息。”

    老皇帝微微一笑道:“这并不代表她们就在南越。好了不用查了只要林瞳不在想来她们也翻不起什么风浪。”

    胡远明看了一眼父亲低声道:“胡嘉还好说可是萧倩雪手上的力量绝对不容轻视,有时是她们手中有很多的高手,那个在麒麟山上的杀手便不得不让我们时刻防备着。”

    老皇帝叹了口气说道:“是啊,轻易干掉二十个高手而且手段毒辣,血腥到极点这样的杀手我们确实不能掉以轻心。现在天下已经太平了太长时间了是该让大家起来活动一下了。”

    赵平一听皱眉道:“可是直到现在还是依然无法确定林瞳是不是真的死了,当老奴亲去查看,可是他的尸首却不翼而飞,对于这事老奴总是有些怀疑。现在放消息出去弄得天下大乱最后坐收渔利的未必是我们。”

    老皇帝微微一笑道:“林瞳的尸首不翼而飞已经有一年了,我们也苦苦等待了一

    你是不是一杯苦茶

    年时间,就算再等下去结果又能如何,除非林瞳能够走出来否则始终无法证明他是不是真的死了,既然这样我们为什么将消息放出去先让天下乱起来呢?”

    胡远明点点头道:“我认为父皇说的对,只要我们将那个消息放出去大金必然大乱,若吃崔静能够掌控大局对我们也会有很大的好处。”

    老皇帝淡淡一笑道:“崔静赢不了,他是注定以失败告终的……”

    “什么?父皇的意思即便没有了林瞳崔静依然不是大金皇室的对手?”

    “不错,打进那个老皇帝可不是个废物。他暗中掌控的实力不小再加上林瞳留下的那些加在一起崔静哪里是她的对手。他一直没动只是等待一个消息罢了。”

    “什么消息?”胡远明惊讶的问道。

    “我们的消息。”

    “我们的消息?”

    “不错就是我们的消息。”胡志远微微一笑道:“在外人看来大金国的形势是三足鼎立,崔静独大,但是那些只是表面却缺少军权,注定他以失败收场;另一方便是皇室,他们名正言顺的林家血脉占着正统的优势,而且皇室这些年就从未停止过在军方的渗透所以他的实力其实比起现在的崔静只强不弱。”

    胡远明开口问道:“既然如此他为什么不直接除掉崔静呢?”

    “以为他也怕。林瞳虽然是几方联手杀死的,但是天下的百姓并不知,尤其是大金的百姓不知道,你说假如他和崔静内斗到白化我们突然散出消息说林瞳是大金皇室所谓结果会如何呢?”

    胡远明摇摇头道:“父皇所说或许有些道理可是只要对方死不承认,我想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赵平淡淡一笑道:“太子还是没有看清楚金国的形式,不要忘了还有第三方的势力,那便是林瞳。林瞳乃是冰宫的乘龙快婿,冰宫和魔教向来是同气连枝。而且听说他和武林中很多门派关系极好尤其是菩提寺和慕容世家。而且林瞳进入庙堂是王伯当引荐的,和王宝更是兄弟相称。还有西南的邓子越和肖明辉都曾经受过林瞳的恩惠……”

    胡远明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了一些,虽然百姓未必会信但是这些人却未必不会相信,不经权力争斗充满了尔虞我诈,狡兔死走狗烹的先例比比皆是。哈哈,父皇妙计,如果我们将这个消息放出去林瞳的这些势力势必会对皇室有些猜忌,即便不会起兵造反恐怕也极有可能作壁上观。”

    胡志远看着儿子微微一笑道:“朕已经老了活不了几年了,以后的南越便是你的,你做事虽然也算老练但是中就缺少了一份眼力,这次是个机会你要好好看着,好好学习。”说完他转头看着赵平笑道:“去办吧,记得绿柳山庄的那些人也该扔出了。”

    “是。”赵平答应一声转走了出去。

    “父皇,等开放既然藏得这样深他会承认吗?”

    胡志远伸手拍了了儿子的肩膀说道:“你也去吧,要想掌控天下首先要学会多看,而不是多问。”

    胡远明有些不太明白但是他一向对这个父皇敬若神明,他相信父皇一定另有后招,想到这里他躬施礼然后快步走了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暗黑之神之无良少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