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六章 谁的人?

    林瞳右手轻轻一动紧紧握住胡敏背后的刀柄微微用力慢慢将长刀抽出放在一边,胡敏上的血已经流净了在没有一丝流出来。

    “雪儿,你过来。”声音很轻很柔但是其中蕴含的杀气和寒即便是萧倩雪一不为之一颤。她缓缓起走到林瞳前。

    林瞳轻轻伸手拉着她的手将头凑到她的耳边低声道:“带着胡敏和胡嘉离开,通知所有人隐藏起来等候我的命令。江胡敏好好葬了墓碑要以我林瞳妻子的份。”

    萧倩雪猛然一惊她呆呆的看着林瞳说道:“你要做什么?”

    “不要问了去吧。”说完伸手从她上将落弓摘了下来背在自己后然后冲萧倩雪微微一笑道:“相信我!”

    萧倩雪眼含泪用力的点点头说道:“我等着你,还有胡嘉妹妹,还有惜若姐姐!”

    林瞳缓缓站起,四周无数的士兵瞬间向后退了一步呆呆的看着林瞳。

    林瞳冲沈如虎冷冷一笑道:“你们都得死。”

    沈如虎眉头微微一皱道:“你一路杀来沈某极为佩服但是今天你也必须要死。”

    “很好,那就看看到底是谁死在谁的手里。”林瞳嘴角一扯露出残忍的一笑大声道:“雪儿,胡嘉离开,我看谁敢挡你们。”说着右手一动抽出天煞,同时左手一招原本静静躺在地上的德仁的那把刀竟然自己飞了起来乖乖落在他的手中。

    沈如虎大惊失色惊叫道:“擒龙功,竟然是擒龙功?”

    萧倩雪拾起地上的比金坚和胡嘉一人一把然后自己将胡敏的尸体背起来大步向外走去对于边虎视眈眈的大军竟是完全的无视。

    沈如虎愣愣看着向外走去的三人没有动他的命令是要击杀林瞳其他人他不想伤害。

    然而就在这时外面忽然冲进来一帮黑衣人每个人说中拿着一把大砍刀为首一个大汉愣愣看着萧倩雪几人说道:“对不起,你们必须全部留下,这是太师下的死命令。”

    林瞳看着他微微一笑道:“你是崔静的人?”

    那大汉森一笑道:“你已经是个死人我也不用瞒你,我就是台式派来的要将你们全部杀死在这里。”

    林瞳微微一笑道:“是吗?你知不知道你很蠢?不过没关系我也正想杀你。”林瞳的话一出口人已经动了在任何人都没有看清的况下他动了,等到众人在看到他的时候他的人已经在那大汉面前,而那大汉却已经死了,咽喉处一点猩红。

    林瞳看着大汉的尸首冷冷一笑道:“你当我是傻子还是当崔静是白痴杀我就派你这样的货色,你们听好了谁敢挡她们的去路就只有死路一条。”

    萧倩雪继续向前走着目不斜视向着荷塘走去,原本作为死士的三十六名黑衣人此刻却都呆立当场没有一个人敢上前一步。

    林瞳慢慢向外走去紧随着萧倩雪三人后走出门口。

    沈如虎这才如梦方醒大声喊道:“全力击杀林瞳!”

    在场的士兵蜂拥而动呼啦一声向外冲去,那些傻愣愣呆在那里的死士也反应过来提着砍刀冲了出去。

    然而他们去得快回来得更快,去的时候是冲出去的回来的时候却是飞来的,只是飞回来的却是死尸。整整的十二具死尸,林瞳只用了一招简简单单的一招宝剑平挥竟然瞬间夺去了十二条高手的命。

    门外依然是重兵围堵,林瞳却是毫不在意快步上前两只手中的刀剑光芒闪动,每挥动一次都要带走几条甚至是十几条的命。人丛之间边生生被他砍出了一条通道,死尸和血水布成的通道。

    沈如虎在后面急追而来不住的大声喊叫着让士兵堵住林瞳,虽然是并茂也是毫不畏惧的的向前冲来可是他们几乎没有对林瞳带来一点的阻碍。

    胡嘉再一次看到了林瞳的艺术只是前一次是打仗的艺术而这一次却是杀人的艺术。只能用艺术来描述此时的林瞳的杀人动作。所有倒下的人都是一击致命在咽喉处留下点点猩红,死尸栽倒在后,血也流在后。

    萧倩雪眼中寒光一闪手中宝剑同时出手不住的横劈竖砍带着胡嘉向外急冲而出。

    房外早已是重兵围堵,密密麻麻的士兵手中拿着大刀长矛远处假山上、房屋顶甚至连同树上都是人而且都是弓箭手。

    林瞳一见便是一惊,以自己的轻功而论他有绝对的把握轻松退走但是雪儿却未必可以,胡嘉就是万万不能何况还带着胡敏的尸体。

    沈如虎终于从屋中冲了出来她看着被团团包围的林瞳几人长叹了口气道:“林瞳,你走不了了,还是束手就擒吧不要再做无谓的牺牲了。”

    林瞳淡淡一笑道:“沈将军,不是林瞳夸口我若是想离开根本不会吹灰之力,就凭这些普通士兵便向留下林瞳你是不是痴人说梦啊?”

    “我知道林公子武艺超群,我这些人想要杀你的确困难,但是我听说林公子极重感不知道你是不是人心将尊夫人和两位公主留下呢?”

    林瞳双眼微微一眼中的寒光如同实质化一般向沈如虎,体确实一动不动,他在借机调息内力,连番大战又连救两人他纵然是体异于常人但是依然消耗过巨,面对如此多的大军又要保护三人接下来必定是一番苦战,现在他需要拖时间一来尽可能的多恢复些体力另外他在等待,等待鬼影的行动。

    胡嘉在听到沈如虎的话之后便决定劝说林瞳独自离开,她知道在这种况之下几人要全部生离此地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但是站在一旁的萧倩雪却轻轻拉了她一下轻轻摇头。胡嘉也是聪明绝顶之人马上明白了萧倩雪的意思。

    胡嘉叹了口气看着沈如虎说道:“沈叔叔,我也是你看着长大的,难道今叔叔非要绝我生机不成?”

    沈如虎看着胡嘉叹了口气道:“公主,老臣绝无此意。在老臣心中自是希望公主平安,只要公主走过来你依然是南越的公主。”

    胡嘉惨然一笑道:“南越的公主?之前的人那样对待姐姐的时候你们可曾当她是公主?若是没有萧姐姐出手相救此时我也和姐姐一般魂归地府了,你们可曾知道东瀛人欺辱的男士南越的公主?”

    沈如虎面露羞惭老脸微微一红却是不知如何回答。

    胡嘉转头看着在场的南越士兵大声道:“东瀛人在我们南越的皇室别院公然要侮辱你们的公主可是你们作为南越的子民,作为一个男人都做了些什么?你们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在静静的看着,看着他们在你们眼前施暴,南越已经完了因为南越的男人已经没有血,亲眼见到异国人在自己的国土上侮辱公主竟然无人敢动。”

    胡嘉突然狂笑起来笑的几近疯狂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她笑了良久看着面前一个个面目羞惭的士兵说道:“我很后悔,后悔这些年为了国家所做的一切,后悔当在青山关舍命救下那些士兵,如果当我任由林瞳带兵打过来任由南越万里河山沦丧在他的铁蹄之下或许还能激起你们的血,那样至少你们还是男人。”

    “但是现在一切都完了,因为南越已经没有男人了,剩下的只是一些会欺负女人的畜生。我已经可以见到在不久的将来大军压境之时你们的妻子姐妹被异族人肆意侮辱的场面,从今起南越已经不复存在。”

    胡嘉声音哽咽泪流满面一句一字都如同巨石打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重要声明:小说《暗黑之神之无良少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